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婚姻的魔难中走出人来(2)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接前文

四、回归

前面说G看了传统文化视频,理论上认识到了自己的荒谬,但感情上却不是同步的,他自身上也受到很大的煎熬,身心很疲惫。在小孩满月以后不长时间他搬到了离单位比较近的地方租了个房子,周末回家。他那时也是心力交瘁,上下班坐车对他来说都很费劲,还真不是别的原因。我虽然不能认同他的做法,但其实,他不在家对我也是一种解脱,因为不必关注他的情绪思想状态,也不必时刻注意我自己的言行,我是相对放松的,尽管带俩孩子十分疲累。那个冬天我父母也回了老家。就是说,晚上很多时候是我带着俩孩子在家的(那个同修大姐白天帮我照顾孩子晚上偶尔在)。虽然如此,我也常常保持和G的短信联络,就是说,在精神上,我同情理解他的感受(被情折磨的痛苦),没有给他压力,让他感受到他回归家庭我是接受的。但是,这些绝对不是纵容。我想的很清楚,我会以最大的宽容最大的善来对待,但是,我有我的底线,当一个人已经生不出一点理智的时候,对我来说放弃并没有什么值得可惜的。当然过程中如何使法不受到任何损失,确实需要仔细的斟酌和思量。但这个时候,我已经比最开始的时候明白了许多,也淡定了许多。

G每周末回来的时候,我们也会有交流。他的说话方式似乎和缓了不少。大概孩子三个多月的时候,一天晚上,我在床上照顾小孩。他在屋里踱来踱去,然后说,我宣布,以前的事已经彻底过去。你赢了,法轮功赢了。他说,很佩服你(就是我)什么也不做就把问题解决了。他的说话方式让我诧异,我想是旧势力在利用他的嘴说吧!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在这场无烟的战场上我是如何战斗的。忘了是这之前还是之后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G又跟我提离婚,我记得我梦里想,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他还提出离婚,说明他是理智的,那我不能不答应。只要他是理智的,我还是愿意成全他的。第二天我在家收拾房间,G来了电话,看了是他的号码,我当时就想,是不是要说离婚的事。结果他只是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当时我还很奇怪。后来什么时候我说起这个梦,他问我是哪天,我说就是有一天你打电话过来的前一天晚上。他很惊讶。原来也是同一天,他也做了一个梦,梦到他得到了一次从新选择的机会,无数的各种各样的美女供他挑选,结果他又选了我。整个这个经历对他其实也是一个噩梦,我问过他如何看待那个经历,他说感觉不是他做的,那个事和他自己联系不起来。他从内心里非常感谢我当时没有往外推他。在他内心,其实是想自我淡忘那件事的(真修者会直面这个问题直视自己)。

五、反思和理悟

从G告诉我这件事开始,我就一直反思我自己。

确实我以前是忽略了G的感受了。他觉得我不尊重他。其实无论是谁,是否合你的心,你对生命要抱以尊重的态度。当生命感受到你对他的尊重,他很容易和你建立连接。我对G生命的一面很看重,但对他人的一面不够看重。如果有办法让他真正走入修炼中来,我愿意做最大的付出(包括放弃婚姻)。其实我对他人的一面不看重,也是因为把他当成了自己的一部分,不需要再花时间考虑,就像很自然的不需要经营了。但是,生命间的沟通,自己内部尚且无法统一,何况生命外部呢。我也才发现我并没有真正关心体贴过G,对他人的一面的物质状况也不够了解。看到他看电视我会冷嘲热讽,姿态也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看到我妈仿佛看到了以前的我,我也明白了一些G的感受。我妈是另一个宗教的忠实信徒,我爸退休后从不在家待着只要有空就出去。只要我爸在家,看电视不行,听录音不行看自己的书不行,只能看我妈要求的书或者做她们的事,即使如此,也未必让她满意,就是说,她用她心中的标准来要求别人,而且是打着为你好的名义。所以我爸基本不在家里呆着,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交流,没法交流,说两句话不合她心了,马上变声,所以慢慢的大家都变成了只要她一说话大家都不放声了。我在我妈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我何尝不是打着为别人好的名义用我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心里还觉得真理在握。为别人好,不是让别人自惭形秽,而是在各自的基础上往前往上走,这里需要对世事的规律也就是法在世间的展现有极大的洞察。师父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1],而我们是没有这个能力的。看到别人不足拉别人一把的说法,也不是你把他拉上来了,你只是助缘而已,千万不要自以为是。我也经常看到有的夫妻同修僵化的夫妻关系,很多都是用自己的标准来要求别人造成的。当一个人知道了更高的标准,而没有只把这个标准用来对应自己,这种状态不改变问题就很大。他会越来越狭隘,心胸越来越狭窄,因为标准越高,达到他标准的人就越少,这个人能接受的人就越少,而看不上眼的人就越多,他会觉得没有几个人行,人际关系不和谐也随之而来。人都有明白的一面,明白的一面感受到自己不被别人接受的时候会自然想远离。所以,高标准,只针对自己,提高就非常快,有一点儿针对别人都是外求,而成障碍。当我明白了这个理,自然而然的,对周围宽容了许多。

当然,我自己的不足并不是G背叛婚姻背叛家庭的理由(他只是一粒被利用的棋子),这一点我很清楚。就是说,旧的势力打着想为我提高的名义安排的这场魔难,我从始至终是不认可的。我不认为这种以极大的风险和有可能给法带来损失的魔难是我修炼提高中必须的。外星人的那个梦,如果去琢磨的话,很明显就是旧的因素临时安排的,临时修改增加的魔难。当然,魔难发生了,必然有能引起魔难发生的漏洞从而被旧势力利用的借口,我也只有时时刻刻用法对照自己,尽自己最大的力保护有关的众生,从而让自己尽量好的处理好这一切。

在魔难之初,我有很多的怕。

首先就是这件事对大法声誉的影响。因为认识G的人几乎都知道他是炼功的,无论是亲戚同事朋友,还是那个他出轨的对象(这样形容有些别扭,但没想出来更合适的词汇),尽管G那个时候根本就不是个修炼人了,但标签还在。另外,我妈这边连接着的一个庞大的宗教群体,这个影响也是十分巨大的。

其次就是对孩子的影响。如果孩子问我,爸爸为什么不要我们了,我无以对答。一向崇尚的善良美好,最后是以这种状态呈现出来的时候,孩子还能相信什么。当时甚至出现过什么念头,就是一个人出车祸和他背叛家庭,二选一你更愿意选哪个?当时的我就觉得对于孩子的人生观来说,可能前者的影响更小。

再者就是对我最直接的影响,就是生存的忧虑。在我生命深处,有对生存的深深忧虑,我也不清楚这种忧虑来自哪一生。在九九年大法刚遭受打压的时候,走在街上我经常想如果我没地方住了能去哪住,电话亭还是哪个角落?本来作为大法弟子这种忧虑就实在是奇怪,但生命深处我感觉得到那个东西的存在。当然这一点是我自己要承受的,虽然有忧虑,但不会使我畏惧。真正让我畏惧是头两点。

以上种种的怕,让我最开始压力很大。甚至曾想过只要他不离婚别让人知道别对大法造成影响就好。但仔细挖,这种念头的背后,也有太多人的东西。有对变化和未知未来的恐惧,也有对已经拥有的东西不想失去的挽留。我也理解了常人社会里人们遭遇婚变的种种反应的原因,对人有了更深的了解。我仔细想想,试图用表面的光滑来掩盖实质的问题,这不行。只要不离婚就好这种想法不对。他那个时候不是个大法弟子但我是,通过不符合正理的妥协虽然在人这一层貌似没有太大影响,但在另外空间的影响还是很大的。我要的是实质的解决这个问题,而不是因为任何“人”的东西。至于解决了之后什么样子无从得知。我唯一能主宰的就是我的心。至于对于不想失去的挽留,不恰当的例子来形容这种感觉,就好比两个小孩玩耍,一个小孩的时候边上有个玩具手枪看都不看,又来一个小孩要拿这个枪,小孩马上要抢不让玩。和这个感觉差不多吧,就是说,有时候人们的反应是应激的,不是出于理智。人都不愿意变化,尤其针对非主动方,当变化来临的时候人们的应激反应是如何能保持不变。而变化之于不变,又有何区别,我慢慢明白,一种稳定状态被打破,经过一段或长或短的时间必然会进入另外一种稳定状态。所谓的痛苦,就是在两种稳定状态的中间阶段,那种不稳定带来的生理心理的苦。而所谓的各种不稳定状态实质则是人的心,人的心时时安稳,则一切必能安之若素泰然处之。当然我们还在修炼中,人心在各种不稳定状态中才得以暴露,也才能让我们看清并修去,所以我只是明白这个理即可。记得G那个时候问我,假如离婚了我怎么生活?我说,既然知道肯定是艰难的何必现在先去体会艰难。他说你必须想啊,我说我不预约艰难。因为我知道达到另外一种平衡是规律使然,我能坦然面对就好。

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可能给大法带来的影响,我也有了更成熟的想法。G那个时候已经几乎不能算是大法弟子了,从邪恶之地回来之后就几乎脱离法了,又或主动或被动的犯过师父多次讲过的禁忌。那么如果真的一意孤行要离婚,是不是反而从侧面证明,他因为脱离了修炼才走到这一步上来的呢!实质就是这样。但如果人们不知道他已经不练了,就不一样了。所以,如果事情真到了那一步,我会逐渐放风他不再修炼的消息。因为本来这些就是邪恶想强加的,我不能被这个要挟而影响我的主念,不是说我真的要准备离婚。

最后,关于对孩子的影响。这个问题我是最后明白的。在当今社会,婚变已经成了常态的时候,人们都在叹息那些可怜的孩子。如果婚变无法避免,怎样是对孩子伤害最小的。这个问题最后是被我家小宝解决的。可能大概小宝2岁多的时候,有一次他爸爸G出差回来,小宝站在地上笑嘻嘻的说,我想去我爸爸家。那一刹那我突然明白了,还有这样一种状态,即使两个大人缘分已尽,但之于孩子,父母的血缘是无法割裂的。对于孩子,那个人还是他最亲爱的爸爸,最亲爱的妈妈,就像孩子有爱他们的姨或者伯伯或爷爷奶奶一样,只是两个大人夫妻缘分已尽仅此而已。而世间多数离异家庭的孩子无法享受双亲的爱,完全是大人的相互怨恨和自私造成的。对于真正豁达且有责任心的父母,是能解决好这个问题的。当然真正豁达且有责任心的父母,估计也不会或极少会发生这样的事吧!

我就这样把以上三个“怕”解决了。

旧势力安排的考验和引诱是非常细致的。在和G结婚之前,在我的人生路上遇到过两个男孩,一个是青梅竹马但从未开始的朦胧情感;一个是学生时代的男朋友。走入大法后,修炼的思绪几乎占据的全部,尤其当时认识的局限和狭隘,总想摆脱情的枷锁,尤其九九年以后,风雨中自然的断了联系。此后我也没有任何的牵挂,甚至梦里都没有出现过。但在那个家庭危机的时期,我却经常性的梦到这两个人。我仔细思量背后的原因。第一个男孩是因为两个人当时是处于很朦胧的年龄很朦胧的感情,因为从未开始所以那种人认为的朦胧美好也从未被破坏,所以这份情一直留在心底的某个角落。而那个相处过的男友,本来对我也无可挑剔,只是我得法初期的心境走了极端,处理不好修炼和人事的关系,当然也是缘分所限,所以自然而分。而对于和G的结合,真的一个最大的因素就是G当时是一个同修,感情的基础确实谈不上。我当时有一个很大的误解和疑问,就是觉得修炼人嘛,喜欢不喜欢都是情,跟谁结婚应该都是一样的。而后来发生的事,让我从新想起了这些,我从新审视这一切。G之所以义无反顾的迈出那一步,最表层因素就是他内心里觉得我们之间的开始并没有刻骨的感情。而我必须承认的是,对于婚姻,我是以最平和的心态体现的,平平静静互相支持相濡以沫,对于感情追求比较多或者希望对方表现更多激情的人,我是满足不了的。我当时选择G也是很自然的觉得他也应该是这种状态。当危机来临,剧烈的冲击,使我觉得我对G毫不了解,甚至对他人性里好的一面也变的不确定,不知道他到底是怎样的人。我想这就是常人社会说的信任危机吧!但我理智的一面知道这是我情受到伤害以后的反应。就是说,所有常人的感受,我都感受到了也理解了。但我知道那是情受到伤害的反应,而不完全是事情的真相。就是说不能让这种感受主导自己。我频繁的梦到那两个男孩,旧势力的目地是唤起我后悔的心以及对现状的不甘,使现状更加复杂。当今常人社会乱象丛生,太多婚内人士找初恋和前任做损德之事,也是因为情执导致人心被操控的结果。因为有修炼的基础,我能看清这一切,之前所有的一切也可能都是为了特定时候起到什么作用而预备的。当这个危机过去之后,我就梦不到那两个男孩了,皆有缘由!

G完全回归了家庭,可是这一过失造成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逝。二宝出生后身体虚弱,身体不舒服胃口不好所以哭闹几乎是常态,每天晚上在地上抱着要走很长时间。记得一天晚上(G搬出去住的期间),小宝哭啊哭,而我却没有力气去抱他。大孩子那个时候六岁,哭着说,妈妈你快点抱起来啊,大半夜的让别人家听到多不好啊!我勉强起来把孩子抱起来。在差不多至少一年的时间里,我无法把动功或者静功完整的炼一遍,没有连续睡过三个小时觉。有形的修炼机会真是少之又少。后来接触一点中医,了解到怀孕期间情绪的变化会给胎儿带来很大的影响。尽管我尽了最大的力去修我自己平和我自己,但我当时的智慧还不足以完全不受影响的解决这些问题,完完全全触及到了我智慧的极限。回想在怀孕期间,有过两次有大的情绪波动,一次是刚开始听说这件事。一次是怀孕八个多月的时候,有亲戚过来,G的言行作风让我感受到的无限悲凉。我深切感受到情的不可靠,一个靠情维系的婚姻是多么脆弱和不堪一击。那天晚上,熄灯以后我思绪万千,种种委屈涌上心头,情绪如潮水般,在黑暗中我无声的大声哭泣(并不矛盾),哭着哭着,我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一阵阵的悸动。这两次情绪波动孩子都出现了强烈的抽动。孩子被动的跟着父母受累。渐渐还有这类信息飘进耳朵,比如谁的亲戚怀孕期间丈夫外遇,然后生下孩子不正常,丈夫离婚了妻子一个人带着孩子等等。我一方面感慨于世人造业忙,一方面不为所动,不加任何念。孩子随着成长,性情越来越随和而愉快,人见人爱,身体状况也有很大改善。

家庭危机渐渐过去之后,我发觉我还有要解决的问题。关于怨。比如,我在做饭的时候,头脑里想起了这个事,接着种种镜头浮现眼前,种种的不平和不甘随之而起,你G有何德能,值得我这样为你付出……等等等等,然后我就开始打嗝,这就是物质和精神的相互作用。危机期间,我的注意力放在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上,同时也是很清楚这就是我自己的选择,我选择了这个,所以无怨无悔。而危机过去之后,怨的作用就反应出来。我也明白了常人中有的家庭虽然没离婚,但还是过不好的原因,就是没有能力解决怨的作用力。用人的眼光来看,我委屈抱怨真是太合情合理了。我有一千个理由抱着委屈抱着怨愤不放。但,那是我要的吗?我是要摆脱怨对我的束缚,还是要为执着心不放而找怨存在的合理性呢?我当然是选择前者。怨存在的基础是不平,人家为何不能对你这样,你有业力和导致业力的观念,那就是魔难存在的温床。如果体内没有怨这种物质,自然也体会不到怨对身体的作用。在这场搅动中,所有的物质都动了,也正好是洞悉解决这些物质的机会。毕竟事情发生了,不管是谁安排的,我都要用修炼的心去解决修炼中的问题。每次怨升起的时候,我都从最根源上把怨中不解的因素思考一遍,这是一个讲解的过程。就比如说,我思想中明白了怨的本质,可是,我身体里很多观念还是不平,不想放下怨,那么我的想通的过程,就是也在让它们明白,让它们释怀。当我的整体都懂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就彻底解决了。我从各个角度完全洞彻之后,我就开始抵制怨对我的作用,后来只要怨有一点动,我就立刻觉察,经过一段时间以后。怨基本被解决了。之后,无论是带孩子的辛苦还是心性的磨练中,我都极少有怨。没有了怨,再看到怨的现象,一目了然。

怨解决之后,又发现一颗心,就是妒嫉心。G有何德能,能得到我无怨无悔的对待,这也是我心里不平的因素之一。仔细分析,这是一种妒嫉反应。这些物质是没有理由的,只要条件具备它就会反应出来。妒嫉是在比较中产生的。为何他能有这样的好命犯了这样的错误还能得到我无怨的对待。当然这个妒嫉的体现不那么明显,是和很多心交织在一起的。

G表达了回归的愿望之后,生活慢慢平顺下来。我没有特意提过这件事,我自己心里的疙瘩一个一个解开,生活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自然。我们和父母同住,从始至终他们不知道曾经发生的事。所有的惊天动地都没有体现到这个空间来,没有带来常人的麻烦。从这一点来讲,我也是感谢G的,在险象环生中,他还有一丝理智,所以一切才得以回归正轨。而今,他也从新开始听法,力所能及的做一点能做的事,形式上尽量贴近一个修炼人。不管怎样,作为生命,都是机会。

有时候想,如果当初G不告诉我,会是什么样呢?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件事如果G不告诉我,是好还是坏。从孩子的角度我更希望他不要告诉我,伪装成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哪怕是假相。从这一点来讲,我觉得社会的常人把妻子照顾的很好,让妻子安心养胎,仅这一点,就是责任的体现,为一个生命奠定下了良好的物质基础。但另外一方面G当时的现实情况是铁了心要家庭重组的,如果他当时不说出来,也很可能就真的分裂了。所以我说,我无法评说这件事。我不知道哪个会更好。从一开始的时候,我就得到那个某某的所有联系方式,过程中也动过找她谈谈的想法,但只是想想,我希望G能自己走回来,这样他也会有尊严。生活平顺以后,我也给了G最大的信任,经历过这一切之后,更没有什么可畏惧的了。所以常人的矛盾逻辑在这里也就不存在了。

在当时,G虽然最表面的意识受情的控制不能自己,但我能感觉得到他明白那一面的痛苦。我如果如了他当时最表面的人念,他也照样得不到他想得到的那种所谓幸福。因为人是一个整体,他虽然存在着被利用的因素,但他意识深处传统意识也是有一定基础的,另外也毕竟学过法,明白一面和人最表面的不统一也会令他比较纠结和扭曲。常人的研究认识,说情(热恋状态)的维持期间一般情况大概是一年到一年半,就是说男女相处由火热到归于平静差不多是这个时间,也就是说,在这一年里,人会被这个情加持的什么荒唐事都能干出来。人们还无限歌颂这种冲动力量的美好,其实只是物质作用的结果。当然G的这种感情本来就是为世人所唾弃的,他明白的一面以及世人的观念都在抵制他那个情的物质的作用,最后的所谓幸福更是水月镜花,当今世人的实例写照俯拾即是。也因为如此,我才非常坚定的去挽回他。后来我也怀疑过我对他的感觉是否符合实际情况,就是说我感觉我感受到他明白一面的痛苦,是真的这样,还是只是我基于以前对他的印象而想象出来的。当然我感觉的对错与否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思想毕竟给我了正的信念。

在初期的时候我常常想我怎么做是对的呢是最好的呢?到现在已经明白,那个时候怎么做都是不对的,往前往后往左往右,而唯有一个方向是对的,就是往上。修炼人的这个魔难,不是用人的办法能解决的。只有去修自己去归正自己往上走的时候,才能找到出路。而当时用任何人的办法去实行都会把事情搞糟。

在这件事过去了很长时间以后,有一天晚上又做了一次相关的梦。梦里G说还是要分开,我说,那我们就研究一下怎么分孩子吧!然后就醒了。我心里笑,还要考验一把。

六、对婚姻的思考

对于自己的人体小宇宙人本身就是个整体,阴阳具在。而对于一个更大的范围,人本身对于更大的整体来说,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比如,作为女子,具有女子的特点。男子也有男子的特性特征。男子和女子组成家庭构成阴阳平衡的小世界。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母任何一方因素对孩子的人格形成都发挥着相应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就是说,一个妈妈在生活上可以做到既当妈妈又当爸爸,但在情感人格上妈妈是代替不了爸爸的。本来在没有设身处地的时候,我并没有这种感觉,觉得自己就可以担起孩子成长的全部。但真正处在那种境地的时候,我才发觉,我只是整体的一部分,就是说我无法代替父亲的存在价值。一个健康和谐的家庭培育出来的孩子各方面物质是基本平衡的,也就是说人格相对健康。当然父母不能各尽本位,导致的孩子问题,自然是父母欠孩子的。那么是否一定要委曲求全表面上给孩子一个家庭完整的形式,这倒不一定,具体情况还要具体看的,没有办法一概而论。如果真的夫妻缘分走到尽头,那么对于孩子,也可能就是孩子本身的宿命。当然,因为我们懂得这些道理,我们可以有办法给孩子填补这方面的不足。古代很多有名之士不乏母亲一手养大的,人格修养智慧可为楷模者很多。而现代社会因为家庭离异导致的问题孩子却很多,这是为何?我思考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邪党割裂传统文化神传文化造成的。(这个从《北美巡回讲法》中悟到的)。

在中国神传文化里,家庭里也有乾坤的对应。男为乾女为坤男属火女属水。乾为天,坤为地。所以,男有阳刚之气,女有阴柔之美。因为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阴阳反背,男无乾德,女无坤德,各方面都找到了自己不合天道的理由而理直气壮,加剧了社会的乱象。在G告诉我那件事的初期,我看了很多传统文化中关于婚姻、家庭男女本位的信息资料。对自己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女为坤,坤德,能包容万物,有能承载大地养育万物的本领。女子为水,水有着无限的包容,柔顺贞静而有坚韧的力量。

看看我自己,实在是差的太远。有些强势,很少顾及G的感受也一点也不温柔,遇事愿意常常自己拿了主意也不征求G的意见,让G感觉自己不被尊重而没有存在感,这哪有一点坤德之美。我暗暗纠正自己,学着做家务,关心G的饮食,也尽量开导他的情绪。我想的是,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我要把我自己该提高的赶紧提高上来,尽量抓住每一次提高的机会,有一点私心觉得以后有没有这样的机会还不知道呢,赶紧提高。但我很快认识到,这一点私念也不要,不因为任何原因,就是要提高自己,这是修炼人本来应该做的。

师父说:“法正,乾坤正,生机勃勃,天地固,法长存。”[2]在一个家庭里,男女双方顺应天道,应该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对孩子来说,爸爸就是天,妈妈就是地,家庭裂变于孩子无异于天塌地陷。所以,无论是常人还是修炼人,懂得各自的本位,有对生命负责的悲悯胸怀,自然能保证家庭这个小世界的稳固和生机。我们大法弟子的家庭也同样存在着这些问题,因为都在人中修,人的一面认识的不足或者认识不到,或者认识到了但不会用智慧归正偏颇,或者只是单纯的用标准要求别人而不是自己,这种状况家庭问题自然不会少(当然不一定是婚变这类离谱的问题)。作为大法弟子,所有的矛盾体现出来,真的也是给我们认识自己归正自己的机会,千万要珍惜。一个人在修炼形式上轰轰烈烈,但家庭矛盾极大,如果长期如此,我认为一定是这个人还没有真正领悟修炼的真谛,并没有在心性的提高上真正下功夫,浪费着生命的时间和机会,也给自己带来真实的阻碍,影响更多方面的提高。

在我身边,也看到过夫妻都是同修,但彼此都很强势,谁也不服谁,不能设身处地去理解对方,家庭不和谐,甚至有的整个家族都修,但矛盾比常人还复杂。处理好家庭关系,需要极大的智慧,但这种智慧是修出来的,而不是自然存在的,在修炼中付出极大。几十年对传统的割裂,我们不知道男女本位是什么样,所以我们要在修炼中把这些建立起来,从新建立起来失去的连接。正法正法,我们先把我们自己的小世界正过来,因为我们就是法的展现。“大法圆容着众生,众生也在圆容着大法。”[3]

在这里也对夫妻矛盾很深的同修说一句话:要珍惜缘分,修炼需要环境,需要在人中修,感谢那个给你环境的人吧!没有任何原则性的问题,为什么就不能提高自己彼此善待呢!这一世能为夫妻该是多大的缘分啊!那不是为了彼此成就吗?人的一生实在太短暂,看着有些同修多年来在家庭魔难中不想走出来,真是觉得特别可惜。为什么说是“不想走出来”,因为只要你还要争个是非对错,还要争人的这口气,还在用人的思维逻辑对待矛盾,其实就是选择了不想走出来。你现在不想走出来,以后就会想走出来了吗?为何不从现在开始呢!于修炼最有意义的不就是现在吗?

关于夫妻相处之道,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里有个问题专门回答,我们可以再多学学,一起共勉。

感恩师尊!合十!不足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法正〉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