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婚姻的魔难中走出人来(1)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八日】首先,请允许我先向师尊致以我最深切的敬意!感恩师尊!写下“感恩师尊”这几个字,瞬间泪下。师父的精心呵护安排,领着我走过了旧势力设下的巨难,带着我走过了人生最艰难的阶段,同时让我对婚姻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文中的感悟都是我在法中和魔难中体悟出来的,这些理悟解开了我在魔难各阶段中迷惑的结。而之所以有那些思考是源于先惊动了自己的执着(恐惧、怨愤、妒嫉、气恨、委屈等等),对这些执着剥丝抽茧解体曝光就是在消解它,我是这样修过来的。

一、一个梦

在我家大孩子五岁多的时候,我怀了二胎,虽然当时的社会政策不允许,但毕竟是一个小生命,绝对不忍心做杀生之事,所以没有犹豫的决定留下来。怀孕两三个月以后就在家休息了。有一天快天亮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类似宇宙飞船的飞行器降落在一个高楼楼顶,两个外星人从飞船里走出来,其中一个嘴里发出类似电视里机器人发出的声音:“马上修改程式……” 然后一个情景是一个外星人两手掐我的脖子,我几乎喘不过气来,这样挣扎着就醒了。感觉实在太真切了,而且我也没有喊师父和法轮大法好。我当时分析可能是自己修炼不太精進所以梦中没想起来吧! 我老公G那个时候从邪恶黑窝回来一年多,工作比较忙。从黑窝回来后修炼的心受到极大的撼动,基本不看书更不用说炼功了。G回来后我们搬了家,距离我上班的单位比较远。我每天在上班的路上学法,那段时间我的智慧和悟性得到极大的提升。也明白了修炼和做好人的关系。G在常人中是个老好人,愿意尽量满足别人。我现在明白,好人和老好人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其实这种老好人容易有极大的问题,尤其修炼的话,最不容易觉察出来这种现象背后的问题,内在的脆弱敏感容易被外在的与人为善掩盖,而这些只有修炼者自己清楚。

我怀孕后周围很多人都劝我别要这个孩子,家里姐姐们总让G劝我,我也没太理会。差不多四个月的时候,有一天晚上,G跟我说,要不这个孩子别要了。我当时有些生气,这话从一个修炼过的人嘴里说出来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晚上我做了个强迫人吃人(不是恐怖的场面)的梦,我明白了堕胎也是为了增大人的业力而被旧势力所安排的。我更加坚定自己的选择。

G越来越忙,没有周末没有休息,而且我感觉到他对我也并不关心,从我的内心,我感觉他的心在渐渐变远和冷,我以为是他为了养家而没办法从而造成的状态。我仔细想了想,我们的结合也是源于修炼,现在他几乎不修了,这种状态持续下去不行。于是,一天晚上,我提出晚上拿出半个小时和孩子一起学法。他当时很不情愿,并且说,如果不同意呢? 我当时眼泪就出来了,我说,我希望你同意。他看我那样,想了想说,好吧,不就半个小时吗?行。

第二天,我和G和大孩一起学法,G几乎念不了两句就困倦的睁不开眼,半个小时学的很艰难。大孩不断的提醒她爸爸,还给她爸爸拿冰希望他清醒一些。就这样,很艰难的学了一个星期。孩子每天给她爸找最好的位置坐,自己还试验爸爸坐的地方是否凉快。我心里暗想,这个孩子真是与法有极大的缘分。

二、情变

一起学法学了一周,一个周六的晚上学完后,G在卧室和客厅里转来转去,一会儿又说想跟我说点事。我说,你有什么事就说吧!他坐下来拉着我的手缓慢的说,他的心变了,已经被另一个人占据……我当时震惊至极,浑身发冷发抖,勉强听后面说什么我很坚强没有他也能活、而那个人不能没有他之类的,他可能得离婚,否则大法的原则不允许……

我也终于明白了他的冷漠不是我的感觉失误。我也立刻知道了那个人是谁。说起来话长,最根本上G是因为一点缺陷影响了他找对象。而那个某某就是G毕业后想追求但只能以朋友身份默默关心的,某某当时比较高傲,身边追求的人很多,对G根本不入眼。而如今,据G说,老公对她不好,工作也不如意。而她又是G给介绍到G公司的,更好笑的是,当时的简历还是我给提供的模板。G终于能“英雄救美”了。只是,我想不到的是,这样电视剧一样的情景竟然真切的发生在我身上。起初,我以为G跟我说这件事,是以一个过失者的身份并且已经成了过去式。倾听中才知道这还是一个未解之题。G完全没有想放弃,并且关于他们以后的生活都有很深的考虑,包括帮别人抚养孩子。而自己的孩子还有肚子里的孩子,由我抚养,说那个某某不会教育孩子。我也明白了之前G为啥说要再买个房子,原来早有打算。还有为何那个时候让我重新考虑要不要这个孩子。

我内心无法控制的痛苦。那种痛苦的感觉让我开始思考,我为何如此痛苦,我知道我没有痛苦的自由,因为身体里还有个小生命。我努力的想把自己从那种痛苦中解脱出来。可我为何无法完全摆脱那悲伤。那痛苦会在时刻有缝隙的瞬间侵袭進来。我看着我的身体被那种物质折磨,贯穿到手臂。我想,如果是在古代,人的思想中接受的是三妻四妾的观念,如果那样我会痛苦吗?可如今为何我如此痛苦,我明白了,是因为对家庭的忠诚对婚姻的忠贞这种观念已经构成了我人这层生命的思想中的一部分。当这种观念受到强烈的冲击时,其实是冲击到了这个生命的根本。所以婚姻的背叛对人的伤害是最严重的,因为是真正伤害到这个生命了。我思考人的痛苦欢乐都是人自己决定的。那么是不是思想开放接受三妻四妾对自己更好。应该说有这样的思想,如果老公真有外遇,在痛苦程度上思想冲击程度上是会小很多。但现代人嫉妒心各种心都很强,是不可能有那么纯的古人的观念的。在这种社会形势下你有那样的思维也是有更复杂的因素造成的表面假相。我知道,是构成我生命的因素受到了冲击了。但这种观念应该改变吗?不,这是符合人这个层次的正统观念。并不是这观念本身的错,是我要用法中的智慧把这一个一个的迷解开,是要从这一切中升华出来,从而走出一条路。常人没办法解脱,所以常人会改变这种观念(对婚姻家庭的忠贞),变的不相信人性的善,敌视男子。其实这是用更不善的变异观念取代原来的观念。我要的是,不产生不加强任何负面的物质因素和观念,只要正面的,同时带给众生最大的善。

那一夜,我几乎彻夜未眠,内心痛苦至极。不管G是不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在外人眼里是贴了标签的,我该如何应对这件事可能给大法带来的负面影响。我该如何面对孩子问我,爸爸为啥不要我们了。我们所告诉孩子做人的道理里没有这一项啊,这种冲击对孩子的影响,是用语言和道理能平复的吗?因为这强烈的冲击,起初我一点食欲也没有。因为我父母和我们同住,我一方面不能在表面上表现失常,一方面还要考虑这件事的对策。我想起那个梦,确实,这是旧势力安排来破坏我修炼和破坏大法的。我该如何应对?怎样做才是最好的?G明显是被情被旧的势力控制的神魂颠倒。他说他在家跟我在一起说话的时候还是理智的,觉的我们之间也还是有感情的,但只要一看到那个人就什么都忘了,到时候可能净身出户都是好的了。

说实话,这种事情在我身边几乎是闻所未闻。周围的同龄人也几乎都是同修结合,大家的概念里没有这些。而我的概念里也没有。我仔细回想,当初为何想找同修,潜意识里觉的同修可靠,没有乱七八糟的事,而所谓乱七八糟的事,也就是婚外情出轨之类的。就是说这个选择里有人的东西在,只是不易觉察。而现在我所以为的“可靠”这一项,也遇到了极大的检验。我发现,人向前和向后都很容易,就是说,对于婚姻危机,离婚或者完全妥协无视都是常规对策,世人多数也就是这样做的。而摆平这件事,于无声中解决这件事,就难上加难。我一方面要考虑解决这件事,一方面又要保证自己的情绪变动不给肚子里的孩子带来影响,就是说我要从内在也要保证一个平稳的情绪。我想我所选择的路,绝对是对众生有最大利益的路,常人中的得失失意实在不算什么。既然我遇到了这样的事情,那么我也要在这件事情当中走过来。尽管我不知道走过来是什么样。我跟G讲这样的事情是大法所不允许的,G说你跟我讲这些还有意义吗?某某要是离婚,我肯定离婚,前面是地狱我都得跳。

那个周一,G上班后我在家里整理我自己的思路,我把我听到这件事后的所思所想写出来。一方面我是理顺和宣泄一下;一方面也想通过这种方式和G交流。我把他在邪恶黑窝里的三年我在家带孩子上班养家以及遇到的种种事情写出来,包括我对他的在意,希望这个家完整的愿望。那篇文章完全是我的真情实感,在文章最后,我想起师父在瑞士讲法中讲的:“我能最大限度的放弃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能解开这一切”[1]。还想起一个同修跟我讲的:无论多么弱小的生命如果用我的生命可以使他得到救度,我都会笑着去死。我突然豁然开朗,我不断的求师父加持。内心也解脱了很多。打坐中,心中升起一念:我不动谁也动不了。

我把我写的文章,用了一点办法让他看(一个人的心背离之后不会主动看你的文字),他看完后很受感动,说,我是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之后,我会经常通过手机短信,给他发一些我的感悟,以及一些修炼醒世的故事。有的故事很长,手机里一个一个打字出来,经常打很长时间。G一般都不回短信。G在家的时候我经常和他聊天,尽管聊天中我常常要以最快的速度解决他的言语伤害带给我的情绪冲击,因为我明白孕妇情绪对胎儿会有影响所以尽所能调整自己。我感觉这个阶段对自己的要求太高了,偶尔感觉心累,甚至很期盼孕期快些过去。

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2]。我明白这件事是旧势力明明白白来毁我的巨关,而我,必须也一定要过去。我要解决的问题是,我要洞察我的情绪波动(就是苦恼)背后的因素。我需要解开我情绪波动背后的机制,抓住它,明白它,超越它,从而不被它左右。萦绕在我心头的一个问题就是,我该如何把握我的情绪?起初我以为是我的情重。当今社会出轨婚外情真是俯首皆是,背叛婚姻背叛家庭也是新闻遍地,被伤害一方有的默默忍忍,有的当机立断。如果我情轻,是什么样呢?我毫不在意就是境界高吗?或者我毫不动心?静静等待事情的发展,随之任之?又或者大吵大闹?这绝不是我的风格。在学习《北美巡回讲法》中,我明白了。这件事对我的冲击如此之大,让我痛苦至极,是因为对婚姻的忠诚是构成我肉身生命的一个最基本观念,当这个观念受到剧烈的冲击时,仿佛生命要解体了一样。不看明白这个理简单的去掉情看淡情来对待是不能根本解决问题的,因为不明理的情况下,有情无情都是情,表现形式不同而已。我的对婚姻忠诚的基本观念没有错,因为对婚姻忠诚是神给予人的标准。只是,通过我的痛苦我看到了这一点,明白了这件事,也明白了更多众生的苦。做旁观者还是在其中?永远的旁观者和永远的在其中都不可能有真的提高。从里面修到外面才是修出的真本事。

G的打算是等孩子生下来之后再决定怎么办,毕竟某某还没有离婚(那人不离他也不会着急)。我知道用常人的方式解决这件事并不难,但我不想有损失,我不想出现失控的局面,当时的局势走向和我息息相关。六个家庭的动荡(我父母家,他父母家,我家,还有另一方的三家),对大法的影响,今后这些生命的走向,等等这一切让我不敢丝毫松懈自己。我跟G说,他现在想离婚法律上不允许,法律规定孕期和哺乳期男方是不允许提出离婚的。在我没有能清晰的把握我自己的时候我不会轻举妄动影响事态的走向。当然,想是这样想,过程中也有动摇的时候。有一次和G说话,交谈实在不愉快,他说如果我不好好的他就走了,我开玩笑说你走吧,别被人把腿打折了。这句话明显刺激到了他。我拍拍他的肩膀说,我是希望你活的是你自己,我希望如你的意,因为如了你的意你的生命有活力的话,我也高兴。明天我们就去办(离婚)吧!他说好。 第二天一早醒来,我告诉他,我不去了。我还是不想冲动的做决定。

当天我给一个外地的同修大姐打电话,说了这个事。那个同修对此事很震惊,她给我讲了很多现实中这样的事最后的结果都不好的真人案例,让我坚持不要把G推出去。同修的理解和精神支持让我有了动力。在我周围同龄的同修中,没有人知道这个事,主要是我了解大家的状态,这件事也足以让她们目瞪口呆,谁也没有这方面的思维更谈不上经验,也就是说,我没有可以参照的,只有我自己摸索着往前走。我很想知道结局,我觉的任何一种结果我都可以面对,但是走在这种不知道结果的路上却很难熬。如果我知道了结果,我就可以安心等待了。一次内心很迷茫的时候上网搜索运势(没守住心性),有趣的是,所有能查到的地方都说,这个时候容易有烂桃花,结果如何全看如何处理。我也明白了路还是掌握在我自己这里,全看我如何去走。既然在我这里发生了婚姻的危机,就要从我这了悟婚姻的本质走过危机!(现在想来确实是师父的保护,如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用不好的信息迷惑我,我岂不是很危险。感恩师尊!)

一天早上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失手造成一个人死亡,我很后悔自己失手,很希望时间可以倒流然后事情没有发生,就在这种感觉中醒来。我想可能是我哪一生欠G一条命,他以这种形式来讨债。任何的魔难都没有偶然的,没有前因是不会有后果的。以前的怨愤总要以一种形式体现出来,而体现形式也往往不是我们能预料到的。不管怎样,在我这里不生怨愤,不生气恨,坦然面对,都是应该的。

G出差很少往家打电话,我会一周或更长时间打一次。我也不是有多想念这个人,只是想保持一种连接,或者希望看到他的一些变化,比如希望看到他对我和孩子关心一些。但有印象的都是他不耐烦的通话。

三、转机

前面说过为了唤醒G的真我,我经常给G发醒世短信,期间我又收集一些传统文化里婚姻家庭方面的视频。这些传统文化对我也受益匪浅,因为文革后我们被动的和传统割裂,对婚姻家庭的正确状态很模糊,我们需要走回正确的状态。

十一G出差回来,我找了一些讲传统文化的视频,有一个中医师专门讲婚姻性开放对现代人的影响,我把这些视频下载下来。寻找机会给G看。当一个人几乎离开了大法,还有什么能对他起作用,就是现世现报,眼见为实。这对人永远是起作用的。第一个视频G睡着了没看到啥,干扰很大。过几天又找机会放第二个视频,这个他看完了。看完后,他说,这算啥事啊!言外之意自己整的事不好看。从那以后我感觉他的思想方向变化了,从自己思想深处认识到了自己的荒唐。

过完十一后的某一天,我又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很清晰。第一个场景是我和G一起在超市买东西,我推着购物车,走着走着,看到了那个某某,然后G跟着某某走了。我就自己推着车往前走,走到拐弯处看到我弟弟的小学老师还有一个人,我走过他们,看到那个人用手指指着我,对那个小学老师说:根基如器。然后第二个场景,雨过天晴,我和G在河边散步。醒来想想这个梦,我查了一下根基如器,器古语一般指容器。我理解人的根基好比容器,是可以变大的,我要扩大我的容器也是在增加我的根基。

月末二宝降生了,月子期间,G请了一个月假,一个同修大姐照顾我月子。有一次同修大姐跟我说,G说话很奇怪,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呢,感觉这个人变复杂了。后来我跟这个大姐讲了发生的事情。大姐很感慨,说,既然G能主动跟你说这件事,说明他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还是要给机会。后来对于G的言语情绪伤害,大姐都给了我很多正面的力量信息,让我明白一个男人的担当应该是什么样的;对于无理取闹,我也会有了很理智的回应。

在不断的修自己的过程中,我也抓住很多机会体会到情对人体的作用规律以及转化方式,有时候不是一次能抓到的。我就等下一次。我的意思就是,当一个情绪反应来的时候,它是如何作用身体的。并不是我要研究科研,而是我抓不住它看不透它的时候,我是被动的,我就无法超越。有一次,G让我帮他查什么东西,我不知道怎么处理但说了一些想法,他很不耐烦的皱着眉头回应,那种表情一下子勾起了我巨大的委屈。我立刻观察这种委屈的反应,就是这种委屈迅速的从情中凝聚出巨大的情绪物质,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在那一瞬,内心里还是非常感慨。我为何会有巨大的委屈,就是我的努力没有换来对方一丝温暖,这种落差让人心生委屈。当然更高的标准来看,就是内心对现实还是有所期待,不是彻底的无求状态。这一点对人来说无可非议,但对我来说,我要明白。这个经历让我明白,情是通过思维观念而起作用的。我不是天目看到的,我的天目没开,就是一种感觉,很真切很真实很震撼。

(未完,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