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情拖累险丧命 转变观念大法挽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把自己突破病业魔难的经历,和同修们一起交流,以便共同提高,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救度众生。

(一)各种情的拖累、险些丧命

我丈夫于二零零四年得了脑血栓 ,半身不遂,因儿女在外地工作,家里只有我一人照料他。二零一三年儿子儿媳带着刚满月的小孙子一家三口回到我家。从此我忙于洗衣、做饭、看孙子、照顾丈夫等家务,一天从早忙到晚,导致我学法炼功、讲真相懈怠,发正念倒掌。

二零一四年年底身体出现了不正确状态 ,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脸色发黄、心跳、嘴唇发紫、体重不到七十斤,走路疲倦、浑身无力。

二零一五年过了大年,孩子们带我到医院, 经检查诊断是:再生障碍性贫血(造血功能消失了),全血细胞减少,血小板只剩一万(正常的血小板是一百一十万至三百万),医生说:我们医院没有这种医疗设备,没有治疗这种病的药,建议到市里大医院去看。就这样我住進了市里血液病专科医院,重新检查诊断,仍是再生障碍性贫血,治疗方法就是输血,输血小板维持,直到死亡。

(二)转变观念、大法显神威

我了解了这种病的情况后,心想:我身上的血是纯净的,是经过师父给净化的,我绝不输血,因为就是输血也没救,也得死。我还是看书学法,炼功,坚信师父。我决定先跟女儿说出自己的想法,因为女儿曾经学过法,修炼过,所以她不太反对,但是也落泪了。我跟儿子说出自己的想法,儿子说:“不行,不能回家。”他双臂趴在床铺上,双膝跪在地上哀求我,让我住院治疗。

当时我的心也很难过,但转念又想,不能被情带动,要坚信大法。到了晚上,我翻来覆去的想能出院的办法,转天女儿、女婿、儿子都来到了医院,儿媳看小孙子没来,我跟他们说,我得回家几天给你爸安顿好了,因为做的骨穿七天后才出结果,所以就这几天回家。孩子们真的答应了,于是他们去找医生协商,经过几次协商医生勉强答应,并让儿子跟院方签字,我也签了字,出院回家了。

回家的当天晚上,我就想有几次总想闯关,但因为情的牵挂没有做到,这次我决心一定闯。随后我给师父上了一炷香,站在师父法像前,仰望着师父,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弟子这次已经走到尽头了,不怨别人,是因为自己没有了正念,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才造成今天的局面,我舍不得法,亿万年的等待,生生世世的苦难走到了今天,大法跟我擦肩而过我不甘心,我决定放下生死,去留由师父说了算,请师父帮我。

随后我走進了丈夫的房间,跟丈夫说实话,因为从我得法二十二年来,由于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给家里带来多大的麻烦,丈夫从没有一句怨言。我慢慢地坐下问丈夫:“你说大法好不好?”“好”。“你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不知道。”接着我就把医生诊断的结果和治疗这种病的方法都告诉他了,我说我要继续治疗只能等死,我要学大法还有一线希望,但还需要你的帮助,隐瞒子女。他哭了。我当时就感觉一肩担着大法,一肩担着对丈夫的情,当时我的心像裂开似的,真是撕心裂肺的疼。过了一会儿,丈夫平静下来说:“要不也活不了,还不如你闯一下呢,要闯就闯,别半途而废。”

丈夫的话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从他的房间出来后,我就把所有的药都扔到垃圾箱里,心想:看你还有啥招。

晚上八点后听师父济南讲法录音,没想到九点半左右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直到夜间十二点发正念才醒,就这种情况,在过往的几年当中不吃药能睡着觉是不可能的。到了十二点半我想睡觉,可是觉的肚子不舒服就去卫生间。结果开始拉肚子,便的都是黑的、黄的等败物,而且便一次喝一次水,便一次喝一次水,因为口干,直到凌晨四点。四点后便的都是白水直到早上七点。

第二天早上我给丈夫把饭做好,吃完饭后,我就感觉头很胀,发烧,全身感觉像多少针扎的一样痛,我心里想:一定要坚持,师父管我了,师父给净化身体。到做晚饭时减轻,但夜间还是烧了一宿,第三天早上感觉轻松点,下午睡了一大觉,起来时感觉不发烧了,不难受了。

晚上给师父上香后,在我站着时,我眼前出现了一幅非常壮观的景象,在天目里看到:

从身体的右上方往身体的左下方象天梯似的一层压一层,一层压一层缓慢地往下滑动,后来越滑动越快,跟神韵大屏幕中展现的众神经过层层宇宙下走的情景相似,同时看见白色和粉红色象莲花瓣那样红白相间的颜色,很柔和,我也不知道他滑动了多少层,因为速度太快了,突然间停住。紧接着展现出一个偌大的莲花座,莲花座的周围不是莲花瓣,而是莲花剑,剑的高度大约四十公分左右,是垂直的,而且也是一层一层的,很厚实。再往上看有一个圆圆的大球,跟气球皮一样的颜色,比白色气球皮深一些,他严严实实地坐在了这座偌大的莲花台上。我目不转睛地观察着,我惊呆了,好像周围都静止了,身体连呼吸都感觉不到,整个身体都被掏空一样,我静静地观察着这座偌大的莲花台,思想中有一念:雄伟、壮观、威严……

不知他持续了多长时间,然后慢慢地隐去了。等我缓过神来时,才发现脸上的泪水湿透了我的前胸,我赶紧跪下给师父磕头,感恩师父的救度,在师父的呵护下,弟子走出了所谓的病业魔难。

半个月后,孩子们回来了,看到我身体的变化都惊喜万分,因此,儿子、儿媳都相信大法了。

二十天后我去医院给丈夫买药,顺便化验了一下血常规,结果血小板达到八万,并且其它细胞都在恢复生机。一直到现在,三年来再没有上医院化验血常规,身体很健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