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师父给我的智慧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今年十九岁,得法十九年。因为妈妈怀着我的时候,就已经学大法了。听妈妈说,那时我在她的肚子里,听到舒缓的炼功音乐,就高兴的用小脚乱踹。家人都知道,我是为得法来的。

我们全家都修炼法轮功。我一出生便沐浴着法光,从小“真善忍”在心中扎下了根,身体一直都是健健康康的,没得过病,偶尔有个头疼脑热的,我也知道那是在消业,是好事,念“法轮大法好”自然就好了。我的同学或者小伙伴,难受不舒服的时候,我就告诉她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一念真的不难受了。我在大法中受益,我身边的小朋友也跟着受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前大家都是在户外炼功,在公园,在大市场,都能见到法轮功学员们的炼功场面。但是我没赶上那种自由炼功的时候。等我长大一点的时候,同修们只是在一个学法点上集体学法,我也就跟着大人们一起学法。神奇的是,四岁的我,还没上学也不识字就会读《转法轮》了。我知道是师父给我的智慧。

挨家挨户送真相资料

再后来,大法弟子都在反迫害,向世人讲真相,发小册子,发《九评共产党》等,我很小的时候晚上就跟着妈妈出去挨家挨户送真相资料。

农村家里都有狗,它们听见声音就会叫,我会在心里说:“别叫了,我不是坏人,我是来救你主人的。”它们象是听懂了,真的不叫了。有的人晚上还没有休息,发现村里来了几个陌生人,就以为我们是小偷。有一次在一个村子里,一个男子叫了一大群人,都拿着棒子,试图截住我们,我当时一点都没有害怕,拉着妈妈从容淡定的从他们中间走了过去,心里一直念着发正念的口诀,他们也就没有跟上来。我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们,谢谢师父!

有个我叫他大姥爷的同修,骑着三轮电动车拉着他老伴、妈妈和我去了一个很远的村子送真相资料。回来时已经很晚了,走不远,三轮车就没电了,十来里路,我跟大人走了回来,真的很累,但是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星,想起了师父的“满天是眼 众神聚焦”[1],想起那些被救度的众生,我知道师父在看着我们,众神都在羡慕着我们,我从心底里高兴。

现在我长大了,当年的大佬爷已经去世了,我们也不必骑着电动三轮车送真相资料了,但是那一段修炼的路,却成为历史的见证!

在我的这条修炼路上,虽然走的是磕磕绊绊,但是我从未放弃过。

学法开智开慧

我从小就聪明,学习一直很顺利,还喜欢唱歌、跳舞、弹钢琴。高考我考出了全校第一名的好成绩。

高考前,全国掀起控告恶首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热潮。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学法的人多了,江出于个人的嫉妒,利用手中的权力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所以我们讲真相是想让世人明白我们是无辜的。控告江泽民这个迫害元凶,我义不容辞。我用真名实姓写了控告状,要求将恶人绳之以法,还我们师父和大法的清白。

派出所几次到家中骚扰,逼我们签字放弃修炼,我们拒绝。高考录取通知书下来了,我考取了一个本科师范大学。但我得在修炼和学业中做选择。最终我放弃了学业。其实不只是我,被中共迫害的大法小弟子,无数人失去了学业,没了工作,没了家庭,遭到牢狱之灾与酷刑折磨,甚至失去宝贵的生命。总有一天邪恶必须为今天所犯的罪行付出代价。

我现在在一个看护班(照顾放学后家中无人的孩子,也叫托管班)当老师。孩子们都很喜欢我。我是个修炼人,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工作上都严格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同时向孩子们传播正的能量。以前刚上班的时候,学生淘气,不听话,初中生现在都比较早熟,经常没事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我就大发雷霆,甚至被气哭,却并没有什么效果,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任性胡闹。

渐渐的我开始从我自身找原因。师父教我们向内找,找自己,问题就都能解决。我就静下来学法,每次都是学教育孩子的那段法,“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2]于是我改变我自己,用温柔与真诚去打动孩子,给他们讲道理,讲一些传统故事,大部份孩子做了“三退”。

现在,孩子们越来越懂事,不再说脏话,每次一说出口,就会不自觉的看我一眼,我微笑着什么都不说,他们就会说:“老师,我刚才说错话了。”在工作中我明白言传身教的意义,特别是修炼人身上自带的能量场也会抑制不正的言行。大法的伟大体现在方方面面。

十九年,修炼故事很多,没有轰轰烈烈的,而是踏踏实实。从幼稚到成熟,周围的一切都在变,唯独修炼这件事情不会变,唯有更精進,才不负师恩。

感谢恩师,感恩法轮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看好〉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