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修去人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女性弟子,在风风雨雨的这二十多年中,在师父的看护下坚定的走了过来。今天和同修交流一下我在工作单位修去人心的过程。

我是学建筑专业的,原来在单位基建科任施工员,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我被迫下岗,后来在监理单位供职。二零一六年初,单位成立了项目管理公司,就是建设单位出资,我们替他们管理工程,包括办理项目的各项审批手续、施工管理、材料考察及价格的确认、招投标事项、合同审查签署、预算决算审核、与外协单位如设计院的联系沟通等等,只要是建设单位的工作全部由管理公司来落实。

领导调我去负责技术,一直到二零一八年九月,共两年半时间,期间发生了很多魔炼心性的事情,有的令人剜心透骨,就象针扎一样难受,特别是忍耐力不够,一说就炸,过后又后悔,因为心性守的不好,师父给安排的提高的机会把握的不好,该消的业也没完全消掉,最后攒在一起成了个大包袱了。最后这次过关是最重、最大、最凶猛的,差点被旧势力毁了我。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我负责办理了园区十个旋转门的招标工作,来报名的两家,其中一家是领导关系,因招标必须要满足三家,后来我找造价公司了解价格时,他们就提供了他们正在审计的青岛一家旋转门厂家,这样三家進行两轮报价谈判竞标。有关系的那家比最低报价的青岛这家多了八十多万。

因是领导的关系,两轮报价后,我把这家关系户找来,最后再给他们一次机会,问:如果和甲方签合同,价格是否还能降低?这家关系户理直气壮的说不能降,态度很蛮横。因为竞争性谈判是低价中标,最后选用了报价最低的青岛一家,也就是造价公司提供的这家。

这下就象是捅了马蜂窝一样,没中标的这家关系户到处找领导,连市里领导都找了,弄得沸沸扬扬。一个月后这个关系户找到我,提出这个活由他们来干,价格还是按青岛那家的,他们不要利润,只要业绩。我说已经定标了,不能改了,以后还有合作机会。问他,当时我给他机会了,为什么不降价,他说为了多挣点钱。他一看没达到目地,闹到建设单位朱董、蔡总那去了。

二零一七年六月份的一天,朱董找我了解情况,原来他们给我造了很多的谣,怀疑我吃了回扣,怀疑中标这家是我的关系,还造谣说他们报价最低而我没选择他们。当时我听了觉得很可笑,一点都没有生气。

我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给朱董汇报了一遍,招标前三家报价都是二百二十至二百三十万之间,后来设计院要求把不锈钢外饰改成氟碳喷涂,这样价格会降低。而正式投标时,只有青岛这家价格降到一百八十六万,另两家第一轮报价冒到二百八十万和二百九十万,第二轮降到二百六十八万(关系户报价)和二百八十万。我把三家的投标文件和两轮报价给蔡总看了。关系户说他们报价最低不让中标的谎言不攻自破。蔡总生气的说:“把这当成唐僧肉了。”

我又给领导汇报了这三家的来源,青岛这家是造价公司提供的,破除了中标人是我的关系的说辞。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回扣的问题了。投标前,这家关系户到办公室给我送阿胶,我拒绝了,没要。另一家打电话要给我三万元,让我帮忙,我也拒绝了,让他们好好准备标书。同时告诉他们,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叫人做好人,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拿。青岛这家要请我吃饭,我拒绝了,他又打电话说他们单位是他说了算,意思是我要什么他们就会答应什么。所有这一切全部被我拒绝了。中标后,青岛这家要见我,我知道他是想答谢我,我不和他们直接见面,不给他们任何机会。后来得到信息,这个关系户找到青岛这家,说他关系很硬,给他们三万元,让他们陪标,青岛这家不干。这些情况我全部汇报给朱董,他们送的任何东西都不要,我处理问题是站在外围处理的,不搅在里面,不为利益而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朱董听完后什么都明白了,又问了我一些其它问题,我坦然的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一下兴奋起来,他对法轮功有一些了解,说九四年毕业时,人家给他介绍个对像就是炼法轮功的,同时主动提出让我到他单位来上班,说他这边工资高,我答复他等这个项目结束后过来。事情就这样过去了。这一关过的还算好。

过后,我再没有过问过他们关于工作的事,他们也没有再找我。今年四月,考察苗木时,朱董的手下杨总说朱董和蔡总想让我过去。但他们一直没有给我个正式的确切的信息。我心里还经常想着此事,希望他们找我谈谈此事,我也确实想过去,因为那边工资高很多。经常设想他们找我时,我怎么答复他们的问题,想入非非。

师父说:“你想重了,你不就是执著追求了吗?”[1]它已经成了一个很大的执着了。想着过去后工资高了,孩子买房子也轻松了,我也可以坐在办公室处理事情,不用上工地了,而且在建设单位干还有个好处,就是自己说了算,权力大,管理公司、施工单位、监理单位及其它的设计单位、招标单位、造价公司都得听建设单位的。同事说我工作能力强,领导开会也表扬我,自己感觉也很飘飘然,自我意识很强,而且很膨胀。

虽然自己在大的金钱利益面前把握的还可以,钱和购物卡都不要,有的送礼也不要,有的非送不可,很难拒绝的,我又把钱还给了他们,同时向他们洪法,起到了证实大法的作用。但是有些小东西还是收下来,比如:施工方自己家种的菜、水果、茶叶、月饼等,心里还有点贪恋这些小东西。

因建设单位一直没再找我,我悟到也许就是去我的这些心,师父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自己一次一次的背这段法,后来也平复,放淡了,但思想深处还是没放干净。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魔难真的来了。

今年七月份的一天,建设单位杨总请客吃饭,我没去,因上班远,出去就是一天,所以不想把时间浪费到饭桌上,下班回去,还想留出学法和炼功时间。

第二天,他们告诉我,杨总在酒桌上宣布施工方的刘经理下一步去建设单位任职。我的妒嫉心一下出来了:凭什么让他过去,他成天想着法的坑建设单位,那个样还敢用他?本来那个位置是我的,凭什么让他去?他要德性没德性,怎么能让他去呢?我的妒嫉心和怨恨心全爆发出来了,满脑子都是这个,心里很难受,愤愤不平,吃饭也吃不下去,睡觉也睡不着,看书也看不進去,炼功也不静,翻江倒海的,就象自己的好东西让人抢了一样,很难受。真的是象师父说的:“这个心受到很大的伤害,觉的很苦,很累,心里老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心灰意冷”[1]。

好在自己还记着自己是大法弟子,一次次的在心里排斥这些不好的思想,但是感觉这些坏思想来势凶猛,想要一下击垮我,我在心里一次次的求师父帮我拿掉这些坏东西,我不要这些东西,那不是我的,我要跟师父走。

就这样,还是排不掉压不住,太痛苦了,太难受了,我一次次的长跪在师父像前,求师父救救我,我要跟师父回家,我不要人中的东西。我就象是掉队的大雁,想追赶又很难追赶,又不想落下,而又在艰难的奋力追赶。我很害怕,怕我跟不上整体進程,怕失去这万古机缘,怕师父不要我了,怕最后痛悔。

我知道修炼没有别的捷径,我必须向内找,必须把心冷静下来,必须有个彻底的改观才能有提高,我不想错失机缘,不想错过这个师父安排的提升自己的机会,虽然这样想,但还是很难放。

我一次次背师父的讲法:“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1] 我就想也许那个位置就是人家的,人家有德,命里有那个福份,师父说了:“他可不是按照你的本事去给你安排的。”[1]“他是按照你的业力去给你安排的”[1]。

向内找真是个法宝,我想修炼路师父已经给我安排好了,是最好的,我还求什么啊?还用人为的自己给自己安排什么吗?这不就是一手抓着神,一手抓着人吗?到底要哪个啊。不断的在心里背着师父的法,不断的摇头,要摆脱这些业力的束缚,就这样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个事就算过去,师父把业给我消了,我心里轻松了,生活修炼又从新归到正道上了,而我就象经历了一个生死劫难一样。现在说起来容易,当时可是艰难险阻。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两个月,新的考验又来了。九月初这个施工方的刘经理到我办公室,问我这个工程完成后去哪?我说领导安排去哪就去哪,他又说了一句:还不去找找去。看来他也知道建设单位想让我过去这件事。他所说的找找去就是现在社会上的潜规则,让我去送送礼,请请客。

本来平复的心又有点波动了,但比原来淡多了,纠结了两天,很想过去建设单位上班,但送礼这种形式又觉得不好,太执着了,自己也认识到这个不好的心了,最后把心一横,如果还得请客送礼的话,我就不去了,不想把修炼这个路走歪了,常人中的拉关系走后门都是要唾弃的,大法弟子只能截窒世下流。

但还是有点放不下,自己考虑那就退一步吧,我给朱董发了个短信,给他大体汇报了这两年的工作,又提了几点建议,同时表明需要的话我愿意为他效劳。朱董回复了一句:收到,很感谢。自己心里想着:一切交给师父,随其自然,行就行,不行就算了。但感觉还是人心没去干净,内心深处还是有点执着。还经常冒出来希望此事能成,还是名利心没去干净,在起着作用。

在这过程中,杨总又三次打电话说他很信任我,让我留下来,把后期的园区综合验收落实完成,说其他人没经验,由我来处理。暗示他们会用我的。又一次次勾起我的人心,看看我修得是否扎实,再戳戳我这颗心。

自己也很苦恼,怎么人心总是往外冒呢?怎么就是去不干净呢?怎么就还动心呢?怎么就放不下呢?不是不动心吗?我就背师父的法:“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而不是因为自己在常人中的执著心放不下而苦恼”[2]。

自己还想,我没有因为利益损失了而对师父诉苦,我是因为名利心去不掉而苦恼,怎么老是在心里返出来啊,心情也烦躁,怎么这么多年了还修得这么差劲啊,都觉得对不起师父,自己太不争气了。心里一边冒出执着来,一边又尽力的排斥它。感觉修炼很苦很累很难,又真心想跟着师父回家,但又放不干净,又背师父的讲法:“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2] 明明知道带不走,为什么还想它?还放不下呢?我又跪在师父像前,长跪不起,甚至卷曲着身体躺在师父像前,不想起来,恳请师父帮我拿掉这些肮脏的思想。状态时好时坏,打不起精神来,对名利的执着大的感觉自己很难放干净。

因执着心没完全去掉,魔难又来了,十月一日长假后上班第一天,领导就调我到别的工地,很突然,没和我提前商量,有一个同事偷偷告诉我说,前一天开会了,领导说建设单位嫌我是炼法轮功的,不太满意,又说我要告杨总的状,当时我就觉得很可笑,我知道什么啊,我告什么状啊,对于这个诬陷,我一点都没生气,心想让他去造谣去吧,想起师父讲法里说的:“上领导那儿告你的状,把你搞的很臭。别人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你。”[1]心在法上就没有过不去的关,不管他,随他说去吧。师父再通过这种形式让我再次把名利心放淡了一次。

到了新工地比较清闲,静下心来想一想,是因为执着心还是没去干净,师父就安排调走我这种形式让我彻底放下这些对名利的执着。表面上看是不好的一种形式,同事也为我打抱不平,说让谁走也不该让我走,刚开始还是有点心里不太平衡,慢慢用法衡量一下也平衡了,就应该这样,是自己一次次的放不下执着心,才让师父一次次的为我操心,让我提高。师父说了:“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3]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都和我的修炼有关,都有我要修的东西在里面。我走之后,有些工作他们还打电话问我,我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们怎么处理,毫无怨言。

在这几次过关中,师父利用来修去我的人心,庆幸的是我没有在魔难中倒下,我把它作为了一个提高的台阶,现在真的很感谢这些难关中的人和事,没有他们的出现,我也提高不了,我是在走神的路,在师父的引领下,我离家越走越近。观念转变过来了,执着心去掉了,层次提高上来了,同修也说我现在变化很大。

同时想起师父的一句话:“凡是在常人社会中叫你去得到好处的都是魔。”[1]而我用了一年多时间才真正认识到这个问题,当时让我到高工资的建设单位去的本身就是师父安排的一个让我提高的机会,我却把它当成了展现自己工作能力,让自己发财的一个机会了。同时也深深体会到向内找是一个法宝,向外找永远也提高不了。感觉修炼了这么多年现在才学会修炼,才知道怎么修自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