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魔肆虐 且看邯郸迫害(六)

河北省邯郸地区十九年中共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接上文)本综述报告用真实的案例和确切的数据勾勒出十九年来邯郸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基本概况,具体包括以下内容:

一、肉体消灭 迫害致死
二、恣意妄为 非法劳教
三、假借法律 实施枉判
四、绑架抄家 经济迫害
五、酷刑凌辱 残暴折磨
六、支离破碎 家庭血泪
七、迫害大法 邯郸恶报
八、邯郸恶人 榜上有名
九、结语
附录1.邯郸地区遭中共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附录2.魏县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勒索的名单
附录3.邯郸地区各市区县部份迫害法轮功的元凶
附录4:邯郸地区法轮功学员历年被绑架、抄家、勒索、洗脑、酷刑、劳教、判刑情况详细名单统计表

* * * * * *

七、迫害大法 邯郸恶报

中共的暴徒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往往声称自己是无神论者,不怕遭报应。可是,善恶有报是宇宙的运行规律,谁也逃不出去,作为中共的一个爪牙,你不怕报应,报应就不存在了吗?那是不可能的。无数的真实案例证实,追随中共邪党参与迫害法轮功不但自己遭恶报,还会祸及家人跟着遭殃。

尽管中共将公检法人员的恶报情况视为机密进行封锁,但仍有大量的恶报案例还是通过民间途径传了出来。十九年来,邯郸地区迫害法轮功而本人遭恶报的有122人,祸及家人遭恶报18人。

图:邯郸地区参与迫害法轮功者遭各类报应人数统计
图:邯郸地区参与迫害法轮功者遭各类报应人数统计

整理发现:在有限的已知迫害者本人遭恶报中,死亡55人,其中癌症死亡15人,车祸死亡11人,暴死(猝死)15人,其它方式死亡14人,占遭恶报总数的42%;身患恶疾30人,恶疾指的是各种疾病和说不出名的怪病,占遭恶报总数23%;仕途终止被调查、双规、撤职、入狱22人,占遭恶报总数的17%;经济破产4人,占遭恶报总数的3%;落下伤残19人,占遭恶报总数的14%;其它情况10人,占遭恶报总数的7%。

图:邯郸地区各部门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人数统计
图:邯郸地区各部门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人数统计

在有限的已知遭恶报人员中,公检法系统(各级政法委、“610”、公安局、国保人员、检察院、法院、看守所、劳教所)人员60人,占遭恶报总数的43%;行政企事业基层(各级政府部门人员,企事业,社区、村委会,学校)人员57人,占恶报总数的41%;遭恶报人员中,受中共毒害世人23人,占遭恶报总数的16%。

在邯郸地区各县市区,有限的已知遭恶报人员分布情况:邯郸市区24人、武安40人,曲周19人,魏县11人,永年15人、涉县3人、峰峰1人、成安3人、大名1人、鸡泽5人、磁县1人、广平2人、邱县1人、馆陶9人、临漳4人、肥乡1人。

图:邯郸各地区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人数统计
图:邯郸各地区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人数统计

有中共撑腰,当初这些参与迫害的人员是何等的猖狂与不可一世,就包括邯郸地区市委书记、各县委书记、县长、各级政法委书记、“610”主任、公安局局长、看守所所长、检察院人员、劳教所所长、国保大队长、派出所所长、警察、乡镇、街道人员,他们是中共在邯郸地区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决策者和执行者。

本来,这些人应该利用手中的权力对自己辖区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保护,那样他们自己也会得到上天的福报,但是这些人为眼前的一点私利被中共邪党牢牢控制,他们反天道而行才造成今天的恶报。

跟着中共作恶,他们中有的人已经死了,元神正在地狱中无休止的偿还自己造下的无边罪业;有些人还在世间活着,却是恶报频频如同行尸走肉;也有的人惶惶不可终日,在恶疾缠身的痛苦中生不如死。

下面,我们从140个恶报案例中挑选部份案例出来,呈现给读者。

(一)不怕遭恶报≠不遭恶报

1、不怕遭报应,不等于不遭报应

党殿军,邯郸市邯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他在位期间为了眼前私利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被他绑架、非法劳教或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多达数十人,他还经常在非法审讯时毒打、电击等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在法轮功学员对他讲真相劝其停止作恶、否则会遭报应时,他口口声声说:“我是共产党员,无神论者就是不怕遭报应。”然而当报应来到时,他是显得那么的可怜与凄惨。他遭恶报得癌症后总是低着头怕别人知道,原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时的嚣张气焰也没有了,于二零零四年死亡,死时才40多岁。

2、不信恶报,咒骂大法,烧鸡店老板一个月后车祸身亡

赵修才,武安市磁山镇新兴铸管厂生活区大名府烧鸡店老板,经营烧鸡生意多年,生意非常红火。可是他受中共毒害,非常仇视法轮功。二零零零年左右,有人在路边墙上用红漆写上了“法轮大法好”等大字。赵修才发现后竟无理智的在路上对着过往行人大骂法轮大法及大法师父。口出狂言说:我是共产党员,不信有神,我也不怕报应,有本事把我如何如何。约两个月后,赵修才在一次进货途中出车祸死亡,五十多岁就丢掉了性命。

3、叫嚣“为什么还不报应我?”原侯村派出所所长吉少春车祸惨死

吉少春,男,生前曾先后在邯郸曲周县河南町派出所任指导员,侯村派出所任所长、县公安局三中队队长。曲周当地的法轮功学员多次给吉少春讲法轮功真相,请他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但吉少春根本听不进去,反而叫嚣:“我就迫害了你们法轮功,迫害了你们法轮功弟子,迫害了你们的老师,为什么还不报应我?”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吉少春一人开警车,在肥乡县路段,撞到前方的拖拉机上,吉少春当即死亡。

4、成安县公安局局长李志德说自己“就是魔”,结果得癌症生不如死

李志德,男,成安县公安局局长。老家在邯郸峰峰矿区,其人穷凶极恶,在任期间积极参与迫害,为邪党卖命。法轮功学员寻瑞林、王书军、翟连生、夏文仲被迫害致死该恶警是主要的责任人。他在抓捕法轮功学员时叫嚣:“我就是魔,我就是要吸了你们。”因其作恶多端恶报缠身得了食道癌,生不如死。

5、咒骂大法,嘴被狗撕烂,最后得癌症死亡

郭从贵,男,死亡时63岁,他是邯郸武安市北关街街道办人员。郭从贵听信中共当局电视报纸对法轮功的造谣、栽赃陷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北关街道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到大队支部关押一晚。隔日郭从贵见到法轮功学员后故意出言咒骂大法师父、嘲讽法轮功学员,在人前再次侮辱法轮大法,出尽丑行。一九九九年七月,郭从贵突发疾病脑溢血被送到北京治疗。六年后,郭从贵到邻居家送还农具,出邻居家门时突然遭到邻居家藏獒扑咬,藏獒将其扑倒后竟然专咬其嘴,并将其嘴撕烂,鲜血直流使其痛苦万分。二零一一年左右,郭从贵得癌症死亡。

6、诽谤大法,落个死无全尸

曲周县西马连固袁宏现,由于听信了中共造假的谎言,当着众多人的面,说一些栽赃法轮功的话,并说“我才不上法轮功的当呢,到北京把人都烧死了。”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他去赶庙会,借了邻居买的准备迎新娘的摩托车,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走到桥上,和一辆三马车相撞,他本人当场死亡,妻子和两个孩子都受了伤,送进医院。他娘是个哑巴,看着他的死尸,内脏也被人挖走了。

7、作恶遭天谴,301医院也无用

白盾,男,原河北省邯郸市织染厂厂长,死亡时49岁。白盾受利益驱使及中共操控多次迫害邯郸市织染厂职工法轮功修炼者杨宝春。在邯郸安康精神病院院长王岩宾配合下曾将已遭受邯郸劳教所严重迫害被折磨的失去一条腿的杨宝春两次送入邯郸安康精神病院。并恶毒地扬言:杨宝春不写“保证书”,就一辈子别想从精神病院出来。人在做,天在看。迫害法轮大法及修炼者终究会害人害己。不久白盾得了肠癌,住北京301医院花销了巨额钱财医治也无效。二零零五年十一月遭恶报不治身亡。

8、恶言诽谤,曲周安寨镇镇党委委员袁宏亮三天后暴毙而亡

袁宏亮,男,曲周安寨镇党委委员。一九九九年秋后,袁宏亮去该镇南马店村一法轮功学员家,进门见到挂着大法师父法像,在恶念指使下,他大声辱骂师父、诽谤大法,结果第三天,袁宏亮突然暴死。

9、辱骂大法师父,清华乡派出所所长张红旗死亡

张红旗,男,原武安市清华乡派出所所长。二零零二年皇历腊月二十七日,张红旗配合武安市610绑架不少清华乡法轮功学员。在清华乡派出所,张红旗狂言逆天,不但自己辱骂,还要每个法轮功学员大声辱骂大法师父,如果不骂大法师父就不叫回家过年,立即送往看守所关押。不长时间,张红旗恶报上身,在癌症的痛苦中死亡。

10、村长撕毁真相传单,马上恶报上身

永年县刘营乡某村唱戏的舞台广场大门口贴有一张法轮功真相传单,该村村长看到后,大声吼叫道:“法轮功又把这个贴到这儿啦。”上去就要撕。当场正好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劝其不要撕,这样真的对他不好。村长根本听不不进去,一边撕一边嘴中说:“我什么也不怕,我不怕你们说的什么报应不报应的!”他撕下往地上一扔,就往旁边的跑步机上上,可脚还没活动几下,突然就趴倒在了跑步机上不动弹了。在场的人们大吃一惊,赶紧通知他家人送进了医院,经抢救后他是活过来了,可落下个半身不遂后遗症,什么活儿也干不了。

(二)政府人员迫害大法而遭恶报案例

1、大名县委书记边飞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边飞,男,54岁,河北省顺平县人,其极端仇视大法。查阅明慧网记录,边飞任职魏县、永年县、大名县县委书记期间,指使教唆当地恶人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事例达上百例。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时任大名县县委书记的边飞在办公室被抓捕,二零一五年六月,边飞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他的下场震动着那些还在作恶之徒的神经,表面上看边飞是在中共的内斗中落败,实际是他因为迫害法轮功而遭到恶报的开始。

2、邯郸政法委书记冯连生得胃癌

冯连生是在二零一一年接替周国江任邯郸政法委书记,并同时兼任邯郸市委副书记一职,可谓位高权重。他上台后继续推行迫害法轮功政策,主抓邯郸地区公检法、610、劳教所和迫害法轮功。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初,透过中共的重重封锁传出来的消息证实,冯连生因迫害法轮功已经遭到恶报得胃癌开刀住院了。

3、原武安市委书记张臣良遭恶报“接受审查”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八日,河北省武安市原市委书记张臣良被宣布落马——“接受审查”。消息传出,在张臣良任职过的临漳县、成安县、武安市当地百姓纷纷称贺。张臣良在这三个县(市)履职期间,恶行累累,是迫害法轮功责任人之一。

二零零五年张臣良从邯郸临漳县调至成安县任3年县长。这期间,在张臣良等人的纵容下,成安县公安局政保科的连日红、杨洪斌、姚兆林等更是作恶多端,积极参与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六年期间,张臣良在武安市任市委书记一职,继续推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导致武安多名法轮功学员遭到当地公检法部门的迫害。

4、丢官、破财,武安市副市长任西山接连遭恶报

任西山,男,原邯郸武安市委常委、秘书长、常务副市长,现在武安市政协。自一九九九年以来,任西山长期负责对法轮功的迫害,是武安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之一。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七日《新京报》及各地电视媒体曝光了武安市钢铁产量过剩的问题而使其牵涉其中,任西山被迫辞去武安副市长职务。二零一四年七月,武安市银信药材公司13亿元融资资金链断裂,银信公司倒闭。其中,任西山个人名下放在银信公司就有1200万元,全部打了水漂。

5、原磁县申庄乡党书记段文昭迫害法轮功升官发财,结果却丢掉了性命

段文昭,家住磁县贾北乡岗西村,原是磁县申庄乡党委书记。在二零零零年后他曾多次迫害法轮功学员,抄法轮功学员的家、罚款、没收大法书籍。段文昭穷凶极恶,法轮功学员多次向其耐心的讲真相,他也不听。其邪恶的连其亲属也不放过,带人抄家绑架。段文昭借着迫害法轮功的“功绩”得到中共赏识,借机爬上了磁县林业局局长的位置。好景不长,二零零六年皇历八月十六日,段文昭坐车从义津至阳台途中,在非常平坦的路上出车祸死亡,遭了报应。

6、担任所谓“反×教协会”副理事长,邯郸钢铁集团董事长刘汉章遭恶报丧命

刘汉章,原是河北省邯郸钢铁集团董事长,不务正业。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二日,刘汉章担任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河北省所谓“反×教协会”副理事长,后得癌症,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在邯钢医院死亡。另一个河北省所谓“反×教协会”副理事长净慧,二零一三年四月二十日遭恶报肺炎死亡。

刘汉章担任河北省“反×教协会”副理事长和任职邯郸钢铁集团董事长期间,为了个人利益、名誉,抛弃道义与良知,指使邯钢集团公安处迫害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导致邯钢集团总公司数十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送至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非法判刑。一九九九年,邯郸钢铁集团高级工程师秦中科教授进京上访,被邯钢公安处、610非法劳教两年,被迫害的至今生活不能自理。邯郸钢铁集团还停扣了秦中科48个月退休工资,几年来多次索要拒不支付。

7、邯郸馆陶县前卫生局长五十多岁就恶报身亡

赵付祥,男,50多岁,邯郸馆陶县前卫生局长。此人自一九九九年以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监督、谩骂。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根本不听,继续行恶。二零零二年九月一日,赵付祥查出患癌症,十月一日就死了。

(三)公检法、610系统遭恶报案例

1、积极迫害法轮功,原邯郸公安局局长李桂洪遭恶报死亡

李桂洪自二零零三年任职邯郸市公安局局长以来,心狠手辣、流氓成性,在邯郸地区张狂的不可一世。为了捞取向上爬的政治资本,李桂洪与邯郸原政法委书记周国江、“610”头目曹志霞等恶人狼狈为奸,一起在邯郸极力推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从而被中共冠以一系列“美丽”光环。

十年多时间,李桂洪亲自组织、密谋策划了一起起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事件,使邯郸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劳教、罚款、毒打、注射毒针、刑讯逼供等,其中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精神失常、至今不能自理的案例比比皆是。

二零一三年,邯郸迫害法轮功的标志性人物——邯郸市公安局局长李桂洪被上面调查后免去职务。随后,又有本单位人士透露,李桂洪下台后情绪低落,三月份在上海“居住散心”时突发脑溢血,开颅抢救一周后才醒过来,但人已经是神智不清,只会哭。然而,恶报远不止他一人,还殃及到他的妻子得了脑血栓,不能自理,这真是一人作恶连带全家。二零一八年证实,李桂洪已经遭恶报死亡。

2、迫害大法,邱县公安局政委蒋荣景钱再多也救不了自己的命

蒋荣景,50多岁,死前任邯郸邱县公安局政委。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蒋为捞取政治资本,追随江、罗邪恶集团,不遗余力的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他曾经多次亲自带领恶警在夜间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绑架,并多次对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勒索钱财。在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期间,经他手绑架抓捕的法轮功学员达30余人,有8人被批劳教,20多人被强行送洗脑班洗脑,法轮功学员家属被罚款、勒索现金达十几万元。由于蒋多行恶事,二零零一年七月间,几个法轮功学员刚被送去劳教没几天,他就患脑血栓,全身瘫痪,虽花了大量钱财,也未能好转,终于在二零零三年三月上旬结束了其罪恶的一生。

3、将法轮功学员的车挪为私用,邯郸县公安局一科科长张新国出车祸当场暴亡

邯郸县公安局一科张新国,主抓迫害法轮功,在一次绑架法轮功学员时,张新国将法轮功学员家里的车子开到他自己家里使用。在清明节那天,他开着这辆车回老家给父母上坟,中途回来时,开车撞到电线杆上,当场死亡。这能说是巧合吗?这能说不是恶报吗?其实这就是恶报!

4、曲周县公安局副局长韩清林行恶 殃及儿子毙命

韩清林,曲周县公安局副局长。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韩清林主管迫害法轮功,曾多次非法抄家、抓捕、绑架、毒打法轮功学员,手段非常凶狠、残忍。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也不让家属探望。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晚,韩清林的儿子和几个人一起到当地一家知名大饭店去吃晚饭,吃完后和另一位局长的女儿一起开车回来时,与一辆大货车相撞,韩清林儿子当场死亡,另一局长的女儿脑袋被撞下来了,死状惨不忍睹。韩清林儿子刚结婚不久,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妻子有身孕。另一位局长的女儿也很年轻。明白真相的人们说韩清林迫害法轮功遭恶报,殃及家人。

5、主抓迫害法轮功,成安县公安局副局长李全国心脏病突发死在办公室

李全国,成安县公安局副局长,主抓迫害法轮功,此人十分邪恶。在他任职期间,对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都不放过,进行毒打迫害,于二零零二年二月遭到天谴因心脏病突发死在办公室。

6、打伤打残法轮功学员,成安县长巷派出所所长李春晓车毁人亡

李春晓,成安县长巷派出所所长。一九九九年十月份,李春晓恶毒的攻击法轮功师父、法轮大法,并打伤打残数名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冬李春晓遭恶报,在半夜开车回泰家营家路上,把车开翻到路沟里,造成车毁人亡。

7、经常抓捕法轮功学员邀功请赏,永年城关派出所所长李海聚遭恶报死亡

李海聚,男,39岁,大北汪北街人,永年城关派出所所长。自九九年以来,李海聚迫害善良,经常抓捕法轮功学员邀功请赏。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五日,李海聚又抓两名法轮功学员,一名重罚,一名送看守所。二零零二年正月初五,李海聚因饮酒过度遭恶报死亡。

8、追随邪党迫害大法,武安市公安局一科副科长父子相继遭殃

王林芝(音),武安市公安局一科副科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大法后,王林芝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多次非法审讯法轮功学员经常当着法轮功学员面故意诽谤大法。王林芝其大儿子原在武安市交警大队土山大队担任副队长之位,二零零八年前后,因为聚众赌博放高利贷被举报,后被开除公职。王林芝本人也突患偏瘫,因无法正常小便而长期在小腹部位插管导尿痛苦不堪,生活无法自理。

9、电击女法轮功学员乳房,永年县一中队警察吕建辉遭恶报身亡

邯郸永年县一中队警察吕建辉是永年县吕七方乡人,多年追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使尽各种毒刑,对女法轮功学员电击乳房等。吕建辉遭恶报,夫妇二人中煤气死亡,几岁的小女儿却没有事。

10、邯郸郝村派出所长张洪勇被判无期徒刑

张洪勇,男,44岁,原邯郸县户村镇康河村人,二零零六年四月任郝村派出所所长。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张洪勇指使郝村派出所人员,把来邯郸劳教所接法轮功学员李青松的李青松母亲殴打致骨折。李青松的姐姐和表姐也被打伤。李青松后来被强行绑架至迁安洗脑班迫害。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张洪勇被邯郸中级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并没收全部财产,这是他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的现世报应啊。

11、原邯郸市劳教所副所长魏永生遭恶报

魏永生,男,原邯郸劳教所特教队(为迫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专门成立的一个大队)队长。魏永生没有人性,没有人伦道德,对法轮功学员迫害心狠手辣、残忍无度,被火线提拔任邯郸劳教所副所长。据记录:有十五名法轮大法修炼者被邯郸劳教所警察虐杀死亡。魏永生无度的作恶,遭到上天的严惩。二零一五年八月,据可靠的知情人说,原邯郸市劳教副所长魏永生得直肠癌做手术,后又转移成肝癌,已气息奄奄、苟延残喘。

12、邯郸市原临漳县公安局局长胡党顺遭报殃及儿子

邯郸市原临漳县公安局局长胡党顺(现已退休)迫害法轮功,不听善劝,遭恶报殃及亲生儿子。二零一五年十月,胡党顺的儿子胡峰得脑梗突然猝死,时年30岁。人们都在议论这家人干了啥缺德事遭此报应呀?原来这胡党顺在邯郸县公安局任政委时就参与多起对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迫害,几次敲诈勒索法轮功修炼者。二零一四年十一月,胡党顺在临漳县任公安局长之时,又指使临漳县国保大队队长张绪明敲诈勒索法轮大法修炼者宋振海,阴谋未得逞后,又勾结临漳法院非法将宋振海判刑三年。

13、邯郸公安局副局长石宝忠恶疾缠身

邯郸公安局副局长石宝忠也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可是恶报很快上身,去年八月,石宝忠因患腰椎间盘突出在北京做了手术,随后又检查出食道癌。现在石宝中不仅自己遭恶报,还殃及到他的家人,其子石岩(小名)已和妻子离婚,石宝中的妻子患糖尿病非常严重。

14、白寨乡派出所所长遭恶报生不如死

申玉书,男,年龄未知,原曲周县白寨乡派出所所长。任职期间,他听从县610口头命令,多次到各村法轮功学员家恐吓、私拿(师父像、大法书及真相资料)、抓人。有几个学员被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使他们心灵受到伤害,经济受到损失。申玉书遭到恶报,得癌症,生不如死。

15、原肥乡县东漳卜派出所所长遭恶报

李长增,原河北邯郸市肥乡县东漳卜派出所所长。在任期间,不经任何法律程序,欺诈从劳教所、看守所释放出来的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钱财。二零零二年三月,李长增遭恶报被开除公职。

16、政法委书记迫害大法,祸及家人

原武安市政法委书记段长续一九九九年期间开始参与迫害大法及法轮功学员,多次布置指使武安市610人员及国保大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并且非法组织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招致报应祸及家人,其妻子得乳腺癌死亡,致使家庭破碎。

17、导致法轮功学员盖新中死亡的元凶郝玉明丢官弃职,潜逃在外

郝玉明,邯郸市永年县看守所所长,是导致法轮功学员盖新中死亡的直接元凶。郝玉明后来因受贿犯人一百万被告发,丢官弃职,潜逃在外,惶恐不可终日。

18、经常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酷刑,裴付海遭报被免职

裴付海,男,原邯郸鸡泽县看守所所长。裴付海仇视真善忍大法,曾多次毒打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戴背铐,特别邪恶。二零零三年四月,看守所里的犯人在号内将一名在押人员暴力打死,裴付海被免职。

20、非法起诉法轮功学员,检察院书记自己尝恶果

丁拉山,男,原河北省武安市检察院党组副书记,院办主任。丁拉山一直参与对本地法轮功案件的非法起诉,一九九九年至其事发,武安市检察院非法起诉逮捕的法轮功学员有11人(其中河北沙河市四人),丁拉山之流犯下诽谤佛法大罪。二零零九年丁拉山、刘怀友等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犯违法经营罪,集资诈骗罪,非法吸收公共财产罪,造假上市欺骗公众存款罪,诈骗金额五亿元,受害人五千余人,造成社会影响巨大。二零零九年八月十四日,丁拉山被免去职务移送司法机关。

21、公诉科长范卫华迫害大法徒 祸及家族企业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后,武安市有11位法轮功学员遭武安市检察院非法起诉、判刑。身为武安市检察院公诉科长的范卫华,二零一一年又指使属下接连3次非法起诉法轮功学员王爱英、王红亮夫妇。期间海外法轮功学员曾打电话,规劝范卫华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然而范卫华依然执意迫害,致使王爱英被非法判刑3年,王红亮被非法关押1年。

二零一三年九月三十日,范卫华丈夫的峰山宝铁矿发生厂房塌陷,导致16人身亡。峰山宝铁矿仅赔偿金一项就达到1920万元,还不包括消防、地质救援队等近200余名救援人员、16台各种大型机械40多天开支、遇难家属、政府官员吃住、维稳等开支费用。

22、610恶魔高飞成为无业游民 得怪病

高飞是邯郸610头子曹志霞派往邯郸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总头目,河北很多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他的迫害。二零零四年七月五日,《河北日报》一篇报导称,高飞两年多来“转化”了234名法轮功修炼者,因此“记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并获得省劳动模范,省‘五一’劳动奖章,省教育转化能手等多项荣誉称号”。高飞迫害“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所谓“经验”被中共邪党给予冠冕堂皇的荣誉画皮,再经过河北省电视台和邯郸电台的党喉舌媒体向全省、市播放,毒害世人。

作为临时工的高飞,卖命地迫害法轮功,无非是想得到主子的欢心,最后转为正式警察。所以他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下手凶残,比恶魔还疯狂。二零一三年五月,高飞这个为中共邪党卖命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渣,被中共彻底抛弃,“下岗”成为无业游民。据河北报纸报道高飞得糖尿病后,竟又得了一种女人坐月子才会得的怪病。对于遭报应之事,其本人一直向其身边人极力隐瞒。

高飞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已遭到了报应并殃及家人。母亲因车祸腿被撞断,后又患上了癌症,高飞的妻子患上心脏病。

23、邯郸县610李奇峰突然发病,到家后不长时间就死了

李奇峰,男,约40来岁,邯郸县610人员。其追随610办公室历届头目迫害法轮功学员,到处游说造谣惑众,侮蔑大法、构陷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三年皇历大年初一他在单位值班,突然发病急速回家,到家后不长时间就死了。

24、师建军迫害大法,遭恶报死亡

武安市武安镇政府610人员师建军,西光村人,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多次参与洗脑班迫害及绑架法轮功学员。年岁不大患白血病医治无效,遭报应死亡。

25、迫害法轮功,临漳610李金平遭车祸

李金平,男,邯郸临漳县610人员,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李金平伙同县国保恶警张绪明、刘亮、李军等绑架法轮功学员王秋芬,二十多天后向其家属勒索八千元才让回家。后来,作恶多端的李金平在一次车祸中被严重撞伤。

26、讲武乡派出所所长陈晓阳遭双开

永年县讲武乡派出所所长陈晓阳,此人非常邪恶,为邪党卖命迫害大法。二零零六年底,陈晓阳遭到双开的恶报。

27、午汲镇派出所所长马率海患肺癌死亡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三日,河北武安市两位法轮大法修炼者,在武安市一小区内讲法轮大法真相时遭人诬告,被绑架到武安市午汲镇派出所内。由于没有任何证据和证人表明两位法轮功学员有违法行为,当晚十二点两人回到家中。

第二天,午汲镇派出所长马率海在获知两位法轮功学员家庭较富裕后,指使下属到两人家中敲诈钱财,威胁必须要拘留,在敲诈了其中一人一万元后,几日后又得寸进尺继续索要钱财骚扰。同时将另一未敲诈到钱财的老年法轮功学员非法行政拘留,并恐吓老人的儿子,致使老人被其儿子殴打,赶出家门,做出大逆不道的不孝之行。一年后,现世报应降临。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五日,马率海患肺癌死亡,年仅55岁。

(四)教育系统遭恶报案例

1、污蔑法轮功,刘连海骑摩托车被摔死

刘连海,男,是邯郸广平县教委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刘连海积极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多次在《广平报》等刊物上编写发表诬陷法轮功的文章、小说、快板等,为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摇旗呐喊,擂鼓助威,以此来捞取政治资本。其不知善恶有报,二零零六年秋,刘连海骑摩托车被摔死。

2、编造诬蔑、诽谤法轮功的歌曲,小学校长腿被摔断、女儿被拐

李武其(音),男,五十岁上下,武安市大同镇兰村小学校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李武其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政策,不分青红皂白,想借迫害法轮功讨好上级,趁机捞取政治资本。李武其创作编造诬蔑、诽谤法轮功的歌曲让本村小学生演唱。栽赃造谣,毒害世人,害人终害己。李武其在一次车祸中李武其腿被撞骨折。报应还祸及其家人,女儿被地痞流氓拐走一去不返,遭人耻笑。

3、利用教育系统迫害大法,史上最牛教育局长遭恶报

原武安市教育局局长冯云生被网友戏称“史上最牛教育局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起,冯云生积极响应中共的迫害政策,强迫武安地区中小学校搞签名抹黑法轮功,毒害众多不明真相的在校学生。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九日夜,冯云生在不担任教育局局长的情况下,一晚上签署调令150份,买卖教师职位集中调迁。遭全国媒体持续报道后被双开送司法机关逮捕。后被异地判刑4年,住监狱2年后被保外就医。后又被人举报再次入狱服刑。二零一八年冯云生身患恶疾,在痛苦中死亡,这都是他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政策作恶多端给自己带来的惩罚报应。

4、涉县恶校长任所明被火烧活活呛死

任所明,原涉县茨村小学校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为满足个人私欲,利用中共迫害大法的邪恶形势,破坏大法。在全校师生大会上公开诬蔑大法,给学生灌输邪党理论,把幼小的生命推到危险的境地。任所明还使用阴谋诡计,借刀杀人,挑唆村干部,煽动学生家长的情绪,诬告法轮功学员张俊亮,让广大的村民仇恨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张俊亮被绑架半个月,原政保股股长郭英群、王保义两人趁机勒索他八千元。因为此事,张俊亮损失一万多元,至今仍被迫害。任所明作恶多端遭报,醉酒卧床吸烟,引燃被褥,未能逃出房间,被火活活呛死,年仅48岁。

5、曲周县第三中学校长刘献堂,本县安寨镇南阳庄村民,身为校长不教学生重德行善,却诬蔑真善忍法理,大搞污蔑法轮大法的签名活动。后来该校学生打群架,一人当即死去,一人死在了医院,另一学生被判刑。刘献堂被死去的学生的家人打得跪地求饶,赔了死者家里五万三千元钱,后被免职。

6、江便良,男,60多岁,邯郸工程大学城建系邪党书记。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江便良伙同邯山区公安分局政保科长党殿军等三十多人,强行把法轮功学员杨凤莲和女儿绑架,恶警几根电棍同时电击杨凤莲。二零零三年八月,江便良又一次要绑架杨,杨凤莲正告江便良善恶有报,江说:“没事,我不怕遭报”。

江便良不知悔改,连续作恶,在二零零五年出了车祸,其肋骨被撞断三根,撞死一个行人。城建系另外一名跟随江便良参与迫害杨凤莲的张玉芳也遭到恶报,其独生女于二零零七年八月出车祸而死。明白的人感叹,这是他们不听劝告跟随中共作恶而祸及家人啊。

(五)街道居委会、村委会干部遭恶报案例

1、干得挺卖力,死时连埋葬的钱都没有

于明臣,男,年龄未知,曲周县安寨镇南阳庄村人,在安寨镇政府当跑腿。自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一开始,安寨镇干部派给他的任务就是专门涂抹和撕毁大法真相标语。于明臣干得挺卖力,结果遭了现世现报,他得了一种怪病,满肚子化脓,插了一支管排泄脓水。因他不能上班,再也没有利用价值了,邪党也不给他发工资,医药费都不给他报销。于明臣在痛苦中死去,死时连埋葬的钱都没有。

2、充当迫害先锋,李计山死亡无全尸

李计山,男,52岁,家住大名县张集乡小古滩村。二零零零年,当时任村支部书记,积极跟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村里40多位法轮功学员被罚款,总额达到17000多元。李计山还将一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一年,弄得当地村里鸡犬不宁,人心惶惶。二零零三年,李计山因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得人心,落选村支书。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四日,李计山开的大卡车停在路边修理,被另一辆大卡车撞上,李计山被撞的四肢不全,当场死亡,惨不忍睹。

3、翟聚奎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遭恶报死亡

邯郸永年县东名阳村大队干部翟聚奎,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紧跟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皇历腊月二十八日晚,翟聚奎带领永年县临名关派出所恶警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抄走大法书籍3本、光盘3张、师父讲法磁带一套、不干胶贴40多张,并把法轮功学员非法抓走。二零零四年一晚,翟聚奎在家喝醉酒,就要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抓人,被四名村民制止,才没有得逞。第二天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抓走。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不知悔改。二零零六年,翟聚奎恶报上身突然得脑血栓,住院没几天,就死亡了。

4、迫害大法,武安北关街书记遭恶报

武安北关街支书张利祥,从上任以来并未吸取身边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报应事件教训,反而协助610人员指使街道办人员经常骚扰法轮功学员,书写揭批法轮大法标语,张贴侮辱法轮大法宣传图片于北关街街道办门前。二零一三年底,张利祥因与本街道地痞发生利益纠纷,被本街道地痞流氓用刀致伤,招致恶报。

5、大同镇兰村治保主任迫害大法,殃及新婚不久的儿子

武安市大同镇兰村治保人员李彦生(音),受电视媒体及中共邪党无神论毒害,对于法轮功真相极为排斥,多次公开场合污蔑谩骂法轮功,口出狂言,协助恶警及610不法人员迫害大法修炼者,助纣为虐。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二零一四年大年初二李彦生新婚不久的儿子在铁厂上班期间被汽车轧死。

6、迫害法轮功学员,武安北关街支书一家遭殃

任来年,男,60岁左右,原武安市北关街治保主任兼副书记。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当局造谣栽赃迫害法轮大法后,任来年多次积极协助“610”不法之徒及警察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并在北关街协助组织有武安镇人员及北关街全体党员参加的针对北关街全体法轮功学员的揭批会。胁迫法轮功学员人人表态侮辱大法。由于法轮功学员赵申兴在会上抵制揭批,致使赵申兴被武安镇“610”及城关派出所劳教,后被邯郸市劳教所迫害致疯含冤离世。迫害大法不久,任来年儿子猝死,儿媳改嫁。二零零七年左右,任来年得癌症死亡。其妻子也相继死亡。

7、仇恨大法,史金方多行不义而自毙

武安市西土山乡富润庄村人史金方,曾任村大队会计,在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期间多次诽谤污蔑大法及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对其讲真相告诉它江氏集团对大法是造谣污蔑的不要听信谎言,并告诉它法轮大法是正法,史金方说:我不管谁好谁坏,我只要能挣到钱就行。而且几次当面诽谤大法侮辱法轮功学员。史金方仗凭拿着村委会的公章对于凡是修炼过法轮大法的人去大队办事故意刁难,不予开信按章。多行不义必自毙,二零一零年腊月史金方突然暴病身亡,死时49岁。

8、迫害法轮功,治保主任一家三口遭天谴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晚,邯郸武安市两名法轮功学员在活水乡贺家村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该村治保主任贡三绑架到村委会。当时一村干部对贡三说:都是邻村上下的不要把事情闹大,这与我们也没啥关系让他们走吧。可是贡三立功心切就是不听劝阻,结果导致法轮功学员郝某(男)因此被非法劳教两年。赵某(男)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在看守所遭到严重迫害。古语云:善恶到头终有报,方信世间有报因。不久后贡三唯一的儿子病死,死亡时不足20岁。接下来几年,贡三和他的媳妇先后相继病死,一家人死光就此结束。

9、村治保主任积极参与迫害遭报丧命

裴更旺,男,武安市西土山乡富润庄村人,曾任村治保主任。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后,裴更旺积极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曾经参与跟踪,诬陷,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裴更旺迫害大法及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也给自己种下了恶果,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九日,裴更旺心脏病突发猝亡,年仅48岁。

10、绑架法轮功学员,上洛阳村治保主任丢掉性命

封相增,男,邯郸武安市磁山镇上洛阳村原治保主任,协警人员。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份一天晚上,封相增碰到其村一老年法轮功学员遂上前吓唬喝问,并且强制搜身。搜出几份真相资料。当晚将此老年法轮功学员绑架到磁山镇派出所,致使该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刑事拘留并且被巨额罚款。一个多月后,封相增因醉酒半夜起来上厕所时,突然晕倒,死在了自家厕所里面。50多岁就丧掉性命。村里知道内情的人都说封相增是迫害法轮功遭了报应。

11、村支书迫害大法,独子险丧命

武安市武安镇东关街村支书祁满祥积极配合迫害法轮功,多次指使村委会人员绑架本村法轮功学员及老年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行政拘留所,看守所等场所非法关押,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法轮功学员多次劝其讲不要参与迫害,但祁满祥依然多次猖狂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其独子祁学军也曾狂言:对待法轮功人员就得抓住狠判。

二零零二年,祁满祥在把非法建造的城东加油站高价卖掉的第二天,其子祁学军被舞女和黑社会勾结绑架勒索四十万元,因担心生命安全,未敢报案,交数十万赎金回来后,一个多月没敢出门。祁满祥也在二零一一年政治角逐中被赶下台,失去村支书位置。

12、编快板骂法轮功,武安市西关街治保主任独子死亡

郭来顺,男,约五十岁,武安市西关街治保主任。在一九九九年元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郭来顺自己编快板演出节目,谩骂污蔑法轮大法。他三番五次协助武安市610人员非法抓捕法轮功弟子,在西关街委会召开的党员揭批会上诬蔑法轮功。在大街主要出入口书写侮辱法轮功的标语。二零一三年秋天,郭来顺翻盖位于武安市游览桥街的门市房。郭来顺刚结婚的独子和郭来顺女婿一起上四层楼看房时,郭来顺儿子从四层楼摔到地面,被铁管砸死。

13、揭大法真相标语,侯村镇安上村副支书嘴歪眼斜

曲周侯村镇安上村副支书温勤生,仇视大法,专门揭大法真相标语。二零零一年九月初在家打麻将时,突然摔倒在地,嘴歪眼斜,不省人事。群众都说这是“报应”。

(六)企业和被毒害的世人遭恶报案例

1、永年县化肥厂多人遭恶报

永年县化肥厂邪党书记兼厂长冯明奎、副书记冯光忠、厂办主任刘俊才、保卫处处长赵风元、电仪车间副主任刘老二等人,是当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责任人,他们明知道修炼法轮功的职工都是好人,仍积极配合邪党进行迫害,将多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留和劳教。

二零一一年夏天,冯明奎因与人发生钱财争执,脖子被人用菜刀砍断三分之二,死后发臭才被发现;化肥厂邪党副书记冯光忠,患肺癌后转为骨癌,在万般疼痛折磨中,于二零一一年八月死去;保卫处处长赵风元,患有骨坏死、肝硬化满身脓包,于二零一零年四月死于胃癌;电仪车间副主任刘老二,二零零一年患脑梗塞,二零一零年全瘫痪在床;厂办主任刘俊才,二零一零年脑梗塞,行动已不便。

2、诽谤佛法,武安范华增遭恶报

范华增,男,大约50多岁,河北邯郸武安市的一个民企老板。其人非常仇视法轮功,多次在大庭广众之下诽谤大法,叫嚣信啥也别信法轮功。二零一零年后,为讨好中共谋取利益,范华增在其户籍地大搞“红色旅游开发”——建所谓“毛公祠”,为邪党歌功颂德,毒害世人。可是,追随中共邪党有几个好下场的?自从诽谤法轮功、开建“毛公祠”开始,范华增就一直运气不佳,恶报频频,干啥生意都是亏本。

二零一四年下半年,范华增彻底走入绝境,公司卷入邯郸地区非法集资案,瞬间变成了穷光蛋。债主用铲车堵住他厂子大门;其拥有的几套房产全部抵押出去。现在范华增不但已经破产,还如同老鼠一样不敢露面,常年逃亡在外。

3、卖身邪恶,旧病复发死亡

馆陶县卫东镇赵官寨的杨振义,原来有慢性肝炎等各种疾病,修炼后身上病痛全部消失,干活一身轻。九九年江泽民开始对大法迫害后,乡镇干部,村干部,派出所常到家里骚扰,在这种恐怖形势下,杨振义害怕了,写了“保证书”,并配合邪恶录像,说了很多污蔑大法的话,从此放弃了修炼。不久旧病复发,到医院医治无效死亡。

4、恩将仇报,司机刘军遭恶报死亡

刘军,男,是邯郸峰峰矿区人。二零零九年八月份,刘军开车送货时将一法轮功学员撞伤住院,因当时那位学员就告诉刘军:“你别害怕,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不会给你找任何麻烦的。”在医院,该学员也没有花刘军一分钱。可是,为了推卸责任,刘军竟然伙同邯郸李锁平等恶警诬陷该学员。刘军这样恩将仇报很快招致恶报,不长时间,他再次出车祸,被撞成了植物人,继而死亡。

5、多次带人抄法轮功学员的家,曲周王军旗在北京当保安被杀死

曲周县安寨镇南阳庄村王志良,曾多次在安寨镇派出所所长高一彬的带领下,非法抄法轮功学员的家和抓捕法轮功学员,其唯一的儿子王军旗把一本《转法轮》涂抹毁坏。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底,王军旗在北京当保安被杀死,遭到了现世现报。

6、诽谤佛法,临漳县农民回家吃饭时张不开嘴

临漳县农民郝东洋,追随中央电视台污蔑、诽谤大法与法轮功学员。因辱骂大法,回家吃饭时张不开嘴,此事对郝东洋及其全家人震动很大。他自己说,诽谤大法真得报应,可不敢再诽谤大法了。

7、将真相资料当如厕纸,临漳县农民第二天就出车祸将手指折断

临漳县农民刘林清,做小生意路过一村,拾到一份真相资料,刚好要去厕所,顺便给撕用了,结果第二天就出车祸,将手指折断。他醒悟后说:对真相资料不敬,真的要遭报。

8、对女法轮功学员图谋不轨,无赖突发心脏病暴死

一天,鸡泽县曹庄乡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在地里干活,忽然当地的无赖段光校窜了过来,抓住她的手企图不轨。这位女弟子甩开他并严厉斥责,使他没能得逞。二零零三年四月初,这个无赖突发心脏病暴死。

“善恶到头终有报,古往今来放过谁?”如果你不幸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体系中的一名成员,那你真得好好想想自己和家人的未来。中共一贯好卸磨杀驴,利用完了你仍要承担苦果,我们奉劝你现在唯有将功赎罪立即停止参与迫害、搜集、保存迫害罪证,并善劝你的领导、同事也不要参与迫害才是你唯一正确的抉择。

八、邯郸恶人 榜上有名(部份)

十九年来,面对中共邪党的残酷迫害,邯郸地区众多的法轮功学员承受了难以想象的苦难。江泽民、罗干、周永康、薄熙来等人是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但在邯郸地区,各县市区公检法司的一把手也是江泽民流氓集团与中共邪党的追随者,这些人是邯郸地区迫害运动的执行与推动者,他们就是邯郸地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其中一些人的恶行早已经记载在明慧网恶人榜上,无论旷日持久,天南地北,他们都必将受到人类历史上的正义审判。

邯郸地区各市区县部份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请见附录3。

九、结束语

经过数月的整理、搜集,我们终于将《邯郸十九年迫害综述》报告定稿。在整理、校对部份原始文稿时,每当看到一些惨烈的迫害案例,泪水禁不住就湿润了笔者的眼睛。是的,文稿中每一个案例、每一幅图表、每一组数字都凝聚着邯郸地区所有法轮功学员曾经经历过的苦难和血泪。

十九年来,非人的迫害并没有将法轮功学员这个善良的群体吓倒,相对全国其它迫害严重的地区而言,邯郸地区迫害高峰时期,邪党办的洗脑班也不少,但存在的时间都不长。尤其二零一零年以后,洗脑班在邯郸各县市区几乎没有办成过,邪党每次策划想办洗脑班结果都是泡汤、解体,最后不了了之,足见邯郸地区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反迫害的力度。

目前,中共在邯郸迫害已经难以为继,真相广传,法轮大法已根植于邯郸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十九年来,无数的法轮功学员用自己的生命捍卫着对真、善、忍的信仰,如同熔化坚冰一样,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反迫害、坚守正义的壮举正在感动着中国乃至全世界的人们,他们的大慈大勇、呼唤良知的大义之举足以令一切邪恶解体。

漫漫长夜已尽,黎明曙光已现。现在,人们也已经看到迫害法轮功问题是中国的核心问题,迫害法轮功问题不解决,中国的什么问题都解决不了。法轮功真相在拷问每一个中国人的良知,是顺应宇宙特性真、善、忍,还是追随中共的“假恶暴”,这是当今每一个世人走向未来必须要面对和逾越的关卡。

中共是西来邪灵,是魔鬼,其存在的目的就是要毁灭中华民族乃至人类。有人还在期待中共能够改良、变好。这是妄想,依靠中共根本找不到出路,只会走向绝路、死路。目前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公开表明“三退”(即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的人数超过三亿两千万人,这表明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正在逐渐觉醒、不再对中共心存幻想。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注定了其覆灭、解体的下场,邪党现在之所以还在苟延残喘,无非是拖延多少天的问题而已。洞察天机的人知道,天灭中共是当下的天象变化,是时势所趋。

其实,这段时间是留给可贵的中国人提供了解大法真相、认清中共邪党、清除附体予以自救的机会,这是神佛慈悲于人的表现。对可贵的中国民众而言,退党保平安才是明智之举。

历史不会忘记,十九年来,邯郸地区无数的法轮功学员因坚守真、善、忍信仰而饱经中共制造的苦难。我们记录这段历史,就是要表达法轮功学员对大法坚如磐石的正信;我们整理这段历史,就是要让后人知道法轮大法的伟大;我们回顾这段历史,就是要深度揭露邪党罪恶,制止迫害。当然,在这里面,还有我们所有邯郸法轮功学员对慈悲伟大的师尊李洪志先生诚挚的敬仰和感恩。

我们坚信,无论你信仰什么宗教;无论你从事什么工作;无论你贫穷富有;抑或你对法轮功真相一知半解;哪怕你是为虎作伥曾经参与迫害的中共人员,阅读本综述报告,我们都相信对你会有深深的触动,由此,你会做出良心的评判。我们坚信,你由此而产生每一个善念和义举都必将会改变这个世界,也会给你和家人带来福报,从而走向美好未来!


附录:下载(451.6KB)
附录1.邯郸地区遭中共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附录2.魏县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勒索的名单
附录3.邯郸地区各市区县部份迫害法轮功的元凶
附录4:邯郸地区法轮功学员历年被绑架、抄家、勒索、洗脑、酷刑、劳教、判刑情况详细名单统计表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