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正念解体监控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从去年开始,中共邪党在全国范围内打着改造旧小区的幌子,瞒天过海,顺理成章的把监控摄像头与人脸识别完整的由机场、车站、码头、银行、大街小巷等公共场所延伸引進居民区,把整个中国大陆变成了一座大监狱。

就拿我所居住的小区来说,总共只有四排楼,却安装了二十多个不同形状的监控摄像头,十来个标明“采集图像”的监控摄像头。人一出单元楼门,正面、背面、侧面都在摄像头的跟踪监控中。整个小区是交叉、交织、重复覆盖,没有死角,没有空白点。而且每个单元楼门的大铁门上旁都安上电子门禁与人脸识别装置,去领钥匙时还让照相存档。一个人什么时候出去,什么时候回来,走的哪条路;出的哪个门,進的哪个门;出去什么样,回来什么样;谁家来没来人,几时来,几时走,来几个,男女老少,衣着打扮,长的啥样,一清二楚。监控室昼夜都有人值班。全方位监控,要想搜索寻找一个人太容易了。还有每隔十几米、二十米就立一个柱状灯,天没黑灯已亮,天大亮灯才熄,照得小区亮如白昼。这就是邪党面子工程,并且把面子工程做到这份上,真正关乎千家万户利益的旧有设备改造、改换却不动。往这样的小区送真相资料,别说外面人,就是小区内部人都感到为难,邪党防的就是这个。

明慧网上知道:那个摄像头两百米外的车牌都能看的清清楚楚。警察用“敲门行动”拍去的照片来对照马路和小区里摄像头拍到的视频,来查看大法弟子行踪,看同修每天到哪里去,和谁在一起,有什么活动规律。中共耗费这么大财力安装摄像头的目地,无非是利用摄像头录像做证据对大法弟子绑架、抄家、甚至判刑。

师尊说:“这场迫害的本身是低层的坏东西阻止我们去救人;高层生命觉的这场迫害正是对大法弟子的考验和修炼,就是这么一个关系。”[1]刚开始我的思想负担很重,还真有些怕,惶恐不安的不知怎么办好,老想搬家,换个相对好一些的环境,可是谈何容易。因为我家是学法小组,学法是有固定时间的,时间长了,他们会不会摸到规律。来的同修都是出名挂号的,“在敲门行动”中多次被骚扰过,有的还被照相、录音过。人脸识别会不会把他(她)们识别出来等等一些人的观念都出来了,整日处在一种紧张、焦虑状态,只有多学法和被动的发正念。后来同修也觉的不安全,提出暂时先不来了,过些时候看情况再定。恰在此前,我做了个非常清晰的梦,我悟不准是师尊的点化,还是因为我有怕心旧势力演化出的假相,没有和同修说。既然同修提出来了,也不是偶然的,事关同修安全,我也就同意了。

人世间有相生相克的理,也有正负同在。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有利有弊。后来我发现,楼门里的居民,尤其是有小孩、有年迈体弱老人的,一是嫌麻烦(以前无门);二是铁门沉重推开费劲。于是就有人用砖头、石块等东西把门支开,这样進出就方便了。后来可能是被监控室发现了,派人给关上了(一关就锁上了)。不知哪位不听邪的聪明人又把固定的那半扇门撬开了。铁门分两部份:半扇固定,半扇是活动能开关的(门禁就在这半扇门上,人脸识别就在它旁边)。这样那半扇活动能开关的门照样锁着(变成固定门),原来的固定门就整天开着了。这是一场无声较量:居民这边天时、地利、人和都占,监控本来就不得人心,失道无人助。这样的拉锯战干没招,也就不管了。师尊说:“在当今的社会中,一个人能有一点正念,这个人就已经了不起了!不是这样吗?什么样的社会,什么样的社会基础,对于一个生命来讲,他能够有正念那是不同的。”[1]我为常人能正念抵制、反抗邪党监控在心里叫好。同时也悟到:慈悲的师尊利用常人在帮我呢。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应该恢复学法小组,把同修找回来。

从历史到今天,大法弟子的生命是师尊铸造的;大法弟子的一切是师尊给的。我们就是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因为我们的生命就是为大法而成就、为大法而来的。所以别无选择,只有把师尊安排的正法修炼、救度众生这条路坚定不移、义无反顾的一走到底,才能成就自己,才能使那些对自己寄予无限希望的无量众生得救度,才能圆满随师归位。我为自己的怕心感到羞愧。我为自己没过好这一关感到痛心和悔恨。关键时刻被私我左右,想的不是大法而是自己怎样,我还配当大法弟子吗?这和法的要求相差多远。我为自己感到脸红。

师尊说:“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2]是啊,大法弟子都是有能力的,而且能力还很大。怎能“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2]呢。“有些魔能够欺负大法弟子就是因为你看不见、你自己觉的自己无可奈何,它就钻这个空子。”[1]师尊还说:“也就是说,别看现在人类的现实状况怎么样,也别看邪恶怎么猖獗,来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等着你们救的!(鼓掌)所有出现的不好的事情,都是对大法弟子增加威德的考验。”[3]

“魔高一尺,道高万丈”。江魔邪党想用监控摄像头和人脸识别来吓唬大法弟子,监控大法弟子,阻挡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是痴心妄想!我们就是要用正念正行解体它。明慧网上有许多值得借鉴的好事例以及本人的做法与体悟,现归纳如下,供同修参考:

一、给我印象最深的明慧网上一实例:一同修十几年做真相粘贴从未出事。问她,她说她每次出门时就想:摄像头不起作用,只有光,没有图像。

二、我们出去做救度众生的事情时,面对监控,我们正念对待它,并请师尊加持,坚信师尊;只要我们正念强,监控对我们不起作用。

三、与所有监控摄像头沟通,让它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要它们帮助大法弟子,不要助纣为虐,帮助邪恶。

四、发正念清除利用摄像头、人脸识别来监控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旧势力,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

五、先否定,再清除。有个学员讲:电子设备最弱了,一清它就失效。举个例子:有人开车出去,回来手机接到有罚单信息。就去交通队办理,他发了一念,否定这个迫害,清理了一下。到交通队,他们在一个电脑上查了半天,转头又向另一个电脑查,最后回头说,没事了,你走吧。

六、还可发正念抹去你所到之处摄像头里有关本人的所有图像、信息,不留一点蛛丝马迹,一片空白,或者干脆让摄像头坏掉。这是预感危险后的补救措施。这一条也可用在所在小区的摄像头上。

七、用人的方法也可做些防范:比如戴上墨镜或平光镜;戴个口罩或帽檐大一点的帽子;天热时打把伞。衣服要勤换,深浅,肥瘦,长短等反差大些,鞋也不要总穿一种颜色和款式。用这类方法模糊与掩饰自己的特征,也可稍微装扮一下,灵活运用。

八、外出讲真相救人最好不要使用老年乘车证,因为那证上有本人信息,最好使用无任何个人信息的交通一卡通。也不要连续经常去一个地方,乘车路线经常变,地方经常变,步行路线也经常变,无规律可循。

九、尤其到学法小组,固定时间,固定地点,固定人员,固定乘车路线,再拿个老年乘车证。这对自己和同修都构成最大安全隐患。建议:1、改用一卡通;2、不要长期固定在一个同修家,有条件的同修都可参与進来,排队轮流更换学法地点;3、时间、乘车行走路线、服饰装扮,自己斟酌变换掌握。

目前从明慧网上报道出来的各地大法弟子在讲真相救人、挂横幅、粘贴、散发真相资料等所遭受迫害的大都是:恶警利用摄像头(包括人脸识别)绑架迫害和不明真相人的举报。不管哪种情况,都要切记我们是师尊的弟子,关键时刻喊师父,请师父帮助。师尊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4]坚定的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师尊无所不能,大法威力无边。“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5]。必要时还可运用神通。师尊说:“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经充份发挥着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几乎是用什么有什么,如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坏人定住,只说一声“定”,或者说“你站在那儿别动”,或指着一群坏人,就一定动不了,过后想一下“解”就解除了。”[6]心想事成,在常人是憧憬,在大法弟子是功能。师尊已经把这功能讲给了我们,当我们能自如的运用这种功能时,那摄像头还能照到我们吗?恶警还敢迫害我们吗?人脸识别还有用吗?不明真相或心术不正人还举报的成吗?我们的生命已经属于大法了,有师在,有法在,以为他的心,正念正行,就按师父说的做,就什么都能解决。

最后,让我们牢记:“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7]

抛砖引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美国首都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