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到期仍遭迫害 刘庆富老人不得不流落在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齐齐哈尔市老年法轮功学员刘庆富三年冤狱期满,哈尔滨市道里区政法委、新发派出所等不法人员再逼刘庆富放弃信仰法轮大法。尽管刘庆富老人被迫害得老态龙钟、身体虚弱,他不得不流离失所,躲避迫害,有家难回。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哈尔滨市道里区新发镇四名老年法轮功学员刘庆富、朱千功、高雨林、刘淑华在新发镇五星村杨家屯,向世人派发真相光盘时,被新发派出所警察绑架。后来高雨林和刘淑华被诬判四年,朱千功和刘庆富被诬判三年。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是年近七十岁的刘庆富从齐齐哈尔冯屯监狱出狱的日子,他艰难熬过三年冤狱迫害。当刘庆富被狱警搀扶出来,家人看到刘庆富被迫害得老态龙钟,背也驼了、眼也花了、牙也掉了、脸色苍白,身体虚弱,走路也不稳。

刘庆富本来以为可以和家人团聚了,可是在监狱外,哈尔滨市道里区政法委、道里区新发派出所、当地村干部,千里迢迢来了两车人,他们不许刘庆富回家,要强制劫持刘庆富到新发派出所。

一开始,这帮人哄骗家属说:只是到派出所采集个信息、走个程序,就让回家,其实真实目的是为了逼迫刘庆富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四书”,当众却不敢光明正大的说出来。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刘庆富被辗转三个监狱遭受迫害——呼兰监狱、泰来监狱、齐齐哈尔冯屯监狱。

在呼兰监狱集训队,刘庆富被迫害了三个月,每晚都是七个人在一张床上,立着码刀鱼的姿势睡觉,互相挤得都上不来气。

因卫生条件太差,老人全身被感染了疥疮,却不给医治,犯人互相交叉感染,同时被犯人连踢带打,强制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 “四书”。

家属给刘庆富老人存的一千元钱,基本都被犯人霸占抢去,供给狱警吃喝拿用了。

刘庆富被转到泰来监狱集训队时,正值寒冬时节,三个月被强迫睡在水泥地砖上,由于受凉,导致双腿浮肿,监狱不给救治,被几个犯人一起暴力围殴,打耳光,强制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四书”。

在十六监区,刘庆富被指导员郑辉用手铐背铐后,双手被吊起来,用苍蝇拍的硬胶皮把(监狱特制)专门往刘庆富老人脸上使劲抽,逼迫写“四书”。刘庆富整个面部包括眼皮被抽的膀肿,狱警逼迫老人长期打扫车间、大厕所。

最后,刘庆富被转到齐齐哈尔冯屯监狱。对法轮功学员来说,哪个监狱都一样,都要用软硬兼施的手段逼迫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四书”。

因刘庆富老人遭受三年冤狱,家属担心老人身体状况,在回来的路上,直接将他送到医院检查,由于老人身体虚弱,胃镜、肠镜一些检查都做不了,先回去调养。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六日,道里区薛家新发派出所出动多个警察到刘庆富家,一群警察对着刘庆富老伴,一个七十岁、患有多种疾病的农村老太太,连吼带叫,威胁恐吓,逼问老太太说出刘庆富和女儿刘文茹的下落。因老太太不知道人在哪里,警察未得到信息。

当时老太太一个人在家,受到了警察的过度惊吓。

目前,刘庆富老人害怕警察骚扰,流落在外,有家却难回。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