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衡的心是妒嫉心的表现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四日】为了投稿一事,那日和母亲同修说起,找一找,还有什么心不对要去掉,怎么改一改写好的稿件时,母亲说:你就写一写,过去我一说要怎样给你妹妹操心什么什么,我是亲情放不下,而你就会妒嫉、生气,后来是怎么放下的。

我内心是非常不认可母亲说我曾经在她说的这件事情上有什么妒嫉心的。过去呢,母亲也会说,是那种肯定加认定的说。今天她倒是先自省了一下自己,才说到我的这个妒嫉心问题。

修炼人都知道,妒嫉心问题师父是拿出来单讲的,师父讲,“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1]前几年,母亲这样说的时候,十有八九我会恼了,大声甩她一句:“我妒嫉什么呢?”不愿和她再多说,心里会觉的真是委屈到极点。我怎么会妒嫉自己的妹妹?这么多年就妹妹开店每年资金需要周转,我从未犹豫的帮她,她不让告诉我父母,我就不说,担了委屈不说的时候都不少。母亲事后又基本上从其它方面知道了,可却一到她放不下母女情时,就把我也拉上说道说道。

但这次我虽未恼,可心里还是不舒服,想着修炼人要忍,忍下了。起身尽量平静的说:当日真的没有妒嫉我妹妹,否则就不会你说了那么多次我妒嫉你老关心她,我还帮她,甚至背着你和我爸帮她。

一个人时,我想我是有委屈心、埋怨心的,但不是妒嫉心。但是为什么母亲会经常说起我有什么妒嫉心呢?而且既然妒嫉心、埋怨心、委屈心都是不好的心,我为什么愿意承认是委屈心、埋怨心,而不愿意承认是妒嫉心呢?都是要去的心,还要选择一下哪个自己有哪个没有吗?这样选择应该吗?

师父告诉我们多学法,所有的问题在《转法轮》中都能找到答案。于是我又认真的学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关于妒嫉心的法。慢慢认真的学法,果然我看到妒嫉心,师父讲:“谁有好事表露出来,别人马上就妒嫉的不行,在哪个单位或者单位以外得了奖,或者有点好处回来不敢吱声,别人知道了心里就不平衡。西方人把这叫东方妒嫉也叫亚洲妒嫉。”[1]

过去我一直用妒嫉的词语解释来衡量自己,因为妒嫉一词在词语解释里通常是说:对才能、地位、名誉、学识、财富、处境等比自己好的人心怀怨恨。我一直认为我是没有妒嫉心的,一是因为自小到大我是一个自负的人,物质欲又不太强,所以从来没有觉的谁比我能干啊、有钱啊对我有多重要;二是师父也讲了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我也很不愿意自己有,所以我认为我没有妒嫉过谁,没有妒嫉心。

然而,今天我看到了“心里就不平衡”[1]这五个字,心里似重锤敲了一下,有了与平日不同的认识。我想母亲看来没有说错,是慈悲的师父在借母亲的嘴再次点醒我。“心里不平衡”[1],没错,我就是不平衡呀,我没有不让母亲对妹妹关心,我也希望妹妹过的好。可是,如果是我在家乡买了房,妹妹整日里吃穿都比我奢侈并没有在家乡买房的打算,而母亲却经常和我唠叨妹妹在家乡也要有这样套房就好了时,我会恼,搞不懂母亲为何看不到妹妹别处的房,为何看不到我的辛苦、妹妹的奢侈。于是乎,母亲一直说我妒嫉心太重。我更恼,何来妒嫉心,我有她没有,妒嫉什么?

今天,我终于懂了,我的不平衡的心就是妒嫉心呀,母亲看我有房子希望妹妹也有,母亲对妹妹的关心就是妹妹有的好处,我听到看到了心里产生了不平衡,其实这就是妒嫉心。母亲同修学法学到心里了,理解了妒嫉心,我被学校里的词语解释障碍了真正的用心学法,好险!

感恩师父借母亲同修的话来点醒我!也委屈母亲了。正如师父所讲:“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1]没有认识到的妒嫉心才是我一次一次忍不住和母亲发火的原因,也是我的埋怨心、委屈心去了一次又一次,总是去不掉的根本原因。我终于发现了我的妒嫉心,多学法我一定会把它去的干干净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