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辩护律师被逼退出 孙茜面临非法开庭(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加拿大华人孙茜因为真善忍信仰遭中共当局非法拘禁追诉一案,已面临开庭。由于加拿大政要,民众的呼吁,及孙茜亿万富豪的身份,已成为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的典型案例在联合国会议上提出,加拿大总理也在访华时提到了此案。然而多位孙茜代理律师却因受到来自中共的巨大压力而被迫退出。


孙茜

逼退辩护律师后立刻通知要开庭

最初家属在京找寻孙茜被关押在哪,遭遇各种推诿。后由律师出面交涉后才得知孙茜被非法关押在大屯派出所,然后已转至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予以羁押。据此已看出当局不仅非法侵害公民信仰,同时对于正当维权行为也多以玩忽职守的表现来推诿敷衍。而且一旦案件受到国际关注,对中共形成舆论与责任压力时,中共执法者甚至会以非法手段施压,甚至这一次直接赤裸裸的逼迫律师退出。

'高承才律师与孙茜母在北京一看前'
高承才律师与孙茜母在北京一看前

高承才律师:2017年4月,家属正式聘请其作为孙茜的代理律师。亲眼目睹过男警察粗暴推搡孙茜情景,并向住所检察官做过投诉,也在会见中获得了孙茜对于她遭受酷刑的过程的完整陈述,帮助家人发起了对酷刑的控告。随即被本律所主任突然召集四位合伙人开会约他谈话,要求其退出孙茜案代理,甚至所有法轮功案件的代理。并说这是郑州司法局的要求。高律师大为惊诧,讲到前段见过司法局局长,谈到孙茜案时司法局长还说,只要依法办案,代理就代理吧!所主任回答说现在就是他的指令,不好直接跟你说,就给所里施压。而表达了如果能给中共当内线是可以继续代理的。高律师断然拒绝。但也无奈,表示了,代理完公安阶段,然后退出。6月中旬对家属提出退出孙茜案代理工作。

后续在家属聘请代理律师过程中,司法局与国安委等部门毫不加以掩饰,赤裸裸暴露出当局对孙茜代理律师的各种打压,迫使在开庭前夕,最后两位代理律师不约而同在同一个时间段先后提出迫于压力不得不退出孙茜案代理律师的要求。

'熊冬梅律师在北京一看前'
熊冬梅律师在北京一看前

熊冬梅律师:2017年6月份,家属正式聘请其作为孙茜的代理律师。10月份之后,熊律师所在当地司法局屡次找其谈话,要求汇报代理孙茜案的详细情况。但还是说只要依法办案即可,没有强加限制。12月份以后对熊律师提出从未有过的要求:只要去北京会见孙茜,必须向司法局报备,并且只给开具一次会见函(之前当地司法局对律师会见当事人的次数从未做过限制),由此说明针对代理孙茜案专门出台这一政策。后来其律所主任有了新的说法,说上面要求只能做辩护,不能做控告。

进入2018年2月以来,熊律师所在山东省司法厅与当地司法局找其所属律师事务所负责人明确提出要求其退出孙茜一案的代理,并当场拿走了律所营业执照,并说到“如不服从指令,整个律所都别想过好年”,当时熊冬梅律师并未明确表态是否退出代理,常常是一屋六七个官员坐在沙发上围着她一人谈话。之后就是频繁约谈,还通过其亲属施加压力,并将律师职业资格证书收走作为要挟。据熊律师本人讲,她得知此次指令来自司法部。同时以北京正在召开“两会”,出于维护安全的角度不允许熊律师进京会见孙茜。迫于本人律师职业资格证书能否通过年检及家人安全的考虑,熊律师于3月下旬不得已向孙茜的家属正式提出退出代理孙茜一案。

'黄汉中律师在北京朝阳检察院前'
黄汉中律师在北京朝阳检察院前

黄汉中律师:2017年 5月,家属正式聘请其作为孙茜的代理律师。十九大前曾被北京区市两级司法局律管所负责人约谈,要求以书面形式汇报孙茜案的详细情况,黄律师婉言拒绝。2018年2月以来,黄汉中几次被司法局约谈,于3月初,国安委官员带着当地司法局长约谈黄律师,并于本次谈话中明确提出要求其必须退出孙茜案的代理,据黄律师描述现场气氛,是随时可将他带走,陪同来的女司法局长都表现出异常紧张畏怯的样子。黄律师迫于压力,于3月中旬向家属正式提出退出代理孙茜一案。

至此,孙茜的最后两位代理律师全部退出。然而就在此时却接到了法院准备近期开庭的通知,家属开始急忙寻找代理律师,但由于当局对孙茜一案的“过分关注”造成联系诸多律师均以压力太大而无法代理的情况,在距离开庭只有十来天的情况下出现了律师全部退出且其他律师无人敢接受代理的局面。

诱迫孙茜放弃信仰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3月28日加使馆与家属新请的律师分别会见孙茜后传出:自三月中下旬以来,三个自称是“民间组织”的人士(这里令人质疑其动机)先后4至5次前往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会见孙茜进行诱导性谈话。据说其中一位是心理专家,对孙茜进行了心理测试,但却谈到孙茜若肯认罪,若肯放弃修炼法轮功,则可以马上将她释放,可以出去尽快处理自己20亿资产被侵夺的事情;否则一旦开庭会被重判。

由此可看出这个所谓的“民间组织”对于孙茜被非法抓捕且在被非法羁押期间,个人资产遭到侵占的事实,是非常清楚的。孙茜愤然表示,“你们明知我的资产被侵夺,不但不依法查处,反而用以诱迫我放弃信仰!”

据孙茜推测,来人是国保和检察院的人。

五十二岁的孙茜女士,是北京利德曼生物化学公司创始人,二零零七年获加拿大国籍,二零一二年和二零一六年登上胡润中国富豪榜,身家三十五亿。虽然事业上取得成功,但由于为公司操劳过度,孙茜的身体健康严重透支,患上忧郁症、肝坏死、心悸、心脏骤停等症状,多方医治无效。但在二零一四年学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快恢复健康。用她自己的话说:“花了两百万治不好,炼法轮功后十天康复”。修炼后,孙茜的性情也变得更加宽容、善良、平和。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上午八时,孙茜在家中被控制,警察抄家后下午将其带到朝阳公安分局,手脚一直被铐在铁椅子上无法动弹,几乎冻僵。五月五日,看守所警察折磨她找借口,如故意在她面前辱骂法轮功,侮辱法轮功学员,孙茜刚说一句“法轮大法好”,一个警察就一把把她推翻在地,另一个警察立刻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辣椒水,对着她的眼睛和脸狂喷,其他几个则对她拳脚相向。之后,为避免其他人看到,他们还将几乎无法动弹的孙茜抬到二楼办公室,戴上手铐脚镣,让她完全不能躲避然后继续对着她的脸喷辣椒水直至喷完。这次酷刑让孙茜死去活来,大面积的皮肤红肿脱皮,脸部严重变形,而实施酷刑的警察自己却知道打开窗户换气以消散呛鼻的气味。

之后,看守所连续十三天对孙茜上了工字铐(两手固定在一起,没有链)的刑具,无论吃饭、睡觉、走路、上厕所,总之吃喝拉撒都戴着刑具,且多日不允许孙茜换衣物。直到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就是加拿大大使馆官员前来探视孙茜的前一天,狱警才取掉她身上的镣铐,但她手腕上的镣铐烙印仍清晰可见。而这期间,辩护人会见更是被禁止……

孙茜女士被非法批捕、构陷,北京朝阳检察院两次退补后,被非法追诉。孙茜及家人的几位代理律师通过邮政快递的形式向北京朝阳检察院、北京市检察院、北京市一中院、北京市纪委等正式递送了针对孙茜案相关执法官员、公安分局长与检察官的刑事控告状。

一年多来,法轮功学员孙茜遭迫害一案,引起社会影响和国际关注。前加拿大司法部长Irwin Cotler先生说:孙茜的案例是另一个(无辜定有罪的)案例,她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另一个受害者。这案例反映出中共的做法,以莫须有的罪名抓人。他表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所作所为违反了国际公约和中国的法律规定。他要求中共立即按照法律和国际条约释放孙茜,停止对法轮功学员的不公正、非法逮捕、酷刑和监禁。

中共北京当局对孙茜家属聘请的律师屡次干扰、施压造成临近开庭前所有律师退出代理,其他律师不敢接受代理的局面。

孙茜作为加籍公民,在中国因真善忍信仰被非法拘禁追诉,而其巨额资产被随意侵夺却不被追诉,甚至代理律师被逼迫退出,消息人士认为这不仅是中共邪恶政权无视法律的罪恶见证,也是对加拿大国家尊严的无视和侮辱。中共近几年一直在声称严厉打击腐败,及黑恶势力,然而真正的黑恶势力就在中共系统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4/3/两辩护律师被逼退出-孙茜面临非法开庭(图)-3636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