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大法 师父帮我走过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了,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進京上访,为师父、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被抓,在被劳教期间,被邪恶洗脑后走向了邪悟,给大法抹了黑,给自己人为的增加了许多魔难。

就在这不听不学法的浑浑噩噩中度过这十几年,期间也怀疑过自己走错了路,满足了人的各种欲望后,还是空空的,迷茫中想往回走,却找不到以前的同修了。就在痛失爸爸后,才有机缘又见到同修表姐,在从中共的黑窝里出来后,表姐多次劝说,可我被中共洗脑洗的什么都听不進去。满脑子的对不起家人,却没有意识到这一切的痛苦都是中共强加于我的。

多年后的我,再次见到表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欣喜……等待……追寻……当表姐再次把师父的讲法给我时,我就如获珍宝样收起来。把爸爸的后事料理好之后,回到家中,迫不及待的去听师父的讲法,但由于长时间不学法,思想业障碍很大,一学法就想睡觉,干扰很大,由于我嫁的离家比较远,平时又接触不到同修,一直不知道该如何突破,处于不精進状态。直到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日,那天是我女儿出生的日子,她是个巨婴,十斤七两,是做的剖腹产,就在全家欢喜过后,我却被旧势力抓住机会狠狠的摔打了一次。上午出手术室,傍晚时,我就觉得呼吸困难,没办法说话,叫来医生,做了各种检查,诊断为:由于巨婴引起的心衰。

又经过二十四小时的抢救,无明显效果,打着氧气袋转至县医院。又是一番检查,此时的我意识很清醒,只是动不得,不能说话,稍一用力或者说话,就不能呼吸,就要张口喘一会儿。脑海中出现爸爸离世前的症状,我的症状简直一模一样,有些心理压力,发信息给我姐,姐姐找到了表姐(她们都是同修)。之后,她们都打电话,教我正念清除邪恶,她们也一直帮我发正念。

这时我才想起离开时,表姐特意写在纸上教我如何发正念,这时的我躺不下,也坐不起来,只能靠在被子上,浑身插满了管子。我就闭上眼睛开始发正念,不停的发,第二天早上,昨夜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诊断为:肺结核,心衰四级,产后心包积液,胸腔积液。

刚从中共的劳教所出来,我就得了肺结核大咳血。那时就不学法了,只知道用药,吃了两年的药,才算治好,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师父说:“一般的气功治病和医院治病,就是把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的难往后推移了,推到后半生或以后去了,业力根本没有动。”[1]

这次的CT片就有陈旧性肺结核和新发病灶,整个片子都是白白亮亮的。学医的都知道CT片正常都是黑的多,只是血管和肺纹理略显亮些,也就是说当时我的肺部和胸腔都是病灶。由于以前所学专业的干扰,有种声音告诉我:这次完了,不死也要躺上大半年。

其实这都是旧的观念在干扰我,由于同修姐姐们的帮助,很快就分清楚哪些是假相,能够站在法上去悟了,脑海里出现师父的话:“你们越把困难看大,事越难办”[2]。对!我要变大。

就这样,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知道我没事,知道我一定会好起来。不断的查找我这些年的过错。

就在转院的第三天下午,我突然间感觉后背一揪,就如同手术拿出我女儿的感觉,痛的我一下坐起来,马上就没感觉了,我知道是师父把病根儿拿走了。

接下来,恢复的速度可称是神速,一天一个样,我要求医生把氧气、心脏监控还有导尿管全撤掉,可医生担心我不行,我就自己把能拆掉的都拆掉了。

在转院的第五天,我要求出院,主治医和科主任都说不行,先让我去复查,我就走着(刚来时都是用床和担架的),不情愿的去做了个胸部CT,刚好我剖宫产刀口也该拆线了,拆好了,CT结果也出来了,医生说你可以出院了。拿过片子一看,整个肺部清亮亮的,就连以前陈旧肺结核都不见了,堪称医学史上的奇迹。

拿给科主任,他一脸的怀疑,可能他觉得是误诊了,就说了句,一个月后来复查。我心想:我再也不会给旧势力机会了。就这样,从医院回来,我就再也没吃过药,打过针,包括孩子,我也用法来要求她,现在两岁三个月了,除了必须打的预防针,没打过针。

一次深刻的教训,师父把我从鬼门关救回来,决心跟着师父走,抓紧时间学法,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叩谢师恩!没有放弃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