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父老乡亲关注被迫害的教师,帮助结束苦难

写给四川泸州市合江县家乡父老、兄弟姐妹们的一封信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

大家好!我们都有过学生时代,或许我们有孩子正在学校读书。请您停下匆匆的脚步,静听我们与您聊几句有关两位善良教师的遭遇,好吗?

大家都知道,“尊师”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教师教书育人,为人类文明的薪火传承,默默奉献,鞠躬尽瘁,自古赢得社会的尊重。而在当今我们这个讲法治的社会里,一个受家长信任、孩子爱戴的优秀的教师,因控告江泽民被冤判入狱,惨遭监狱酷刑折磨。她丈夫(同一学校的教师)在被迫流离失所中致生命垂危。请大家关注他们遭到的迫害吧。

修炼法轮功 悉心教书育人

刘小林,四十一岁,我们泸州市合江县九支镇盘龙小学的一名年富力强的优秀教师。立足家乡从教,已有二十年光景。

刘小林出生农村。由于父亲体弱多病,家庭经济困难,她从小吃苦,历经生活的辛酸。初中毕业后,刘小林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泸州师范学校。就读期间,为减轻父母的负担,每逢寒暑假就帮人挑砖,或赶场做小生意挣钱读书、补足生活。

一九九七年,法轮大法洪传中华大地,刘小林与她丈夫夏成贵同修法轮大法,有幸成为教育界的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庞大的国家机器高速运转大肆镇压,当地派出所骚扰,学校、教委施压,使得他们痛苦万分。他们搞不清楚为什么这么好的佛家修炼大法要遭到如此的对待?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揭穿后,他们看清了这场迫害是因江泽民惧怕“真善忍”真理,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妒嫉搞起的一场违法犯罪运动,过程中发动强大的舆论攻势编造谎言,如自焚、自杀等等,欺骗世人,煽动仇恨;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盗用国家的名义,举起政府的招牌打击善良的修炼群体;利用执法机构故意错用法律,以司法诈骗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劳教、判刑等等,其流氓、黑社会行径卑劣无耻。

认清了这场迫害的邪恶本质,两位老师更坚定了修炼的信心。身处红色恐怖的险恶中,刘小林仍然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内心宁静充实,不断提高思想境界,学习、工作成绩斐然。她刻苦自学,通过考试拿到了大学专科、本科文凭;积极投入教改,授课时总是热情饱满,妙趣横生,想方设法让孩子学的轻松、学的愉快;刘小林曾被评选为泸州市优秀教师,获得了许多奖项。

刘小林热爱孩子,体谅每一个学生。无论学生出现什么问题,如孩子们在学习上哪方面落后了,或怎么不开窍了,从不训斥,总是循循善诱,笑眯眯地启发、鼓励:“是不是再来一次?”“是不是再想一想?”有一次在办公室,有一个学生问她:“老师,我是不是问什么问题你都不会生气呢?”刘老师微笑着说:“是的。”孩子立刻欢呼雀跃地跑出去了。刘老师和孩子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家长们对刘老师也非常尊敬。一听孩子说,今天刘老师又给我们上课了,家长们也跟着孩子高兴。

学校若有困难,刘小林首先为学校考虑。如,无论分配她教语文或教数学,她都欣然同意,从不讨价还价,挑三拣四。带一年级的孩子很苦,又累,又麻烦,一年级的班级老师大多都不情愿接手。刘小林往往被学校指派教一年级。孩子们年龄小不会扫地,她就手把手的教;孩子们不会拖地板,拖也拖不干净,她就亲自去拖,额上汗涔涔的,脸上却洋溢着发自心灵深处的微笑。

刘小林作为教师,不仅注重传授知识,还注重培养学生积极向善的品格。她经常给学生讲传统文化的故事,教育孩子孝敬父母,善待他人。刘小林多才多艺,经常和孩子们一起唱歌,游戏,为孩子们编排节目。从教二十载,她所在的乡村校园里,留下了她青春的脚步,热情的歌声,活泼的身影……

刘小林老师善良、聪明、贤惠、大度,处处为他人着想,处处体现出修炼人的风范。刘小林的婆婆磨豆腐卖,由于腿脚不方便,刘小林每天早上去学校上班前,就给婆婆把豆腐担到离摊点不远的公路上。婆婆病了,她细心照顾,问寒问暖,还常常劝婆婆好好安享晚年,不要卖豆腐了。左邻右舍谁有困难需要帮忙,她总是热忱相助。

控告江泽民 铁肩担道义

二零一五年五月,国家颁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司法新政。随即,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被中国大陆二十多万人实名控告,世界数百万人声援控告、要求对江泽民绳之以法。在震撼全球的诉江大潮中,刘小林与丈夫夏成贵,行使自己的公民权利,依法控告了江泽民,发出了他们的正义之声。

江泽民当政期间,签约出卖了344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给俄罗斯,相当于几十个台湾省;江泽民带头腐败,从近年百万官员落马的情况看,这些官员从上到下,不仅狂贪巨敛,且淫乱成风。江泽民用权钱培植亲信,全社会的财富任由江氏集团成员挥霍、占有、瓜分。如当局已经没收了周永康家族900亿的财产;中共军事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对徐才厚位于北京阜成路上的一处豪宅进行查抄时,发现地下室里面到处堆放着现金、各种金银珠宝、古玩器具、字画、翡翠制品等。办案人员临时叫来十几辆军用卡车才将其全部运走。

江泽民迫害“真善忍”信仰、迫害法轮功,将几十万法轮功学员劳教、判刑,数千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致死、致残;数千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在这场迫害(接下页)(接上页)中家破人亡,家破人散。江泽民还丧心病狂的下令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卖钱!这个中共的魁首本性邪恶,没有人的基本人性,没有人起码的道德良知。它恣意践踏生命的尊严,颠覆人类的普世理念与生存价值,其罪大之恶极,罪恶滔天。

尊敬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我们大家想想,能让这个恶魔如此祸乱人间吗?我们不应该控告他,将其绳之以法吗?姑息养奸,只会遗祸我们的民族,遗祸我们的子孙后代。您看他昨天积极参与镇压要求反腐败的学生,今天又赤膊上阵迫害法轮功,谁知明天他又会把魔掌伸向谁呢?可贵的中国人、了不起的中华民族,在这个恶魔眼里就是可以任意欺凌、杀戮的对象。

刘小林、夏成贵,一个普通的小学教师,无畏邪恶的疯狂与残暴,敢于控告祸国殃民、迫害中华儿女的恶魔,敢于挺身而出,匡扶人间正义,其法轮功修炼者的大善之义举,秉承了中华知识分子铁肩担道义之风骨,正气浩然,撼天动地。

好人入狱 天下奇冤

刘小林、夏成贵控告江泽民,不仅是教师为人师表、维护社会道德良知,坚守人间正义的表率,也是在行使作为中国公民的合法权利。国家法律保护控告人的权利,保护控告人的人身安全不受侵害。任何人不得利用权力、或各种方式对控告人进行打击报复。然而刘小林、夏成贵老师却遭到了江氏黑帮余孽严重的打击报复。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中共江泽民黑帮余孽将黑手伸进校园,刘小林、夏成贵被双双停课,被约“谈话”。刘小林坦坦荡荡给来“了解情况”的合江县教育局官员、合江国保“六一零”(专门为江泽民实施迫害的非法组织)警察、镇政府“六一零”人员、及中心校的大校长说:我诉江是正确的,没有错;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

夏成贵说,我是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的。你们来找我追问诉江的情况,你们有最高检察院的委托书吗?没有就什么都别谈。教育局头目说,我们是教育局的领导,领导找员工谈话正常。夏成贵说:“我首先是公民,其次是教师。作为教师谈工作可以,但是控告江泽民是公民的权利,属于法律、人权范畴,与工作没有关系。”

刘小林被弄到镇政府内洗脑一周,夏成贵为躲避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在强令撤诉的高压下,刘小林拒不屈服,被关进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五年。好人被害坐牢,好人被剥夺工作有家难回,天下不公,天下奇冤啊!

监狱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恶法,被投进监狱的刘小林遭到暴力洗脑的残酷迫害。从明慧网获悉,大约二零一六年年底刘小林被劫持到成都龙泉女子监狱三监区迫害,入狱第一天就被严管,罚站通宵。从第二天起一天二十四小时白日昼夜的站,一段时间后站到晚上十二点。期间被暴打、挨饿、被淋冷水,全身湿透不准换,在当风口冷冻等。

二零一七年五月,刘小林下监狱干活时,到岗亭找到姓钟的监区长反映自己遭到的暴力对待,姓钟的矢口否认。于是,三监区专管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杨泳洪借口刘小林做的“作业”(所谓的写思想认识)不合要求,六月二十日对刘小林进行严管处罚来进行报复。刘小林从早上五点一直站到晚上十二点。被严管人员不能出监室半步,吃饭靠包夹打回来。包夹闵含梅、马骁(两位刑事犯)故意只给她一小点点饭菜,根本吃不饱;有时故意将饭菜打泼在地,她们泡面、泡粉丝吃,让刘小林粒米不粘的站着挨饿。刘小林终日在极度疲惫、饥肠辘辘中煎熬。在这种情况下,包夹按狱方的指使,加紧逼迫刘小林转化,在摧毁她身体的同时摧毁她的意志和精神。

从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到九月二十日,遭受三个月严管的身心摧残,一个受师生爱戴、尊敬的好老师,一个乐观向善、笑吟吟的优秀教师,一个学校器重的骨干教师,教育界的人才,被迫害的精神恍惚,皮包骨头。

刘小林的丈夫,被迫流离失所、已身患重病的夏成贵老师,于二零一八年三月回到家,仅几小时就被合江国保警察铐走。国保没有出示抓人的证件和手续,搜去的现金没开清单。夏成贵被囚禁在县医院“治疗”。不久,重庆、泸州大医院因夏成贵病重无法医治而拒收,国保警察将生命垂危的夏成贵扔给了他年迈的父母。夏成贵的老母亲拖着病腿起早贪黑磨豆腐,卖豆腐,种地、养猪、养家,供孙子上大学。老人家非常辛苦,非常悲痛。

呼吁关注

二零一六年八月初七是刘小林老师四十岁的生日。在看守所铁窗内,听不见学校的钟声,看不见学生的笑脸,没有亲人的祝福,没有朋友的问候。她惦念着与她朝夕相处的学生,牵挂着刚上大学的儿子,担忧着丈夫安危,更放心不下公公婆婆、生父生母,这四位年迈体衰的老人。

教师是社会的财富,是一代人成才的良师益友,是成就民族未来的精英。尊敬教师,爱护教师是我们每个公民的义务和本份。我们的教师蒙受天大的冤屈,遭受到如此残酷的迫害,人民是不能容许的。

尊敬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让我们共同来关注刘小林、夏成贵老师所遭遇的苦难,及他们的家庭、家人承受的痛苦吧。呼吁大家共同谴责迫害,制止迫害,共同携手结束迫害,早日将恶首江泽民推上历史的审判台。让刘小林早日回家,让夏成贵老师早日康复,让他们俩早日重返讲台,让更多的正在遭受各种迫害的教师早日重获自由修炼的环境,重获自由修炼的安宁和幸福。

做我们应该做的。当历史走过这一步,我们无愧于自己的道义、善念和良知。

您的朋友——
希望和您共同寻求道义、伸张正义的人们
二零一八年五月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