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魔难 救度世人、升华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三日】我从小就是一个比较爱面子的人,结婚后,和丈夫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遇到问题向内找,家庭非常和睦,婆婆来我家,我们就一起学法。

丈夫特别精進,夜间十二点钟发完正念,就开始炼五套功法,然后背起一大包真相资料就出去发,早晨六点之前准到家,不耽误发正念。看到他这么精進,我想我也应该像他那样,可是我做不到。当时学法不深,学人不学法,以他为荣,觉的自己特别幸福。我只是从表面理解法,没有从法中升华上来。周围的同修也在捧他,他那自我膨胀的心越来越大。

后来我俩一起背诵师父的《洪吟》,我家西屋里出现好大一个炸球,但是我俩谁也没有害怕,继续背诵。后来再也没有其它事情出现,是师父帮助清理了家里的环境。

走出丈夫被迫害的魔难

二零零六年丈夫出外去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遭绑架,当时我不知所措,先把大法书等都存放起来,然后跑了一整夜,到处打听他被关押的地点。直到转天早上八点多,来了两个警察才告诉我他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了。

当时我家是大型资料点,家里设备耗材很多,我租车搬了一个晚上,还没有完全搬完。我敲了几个同修家的门,都不让放。我坐在马路上哭了,不知能放到谁家去。我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该怎么办呢?”我漫无目地的往前走,突然看到一个同修的家,我就问他能把东西存放在他家吗,他爽快的答应了。现在想想看,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当把一切都安顿好,我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当时我没有放下对丈夫的情,觉的全身无力,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没想到用正念加持被迫害的丈夫。我躺在床上,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突然看见一张脸,是魔鬼撒旦的脸,身穿黑色大外衣。这时我一下子惊醒过来,赶快起来给丈夫发正念。

后来丈夫被非法判刑五年。我每天上班无精打采,完全没有了正念,就被邪恶钻了空子,在经济上迫害我,我被原单位辞退了,这一下子给我的打击更大。当时的心情非常不好,不知道怎样度过今后的日子。白天夜间出去还有人跟踪,周围的同修也不敢到家里来了,没有一个同修能说上话的,我真的感到很苦。

我哭着拿起大法书,看着师父的像我就想,丈夫不在我身边了,我就不修炼了,那我是为谁修呢?我开始认真的读法,这时就有不好的念头打过来,“丈夫都被抓了,你还炼,你就不怕吗?”

由于学法不深和怕心,我又把大法书存放起来了。我对自己说为什么丈夫那么精進,你自己就带修不修的呢?我一定要认真学法,用心学法,只有大法师父才能给我智慧。就这一念,我突然发现了自己学法的心态是多么不纯洁,只想从大法中索取,不想多付出,我不就是个常人吗?常人就想占便宜。

法理清晰了,身体也有力气了,我也精神起来了,这点难算什么,继续找工作,和孩子一起面对。孩子也经常鼓励我,等爸爸回家了,我们家还像以前一样,不就几年的时间吗?这点难打不倒咱们。

走过自己遭七年判刑的魔难

二零零九年丈夫还没有回来,我又被非法判刑七年。家里只有孩子一个人,婆婆搬过来和孩子一起住,相依为命,后来婆婆把腿摔肿了,就被孩子姑姑接走了。只剩孩子一人在家,期间孩子不知吃了多少苦,饥一顿饱一顿的,寒冷的冬天,水龙头被冻住了,孩子下班回来连口凉水都没有的喝,这样苦熬着等待父母回家。

在监狱的七年里,每当我想到家里的情况时,师父的法就打到我的脑子里“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1]。人各有命啊,修炼的人都有师父在管。包夹说三道四时,我不听,就是背法,背诵《洪吟》、《洪吟二》和《转法轮》第一讲,能背多少我就背多少。

从那时起我就求师父,我要学法,一步步走出邪恶的黑窝。七年中恶警强行给我吃药,有时就起了争斗心,恨她们,有时善心的和她们交流。在那个黑窝里,往前走一步都很难。有一点不在法上的,就加重迫害,人心一出来,就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邪恶利用那些有坏思想的人骂你打你。

最常记住的就是师父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2]师父讲不承认旧势力,我们为什么承认呢,有时就不配合邪恶写东西,她们就对我体罚,当我争斗心放下时,邪恶就灭了,她们就不怎么管我了。

七年后出狱时,有个大队长对我说,你和其他的法轮功不一样,你家的条件不怎么乐观,我当时就明白了她话的意思了,我说我有准备,什么样的环境我都能面对,没有能难倒我的事情。她冷笑着对我说,你回家就知道了。

其实在二零一三年我就知道了,一个包夹对我说,你还这么坚强,难道你和你丈夫一样的精神不正常了?我就明白家里有事了,当时就有一念,家里谁都一样,有师父了我们不怕。

利用对恶人的控告救世人、修自己

二零一六年我回家了,家里的情况比我想象的更糟,家里一片杂乱,丈夫已经被监狱迫害的精神恍惚幻听幻觉。在监狱里他被迫害的非常严重,恶警给他吃不明药物,还给他打针。

面对丈夫的不正常状态,我查找自己的不足,自从结婚那天起,就想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这是我骨子里的执著,邪恶就是对着我的心来的,爱面子的心,怕人说的心,亲朋好友不断的在指责说,看你这个家。

那时我刚刚从监狱回来,面对一些事 我就是向内找,多学法和丈夫交流,指出他根本的心结。可是他说不了三句话,思维就混乱了,没法正常交流。我给他收拾东西时,有的东西我拿不动让他帮忙时,他就说我才不管呢,你愿意干就干。我一边干着一边在想,这房子再破我也要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让丈夫一点点的恢复到原来的样子,我抱着这个有求之心逼着丈夫学法,可是呢,结果却越来越坏了。

我就问自己,修炼是向内找,他所表现的不就是放不下长期执着的心吗,盼望他早点好起来,怕别人说对大法不利的话,这不正是该讲真相了吗,丈夫被迫害的事实,不正可以利用来揭露邪恶吗?!

在师父的加持下,丈夫身上负的因素全部解体掉了,他像正常人一样和同修们交流,表现出来的就是一个正常人,一点失态的表现都没有。我真正的体会到了法的巨大威力,整体配合的力量。

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下,我顺利的把控告信寄送到公检法相关部门,其中遇到的人我就用丈夫被迫害的实例,揭露邪党的邪恶本质,讲清法轮功的真相,救度有缘人。

同时在控告的过程中也是修自己的过程,找到并去掉了很多的人心,如着急的心,怕心、利益之心、怨恨心等,真是去根本执着的好机会。我体会到要抓紧时间真修,珍惜师父延续来的时间,严肃的对待修炼,不能有半点含糊。

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有很多感想收获,一直想写出来和同修们分享,可总是有颗心在挡着,觉的自己只上过几年学,没认识几个字怕写不好。正法到了最后了,我应该向师父交出答卷了。

不对的地方,请同修们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