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而复生的事轰动了十里八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叫春芬,家住辽宁农村,今年六十六岁。我是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使我身心受益,家庭幸福。

我从小时命就很苦,七、八岁时父亲因病去世,母亲带着我们姐妹四个改嫁到继父家,我从小没上过几天学,大字不认识几个。从十一、二岁就开始到生产队放猪干农活。

修炼大法后,神奇的是我由不识字到现在能通读《转法轮》和其他大法经书。我丈夫以前常年有病,什么农活也不能干,那时才四十多岁,走路得拄个拐棍。我修大法后,丈夫的身体也健康了,扔掉拐棍,出外打工挣钱去了。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师父挽救了我们这个支离破碎的家。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邪恶疯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我没有被吓倒,经常和同修出去讲真相、发传单、挂横幅。虽然我没有文化,但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也学会了电脑,并开了一朵小花,打印小册子,真相传单等供我们村里的同修讲真相用。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修炼的弦绷得不那么紧了,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我也到附近的工厂去打工,由于我向往着过常人的幸福生活放松了修炼,特别是二零一六年到二零一七年这一年多,我所在这家打工的厂子工作时间长,晚上下班都八、九点钟了,学法炼功根本没时间。

二零一七年四月下旬,我经常感觉身体不适,吃不下饭、咳嗽不能上班了,我就到女儿家住了几天。女儿好吃好喝的照顾我,招待我,可我还是什么也吃不下去,几天下来,身体更虚弱了,走路都很困难了。五月一日,家里人坚持把我送到市里医院诊治。做了多项检查,拍了片子,确诊是肺癌晚期。家里人对我隐瞒着病情,从市医院回来又到县医院住院,想打点点滴缓解一下我虚弱的身体。

县城里修炼法轮功的同修们知道了我的情况,到医院里来看我,他们说:你的病谁也治不了,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听到同修的话,我惊呆了,我是大法弟子,怎么得了不治之症了呢?怪不得女儿总是哭呢。于是我决定马上回家:我要重新修炼,返本归真。

师父在法中讲:“我们有些学员在病业关上走不过来。你不要往大处想。你说我没什么大错误啊,对法很坚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当回事。邪恶会钻空子的,很多学员因为小事甚至于走了,也真都是因为非常小的事。因为修炼是严肃的,是无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长期都没修过,虽然小,你长期都没重视过,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为这个走的。”[2]回想自己近几年特别是近一年多来由于执着于打工挣钱几乎处于待修不修的状态。修炼这么多年了,大法的书都不全,更别说学法了。很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也不做了,把自己混同于一个常人,随波逐流。由于打工下班晚,我已经一年多没有学法炼功了,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呀。

回家后,县城里的同修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从周一到周日每天都有两三个同修轮流来我家和我一起学法、发正念。我家离县城四十里路,他们都是坐着班车来往于我家,每天学《转法轮》,和师父的有关讲法。背《论语》,发完中午十二点全世界大法弟子正念他们不吃饭、不喝水又坐班车回县城了。

通过学法向内找,我找到了自己的许多人心,执着的利益之心、争斗心、杀生、色欲之心、好事心,还有敬师敬法不够等等人心。由于执着于利益,放松了自己的修炼,没有把大法放第一位。把自己混同于一个常人被旧势力抓住把柄来索命。修炼人没有病,这些都是假相,我要修炼,跟师父回家。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当时我咳嗽的很厉害,吃不下饭,一吃就吐,我想旧势力不让我吃饭我一定要吃,我不承认你,我当时瘦的皮包骨,身上一点肉也没有,都脱相了。

我所住的村里当时有五、六个人也得了不治之症,我是最严重的,村里人给我们这几个人排了队,谁先走,我被排在第一位。家里人把棺材都准备好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决不能给大法抹黑,我的生与死,和大法紧密相连,我是为法来的生命,我一定要活,为证实大法而活着。

师父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3]

正邪大战开始了,我发正念解体旧势力对我的迫害,解体让我吃饭就吐的那个不好的物质,解体旧势力以任何借口干扰我的邪恶生命与因素。我不把自己当作病人,从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在法上归正。

慢慢的我能吃饭了,不吐了,能正常進食了。我就坚持炼功。学法时,我不管怎么难受,都坚持坐起来,或者靠着东西坐着。上午和学法小组的同修一起学法,下午,县城的同修回去了我就背《论语》,看师父的《对澳洲学员的讲法》录像,使自己每时每刻都溶于法中。

就这样,三个月过去了,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的保护下,我活过来了,我完全好了,病业假相消失了。我能骑着电动车到集市上讲真相劝三退了,能骑着电动车发台历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

亲戚朋友看到了我的变化,都称赞大法的超常与神奇,而我们村里那几个得不治之症的现在都去世了。现在,我家里的亲人对我的学法修炼都非常支持,老伴、儿子、女儿、女婿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支持我做大法的事。不修炼的女儿常打来电话提醒我:“妈,把你那几件事做好。”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父利用女儿的嘴在点化我要勇猛精進。

为了弥补以前我学法不足,我请全了大法书籍,按照时间顺序从头开始通读,现在已通读二十多本了。现在我身体已经恢复正常,我尽全力做好讲真相劝三退救人的事,村子附近的人退完了,我就每逢集市骑着电动车去给赶集的众生讲真相。

我“死而复生”的故事,轰动了附近十里八村的人,甚至整个乡里都传开了,有的人就象听神话故事一样说:这是真的?我想,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只有我们真修弟子才能体会到,大法无所不能,师父无所不能。我就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讲述法轮大法的好,讲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每个集市都有有缘人退出共产邪党的党、团、队组织。

回顾这次正念闯过病业关的经历,我用千言万语也表达不尽对师父的感恩,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师父为弟子承受了巨关巨难。我要把延续来的生命用在做好三件事上,不辱使命让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