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什么是大法弟子》 【明慧网】

重温《什么是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五日】师父的《什么是大法弟子》经文我曾学过很多遍,可从来没想到要跟自己连系起来,认为不知道什么是“义”,什么是“忠”有什么关系呢?不知道传统文化有什么关系呢?我这不是照样做三件事吗?我用党文化的思维方式不也在照样学大法吗?

所以,自己在用党文化灌输的思维方式粘贴真相不干胶小贴时,就把小贴背面的纸揭下来顺手丢了一地,在粘贴真相展板时,直接把展板粘贴到厂家的广告板上,不管厂家有什么不满,反正我要做成这件事,在被邪恶多次绑架时,我用党文化的思维方式发正念,让隔壁警察卧底的邻居嘎嘣瘟死,直到《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发表之前,自己都没有觉的有什么不妥。

直到看到《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讲的:“‘共产邪灵’彻底毁灭人的方法就是破坏创世主为最后救人所奠定的文化。人类失去了这种文化,就失去人之为人的标准,在神的眼中成为徒具人形的兽,不仅道德上失去约束、急剧堕落,更无法理解创世主下世救人所开示的天机,也就失去了大难来时被救的机会。这是生命最大的劫数——被永远销毁,也是‘共产邪灵’的终极目的。”这段话如黄钟大吕般震耳发聩。

原来党文化破坏创世主为最后救人所奠定的文化,就是让人做事不择手段、不顾后果、不顾他人感受、不顾他人死活,使人失去道德上的约束,最后被永远销毁。这就能解释了为什么有些同修所做的一些不可理喻的、不符合大法行为后,自己都意识不到这是在背离创世主为最后救人所奠定的文化后所产生的恶果。

例如,我地有一同修,全家人都修大法,在这次警察地毯式违法敲门行动中,邪恶找不到已搬家的父母,就胁迫修大法的儿子,让他带路找到父母家,父母拒绝开门,最后,迫使他父母流离失所。

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有首诗:“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如果同修用的是创世主奠定的神传文化所培养的思维方式、而不是共产邪灵灌输的思维结构,那么,此时同修所选择的一定是舍生取义,而不是助纣为虐。

还有一同修,在这次违法敲门行动中被绑架,这位同修从绑架开始就配合邪恶签字画押,直到被关進黑窝都全盘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出黑窝后被问及为什么要配合邪恶?回答说:怕挨揍!

如果世上没有共产邪灵的出现,在创世主奠定的传统文化中熏陶的人,都会是有忠、有孝、有仁、有义,那此时同修一定会选择如岳飞般的尽忠报国,而不是配合邪恶欺师灭祖。

几个月前,我地区有一刑满出狱的同修,在切磋交流中,此同修很困惑,为什么没有解体邪恶而在黑窝里待了那么多年?问起同修是如何反迫害的,同修讲述的在旁观者看来都是用邪党文化的强势把对方压倒,迫使邪恶收手,可是再遇到更强势、更邪乎的狱警时,同修就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身体的器官被迫害的几近残废,可同修并没有意识到这是邪党文化的恶果。同修在讲述的过程中,混杂着仇恨,其他同修指出其不符合法的地方,概不接受。前不久,该同修再次被邪恶跟踪绑架。

这是一个典型邪党文化的受害者,在邪党文化的思维中学大法,在邪党文化的框架中去反迫害,其结果只能是既看不到大法的内涵,又解体不了迫害,中华文明承传不息在此同修身上完全被共产邪灵割断,这真是共产邪灵毁人最阴邪的一招。

最后,敬录师父的一段法共勉;“这场迫害实在是太邪恶了,旧势力安排的东西实在是太邪恶了,我两亿年奠定的东西全被它们毁了,被它们搞成这个样子。我本来是善解一切的”[1]。“中共邪党为什么破坏中国的文化呢?因为这个文化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奠定,目地是最后能使人得法!旧势力看着得法太容易了,它就给打乱了,破坏了,毁掉了这个文化。历次中国的运动啊,看上去是整反对邪党的人,其实打掉的都是中国文化精英!“文化大革命”再把文物焚毁,五千年的辉煌,到处是文物,地上捡块砖头都有几千年历史,每家的房子、砖瓦家具都是几百年以上的古物,全部被邪党毁了。建立一套斗争的东西,人与人斗争的这么一套东西,一套最不文明、最流氓的东西。可是这个东西在中国大陆社会上人们都这么生活,就习以为常了,觉的大家都这样。年轻人甚至觉的人就应该是这样的,党文化中再长起来的一代觉的那个社会没什么呀。”[1]

个人看法,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