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晚期的哥哥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我在外地女儿家住了近两年,给她看孩子。二零一七年五月中旬,我从外地回到家乡,看到哥哥大吃一惊!他的脸又黑又黄,满脸都是大大小小的黑斑,全身浮肿。哥哥为了买工作、调工作、买房子、买车,拼命给学生补课挣钱。他和我学大法好几年了,但心没在学法上,有病了才开始学法,病好些了就又不学了,有时也吃药打针,学法若有若无的。

我的外甥是个大夫,我哥哥很早就有肝病也经常找他看病。开中药治肝病,也出现过好转,过一阵又不行了。这样治病已经好几年了。

这次回去后,我在家呆了近半个月。我打电话让哥哥到我家学法,他迟迟不来,我也不能勉强他,后来才知道他已经完全上不了楼了。

这时女儿来电话说让我们去她那过节,就在我要走的前一天,外甥给我打电话说我哥哥的肝病有点严重,并且嘱咐我不要告诉我哥哥是他告诉我的。我急忙去哥哥家看看他,看见他正在给学生补课,我一看很忙,也没有打扰他。他看见我来了以为我来和他道别,就说他没有什么事,让我走吧。

过了一会我又去了,他补完课了。他自己说:大夫说他肚子有点大,可能是积水。他说上楼费劲,不想动了。显然大夫没有把他的病的实情告诉他,而是告诉了我的外甥。我也不知道实情。哥哥自己说了情况,我当时有点指责他,说:“你一心想挣钱,你不要忘记学大法呀!身体都这样了,你还一心给儿子挣钱买车,躺在地上了你还想给儿子挣钱吗?”我说,“赶紧学法吧!”并立即打电话给他介绍了一个学法小组。心想:有了一个集体学法的地方,也有其他同修帮忙,就放心了。

第二天清早,我和丈夫开车二十小时于当天夜里回到女儿家过端午节。我的心情很沉重,开始向内找自己:为什么哥哥没有精進起来,我对我哥哥的情太重,总是强制他,看着他,要求他,指责他,我是妹妹而哥哥却怕我,我哥哥性格好,在我面前不说什么,有点回避我,再加上我哥哥因为怕遭迫害,不和任何大法弟子接触,这两年也不怎么炼功了,就看《转法轮》,一天也只看一点点就困了,心也没在修炼上。

我拿起手机向哥哥诚心赔礼道歉:我这两年也不在家,我自己做的不好,还指责你。也许是我得向内找,哥哥开始真的想好好学法了。

哥哥的儿子没有修炼法轮功,听说爸爸有病了,与一家人哭了一宿,说:“我爸爸为了给我挣钱,一点也没有享福。我要把我爸爸接来尽最后的孝心,花多少钱都行,只要爸爸的病能好就行。”

儿子是从部队直接分配下来的,是一个边防警察。儿子托关系找到名医生,把爸爸在当地看病拍的片子拿给地市级医院的医生看。医生说,已经晚期了,没有必要再治疗了,说在三年前就已经是癌症了,活到现在已经是很超常了。

儿子还是不死心,又去省级最有名的医院托关系找有名的大夫,给他爸爸重新做检查,结果还是一样的,并且告诉儿子只能活二、三个月了。儿子万念俱灰,为了尽孝心和爸爸说:我这几天和你好好在省城玩玩。

第三天就是端午节,这天早上外甥来电话说了实情。我哭得魂不守舍,全身都疼痛,就好象我自己得了这种病似的。我也是因为肝里有血管瘤和肝内积石、乙肝等多种疾病才修炼大法的。这个节日全家人都沉浸在痛苦中。

这时我哥哥的儿子来电话说让我尽快回去陪他爸炼功,他不反对,他和媳妇都相信大法了。以前儿媳根本不相信,她娘家人更是不相信。哥哥以前学法都怕儿媳妇说,躲着她。

嫂子也来电话:“早点回来,我们一起学!”我说:“你们全家都一起诚心求师父,相信法轮大法好,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人都要念。”

第四天早上,即端午节的第二天,我们带着外孙子一家四口人早早开车回老家。哥哥看见我,精神头也起来了。我陪哥哥学法,一天学三讲、四讲,天天学,不休息,由开始担心、焦急,哥哥渐渐的好起来,一天天变化很大。

哥哥和嫂子每天早上三点五十来我家炼功,下午到小组学法,晚上有时间也炼功。我也时刻找自己,向心去修,哥哥有时也给我提出很多问题,说我显示自己,虚荣心,好大报告式的一个人演讲指导别人,这高高在上的心真是让人不舒服。哥哥说的这些,从来没人给我说过,是师父让我提高呀!

我们剜心透骨去执著。哥哥的病渐渐的有好转,脸也有了血色,开始到哪里去都打车,后来能步行几里地,走路变的轻盈;再后来,不但能骑自行车,骑车快的还象飞一样。

家人都在观察他的变化,心都在悬着。可他说:躺在床上身体轻轻的,这没病的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呀!

只十天时间竟发生这样的变化!哥哥的儿子专程从外地回来看我,领我们全家去旅游。他媳妇的娘家也认同大法了,也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和美好!

这是哥哥真正走進大法中来发生的变化。沐浴佛光,他对师父的感恩无言以表!谢谢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