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邪党谎言 修炼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日】我出生在福建省一个普通家庭里,从小受到共产党无神论的灌输。从小父母就告诉我,他们小时候一直都吃不饱饭,都是共产党在六十年代造成的大饥荒,饿死了几千万人。他们都是靠吃野菜长大的,他们缺乏营养,身体都长不高。文化大革命中,中共还迫害了很多知识分子。他们一直都很讨厌毛泽东,说他是僵尸,死了也不入土为安。然后还告诉我那个号称“伟大的设计师”邓小平其实是刽子手。在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所以我从小就对共产党没有好感。

那时候所有的小朋友都加入了少先队,我也跟着加入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在上初二,那时候看到新闻造谣说法轮功如何,老师也告诉我们绝对不可以练法轮功等。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发生了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造谣诬蔑法轮功,造谣修炼者“自焚”。我上高二,对共产党的宣传半信半疑,心想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会自焚呢?谁不爱惜自己的生命啊?心里存在着怀疑和好奇。虽然政治老师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谎言,我倒是持中立态度,总觉的自焚是不可能的事。

那时候我的注意力都是在考大学上,也没有去了解法轮功的真相。在这之后,经常会发现人民币上面有印着“法轮大法好”、“天灭中共”的这些字,心里觉的修炼法轮功的人还挺多的。在上网的时候,qq会有很多陌生人来加我,向我介绍法轮大法,叫我退党退团。因为当时还小,不了解迫害的事情也没怎么和他们联系,一直在做自己的事,渐渐的就遗忘了。

上大学期间,零星会听到一些对法轮功的负面报道,听到身边有朋友的亲戚被抓走了。由于我和老师的关系不错,老师一直叫我要入党,说以后不管是找工作还是考研究生都会给你很大的帮助。由于我从小心里就不喜欢共产党,我就找借口拒绝了。

我是学计算机的,经常上网,后来接触了VPN,懂得利用VPN翻墙看国外新闻。一天我吃惊的发现,共产党竟然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虽然以前也偶尔听旁边的人说过,但是压根不信,总觉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情?!然后看到了大纪元网站,里面有活摘的照片和案例,报道了很多国内媒体不敢报道的新闻,我开始惊讶我在国内竟然一无所知。我继续深入了解,发现这样的信息很多,这样我就彻底明白了中共政府迫害法轮功是事实。而且小时候就听说了“六四”天安门事件,看了大纪元网就更清楚“六四”事件的真相,知道共产党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

这时候起就非常同情法轮功学员。然后看到全球各地的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罗干、周永康、刘京、薄熙来,要求法办他们。我拍手称快,感觉大快人心。

我于二零一七年二月到美国旅游,认识了一位修炼法轮功的大姐,她说她叫Rebecca。我本来就对法轮功同情,就和大姐聊了起来,亲口从她嘴里听到了迫害的真相,她告诉我法轮功只是一种气功,强身健体,美国很多人都在修炼,包括洋人。

我就在公园里试着跟着大姐一起炼功,虽然刚开始很累,手很酸疼。但是炼完后竟然感觉非常舒服,整个人精神特别好,果然有神奇的效果。我告诉大姐,法轮功确实神奇,我要多炼习,因为我一直都是坐着,对着电脑,整个人精神都不是很好。大姐告诉我要退团、退党,我说我不是党员,只是团员和少先队。大姐说团员、队员也要退了,叫我把名字给她。我说我不敢把真名给她毕竟我还要回国,她说化名也可以,我说你就帮我用“聪聪”这个名字登记吧。她说没问题,会帮我退的,我表示感谢。

期间我又跟大姐炼了几次法轮功,感觉精气神好多了。从此心里把法轮大法当成一种信仰。我非常感恩李洪志大师,得法后,身体一天一个变化,思想也在逐渐升华,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妙,无以言表。

我和我好朋友陈某谈到了我在美国修炼法轮功的事,说回国了想继续修炼。他说他认识一位炼法轮功十多年的大哥。他带我到大哥家里,我告诉了他我在美国的经历,和对法轮功看法的改变,希望能继续炼法轮功。他非常开心,表示愿意带我一起炼法轮功,然后介绍其他法轮功学员给我认识,还送了一本《转法轮》给我,叫我要好好看,说炼功固然重要,看书更重要。

我开心的接受了他的礼物。接下去每周我都会到大哥家里炼功打坐,大家一起交流。每次大概五~六个人,多的时候有八个人。林大哥告诫我要低调,尽量不要让人知道我们在炼功。我说我明白。我问大哥说《转法轮》挺深奥的,我很多地方不理解。林大哥耐心的给我谈了他的理解,说没关系,慢慢读,读多了就懂了。就这样大家一起炼功,然后读书,感觉日子过得很开心,我精神状态也是越来越好。

我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来到新西兰,发现这里的风景果然很漂亮,蓝天白云,让人心情都好起来了。在超市里看到了熟悉的大纪元报纸,上面发现奥克兰各地都有法轮功炼功点。我选了个离我住处近的地方,过去,见到了周先生,我告诉他我也是法轮功学员,希望能和他一起炼功。周先生很高兴的答应了,带着我炼功,我仿佛又回到了在美国和大姐炼功的日子,感觉全身心放松,精神压力得到了释放。

周先生介绍了另外一位袁先生给我,告诉我可以跟着他们小组一起炼功,等三个月后就可以参加大组炼功。我联系了袁先生,每周日上午九点在植物园炼功。因为是小组,我们又在南区,修炼的人数不多,每次都是五个人左右。但是他们对我非常好,还告诉我,如果有什么需要,他都可以帮助我。我很感动,在新西兰都没有朋友,法轮功学员给了我帮助,让我感受到了温暖,有家的感觉。他们就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家人。

在这里炼功让我有了安全感,可以在公园里炼功,不用躲在房子里炼。这里的路人对我们炼功也是充满了好奇,经常有人过来问炼功的事情。不会像国内,一直被其他人歧视。有一次碰到两个中国游客,我主动上去和他们打招呼介绍法轮大法,说我也是国内过来的,在这里修炼法轮功。然后拿神韵晚会的宣传单给他们,让他们有空去看看神韵晚会,感受下真正的中国艺术文化,他们笑着答应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