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认知大法好 生命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神经痛是十大疼痛之一,我单位有一位同事患有神经痛,严重时服用“曲马多”、打“杜冷丁”来止痛。平时还得靠酒精来麻醉自己忘记疼痛,参加婚丧嫁娶宴会时,菜还没等上呢,一瓶白酒已经進肚了。平时上班在班上也喝,成天酒气熏天的,领导也没法管他,因为这个病疼起来非常痛苦,用头去撞墙、在地上打滚,想轻生的念头,都达到这种程度了。

二零一二年七月,我遭邪党迫害,二零一四年三月回单位上班,由原来的机关中层干部变成了车间的一名工人。由于工作是属于维护、检修电工,所以各个车间、机关、行政、后勤、保卫各个部门都去,哪有维护的活几乎都去。

无论我去哪地方,几乎他们都会跟我唠嗑,问我的被迫害情况。还有一些人主动了解法轮功真相,他们在小区里得到真相后,看到我,还拿给我看,都表现出同情、为我鸣不平。我也借机跟他们讲真相。

这位患神经痛的同事在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底,主动了解真相,并同意退团、退队,问怎么炼法轮功。起初,我并不相信他这个想法是真实的,因为他象嗜酒如命的人,再加上这些年我们单位里的人也都说他喝酒喝的如何的吓人,我就不太相信他真的想了解大法,对他想学炼也持怀疑态度。但是他说他还想了解更多,还想通过大法治病。我只好直接说:大法可不是用来治病的,但是真修的人师父会给净化身体,不能抱着治病的想法和目地,那你还是先念念九字吉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吧,只要你真心诚念会有好处。他照做了。

过了大概两个星期左右,他说:挺好,睡眠好多了,以前疼的睡不了多少觉,得靠喝酒喝醉,才能睡会儿,现在挺好的。我一看,他这是诚心的念了,不然不会有这样明显的效果的,我就告诉他:那你再听听我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帮你存在手机卡上,每天虔诚的听。

他听了几天师父讲法之后,说有的地方听不懂,我就告诉他,你一直听,听完一遍再重新听,慢慢就会不断的明白。有时他让我给他读书,他说这书上说的好,这书怎么和录音不一样呢?我说:师父讲法是面对现场的观众和听众,师父把好几个讲法班的讲法合在一起整理成书,就是书面上的语言了,和面对面讲有些区别,我的解释不一定对,但是就是大概的意思。

他直说,这个(功法)是好,就是叫人做好人,但是我现在还做不到那么好,我先听听,先不炼功。他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呢,江泽民可真坏,还出卖国家领土,国家早晚得收拾他。

这样他每次都有新问题提出来,有时候我没去,他打电话说有点事,你过来一下,都是单独问我,我就从大法中学到的我认识到的理给他解答,有些问题我们也互动一下。

渐渐的,他说他的疼痛减轻了,我告诉他,那你就别吃你的那个药了,是药三分毒。他说,我侄女和侄女女婿都是医大的医生,他们每星期都带仪器来我家,给我抽血验血,现在医院的设备可先進了,当场就出结果,而且,这种药一般人开不出来,我这是教授特批的,给我验血的目地是准备在适当的时候给我做手术。因为手术风险大,做完之后,很可能不认识人了,或者成精神病了,所以我不想手术。我看见真相资料上写的有好多人看资料病好了,修炼大法,癌症也有好的,所以我想通过这个(指大法)治病,但是我还有些半信半疑,因为这太不可思议了。我说,那药你吃肚子里了……你想想,跟慢性自杀有什么区别?他说有道理,那我试试看吧。

过些天,他很高兴的说,疼痛的面积在缩小,也在减少药量,疼痛间隔时间也在拉长,争取不吃药了。又过了个把月,他彻底不吃药了。我告诉他酒也别喝了,我们的师父在法中讲了“喝酒会乱性”(《转法轮》)的道理,是不是该戒掉啊?他想了想,觉的有道理,说:我很有毅力的(意思是能戒酒),那喝啤酒行不行呢?我说:最好跟酒沾边的,都远离它吧。《转法轮》中讲:“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说:行,听你的。我说:我们听师父的。

有四个多月,他没再喝过酒,同事、亲戚、朋友对他戒酒都持怀疑态度,但看他每次都不喝,都表现出敬佩之情了。对于他戒酒,任何人都不敢相信,可眼见为实了,也就不说什么了。以后,再有婚丧嫁娶的场合,别人也不再劝酒了,都知道他不喝了。

有时他心情不好,也想放纵自己,打电话问我可以喝酒吗?我告诉他戒酒了,到什么时候也不能喝了,那里边(指大法书,电话里不方便明说)不都告诉我们了吗。然后他沉默了,最后,他告诉我说他胜利了。

我知道他是用大法的法理战胜了自己,我为他高兴。

还有他说我现在变的比以前可好多了,我以为是说他的身体,他说不是,是在一些事情上。他告诉我:有好几件事呢,告诉你两三件事。

一个是咱们厂子各个车间主任怕车间工人违反厂规厂纪时影响自己管理形象和能力,有个车间主任就背地里塞给他钱,让他照顾一下,发现违纪的提前通知他一声,先别往上报(注:他是管检查违规违纪及厂内外车辆检斤的)。他拒绝了,然后给我打电话,问该不该要这个钱,我说不能要,他说我知道了,明白了。

有一次,他搭乘这个车间主任的车去女儿家,这个主任又一次在车上给他钱,比上一次还多,硬塞给他,不让他拒绝,他下车的时候,给扔车里了。他说,他以为我上次嫌钱少了呢,现在这个社会谁看见钱都想揣兜里,不是自己的钱都想变成自己的,国家上上下下大官小官哪个不是这样,所以这个主任才会认为我上次没收是嫌钱给少了,其实是大法教会我不能占别人的便宜,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

再一个是外来的车来厂里拉废钢铁,需要检斤,检完之后,车主拿几百元钱偷摸的往他兜里揣,意思是在检斤上说假话,少算分量,占我们厂子便宜。他这回是当场回绝说,不能这样,我不能做昧良心的事情。车主不好意思的收起来了。下一次,车主看见他说,你手机那么不好使,换一个吧,要不修修去吧,又说天挺热的买点水喝吧,拿三百元揣他兜里,他赶紧掏出来塞回去说,我可不能要。

过后他给我打电话,骄傲的说,我现在知道怎么去做事情了,这要是在以前,我早就痛快的揣兜里了,现在我不会了,因为知道那个理了,不能那样做了。我为这个生命真正得救感到高兴。

有时候他还会说多拿点资料来,我和你一起发,因为你说救人是你的使命,做这件事你才会高兴,所以我支持你。

虽然他没有完全走入修炼,但是从大法中他已经身心受益,也在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也懂救人的重要,所以他对我说:你让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其实,是师父、是大法让我们真正明白的。我说我们感恩师尊和大法的慈悲救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