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警察目送我们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七日】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午夜,我和同修在张贴真相海报的过程中被当地警察绑架。经过三个多小时的正邪较量,最终我们平安回家。虽然是短暂的三个小时,可是对于一个二零零六年初才走入大法修炼中的学员,这一切无异于生与死的考验。在此过程中我深深的感受到了师尊的加持,法的伟大,整体的力量,慈悲的巨大能量。

那天,我和同修原定好晚十一点后去县城周边粘贴大幅的真相海报,可就在前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里有四个小男孩拽着我,我想甩可怎么也甩不开,刚甩掉一个又上来一个,紧紧掐住我的两只胳膊不让我走,我急得没办法,最后吓醒了。当时我就觉的奇怪,怎么做了这么个梦。因为自己当时觉的修炼状态好,加之和自己配合的两位同修修炼状态也很好,所以这个梦我就没在意。事情过去了我才忽然联想起,那个梦一定是师父的慈悲点化。

贴真相海报前,我们跟往常一样静下心发半个小时正念,感觉心念纯正,正念强,十一点我们准时出发。一路上我们三人配合默契:大哥同修边开车边观察地形,找到合适的位置;大姐同修刷浆糊;我年轻,动作敏捷,出去粘粘贴。神奇的是出发前大姐还念叨右胳膊疼,回弯费劲,可是刷起浆糊来胳膊瞬间不疼,灵活自如。

大约过了一个红绿灯,五十米远的距离,大哥示意马路右侧隔离带那面墙位置好,我迅速下车粘贴,没想到刚贴完一张就听大姐着急的喊我:“小妹,快!快上车!警察!”等我跑回车内,门还没等关上,警车已经呼啸着横在我们车前。两个警察下车大声呵斥,开始看墙上的粘贴,搜查车内。当时车内还有一大捆没来得及张贴的粘贴。可能感觉警力不够,他们打电话又招来一辆警车,正好两辆警车四个警察。

面对眼前这种情况,大哥同修沉着冷静,和他们解释我们不是坏人,没做坏事,我们做的是救人的正事。警察不听,让我们马上就跟他们去公安局。我们看这样僵持下去不行,就答应跟他们走,但我们坚决不坐警车,因为我们不是犯人,我们必须开自己的车,他们同意了。这样两辆警车夹持着我们来到了公安局,路上大姐提醒我要赶快发正念。

進了公安局,看到这里的警察都出动了,里里外外,進進出出,如临大敌。我们被带到一个大办公室,警察们各就各位,审问的,拍照的,录像的,记录的,屋里屋外都是警察。面对这些警察我们神色坦然,心里没有怕。当警察让我们报出姓名和工作单位时,我们考虑到二零一五年我们三个都已经参与了诉江,今天就应该报出真名实姓工作单位,今天就应该堂堂正正在这里证实大法,让在场的所有警察看一看修炼法轮大法的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

可能当时我们这一念符合了法,当我们各自报出姓名和工作单位后,发现他们的态度马上缓和,看我们的眼神都变了。可能在邪党媒体的灌输宣传里,他们的印象似乎炼法轮功的都是另类人,可是今天站在他们面前的这三个修炼人衣装整洁,举止文雅,而且深具文化修养。在他们给我们录像的过程中,面对摄像镜头,我们不惊不怕,侃侃而谈,讲大法真相,讲法轮大法洪传世界,讲全国已有超过二十万人起诉江泽民。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他们要把我们送到派出所,让我们上警车,我们依然坚持我们是好人不能坐警车,必须坐我们自己的车,看来他们应该是听明白了真相,没有为难我们。

来到派出所后,我们三个被分开,单独审问。此前或许是和同修在一起正念还比较强,自己心理上感觉好象有依靠,这时依靠没了,我心里开始有点不稳,负面的东西要往上返,我马上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太危险!必须马上调整自己,赶快发正念灭尽自己空间场、思想中一切不正的东西。

对面是一个年轻警察,他频频发问,问我何时学大法?为什么要学大法?国家已经给法轮功定性,为什么还要坚持,和政府对着干?问题一个接一个。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这时我想到了慈悲的师父,想起了大法,想到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和使命。思路渐渐清晰,我把面前的警察只当作来听真相盼得救的众生,自己久违的亲人,这时内心深处,慈悲油然而生,我开始娓娓道来。从曾经人生的困惑,讲到大法的博大精深,从人生的真义讲到大法修炼人是当今社会环境中的一股清流。警察入神的倾听。

当我讲到一位在医院工作的同修,是一位儿科医生,医术精湛,医德高尚。家属经常送她红包,为了让家属安心,她暂时把红包收下,等病人快痊愈出院时,她把红包送到住院部作押金。这件事让年轻警察深受触动,忍不住问我:“您说现在医院里的大夫真有这样的人?”我肯定的回答他:“有,不仅有,农工商贾军政学,行行法徒正乾坤,大法弟子遍布各行各业,个个都是这样的人!”警察说:“对人生我也有很多疑问,很多问题解不开,也很苦恼。今天听您讲的这些,等将来我有机会一定要看看《转法轮》。”这时,派出所副所长推门進来让年轻警察出去一下。这一刻,我意识到自己今夜闯关成功!

过了一会儿,年轻警察回来告诉我:您马上就可以回家了。可这时的自己头脑中已经全没了回家的概念,心里只想着众生,想着救人。当我从审问我的那间屋里出来,看到大哥大姐同修已经在外面等我了,看来,他们一定是比我做的更好。至此,在我看来一场巨大的根本无法逾越的魔难,在我们从大法修炼出的慈悲中化解。

当我们坐上车,车子启动的时候,我们回过头,看到派出所的所有警察站成一排在目送着我们回家。我视线模糊:这些哪是绑架审问我们的警察,分明都是我们的亲人!

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感谢同修!

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