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我和女儿的相处之道 【明慧网】

【庆祝513】我和女儿的相处之道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我和正在读高中的女儿为某事(细节已经不记得了)产生了激烈的争吵,孩子对我很不服从,妻子对我也很不满意。

我气呼呼的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我和妻子都修炼法轮大法。我心里不停的问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到底我在哪方面不符合法了?明明我说的是对的,为什么孩子不但不服从,连妻子对我也不满意呢?时至半夜,我仍没有一丝睡意。忽然,脑子里闪出非常清晰的四个大字——“强加于人”,有如醍醐灌顶,我立即翻身起床,没开灯,借着窗外的月光,拿起笔在写字台的纸上清清楚楚的写下了“强加于人”几个字。

第二天,我和妻子说起头天晚上自己找到的问题和思想变化,妻子点点头说:“是这样,你总认为自己对,所以就自以为是,就强加于人。而且你不光是对孩子、对我,对同修你都这样。”

尽管认识到了自己的执著,但因为实修不够,后来又和女儿发生过不止一次的争执甚至是争吵。期间,我不止一次的说:“你还小,很多事情还不懂,爸是为你好,你应该学会服从!”其实是夹杂着亲情的一种强烈的强加于人的表达。更有甚者,一次激烈争吵时我一怒之下出手打了孩子,以至于正读高三的她离家出走很多天,打电话不接,我发了很多道歉的短信她也一直未回。

二零一四年,我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遭到中共迫害,在看守所、监狱被非法关押了两年多。在监狱中,我意识到一定是自己在修炼中心性不到位,强加于人的心就是我当时找到的最大的心性上的漏洞之一,很早就发现了,却始终没认真修去。在黑窝中,我回忆起了多年来与同修、家人交往中我强加于人的种种表现,非常痛悔,下定决心从现在开始彻底修掉它。

我从黑窝回家后,当时已经上大学的女儿专程从南方乘飞机回来看我。在机场,我几乎一见面就说:“以前都是爸做的不好,对你太强制了。”女儿爽快的说:“没事,我原谅你了!”就这么短短的几个字,我当时听了心里仍是老大的不舒服:你真的以为你有资格原谅我?我为你付出那么多,这几年又受了这么多苦,刚见面,你既不安慰,也没说想念,更不说自己有什么错,一上来就高高在上的说原谅我了?!这些想法一股脑儿涌了上来,虽然努力压了压,嘴里说出来的还是一句夹杂着不满的话,“其实你原不原谅都无所谓,我只是自己知道错了。”

女儿一听,本来高涨的热情一下降了下来,“哦,我还以为你很在意呢,那就当我没说吧。”虽然接下来没再发生什么,但我知道我还在执著于自己的所谓“正确”,强加于人的心并没有真的放下。

女儿在家的那几天,她过去那些我看不上眼的习惯又清清楚楚的表现在我面前——晚上玩手机到很晚,早晨睡懒觉、梳洗打扮老半天、刷牙的时候头抬得很高,牙膏沫溅在水池外面都是……我的第一感觉还和以前一样,有一种想教训和指责她的冲动,唯一不同的是我忍住了。因为我知道,她的这种表面的错其实是师父用来去我的执著心的,看我是不是还要强加于人。于是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要么不说,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要么善意的提醒,并且不要执著于结果。

一次女儿占着洗手间洗澡,半个多小时了,里边还在“哗哗”的流着水,我不但去不成厕所,还看到很多水顺着厕所的地面流出来,流進了客厅的地板革下面。而地板革和厕所地面接茬的地方已经明显的老化、破损了,就是过去洗澡的时候流出的水腐蚀造成的。这时我心里已经堵的满满的,几次想举手敲门教训她。可是手握成了拳头动了几下,还是忍住了。一直等她洗完出来,我才赶紧收拾地板革下面的水。女儿一见,不好意思地说:“爸,对不起。”我一边干活一边平静的跟她说:“下次洗澡的时候,把喷头的方向调一下,别正对着门口,把水量适当调小点就好了。”

去年春天,妻子在外出讲真相时被警察绑架。我不想让女儿跟着担心,所以妻子刚被绑架的几天没告诉她。平时妻子和女儿每隔几天就要通一次电话,或在微信上聊几句。女儿打过电话来找妈妈,我就告诉她:“你妈没空接电话,有事跟我说吧。”

几天后,正赶上姐姐家的二女儿出嫁,为了不让更多的家人知道后跟着担心,我去参加了婚礼,并告诉他们说妻子有事来不了。当天,女儿又打来电话,她说:“爸,我妈呢?她参加我二姐的婚礼了吗?怎么又是你接电话?我妈到底怎么了?!”女儿的声音急促而严厉,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不正常。我拿着手机,找到一个清净无人的地方,把大致的情况告诉了她。女儿非常生气,而且马上哭出声来。“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才回来几个月,怎么我妈又出这事了?你怎么保护的我妈?而且我妈都那样儿了,你还有心情参加婚礼?!”女儿的责备像连珠炮一样轰了过来,弄得我几乎不知从什么地方开始回答她。“闺女,爸不是想瞒你,是因为你还小,又离得这么远,帮不上忙。你安心上学,你妈的事有爸一个人就行了,我知道怎么做。如果我不来参加婚礼,整个这一大家子都会受影响,咱不能只想着自己的感受啊!”女儿没耐心听我再继续说下去,硬生生的挂断了电话。

我心里很苦,很压抑,心里说:“闺女呀,你也是曾经得过法的人,你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些,真的为我分担一些,起码不再给我增加压力也好啊!”

其实,女儿中学时代就曾在妻子的引导下读过《转法轮》,背过《洪吟》,而且在我被迫害初期表现的正念很强,面对警察到学校的骚扰,她对做笔录的警察说:“我爸是好人!”并且高考时勉励自己:我是大法弟子家的孩子,我一定要考好,让世人看看!因此,她真的以一个二本的水平考上了一所一本大学,让很多人都很感慨,并说这是善有善报。

可是我遭迫害的事对她打击很大,影响了她对大法的正信,加之上大学后交了男朋友,便慢慢的脱离了修炼。每念及此,我都很自责。

接下来,每隔一段时间,女儿都会发微信或打电话给我,除了聊一些她在学校的事,就是问我她妈妈的事情有什么進展,什么时候能回家。有的时候,我真的感到很难回答她。但我知道,作为孩子,对母亲的那份担心、依赖和想念,都是可理解的。而且我是大法弟子,我有义务做好家里、外边的一切,有义务修好自己,照顾好老人和孩子。所以我不再如以前一样遇事先教育孩子应该怎么做,给她增加压力,而是充分的理解她,安慰她,让她感受到父亲的呵护。有一次我发微信给她,“闺女,爸爸爱你,和妈妈一样爱你。你是爸爸的宝贝,爸爸有能力照顾好你和妈妈。请相信爸爸,只要你照顾好自己,别让爸爸为你担心,我就能很快让妈妈回来。”女儿不再说什么,回了我一个“嗯”字。虽然只有这么一个语气词,但我能感受到,女儿对我的责备在减弱。

在过去那些年,我和女儿的关系几乎永远是我在挑她的毛病和喋喋不休的说教,恨不得一天就把她培养成满腹经纶的大家闺秀,对于她生活上的关心和心情的疏导,我从来都认为那是妻子的事。现在我慢慢悟到,我的做法太偏激了。师父告诉我们的是“具厚德而善其心,怀大志而拘小节”[1],而我这种急于求成、揠苗助长式的所谓“教育”只是夹杂着私心的强加于人。

隔了些日子,有一天女儿给我发来一条微信:“爸,想我了吗?”文字后面还跟了一个笑脸。我回她说:“想啊,大闺女是不是更漂亮了?”一会儿,她发过来两张很漂亮的自拍照。我说“真俊”,她发过来一个蹦蹦跳跳的快乐的小人儿。

我知道,女儿的心情在逐渐好起来,我和女儿的关系也在逐步改善。

该放暑假了,我打电话问女儿,“闺女,什么时候回来?”她迟疑了一下说:“爸,我放假不想回去了,因为我受不了我妈不在家,我想去打工。”我没有马上接话,因为这时我的脑子里习惯性的反应出: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不是放假就回来吗?你就不想爸爸?放暑假你妈不在家你不回来,放寒假如果你妈还不在家你怎么办?我赶紧否定了这些念头,因为我知道这是以前形成的不好的观念,然后我说:“其实爸挺想你的,但爸理解你的心情,尊重你的想法。在外边自己照顾好自己,需要钱或者什么帮助,就及时告诉爸爸。”

去年十一月份的一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女儿突然打来电话告诉我,说辅导员要给她处分。原因是很多学生以各种理由不在学校住宿,擅自在校外租房。被老师谈话时,别的同学都以做家教等提前编好的理由获得了辅导员的许可,可女儿说了实话——宿舍里太吵,晚上想多学习一会儿都不行。同时她还隐瞒了一个理由——她有时晚上想妈妈,会控制不住哭出声。而她又怕别人问起,因为她不想让同学知道妈妈因为修大法被抓了。通话中,我知道她心里很不平衡,因为撒谎的同学可以免予处罚,而她说了实话却要挨处分。当辅导员要求她回学校住宿时,女儿却坚决拒绝了,为此辅导员很不解,也很生气,一定要处分她。

我把来龙去脉弄清后问她,“爸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也理解你,更要表扬你说实话。但你不要不平衡,说实话就是为了不逃避该承担的责任。我们不跟别的同学比,我们只要求自己,对自己负责。眼下的事你想怎么解决呢?我能帮你做什么呢?”

这时女儿的声音变得有点怯怯的,“其实到外边租房住不是不可以,但要家长向学校提出申请,说明理由,并向学校承诺出了问题后果自负。但我租房的时候怕你不理解会骂我,所以没跟你说。”我说,“那是因为以前爸爸太不懂得理解你了,爱训人,给你留了不好的印象,这不怪你。现在爸爸和你一样,也在進步,也在成熟起来。现在还可以向学校申请吗?”女儿说:“可以,但很麻烦,要填两个手写的表格,有你的签字,这么远可怎么办呀?而且辅导员还要求你今晚九点以前给他打个电话……”我笑笑说,“为了大闺女,爸不怕麻烦,你用手机把那两个表拍照用微信发过来,我照着样子做两个电子表格的文档,打印出来,手写填好后,再拍照发给你,这样行吗?”女儿一下高兴了,“爸你真有办法,这样可以!别忘了给老师打电话。”

我又忙碌了一阵子,填好了表格,拍照后用微信给女儿发过去,女儿回复我“谢谢爸爸”,后边跟了一个可爱的表情。回家的路上,我拨通了辅导员老师电话,我先是诚恳的承认了错误,告诉老师,女儿不遵守学校的规定,是因为我没把孩子管教好,我有责任,不敢请老师原谅,但请老师一定不要为此生气影响了工作。学生不遵守学校的规定,受到处罚也是应该的,而且愿意按照学校的要求由家长提出申请,在校外租房。然后,我把孩子的真实想法和妻子遭迫害的事情和他说了一下,并简单讲了法轮功遭迫害真相。辅导员老师听完,很和气的告诉我:“我说给她处分是吓唬她的,不是真的,只想让她有个教训。你家的事我了解了,全国很多这样的情况,正常填写申请表吧。”

当晚深夜,女儿发微信给我:“爸,今天是感恩节,真的很感谢你,很多话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段时间你辛苦了,感谢你为我、为我妈以及所有人的付出,我都懂,你真的很辛苦了,我爱你。”后边还加了一个心的表情。同时,女儿的微信朋友圈里第一次出现了一条简单到只有四个字的内容——我爱我爸。

随着修炼提高,我越来越明白,强加于人的观念来源于强烈的执著自我,自以为是,而且求结果,想改变别人,认为自己说的对,别人就应该按照自己的想法改变,别人不随着自己的想法改变,心里就产生责备、看不起甚至是整治别人的恶念。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是啊,使人提高的只有师父和大法。对于别人,我们能做的只有善意的提醒,而且不能执着结果。

这样,随着一件件大大小小的事情发生,我不断的用大法衡量自己,修去不好的强加于人的观念,增加善念,我和女儿的关系真是柳暗花明,由原来的“你说的对我也不听你的”,变成了现在的亲切与信赖。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圣者〉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