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德芹在吉林省黑嘴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付德芹,一九九六年经朋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学大法以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无病一身轻,暴躁的脾气也改了,和从前判若两人,每天都轻松快乐,家庭变的和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付德芹进京上访,到北京信访办讲真相,还大法师父清白!信访办强行把付德芹劫持到吉林省松原市驻京办事处,松原市宁江公安一分局的警察王树占、孙国柱强行将付德芹等几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松原市拘留所,强制关押十五天。

同年,《松原日报》刊登污蔑大法师父的文章,付德芹为了澄清事实,给松原报社写信,讲真相,宁江一分局警察与和平派出所警察联手,非法闯入付德芹家,绑架付,把她劫持到松原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正月,和平派出所办洗脑班,绑架付德芹,在洗脑班逼迫她,问她还炼不炼法轮功,付说:炼。当即就非法将付劫持到黑嘴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迫害。

在那里付德芹遭到非人的待遇。大队长王淑梅用电棍实施迫害,几分钟电一次,电了一下午。晚上不让睡觉,强迫做苦役,早上四、五点钟起床,一直干到晚上七、八点钟,做出口日本的小鸟,用有毒的胶水粘羽毛,没有口罩,没有防尘设备,飞起来的细羽毛到处都是,床上、被褥、身上、脖领子里、鞋子里等都是羽毛,吃饭的时候,羽毛都会吃到肚子里,呼吸都非常困难,更残忍的是,每天还要在犯人连打带骂的严密监视下干活,使付的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下半年,付在洗脑班遭到强制转化,强迫看污蔑大法师父的录像,还有所谓的“佛法”,几名邪悟者每天轮番攻击,说那些颠倒黑白、诬陷大法师父的鬼话,目的就是混淆是非,让人理智不清,善恶不分,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变成没有人性的恶人。一年以后,付德芹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上,付德芹在街上写“法轮大法好”的真相标语,被一名不明真相的出租车司机跟踪举报,被110绑架,松原市宁江区公安一分局将付德芹劫持到松原市看守所非法关押,随后,宁江一分局警察非法闯入付的家中抢劫,抢走一本《转法轮》。宁江一分局政保科科长孙丙仁几次非法提审付德芹,她绝食抗议,看守所狱警王淑丽伙同狱医和四、五名强壮的男犯人,野蛮灌食,揪着付的头发,按住手脚,强行把付德芹按在床上,狱医用一根粗管子插进她的胃里,来回拉动,灌进去的是盐水、鸡饲料、猪饲料,当时看到她要窒息了,才把管子拔出来,她的胃被管子拉破了,吐出的都是血水。连续灌了三天,一天两次,非常痛苦,野蛮灌食,致使她的牙齿松动,头发揪掉一大半,身体瘦得皮包骨,嗓子多少天疼痛,起了小疙瘩。在非法关押期间,付再一次绝食抗议,看守所看到她的身体非常虚弱,再灌食怕出人命,非法开庭强行诬判她四年,后劫持到长春黑嘴子监狱继续迫害。

黑嘴子监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付德芹被劫持到入监队洗脑迫害,不转化,狱政科科长就破口大骂,把她劫持到车间干活,她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不转化,被继续加重迫害,劫持到六车间干重活,夏天强制在外面暴晒,冬天穿着很薄的衣服强制在外面走步,这种非人的待遇持续两年多,在付将要出监的时候,监狱非法强制转化她,几名“帮教”轮番攻击,每天强制她坐在小板凳上,不让她睡觉,从早上五点坐到晚上十一点,强行逼迫转化,侮辱付的人格,攻击大法师父,强迫她写背叛大法师父的“五书”,付严厉斥责几名“帮教”这种背信弃义的可耻行为,坚决不写“五书”。这种强制转化的迫害一直持续到付德芹出监回家的前一天。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付德芹回到家中,她的身体被迫害得极度虚弱,腰椎间盘突出、一条腿不能走路。松原市政法委、610、还有她所居住的街道,以为她看病为由,多次上门骚扰,在一次想强行绑架付到洗脑班的时候,她机智走脱。

这邪恶的迫害,也给付德芹的家人带来了极大伤害,两个孩子没有工作,家庭经济非常困难,六十多岁的付德芹还要外出打工。

对付德芹残酷迫害的案例在法轮功学员中只是冰山一角。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