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遭受迫害 长春法轮功学员邹向阳博士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长春市法轮功学员邹向阳博士在过去的十九年里,多次被骚扰、非法关押及劳教迫害,饱受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被迫害出现了肺结核和胸腔积液,身体一直处于虚弱状态,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五岁。

在去世之前,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初,长春工程学院中共邪党书记潘福林找邹向阳谈话,告诉他,将他由实验岗调到后勤保障处。邹向阳向潘福林讲真相,说明修炼法轮功不违反国家法律时,潘福林威胁说:你再跟我讲这些,我给你送进去。

在过去的十八年里,邹向阳多次遭受其单位不公正对待:被剥夺评职资格、被剥夺授课权,遭到威胁恐吓,于二零零五年被学校由教师岗调到实验岗。

邹向阳,男,一九六三年出生,是家里的第八个孩子,从小缺少营养、体弱多病,感冒发烧那是常有的事,更重的病是遗传性心脏病。一九九二年在吉林工业大学读硕士研究生快毕业时,学校想留他,但他感觉身体不好读不了博士,因此就选择了长春建筑高等专科学校工作。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功不到一个月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心脏病到现在二十来年没犯过,再也没失过眠。

二零零零年七月,邹向阳博士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师从于欧进萍院士。博士毕业之后,依然回到了刚刚成为本科的长春工程学院(长春建筑高等专科学校等三个专科合并为长春工程学院)工作,在结构力学、房屋抗震学等方面具有较高的造诣。他指导的学生多次在全国大学生结构设计竞赛中获奖。邹向阳心胸开阔豁达、与人为善、无私帮助别人,做事首先考虑别人,不计较个人得失,时时处处用真、善、忍要求自己,赢得了学生、老师和领导的尊重、爱戴、信任和好评。

一九九九年九月八日,邹向阳从哈尔滨去北京依法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 在哈尔滨火车站上被劫持回校,不允许上访。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七日去北京依法上访,在天安门被天安门派出所绑架、殴打,被送到一个北京郊县派出所(记不得派出所名字了),经历一昼夜的非法审讯、不让睡觉、恐吓、折磨,后被长春警察非法戴手铐押回长春,被非法关押到宽平大路派出所,后被送大广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过年前(大概是腊月二十八),邹向阳博士被两个警察从家非法抓走,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兴隆山洗脑班迫害,正月初二才放回,期间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材料,威胁恐吓,强迫写不能去北京上访材料,人格受尽侮辱。

二零零二年三月四日,星期一,邹向阳博士正在上课,被长春市公安局绑架(有六~七个人左右,其中有一个姓张),被蒙上眼睛绑架到净月潭迫害,在铁椅子上用刑,用电棍电、扇嘴巴子,用棍子打、用铁桶扣脑袋上等折磨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第二天被绑架到铁北拘留所。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之后被非法劳教三年,被绑架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迫害。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在朝阳沟劳教所,邹向阳博士受尽各种屈辱和酷刑折磨:长期坐小塑料凳子,时间长了屁股都磨出血,短裤黏在屁股上,一拽就钻心的疼,身上都长满了疥疮,流脓、流水,吃的都是萝卜、白菜汤,有时碗底都有泥,强迫做奴工:春天铲地、秋天扒玉米、冬天打玉米、背土垫基础盖房子、用浆糊糊纸袋等,精神折磨尤其残酷,常常强迫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各种污蔑法轮功材料,月月强迫写思想汇报,不按照要求写或不签字就受到加重迫害,常常不让睡觉和坐水泥地上迫害。

由于在劳教所受到迫害,身体每况愈下,越来越瘦,邹向阳由原来的一百二十六斤降到九十多斤,被迫害得了肺结核和胸腔积液,双腿走路都很吃力,最后于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五日保外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邹向阳被宽平大路派出所绑架和抄家,当晚被非法审讯,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被非法在长春第二看守所拘留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因体检不合格保外。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日被“610”等七~八个人骚扰、非法抄查。二零一四年三月份被宽平大路派出所片警王蒙骚扰:在去上班时在红旗街与松辉路交叉处被王蒙和两个协警骗到车上到家非法查抄是否有资料。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以来,这十九年中,邹向阳博士遭受了各种骚扰,特别是每年的两会期间、奥运期间等等。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应该评为副教授,而因不放弃信仰不允许评职,二零零五年被由教师岗(讲师)转到实验岗(实验师)。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初,长春工程学院邪党书记潘福林找邹向阳谈话,要将他由实验岗调到后勤保障处,并威胁“送进去”。

在遭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残酷迫害和精神打压后,邹向阳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