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拨打语音电话”的感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有幸得大法,修了近二十年,感受颇深,仅就“拨打语音电话”,谈谈自己的感悟,不妥之处,请指正。

找好合适的切入点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不管是面对面讲、还是拨打语音电话,觉的开头很难,不知从何说起。我在打电话时,首句是问候语,一声问候可拉近相互间的距离。接下去便强调“重要、大事、息息相关”等词语,使对方有听下去的愿望,然后再点明主旨。

很多人一听“三退”便挂机,怎么办?我琢磨了好长时间。邪党几十年“伟光正”、故意混淆党与国的概念,所以有人一听“三退”便是“反党”、“不爱国”、“搞政治”。所以我直接点明我们不是搞政治,把不搞政治的缘由说清楚,稳住对方,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下边就可以“互动”或自己讲。

调整好自己的语气

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1]。慈悲的力量胜过你的千言万语。记得刚开始面对面讲真相时,我选了一个较正直有点文化的俩口之家。去后聊了几句便切入正题,我讲了邪党的邪恶等,我一厢情愿的讲了许多,没想到他们非但不退,还招来了他们的“滔滔不绝”。我回家向内找,总觉的自己讲的都在理上,没错呀。现在想想真的挺可笑。救人没选择尚且不说,但只讲大道理很难打动对方,只有救人的愿望而没能用善心、语气把自己的愿望表达出来,怎么能有好的收效呢。

师父说:“我经常讲过一句话,我说你要是用善心,完全没有自私的,没有想到自己一点儿,完全是为别人好,你跟他讲出的话,他会被你感动的掉泪。”[2]我们不少人讲真相时救人心切,却不注重语言、方式、信息杂乱,甚至怕别人误会,也有的考虑自己的安全等,总之不够善良,不够坦诚,无私,效果自然不尽如人意。

针对不同阶层,不同素养,不同年龄的人做合理语言表达

讲真相时,我们往往形成一种固定的语言模式,对谁都是千篇一律。我觉的针对不同类型的人要做不同的语言表达。如果对方开口就说:“你好”、“哪位”、“请讲清你讲话的目地”…… 这多是上班族或白领,有点文化修养的人,那就可用些“书面语”,内容可多些,让对方更深入了解;如对方开口就大声喊叫,粗声大气的,那可能是个性格急躁,粗俗的人;如果是个家庭妇女,便可以聊天方式,语言浅白些,要有亲和力。总之要因人而异,不可老一套,要区别对待。

典故的运用得当会增强说服力。如贵州的“亡共石”,古时的“亡秦石”,一些古今中外预言家的名言,象大家熟知的“诸葛亮”、“刘伯温”等人的话,其中与讲真相有关的,恰当的引用,点到为止,往往会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学好法,发正念,基点正是讲好真相的有力保障

师父讲法每每都强调学法的重要性,“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3]

记得也是刚开始讲真相,我给小叔子做三退,他笑着说:“嫂子,等你学好了法我就三退。”我敏感的察觉到这是师父借他的嘴点化我要学法。我虽然是每天都在学法,可是入心了没有,真正从理性上认识法了吗?没有。所以你哪段时间忽略了学法,或只是感性的认识而没从深层的内涵上去认识,这只是在走形式而已,讲真相就不能收到良好的成效。

发正念也是至关重要的,干扰不除,它在常人背后操控,如何救了人?当然,讲真相时,有人会有怕心,瞻前顾后。你心中没有了怕,怕也就不复存在了。也有的人执著救人的多少,我觉的只要你抱着一颗慈悲心、救人的心,尽力去做就好。只要是救人的基点正,没有“怕落下”、“不圆满”等私心,尽力去做就是了。

以上是我不成熟的一点感悟,写出与大家切磋,共勉。或许会收到抛砖引玉的作用,期望大家讲真相做到更有力度、更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