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魔难消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五日】一九九六年八月,五十出头的我幸运的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此前患的所有疾病全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感恩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如今算来已修炼二十多年了,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一直走得比较平稳。下面讲述一下我是怎样走过病业魔难的一次经历,与同修分享。

一、魔难来时向内找

二零一六年年三十晚上,我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出去贴真相不干胶,回家后,第二天也就是新年初一,凌晨炼功时突然感到左小腿很疼,起身炼动功时难以开步,但坐着又不疼。我想这是假相,我是炼功人没事,就坚持炼功。炼完功后腿还是很疼,我就向内找哪做错了。我想起昨天晚上贴不干胶时,在贴第六张“法轮大法好,祛病健身有奇效,劫难来时命能保”时,突然一阵大风把我手里已揭开衬纸的不干胶吹成一团,粘在一起了,怎么也弄不开,我就随手把不干胶扔在地上,再拿出一张贴上,当时没想到应该把那张不干胶带回家烧掉,扔在地上是对大法不敬,修炼无小事,这是很严肃的事。我知道做错了,心里向师父认错,请求师父原谅。

不干胶为什么会吹成一团?我向内找,在年前贴不干胶时,用人心对待真相不干胶的内容,如“快快醒”上面写的说人有大难,我想现在过年了,常人看了心里会不高兴;再就是心里不想马上来劫难,但不来劫难又担心常人说这是造谣,内心很矛盾,也没认真的想一想这个思想来自哪里?是不是真我主见?心里不是百分之百的相信有师父法身看护,大法真相资料就是能救人。结果带着怀疑心态去做事就达不到那种神圣的效果。师父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1]

我还找到有对亲情的执著,年前准备了一些真相资料,自己的亲戚们一家一份,平时虽然都给他们劝退了,也要不断的讲真相,怕他们忘记。就没想到还有很多从外地赶回家过年的世人没有得救,应该到街上去多发资料,救更多的人。认为年前已经发了一次就行了,这种只管自己亲人的行为也是私。师父说:“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2]

还有就是,每天一次不落的看新唐人电视“今日点击”节目,一次不看心就放不下,已经形成了强烈的执著;还有妒嫉心,欢喜心等等,找到一大堆执著。

二、内在的改变才是关键

在向内找的同时,为了腿尽快好起来,我就用命令式的方式叫我的腿配合我尽量多站少休息。我对腿说:“你也是我身体的一部份,也是来助师正法的,你必须得听我的”。我每天上午做完家务事,中午给老伴送午饭到店里去,下午就在店里给顾客讲真相。给人讲真相时基本都是靠着东西站着,因坐下后再站起来很是艰难。就这样站累了也不让腿休息。当时心里想的是不承认这个假相,并没有加强学法,也没对干扰我的邪恶因素发正念清除。

就这样坚持着,可是腿疼一点也没减轻,还日渐加重,半个月后腿疼更厉害了,以前炼功不疼,现在炼功也疼,右胳膊也跟着疼起来了,走路全靠拐杖才能开步。师父说:“旧势力干的事我都否定的,我都不承认的,更不应该有让大法弟子承受这些痛苦的事情。”[3]我内心一直知道有师父保护没事,但就是不知道是哪里做错了。

师父见我悟不到,就点悟我,我女儿(同修)在邻县上班,与我家相距三十多里,常回来看我,与我一起交流修炼中的事。这次我腿疼加重后,女儿回来看我时,我连忙告诉女儿说:“我前天竟然把裤子穿反了,把裤子内面翻在外面穿,穿了一天才发现”。女儿也说:“我也把裤子穿反了,把前面穿到后面,后面穿到前面了”。我母女俩都觉得很是奇怪,说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我立即悟到自己对待腿疼的问题上做反了。从腿疼那天起,就用命令式的方式对待腿,不让休息。师父曾利用常人的嘴点给我,就在腿疼的第二天,我在店里始终站着给一位顾客讲真相时,那位顾客就善意的提醒我说:“你腿都这样了还不休息?”我当时说没事。经与女儿一交流,这时我已悟到这是对腿的一种强求,是不善,也更没有慈悲心。魔难来了不是向内找提高自己的心性,而是去追求外在的形式,强行腿去吃苦,就如过去小道修法一样的对待,然而法轮大法是正法大道,直指人心,重在修心。

此时我决定加强学法,暂时不出去了。老伴晚上下班回来,我就对老伴说:“我需要净心学法,从明天起,我就不出去了,在家做饭做家务,午饭你就自己回来拿。”老伴一看我腿疼还加重了,就担心会出事,会有大麻烦,一定要我找医生医治,他说如果你不同意,我就打电话把外地工作的三个儿子统统都叫回来,让他们来管你,还说了很多。无论老伴怎么说我都不动心,决不用常人方法医治。

三、修去怨恨心

不管腿怎么疼,我每天照常凌晨三点半起床炼两个小时功,再发六点的正念,家务事照常做。全球同步四个整点发十五分钟正念,其余每个整点除睡觉外,都发十分钟正念,清除干扰我助师正法做三件事、干扰我身体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及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白天增加炼半小时动功,其余时间就盘腿学法。

一天,女儿打电话问她爸爸:“妈妈的腿好了吧?”老伴以这事为由,回来对我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我心里抱怨女儿:你还是个修炼人,怎么能用常人心对待呢?平白的让你爸说我一顿。还想着一定记住这件事,等她下次回来一定要交待她:明知道妈是修炼人,有师父管肯定没事,打电话问你爸干啥?等于给你爸机会让他来干扰我。

这样想着还真把这件事记下了。星期天女儿一回来,见我正在外面做事,就先冲我说:“叫您不要做事,等我回来做,总是不听。”我一听就说:“我还没来得及说你,你倒先说了。”于是我就把她给她爸打电话的事说了。女儿一听火冒三丈,说:“您什么事都找我。”我马上悟到自己错了,应该向内找,怎么只顾抱怨女儿呢?怨恨心可不是个好东西,是要修去的。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4]我却还用人心把这件事记在心里,还想要平口气咋地?刚这样一想,女儿马上平静了,我俩都象没事一样,心平气和地有说有笑。

四、坚持讲真相 魔难消

我家从一九九六年开始到现在一直是学法点。这次同修们来我家学法,看见我走路一跛一跛的样子就问:你腿还没好啊?有的同修还说:你腿还这么疼呀?我听了嘴里说没事,但心里非常反感。以后到学法的日子,我就先把东西都准备好,同修来了我就坐着不动,不让他们看见我走路。师父说:“你有那个心哪,你的心才会动;你没有那个心哪,象风吹过一样,你根本就没感觉。”[5]什么事看重了就是执著,就不对照法要求自己,师父就是用这事来去我的执著心,想到这我心胸豁然开朗,对同修也不反感了,心也平静了。

再有一天,我女儿拿来一个暖身贴,她说:“妈,这也不是药,就是让您把腿保护一下”。我对女儿同修说:“虽然不是药,可这是常人的办法,我也不用。”我坚持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腿疼一天比一天减轻,两个月后,右胳膊已经不疼了,只是腿还有些疼。

这时,我地准备大面积发一次真相资料。农村部份有俩同修长期发,为了避免重复,镇上的分片发。这次同修只给我留了镇上的一小片,她们以为我腿好了,我也没让同修看见我走路的状态。我心里想腿还这样,走路又慢,就过几天去发吧,再说也不想让常人看见我走路一跛一跛的样子,怕影响大法声誉。但我又考虑不能拖得太长,就想让一个男同修帮我代发,可那个男同修自己分片的资料都没来拿去发。我悟到这是我应该放下人心的时候了,真正不承认这个假相,那就是坚定的迈步走出去。悟到这里,我感到全身升起一股强大而坚定的力量,我决定晚上自己出去发,因晚上路上行人少,没人看见我走路。到了晚上我把资料装了满满一挎包背在身上,平静的对老伴说:“老头子,我出去发资料去了”。老伴以往每次都很支持我,可这次就是不让我出去。我就以坚定的口气对老伴说:“家里的事可以听你的,救人的事得依我的。”说完来到师父法像前向师父双手合十,请求师父看护弟子,然后就背着资料出门了。

我尽量不让世人看见我走路的样子,没人时我就快点走,我把资料发完后回家,内衣全汗湿了,就去房间换衣服,同时问老伴几点了,老伴当时没作声。我换了衣服出来一看钟,才只出去了四十分钟。老伴说:“你连去带回总共只有半个小时,我以为把钟看错了,就没作声”。我说太神奇了,这简直是在飞,不是在走。老伴见我这么短的时间将一大包资料发得一份都不剩,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再也没说过什么用药之类的话了。

三个月后,我全好了,学法比以前更入心。

结语:

师父说:“不要再叫邪恶钻空子了,不要再被人的执著干扰了。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走好最后的路吧,正念正行。”[6]经历这次魔难,我对师父的这段法有了更深的领悟。师父给了弟子向内找的法宝,修炼中一思一念都要符合法,不能有丝毫偏离。我嘱咐自己:修炼是极其严肃的。切记!切记!

谢谢师父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除黑手〉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