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腐蚀掉的指头长出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我今年六十五岁,一九九六年十月与丈夫有缘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大法福益我家

修炼前我百病缠身,神经衰弱、严重失眠、风湿关节痛、鼻窦炎、结肠炎,发作时痛得我死去活来。修炼法轮大法后,很快达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状态,本体也向年轻化方向转化,从表面看来,完全不象六十四岁的老太太,人家说,看我最多五十岁左右。近来我的头发也逐步由白变黑,精力充沛,工作效率高,全身心的投入到做好三件事中,力争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我丈夫是高级工程师,是受聘的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修炼法轮大法前,他有较严重的神经衰弱症,身体消瘦,一九九二年三月发现肝内血管瘤,被一所军医院作为重点病情监护对像,一年一大检,半年复查,五年内做过十次检查,血管瘤依然明显存在。到一九九六年十月法轮功洪传到我厂,丈夫炼功二十多天后恰逢体检,负责监护他病情的张医生自言自语地说:“血管瘤怎么没有了?怎么找不到了。”丈夫说:“再找一找。”张医生指着B超说:“就是这个位置,现在疤痕都没有,药物治疗不可能,你炼了什么气功吧?” 我丈夫说:“法轮功,才炼了二十多天。” 张医生感慨说:“法轮功真的那么神?”我丈夫说:“是呀,天地中存在许多不解之谜。”

被腐蚀掉的指头长出来了

我是从事药物原料成份分析的化验员,我们质检科有四、五十个化验员,对分值低(分值决定奖金)或毒性大的,或化验操作程序复杂的品种,一般人都不太愿意接手,领导和同事们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功,是好人中之好人,把分值低或毒性大的药物原料(如溴乙酰溴),都推给我做,久而久之就成了我的“专利”了。我对此毫无情绪,相反,我把它当作提高我心性的大好事。

有一次给我化验一批剧毒的“溴乙酰溴”化学原料,不知不觉左食指粘上了,很快食指红肿、溃烂,过几天发臭,人人为我担忧。但我相信大法法力无边,不会对我炼功人造成伤害。结果一个多月后,被腐蚀掉的指头慢慢地长了出来,而且没留下受过伤的疤痕。我科的同事们都亲眼见证了法轮功的神奇与超常。

大难中毫发无损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小女儿大学毕业,丈夫用摩托车送小女儿回校,在高速公路上到达学校门口前的高速公路拐弯换道处,被一辆军车(小轿车)从侧面以一百二十公里的速度撞击下,将我女儿从摩托车上飞出二、三十米,当时我女儿一点没有伤,马上爬起来看看她爸怎么样,她爸还坐在倒下的摩托车上,一动不动,女儿大呼,并谴责那军车司机怎么开的车!丈夫醒来后对司机说:“我没事,你走吧。”他起来后真的什么事都没有,而摩托车只是前刹车把断了。如果没有师父保护,他们父女俩早已是车毁人亡!可他们父女俩一点伤都没有、一点皮都没有擦破。真是不可思议啊!这里再次叩谢师恩!

二零一五年八月,我们回乡下洪法救众生,在完成预定的项目后,我看到老家门前两棵龙眼树结出丰硕的果实已很成熟,欲採摘一些带回来,但是树长得很高,用五米长的专用剪还够不着高处的龙眼枝,丈夫就用约三米髙的两脚木梯用细竹竿支撑着,上去剪高处的龙眼枝,剪着,剪着突然竹竿与木梯脱了扣,丈夫从两米半高的木梯上摔下,一米七六的身躯,头先着地,一头栽在水泥地板上。(他后来说,自己听到象从高处向下摔西瓜一样的沉闷响声)在场的亲人们都惊恐万分,丈夫自己从地上爬起来,连说“没事,没事,谢谢师父保护!谢谢师父保护!”真的什么事都没有,没有皮肤伤,没有包,没肿,没头晕,只是落地的头顶有一点不很明显的浅红印痕!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给我丈夫第三次生命!

真相护身符的神奇

我大哥是一九五六年到新疆工作的,是处级退休干部,邪党党员。退休工资较高,一般隔一年就出去旅游,享乐晚年。他认为只有共产党能给他这么好的待遇,无论怎么讲,他都不肯三退,还表示:“不退,即使明天死都不退。”

但我的大嫂悟性较高,她前年来到我家住了一个多月,我们一说她就三退了,并且同我们学法炼功,成为大法修炼者。我哥看到嫂子修炼后身体起了明显变化,病没有了,脸色红润年轻了许多,他触动很大。

去年我哥又来了,并给我讲了他的一次奇遇。他说去年的一天,他骑着自行车被后面来的摩托车撞了,自行车被撞出老远,可他还站的好好的,而撞他的人倒下了,还受了伤。我哥说:“我口袋里有你给我的(大法)护身符,我感到是你师父保护了我,确实很神呀。”这件事对我哥触动很大,他终于同意三退了,顽固的他终于得救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