共同学法提高 老同修走出病业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A姐今年七十二岁,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二零一六年夏,我在同修家见到她,好象很投缘,A姐约我去她家学法。

在交流中,我知道她没有参加小组学法,救人的事也做的很少。她几乎不看《明慧周刊》,家庭魔难也很大,至今没有排除来自她丈夫的干扰。她的空间场很脏,说话吐出来的气都是臭的。家里环境也很脏,弄的我头疼,时不时的还恶心。我想,A姐的修炼状态不算好,让我碰到也不是偶然的,这里面一定有我要修的东西。

一天我去她家,她正在病业假相的魔难中,不停的咳嗽,吐脏东西,吃不下饭,人瘦了一圈,也黑了。我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说她从老家回来就这样了,已经有几天了。我想起了师父的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我说:咱俩学法吧,师父的法是指导我们修炼的,无所不能。我俩开始学法,到点就发正念。学完法我就往家赶。天很热,走着走着,我感觉很难受,口渴想喝水,象中暑一样,走几步就得停下来歇一会儿。我悟到这是另外空间邪恶因素对我的干扰,它们不让我管A姐的事。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请师父加持,慢慢往家走,用了比过去多一倍的时间才到家,渴得我喝了好多水,正好赶上六点发正念。在师父的保护下,发完正念我就好了。

第二天早上我想:A姐那里我还去不去?昨天回来可太难受了,不去了吧。转念又一想,不对,A姐现在正是需要同修帮助的时候,我不去她怎么办?我只想贪图自己舒服,这不是私心吗?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我这不是和这个标准背道而驰吗?师父法中还讲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们同修一部大法,是一个整体,在魔难中互相帮助是义不容辞的责任。更何况师父时时都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点悟着我们,怕什么?

早饭后,我又来到A姐家。她特别高兴,给我讲了一件事,说晚上有一个声音对她说,这一世不让她修成。我对她说:旧势力它说了不算,我们师父说了算;大法弟子不归它管,我们归师父管。“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悉尼法会讲法》)坚定正念,否定邪恶的一切干扰,同时你还得自己向内找一找,有什么不符合法的地方,尽快在大法中归正自己。我想:我把一切都交给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任何干扰和迫害,做自己该做的,不执着结果,不单独为她发正念,就是和她大量学法,让她自己在法中悟道,在法中归正自己。

在学法过程中,A姐向我诉说了她和丈夫之间的魔难和困惑,虽然没有抓住实质性的把柄,但她总觉的丈夫和一寡居女性有不正常的情感纠葛,多年来心中一直愤愤不平,难以释怀。我请师父加持并给我智慧。我们从法上交流,一点一点的打开她的心结。正交流着,她突然说: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紧接着,她泪流满面,放声大哭,双手合十,在师父法像前长跪不起。师父的法解开了她多年的心结,破除了她无法排解的困惑,她终于解脱了,升华了。看到她这种情况,我也禁不住流下了泪水。

在我俩大量学法期间,慈悲的师父给A姐清理了空间场,她的状态越来越好。我给她带去《明慧周刊》、真相资料,并给她找了一个学法小组,她从此溶入整体中,病业假相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半个月就消失了。

现在A姐走上了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开始发资料讲真相救人,兑现着自己的誓约。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