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怨同修的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二日】同修J是我的同事,比我小两岁。二零零七年,我通过J正式走入修炼。当时觉得大法好,修大法的人正直,乐于助人,特别干净,不像社会上的人道德败坏,勾心斗角。

我的周围只有J一个同修,在刚开始修炼的那段时间,我和J常常看到对方不在法上的地方,互相指出对方不符合法的行为,却不懂得向内修,因此矛盾越来越大。结果在一次冲突之后,J甩出一句:“朋友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一下子触动了我的自尊心,一气之下,我好几年没和J来往。

那几年,我一直自己看书、学法,也想到过找找自己,但是效果不理想,当时更不可能主动低头去找J和好。后来,J主动找了我,我们的隔阂慢慢消去。

今年年初,因为工作太忙,我向领导申请再增加一名工作人员,领导向我推荐了J。J当时所在的岗位很清闲,但是我知道J家庭负担很重,可能不愿意调过来,不过想想J工作认真负责,我就没有反对。后来想想这也是我的私心。当然我也为J做了一些考虑,比如,如果J调到我的部门,我应该怎样分配工作才能不影响J照顾家庭,如果需要加班的时候,一定要保证她能按时回家,我自己加班就行。可是过了几天,事情却发生了变化,J知道领导要调换她的岗位后,全力推辞,说家里怎么怎么忙,不能调换岗位。

我的心一下子就翻腾了,工资一样多,凭什么她可以挑三拣四的,为什么只知道保全自己,不考虑别人呢?更可恶的是,领导看J不好说话,居然同意她呆在原岗位。我对同修J的怨恨心快速膨胀,一想到J是如何在我面前说起“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法理,又如何推掉苦活累活,一点不为我着想的时候,我气得连看也不看她一眼。

一个人平静下来的时候,我知道怨恨心不是我,先天纯净的我是不会怨恨同修的。这是我应该修去怨恨心的时候了,遇到问题就应该实修。可是,怨恨心似乎很顽固。好几个晚上,我觉得自己在法理上已经想的很明白、很透彻了,但是一觉醒来,脑子里又是满满的怨恨。

师父说:“我经常讲,别人欺负你的时候、给你制造麻烦的时候,或你遭受什么痛苦的时候,你不要去记恨别人,因为你是在修炼。”[1]我打定主意,一定要去掉怨恨心,不能让这个执着心控制了我的行为。不管怨恨心反弹多少次,反弹一次,我就扳回去一次。这次不仅仅要用法理归正自己的思想,更要归正自己的行为,我一定要做到。

在一次次学法和思考后,我理清了思绪。第一、也许在工作上有自己要吃的苦,那么该吃的苦就吃;第二,J呆在相对轻松的工作岗位,更有精力做好三件事,这不是好事吗?第三、假设J真的在工作上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我还修不修?当然要修,不但要修,还要配合同修需要的;第四、如果此时我真的无法消除怨恨心,那也应当把个人恩怨放下,因为大法在蒙难,我不应该和同修产生隔阂。

想明白后,心里每每涌起怨恨,我都对自己说怨恨心不是我,是要去掉的执著,我就是不怨恨J,我偏不怨恨。在行为上,怨恨心不让我看J一眼,我就偏要用正常的眼神交往,我想我应该对J微笑着打招呼。可是这实在太难了,我看着她,真是笑不出来。

于是,回到家,我就在脑海里想着J的形像,并一次次对着她真诚的微笑。结果没几天,在单位碰到J,我居然很自然的微笑了出来,那一瞬间我愣住了,我一下子感觉到了没有怨恨心的状态。

后来和J的交流中,才知道J也在努力向内找,归正自己。两个大法弟子都努力地消除隔阂,这看似难以跨越的槛,一下子就过去了。

与几年前相比,我们都能够向内找,主动修去执著心了。这一过程中,我特别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同时也谢谢同修们的交流文章给我的鼓励和启发。

一点心得体会,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