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修炼这么多年了有太多的感受,有太多的话想对师尊说啊。真是说不尽师尊的慈悲呵护,道不尽大法神奇。那一桩桩、一件件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大法神奇语难述

修炼前我有多种疾病:心脏病、胆囊炎、胃病、脑中风后遗症等十几种病。修炼后师尊全部都给拿掉了,我成为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二十二年了没吃一片药,也没再生病。

修炼前,我曾得过脑中风,留下后遗症,我的脸经常抽搐、肌肉震颤、眼睛流泪,鼻子中间留下一个比火柴棍还粗的缝,十七八年了没合上。脸色灰暗,嘴唇紫黑色,我的头像一个面包,一按一个坑。我十七、八岁时就神经衰弱,太阳穴经常痛,两个耳膜在脑中风时就穿孔了。声音大一点就震的头痛。说话舌头不好使。针没少扎药没少吃,却一点效果也没有。就一直挺着。自己感觉很自卑不敢上人多的地方,怕被人瞧不起,所以我形成了很孤僻的性格。

那是我刚刚得法半个月的时候,我正在家里看从同修那儿借来的大法书《法轮功》(修订本),一下子躺下就觉的不会动了。这时我看见天花板上面飘着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直径十五公分大小的一个圆东西,就像掷铁饼一样扔到我的身体的小腹处。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因为我没跟过师父的讲法班,也不知道师父长的是什么样子,当时就觉的肚子里多了很多东西,还有一个东西在转,还感到头顶百会穴有东西在转,然后又在太阳穴转,又在两个耳窝转,又在天目这个地方转,还感觉有一只手一遍一遍的捋我的鼻子。由上往下一遍一遍的捋。我在床上躺着一点也不能动,但我心里却是翻江倒海的。

后来才知道是师父给下法轮,用法轮给我调理身体。心里那个高兴啊,师父认我这个弟子啦!因为师尊讲过“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1] 第二天照镜子,我发现鼻子合上了,嘴也不歪了,所有症状全都不见了。

正好我的侄女来了,看到我惊呆了,问:姑的鼻子怎么合上了,嘴也不歪了?于是我就跟她讲我修炼法轮功了,师父是怎么给我调整身体的。她说:“这法轮功也太神奇了,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怎么也不会相信的,我也要炼!”

师父把我当作真正的弟子,我那个激动啊!眼泪真象断了线的珠子一个劲的往下掉,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何德何能,让您为我付出啊!我能当师父的弟子,能得这高德大法,我怎么回报您啊!”对自己说:“我今生就交给法轮功了。以后不管遇到什么魔难都一修到底,永不回头。”

有一次我在公园讲真相,遇到一个老太太,她说:“我儿子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某某(其实就是我)脚崴的那么重,一片药没吃就好了。”

那是二零零七年初冬的一天,孙子上补习班,晚上我去接他,因为楼梯处没有灯, 我的脚就崴了,脚脖子转了个个,整个脚底的骨头都变形。我就坐在地上,慢慢的把脚搬过来。领着孙子一步一步慢慢走回了家。每走一步都非常困难,我的脚也越来越肿,整个脚都变成了黑紫色。脚脖子处有一个鸡蛋大的包。

我儿子也修大法,已被恶党迫害致死,儿媳经商不在家,我的亲情没放下,想儿子就哭,我满脑子都是儿子,叫孙子时却常喊儿子的名字。身体的痛苦还能承受,精神上的苦搞的我简直要崩溃了。我就抑制自己,让自己清醒,我是修炼人,我不能倒下。每天照常接送孙子。家里有很多家务要做,天冷时把脚又给冻了,真是雪上加霜,最后不能走路了。用手一摸脚底都是碎骨头。站在地上就像站在玻璃碴子上疼痛难忍。当时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也不知道发正念,不会向内找,一味的承受,给自己证实法带来损失。我每天还能照常打坐,炼动功就一只脚站在地上,身体靠着柜子艰难的坚持着。我的脚放低处就变成紫黑色,放到高处就变白色,没有一点儿血色,后来脚变成僵硬紫黑色。儿媳见了说:“妈呀,赶快上医院看看吧,脚都这样了再不治还不得截肢啊!等到黑到膝盖就得从大腿截了,赶快上医院吧!”

儿媳不修炼,她是好心关心我。可我是修炼人哪,我有师父、我有法啊,我告诉她:我没事,不会的,过几天就会好的。我修炼的虽然不太精進,可我有师父管呢,我早把一切都交给师父了。日子是长了点儿,这不也是考验我的心吗?能不能就坚信师父,把心一放到底?这是对我的考验,我就坚持学法炼功。心想:我得找找自己哪没做好归正自己,做好,得让周围的人看到大法的美好。因为当时那个坏脚还不能吃重,所以只能是靠着墙或柜上炼功。一点点的我能炼功了。

一天A和B两同修来看我。A说你得站起来,这不给大法抹黑吗?听她这么说,我心里觉的很委屈:我也不想这样啊!

同修走后,我反省自己,是啊,这个现象真的不应该出现,怎么修的啊?想想自己这么多年跌跌撞撞的,修的不精進,情放不下,人心重,执着一大堆,遇事不会向内找,不会修,更主要的是信师信法不够,没想到大法无边,师父无所不能。想到此真是感到惭愧,我是一个不争气的弟子,对不起师父,这点挫折就倒下了?当初的决心哪去了?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这点苦算什么,不能在家呆着,什么都放下。

师父讲:“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1]得把心放下,我是修炼人怕什么,有师在,有法在,我一定行。

我就决心迈开步子去了学法点儿。这时,我的脚真的一天天好起来了,我就开始走出去讲真相劝“三退”救人。当然,那时候讲真相劝“三退”的人数还不多。我的脚越来越好,我就和小组同修每天一起学法、讲真相救人,越来越好,沐浴在佛恩浩荡下真幸福!

由于找到了自己的执着,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的脚彻底好了。现在走路轻松,不敢说行走如飞,可身体轻飘飘的。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常人看不可能的事,在大法弟子身上就有奇迹。心性到位,马上就变。常人都服气,人家法轮功就是神了。

我的大肚子不见了

前些年身体不好,我的头和腿都是浮肿的,一摁一个坑,修炼前心脏病也很重,记的那时的我肚子可大了,因为我从九九年進京上访证实法被迫害以后,从黑窝出来,视力和听力都下降,当时两米以外什么也看不清,都不认识人,身体极差,头和腿都浮肿,肚子大,以前的衣服都不能穿了,扣子都扣不上,因为肚子大翻身都费劲。

一天晚上我把身子翻过来了,可是头却不动,不听使唤,这是怎么啦?心里很纳闷儿,怎么会这样?我的病业都被师尊拿掉了,怎么会这样?不可能!这都是假相,我相信师父,炼功人身体没病,不能承认它,于是我用双手把头搬过来。就睡下了。第二天什么事都没有,修炼人遇到的什么都是考验,我就坚持炼功,学法、向内找自己哪没做好归正自己,修自己,让常人尊重大法、敬佩大法。

有一天学完法回来给我住的小区物业管理人员讲真相劝退,他退出了少先队,挺顺利。可回到家就感觉肚子痛,后来越来越痛,急剧的作痛,痛的我大汗淋漓。这期间足足四个小时不间歇,从下午五点一直疼到晚上九点,真的疼的我坐立不安,我就想:“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我不害怕,头脑里什么都没有,就相信师父,我真的不害怕,我说我把自己就交给法轮功了。所以我的心很稳,从未怀疑,也不怕,这都是师父给我消业以后所留让我自己承受的那么一点点而已。

我感到痛苦难受不好过,师父得为我承受多少啊,就想我一定能行,师父讲:“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1],“我们讲大法无边,全凭你这颗心去修。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1]已是晚上九点了,我又饿又累,突然不疼了。我闯过了这一关。

第二天到小组学法,同修看了很惊讶,你的大肚子咋没了?我就讲过关的事,我说,是师父把我的大肚子拿掉了,我无法报答师尊的大恩,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生命在法中升华与师尊的鼓励

我要做真正实修的大法弟子,在修炼中不怕吃苦,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打坐腿痛从不拿下来。在修炼心性方面严格要求自己,在洪法上配合整体,耐心帮助新学员。物质利益上我也能放得下,看淡钱财。

我家有外债,为了还债我把房子卖掉了,可买方硬是拖欠三万元不给,后来他也把房子卖掉携款跑了。怎么办?那是我全部家当,我还欠着外债呢!我吃不好睡不好,这事怎么让我摊上了?我的心也放不下了,每天炼功也静不下来,心神不宁。

在学法中师父讲:“炼功人要把一切所得的利益看的淡淡的,什么都不放在心上,那时你的悟道之心才算是成熟的。没有对名利的强求之心,把名利地位看作是无所谓的东西,你就不会烦恼,不生气,永远处在心理平衡状态。什么都放的下,自然就会清静。”[3]后来我想也许他有难处吧。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听师父的教诲把心一放到底,顺其自然不再想它了。

“七·二零”以后由于恶党的迫害,失去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在家接触不到同修,也没有新经文。我就把住《转法轮》去修。在哪里都做好人,严格要求自己。那时我的大法书有《转法轮》、《精進要旨》、《洪吟》等,我就在家学、念、背。为了不耽误学法,我就一边干活一边背法。为了方便学法,我就把法抄在小黑板上,手里干着活,眼睛盯着黑板往心里记,一段一段的背。

有一次我在背法的时候看见抄在黑板上的法金光闪闪,非常漂亮,不管闭眼、睁眼都能看到。我知道我做对了,师父在鼓励我。师父讲:“古人有句话叫:朝闻道,夕可死。当今人类能真正知其涵义的已无人可数,你们知道吗?一个人的思想里已经装進了法,那么装進了法的那一部份不就是同化于法了吗?闻道者死后那一部份将去哪里呢?我要叫你们多学法,多去执著心,放下人的各种观念,是要叫你们带走的不只是一部份,而是圆满。”[4]

这更增强了我学法背法的信心,有时我背法的时候楼下环境嘈杂、人声鼎沸,都干扰不了我,我不想听,就什么也听不见。

学好法 走好师尊安排救人的路

大法弟子来世不只是为了个人圆满。师父讲:“当然啦,成就大法弟子,可不止是个人生命的解脱,大法弟子也不是为了自己来的,身负着救度众生的使命;同时哪,就连世上这些个要得法的世人也都肩负着使命,不只是为他自己,也是肩负着他那些众生的存亡,下世是想救度他那些众生,才为此而来。”[5]

大法徒都是带着使命来的。救人是我份内的事。真正实修自己,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对自己修炼负责,以前我很恨那些迫害导致我家破人亡的恶警,这么多年过去了,这经历刻骨铭心,难以忘却。

但是我是修炼人,得听师父的教诲,通过大量学师父后期的讲法,明白了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旧势力的安排,那些人无知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时候,是在造业,如果不救他们,他们就真的没有未来了。知道了他们也是被救度的生命,在讲真相中我逐渐放下了对警察的恨。每天走在大街上,看到那么多警车,想:能把真相资料送到警车上就好了,让他们都明真相得救。一天走在街上看到街上停着警车,就想他们要明白真相就不会干坏事了,不再迫害大法弟子。今天终于有机会了,就把资料放在警车上。回来后想;师父都给铺好路了就等我们去实践。在救人方面深深体会到只要我们想救人,想证实法师父就会把路铺好。

有一次我在去学法小组的路上,看见一个年轻人正在擦车,我给他讲真相,讲三退保平安。他说你知道我干什么的吗?我是政府的。我说政府的人也要平安哪,我也救。他说你知道“六·一零”吗?我说知道。他说那你还跟我讲?我说“六·一零”的人更可怜。你们不能有自己的思想,没有自己的思想,都是被蒙蔽的人,那不就是最可怜的人吗?我给他讲“天安门自焚”伪案,讲贵州藏字石等真相,我讲,“孩子,用化名退出了吧,给自己留个平安的未来。”最后他说了句:“大娘,谢谢你!”我给他起了个化名退出了邪党组织,临走时我对他说,祝你平安,有个美好未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得福报的。

有一次在一个国企门前,看见有三个人在聊天儿。我想能见面就是缘,这是师尊安排让我救度的人,我就走过去和他们搭话:兄弟们聊天儿哪?打扰你们两分钟,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入过党、团、队吗?他们说没听说过。我就讲天安门自焚是骗局、讲藏字石,讲中国历次运动迫害死好人八千万,现在又迫害法轮功。法轮功修真、善、忍。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恶党做尽了坏事,天理不容,上天要灭它,咱们都入过党团队,如果不退出来都得受牵连。天灭中共,为它被淘汰不值得。咱们都是善良人,为了自己为了家人从心里退出来,神佛只看人心,“三尺头上有神灵”,大法会保护你。咱们能见面是缘,明白真相是福。三个人听的很认真,都听明白了,都是党员,欣然“三退”。三个人都说“谢谢!”其中有一个人直给我作揖,我说别谢我,谢我师父吧,是我师父让我在大难前救好人免于淘汰。我又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

从心里感谢师尊让有缘人得救。

现在有很多明真相的人苦于找不到人“三退”,有一天我在一家超市购物,看见一个男士怀里抱着一堆瓶瓶罐罐的,我就和他搭话。我就问他,买这么多啊,又问他多大了,他说四十了。我说在哪上班,他说在政府。

我一听在政府上班,就想不管是政府的还是干什么的,不管在哪上班,碰到就是缘份,就是该救度的生命。我对着他发正念,铲除阻碍他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然后我笑着对他说,“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没听说过。我告诉他贵州藏字石。我说这是天意。是党员吗?赶快从心里退出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会保护你平安。给你起个化名退出来。他说谢谢。临走时他对我点头笑了笑,这个生命得救了。

这些年救人的过程中什么人都能碰到,有一再道谢、有作揖的、也有拒绝的,不管是什么人能救尽量救,现在的时间是师尊用巨大承受给我们延续来救人的,还有那么多的人没救,每天走在街上见到络绎不绝的人群,都是师父的亲人也就是我的亲人,都给机会让众生都得救。

用实际行动证实大法 亲人转变观念

在恶党的铺天盖地一言堂的谎言毒害下,很多人都不明真相,对大法误解。我家亲人也如此,都不理解我,我修的很苦。那时一遇事就只是忍,谁对我不好就是忍,特别是儿子被迫害死以后,丈夫说:“啊!你把儿子都搭進去了还炼,政府都不让炼了还炼?!”处处跟我作对,做什么事都鸡蛋里挑骨头。

他们对天安门自焚伪案信以为真,听不進去真相。不理解我,他们怕我再受迫害,女婿也不理解我,他把我儿子被迫害的罪过都算在我头上,所以对我的态度一直不好。讲真相也不听。没办法,忍吧,按照修炼人标准要求自己,做什么事情为他们着想不与其计较,所以这些年和孩子们都相安无事。

因为我现在独居,大儿子怕我寂寞,给我买来电视给安上。儿媳妇当着我的面手指着大儿子鼻子说:“你以为这电视是白送你的?”儿子憨厚没敢吱声。我一看这样,我想如果让儿子把电视退了,儿子会作难,会激起矛盾,就平和的说,这电视多少钱呢?儿子说一千九百几。我想,正好我有两千元钱,拿出来吧,不能激化矛盾,修炼人得为别人着想,虽然是一家人可也是业力轮报轮到这一步的,不能为这事闹的家庭不和,当我把钱拿给他们的时候,儿媳妇还表示不好意思接。我说:“拿着吧,我留着也没啥用,你们供个大学生也不容易。”

今天这事很突然,我真的没想到。但我是修炼人,从不以长辈自居、居高临下对待他们。师父讲:“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的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在整个修炼过程当中,在业力转化上就会出现这个问题,它比我们一般人想象的劳其筋骨要难的多。”[1]

这件事情的出现,说明我还有利益之心,不能怪儿媳妇,这是在帮我修呢,我从心里谢谢她。我有修好提高的愿望,师尊就给机会。

我这些年处处都为他们着想,而我的事都不给她们添麻烦,我的身体非常健康,他们看到了大法的超常。现在女婿和儿媳妇都认同大法,都知道法轮大法好。有一次在饭桌上女婿向我道歉,“妈,对不起,以前是我错了!”我说:“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能知道大法好、是正法就是大好事,过去的事我不会放在心上。”孙女就喊:“法轮大法好!”

我想他们能有今天的举动说明他们对大法都有了一定的认识,都能认同大法,这是他们在觉醒、复苏。太好了,我真为他们高兴。

修炼二十二年了,我知道,如果没有师父慈悲呵护,没有师尊为我的巨大付出与承受,没有大法的无边法力,我又能做什么呢?师尊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弟子无以为报,只有精進以报师尊浩荡佛恩!

谢谢恩师救度之恩!弟子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 <溶于法中>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