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教我从容放下名利情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一日】本文交流一下我在十几年修炼中,在放下名、利、情方面的体悟。

一、去名

自己一直认为对名不执着,因为上班的时候,从来没想捞个一官半职的,整天就是上班、下班,所以对其他人在仕途上也没有什么威胁,至少他们少了一个竞争对手。由于对名有一个模糊的认识,认为不想当官就是不求名,多次错过师父的安排修去名的修炼机会。

一次晚上,到同修家送资料,同修开门后就回屋了。等我来到屋里,三位同修没有一个与我打招呼的,还在闷头学法,我把东西放下,心里很不舒服,就回家了。到家后,心里越想越生气,从来没受这待遇,是我不嫌麻烦给你送东西,就是常人,家里来了客人也得打声招呼呀。越想越气,人心都上来了,整个晚上我都没怎么睡觉,根本睡不着。多强烈的人心啊,搅得我连觉都睡不了,我也不悟,也没向内找、挖挖根,看看是去我哪颗心,只是在这件事上用人心看,向外看。这件事就这样草草的过去了,错过了师父给安排的去名的机会。

儿子开饭店,让我给买菜,每次买菜回来,都是大包小裹的,進到店里,服务员没有一个过来接一下的,心里就不是滋味,心想真不会来事,因此就看不上他们,认为他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有时还训斥他们,这时儿子就不干了,他说是他雇来的员工,应该维护的,不然都不干了怎么办。我又冲儿子发火,认为儿子首先要维护妈,妈把你养大不容易,如何如何。人心都上来了,委屈的泪经常流,搅得心乱糟糟,整天大家都不开心,那也不知道是要修自己,根本没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在事中搅来搅去,身心疲惫,只想不跟他们一般见识,这件事就又这样草草的过去了,错过了师父再一次安排的去名的机会。

通过大量学法,和一次次人心受挫,我开始思考了,为什么希望别人对我好,对我客气,尊重我,希望儿子孝敬我,是因为我有一颗心,一颗求名的心在作怪,是它要得到这方面的满足,得不到就不高兴,就不睡觉,就瞎搅搅,今天我就把这颗求名的心连根挖出来,我不要它。

最近去一同修家取东西,同修把东西拿给我后,就進屋学法去了,同样是当年的场面,这次我没动人心,而是从法上理解他们,首先是我打扰了人家学法,再就是同修抓紧时间学法是好事,当我不把自己看重时,自己是轻松的。

前天,到儿子饭店,看到有两个茶杯上印有毛魔的头像,就告诉儿媳妇说这个东西不好,让她扔掉。过几天再去,看到那两个茶杯还在(是服务员喝水的杯),我就与同修商量,想在她们看不见时拿了扔掉,同修说最好你拿一个杯子给换下来,我就照做了。当我说明来意时,儿媳妇说不用换,我心里就不舒服了,回家后人心就上来了,心想不换就不换,以后我再也不上你们店去了,我是为你们好,你还不听我的。当我顺着想了一会儿的时候,我发现不对呀,我这不是上了邪恶的当了吗?党文化的走极端又来了,再向内找,是我没把真相给她讲明白,如果讲明白了,我可能一说,她就照做了,再说她是个孩子,一想她是个孩子,就什么都解了,大人能和孩子一样吗?修炼人能和常人一样吗?我要宽容她,即使她没按我说的做,我也应该善待她呀,不能生怨,如果顺着它想,这个怨就积下了,并且会越积越多,我识破它,灭尽它,让它在我的空间场消失。

写到此,出去办事时又遇到了一件过心性关的事:我来到儿子饭店,看到家人正准备在此就餐,因为我赶上了,就让让我,让我与他们同吃,我说不在这吃就走了,心里没有产生一点的埋怨,很平静的就回家,收拾收拾准备学法去了。这要是在以前,非得给他们点脸色看,我是一个特爱挑理的人,常人叫“事儿妈”,如果通知我不来是不来的事,要是没通知我那就来事了,非闹得大家都很难看不可。可今天我心里平静,再不去挑人、怨人了。

儿子开的饭店,雇了很多服务员,现在每当我出入饭店时,有无人与我打招呼都无所谓,宽容的对待他们,也没有看不上他们的心了,想来都不容易,何不大家都快快乐乐的呢,让别人舒服的时候,自己也舒服,放下真好。

二、去利

修炼大法以前,我由于是单亲家庭,自己带孩子很难,在精神上使孩子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总想在经济上给予补偿,想多挣点钱,就钻到钱眼里了。单位里的死账、坏账在结账后就没人过问了,我就拿着这些票据找到相关单位,请人吃饭,给人买烟等党文化的那套做派,能要来就是我的了,要不来也算交个朋友了,就这样的钱也挣了一些。上班时管退休职工,一些福利待遇发放找不到本人,时间长了就归我了,觉的自己占了便宜,心里美滋滋的,有时觉的没有别人占的多,还嫉妒。

修炼大法后,知道了有失有得的法理,能记起的,我都想方设法找到他们的亲人,把属于他们的都归还回去,同时也给他们的亲人讲了真相,使他们得救了。

有一同事,工作中我俩搭档,我管库,他管记账,每次出库都有票据,好对账,有几次他出库没有票据就给我打了欠条,有一次他还货品时,没抽欠条,我也没吱声,等我俩搭档结束对账时,他就多给了我一万元的货款。这对常人来说,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我不说谁也不知道。

刚刚修炼的时候,我悟到这件事我做的不对,在常人中也是不道德的事,是要用德去换的,但终因当时没放下利益之心,没把钱还给他。前年,我悟到是到了我要放下利益之心的时候了,就在我儿子结婚之前,在我最需要钱的时候,我毅然决然的把钱还给了他。他不知道这笔钱、别人也不知道这笔钱,可是神知道这笔钱,我既然选择修炼了,我就得按照修炼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我打电话约他见面,说要还他钱,他问什么钱,我说见面再说。他当时没敢来,因为他外面欠了很多的债,他怕别人找不到他,拿我当诱饵,他就没露面。因为我还钱的心切,又约了见面的地方,也是打了好多电话他才露面,当我说明这钱的来龙去脉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我又强调了一下真是这么回事,他才把钱接过去。看出来他很激动,因为当时他很困难,又是年关,他一再的谢我。

我跟他说:“今天我能把钱送给你,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我要不修炼法轮功,我是不会这样做的,你就谢谢我师父吧,是我师父教我做一个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人,”我又跟他讲了三退的意义,(因为以前给他讲过三退)分手的时候,我又告诉他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此事过后,我感到身心特别轻松,我放下的同时,师父也帮我拿掉了很多不好的东西。

前几天,有一对老年夫妇来租我的房子,看好后交了一千元的定金,还搬来了一些小物件,我告诉他可以搬家了,他却迟迟不搬,我觉的有点蹊跷,一想反正他也交定金了,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过了几天,他来电话说:“小妹,我跟你商量个事,房子我不能租了,因为我岳父有病住院,出院后我们得搬回去照顾他,很不好意思”。我说:“没事,我再往外租呗。”他说:“你看那定金你留五百吧。”我说:“不用,你也没住,我也不能得这不义之财呀!”当时我异常的平静,没有责怪,没有怨,我们约好了明天见面的时间,就睡去了。

第二天,他领着小弟来取东西,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不占别人的便宜,师父告诉我们要处处为别人着想,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他当时很激动,说:“法轮功啊,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不反对你们,我认识你们中的谁,她还帮我三退了呢。”我帮他小弟做了三退后,他们乐颠颠的拿着钱就回家了。

还有一次到超市买东西,找给我一张二十元的假钱,我不能确定,就到邮政储蓄所求他们帮我验证一下,他们说:“要是假的,就没收了。”我说:“要是假的,你不没收我也把它撕了。”当验出是假钱后,他们没有没收,把钱还给了我,我当他们的面就把钱撕了。他们没把钱没收,也许是想看看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吧,当我把钱撕掉后,他们面面相觑。

谢谢师父的谆谆教诲,是大法的法理,使我这个利欲熏心的人在放下眼前这些既得利益时,心中不起一丝涟漪,很平静,很从容。

三、去情

师父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1]

我一个人带孩子生活,以为没有夫妻生活,就没有色心了,曾一度以为自己在这方面不用修了,看到同修在这方面的关过的很苦,自己还沾沾自喜呢。通过看同修在色这方面的交流文章后,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本以为是正常交往,但其中隐藏了很深的色欲之心,今天把它挖出来,曝光于众目睽睽之下。

常人时我在男女问题上犯忌,造了大业,修炼后按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行为上检点,语言上不轻浮,与异性接触,保持一定的距离,在长期接触中,我对男同修产生了情,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赶紧悬崖勒马,收心,灭尽。

当初男同修(首先声明,这一切都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我的心猿意马,同修是很精進的,才有了我们一同学法,共同配合做大法项目的)是因为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才来我家的,我为能给同修提供这样的环境而高兴,有时也找几个同修过来一起交流,大家都有提高。赶上装订小册子,他也跟着干,他单位不忙,就打个电话过来了,开始的心态很纯,没有别的想法。一来二去,我就有点依赖的感觉,打个电话没接,发个短信没回,我就开始胡思乱想了。有时他来电话说有时间,要过来学法,我就开始等,有一种像做常人时等人的那种感觉,很惬意,等不来会很灰心。半夜炼功起不来,让他叫醒我,他也很乐意,说这样对他也是一种促進。每当叫醒我时,时常有一种被人关注的感觉,种种感觉搅得我心神不定,想入非非。几次梦中点化都有亲密接触,我知道我被干扰了,我找同修交流此事,让她们帮我悟悟,同修说是色心,回去自己挖挖根吧。

回来后我仔细的回忆了整个过程,找到了是自己没去净的色心在起作用,是它在那勾起我常人干坏事的心,让我在同修身上找当年的感觉,它很坏,今天我意识到是它在干坏事,我抓住它,把它的根揪出来,灭掉它,同时我也减少了与同修的单独接触,关闭了微信,也要去掉依赖心,晚上不用他叫醒,睡前求师父叫醒,当然必要的大法项目配合还是应该的,那是在纯净心态下的状态。

我是单亲家庭,与儿子相依为命,所以对儿子的情最重,从小到大,都由我来安排儿子的一切,事无巨细,儿子小时他还很愿意,随着年龄的增长,儿子有了自己的主见,自己的思想,渐渐的就嫌我烦,嫌他睡觉时,我给他盖被了;嫌他开店,我插手管理了;嫌他回家晚,我叨叨了,不管人前人后想说就说,有时我接受不了就哭,很委屈,想自己把他带大的不易,想是为他好,他却不领情。想了很多,最后才想起我是修炼人哪,师父说:“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2]当我在法上认识法时,对儿子情的执着渐渐的就淡了。

还有一次和儿子一起去看他爸爸,儿子与他爸爸聊的挺开心,当起身想走的时候,他爸爸跟我说:“你看看你亲家母天天在店里帮忙,你也不去。”我说:“我也想去,他不用我呀。”说着我的眼泪就出来了,觉的很委屈,一边哭一边说:“我为了不烦他们,我都不去他们店,每当走到店门前,我都绕着走,我可想他们了。”越说越觉的委屈,哭的自己都不能控制了,把他爸爸弄懵了,怎么也没想到他的一句话惹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哭着哭着,我一下子就意识到了这不是我呀,我平时的情也没这么重呀,就能感觉到有一个东西在支配我,才出现刚才的场面,我真的觉的刚才的表演很可笑,真我是不会这样的,是后天形成的情的物质起作用呢,通过这件事让我识破了什么是假我。

十几年的修炼中,在师父的保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风风雨雨、磕磕绊绊中走到了今天,有得法的喜悦,有去心的剜心透骨,有过不去关的痛苦,更有众生得救后的快乐!师父在讲法中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3]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