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把生命溶入法中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五日】我简单的回顾了一下自己的修炼历程,脑中出现了这个题目。虽然自己的修炼状况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还是不想错过这次法会机会,因为回顾自己的修炼过程找出差距这本身就是一次修炼提高。

找到回家的路

我生来就多病,在贫穷的农村好不容易活下来了。小学刚刚毕业就赶上了文化大革命,全国上下乱成一片。学校停课后在生产队里干活。二十多岁时,在城里稀里糊涂找了个对象结婚了,从此又陷入了家庭魔难中。

丈夫性格暴躁,嗜酒如命。婚后我生了两个女儿,丈夫喜欢男孩,因为没生儿子,他的脾气更加暴躁,没有一天不找茬发疯。他三十七岁就不上班了,说是酒精中毒,却仍然整天在家里喝酒耍疯。吃饭掀桌子、摔东西,对我和孩子非打即骂,有时把匕首对着我的胸口,挨到我的肉皮上叫喊着要对我如何如何,有时操起菜刀乱抡一气,我和孩子被吓得经常往大门外跑。为了寻找解脱,我走入了佛教。

丈夫四十八岁那年去世了,我的生活环境有了大的转变。一九九六年,我在佛教已经修了五年。但我仍然得不到彻底解脱,心里有些无望。那时法轮大法刚刚传到我们地区,有个素不相识的小伙子三天两头到我的理发店来给我介绍法轮功,告诉我法轮功属于性命双修功法,一世可以修成,这可是万年不遇的。因为我本来就觉的人太苦了,我就开始转入大法修炼。

修炼初期,真有师父把我拔起来再往前推的感觉,也能体会到师父处处严格要求我、点悟着我,每次点悟,我都能悟到点悟的具体是什么,然后就去做。

记得那时我后背长了一个大恶疮(民间叫做手够)鼓起来象个大土豆,最后开花了,都是象蜂窝眼一样往外流脓流血。我自己够不着,看不到,就让女儿用手纸帮我擦脓血,可把她吓坏了。我说:“不用害怕,没事,一会去浴池冲洗干净就好了。”冲洗时我尽量不让别人看见,怕吓着别人。“哎呀!”一个人惊恐的叫着,我赶紧不好意思的说:“没事,没事。”当时思想很简单,根本没有去想什么细菌啊、感染哪,几天后就封口,好了。

听说这种大恶疮特别厉害,疼的能把人折腾半死,还得花不少钱去治。可是我整个过程没有任何痛苦,现在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初期身体消业方面出现很多奇迹,腰椎间盘突出、关节炎、肩周炎、鼻炎等都神奇般的好了,这里就不一一去说了。我很庆幸在绝望的黑夜中终于见到了光明,找到了回家的路。

电脑盲插上了翅膀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邪恶集团和中共相互利用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功,铺天盖地造谣诬陷,其疯狂程度震惊海内外。每个大法弟子都在思考以后的路。我的心情低沉,看着路上过往的行人,心想:如果不修炼了,我就象这些人一样,人生不会再有出路了。不行!我不能这样消磨人生,赶快振作起来!

我放下了人心,果断的汇入大法弟子证实法反迫害的洪流中。我参加了市政府门前数百人的炼功、進京护法,发传单、挂条幅、贴不干胶。我成了当地的重点人物,先后被非法关押过五次。其中最让我遗憾的是我在被非法劳教那次走了弯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给自己也留下了污点。

为了证实大法,六十三岁那年,我克服了年龄大、文化低等种种思想障碍,我学会了使用电脑,上网下载、打印制作资料的简单技能,带动了当地资料点遍地开花。我每天能上网浏览明慧网,阅读国内外大法弟子的交流文章,如鱼得水,在修炼的路上如同插上了翅膀。

我虽然只有小学文化水平,是师父赋予我能力,让我学会了利用电脑打印稿件。尤其在诉江期间,还能帮助同修们起草对江泽民的控告状。六十多岁的我,刚刚学会拿鼠标,就又学打字,手不好使,视力不是很好,小学学的汉语拼音早就忘光了,一切从零开始。

因为没有任何电脑知识,打控告状时,很费力的打出一篇保存下来,当存第二篇时,因为题目相同就把第一篇替代了,反复几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炎热的夏天,忙了整整一天直到深夜,坐在电脑前汗流浃背,急的两眼昏花,也不明白到底该怎么办,心情糟透了!人心也上来了:怨恨年轻能干、懂技术的同修自己不着急,也不知道帮助别的同修写控告状,唉,实在是想不通。

第二天一早来了几个同修,她们说是来拿诉江状的。见到她们我差点哭出来,就象常人一样发了一些牢骚,说:“这个地区我岁数最大,文化也不高,刚学电脑打字,这些事全压在我一个人头上,你们有能力的也不帮忙,我真的做不下去了……”

看到我这个样子,同修安慰我说:“你说的不错,我们确实比你年轻,文化也比你高,可是你的能力确实比我们强呀!你付出了,你辛苦了,我们都知道,你还得调整好心态做下去呀!”有的同修看我连饭都顾不得吃,就去给我买来了早餐。待我冷静下来后,看到了自己的急躁心、怨恨心、干事心等人心,特别是在诉江这事上急着要往前赶,生怕错过机会,所以看到行动慢的、心里有顾虑的同修就不理解。找到了执着心后,技术同修也来了,问题解决了。

写完了诉江状后,我又领着大家去邮寄。那些天我的身体出现了状况,浑身不舒服,脖子疼的不敢转头。我又向内找,看到了自己做事喜欢大包大揽的问题,就象“穆桂英挂帅”一样,阵阵落不下,而没有站在修炼的基点上想问题,没悟到这是大家修自己的过程,去人心的过程,只想到自己是个协调人,要处处带头,那真是风风火火。找到了问题所在,我身体一下子就轻松了,都是人心招来了邪恶的干扰。是大法的超常让我这个什么都不懂的电脑盲,在本地区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责任与救度

师父说:“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1]

我知道:修好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当前首要大事,可前些年我只是随意的做,只要出去,走到哪做到哪。从去年开始我突破了以往的做法,走出去救人了。

黑龙江的冬天,经常零下三十多度,到处白雪皑皑,天寒地冻,我克服了生性怕冷的毛病,坚持每天走出去救人,这一年半时间终于真正走出了自己的路。

今年春天,我发现在我居住的城市,几乎每个十字路口、车站或人多的地方,一下子都有了警务室。我悟到,是邪恶末日到来的恐慌,虚张声势吓唬人。我的心一点没动,每天出去该怎么讲真相还怎么讲。师父说:“不被邪的干扰、不被它带动,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从自己这生,那邪恶就渺小,你们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这样。”[2]

每天出去讲真相前我首先给师父上香:请师父加持弟子增长智慧多救人,谢谢师父!然后坐车,在车上发正念,清除我所到之处空间场及周围环境的一切邪恶。清除阻挡世人了解真相得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调整好心态,面带微笑心怀慈悲。背包里有各种大法资料和护身符,通常是搭上话之后我就拿出一个护身符送给对方说:“我想送你个好东西,这是个平安福卡,这背面有九个字,你诚心常念,会使你身体健康,心想事成。”

有的人一看见这精美的护身符,眼睛一亮就接过去了。我随即便说:“你看‘真善忍’这三个字多好,真,是对人要真诚,说真话、办真事;善,是与人为善;忍是在矛盾中要做到忍让,不和人争斗,不指责对方,遇事首先看看自己有什么毛病和不足。师父告诉我们要退一步海阔天空。”一般情况对方都会点头称是,然后再告诉他中共迫害大法是错的,大法是被冤枉的,什么围攻中南海,天安门自焚都是造假、谎言。要想知道更多,我这里有书和其它资料,拿回去好好看看,明白真相得福报。

有时也从另一个角度讲,讲与大家生活密切相关的现实问题:你看现在假货遍地,什么蔬菜水果啊,粮食、肉,吃啥啥有毒。还有,现在小官大贪、大官巨贪、无官不贪,你有政策他有对策,谁也收拾不了这个烂摊子。为什么会这样呢?都是共产党无神论造成的。它宣传无神论,目地是让人不相信善恶有报,不相信做坏事会有报应,让人什么坏事都敢干,造成整个社会人的道德败坏、良心泯灭。真是罪大恶极。这个社会不行了,发展下去怎么办呢?过去有句话叫:“人不治天治”,上天要惩罚恶党,大法是来救度心存善良的好人的,是佛法。

很多人都能接受我的说法,表示愿意“三退”,并说“谢谢!”

当然救人还需要慈悲、和善、正念与智慧。不触及负面东西,这样使恶人恶不起来,也就不会对大法犯罪。

举个例子,一次在交通车上,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坐在我身边,我微笑着送给他一个破网软件,他很随意的接过去说:“这是法轮功的吧?”我说:“这里面都是好东西,想看法轮功当然也有。”

他说他是某个部门的讲师(好象是公安部门的),于是放开了嗓门滔滔不绝讲起了他对法轮功的认识及其它各门派的信仰问题。他的语言丰富,思维连续,听起来新奇入耳,好象无所不知,让人感觉是个有大学问的人。当时我什么都没想,自然的面对他,他夸夸其谈,我根本没机会插话。一位同修也在车上离我不远处,因为全车的人都能听到他的讲话,都知道了他的身份。我见同修不时的转身瞅我这边,我明白同修是在为我担心。我当时没多想,但是我感觉到他的本质并不坏。这时快到我们下车的那站了,同修赶忙站起身来转向我,示意我要下车了。

此时我很礼貌的打断那位学者的话说:“对不起,我到站了。今天能碰到你就是缘份。”他也畅快随和着说:“是啊,是啊,这是百年的缘份。”我接着说:“你的知识渊博,我很欣赏。你是一个有能力、能辨别是非的人,我也不想留下遗憾。”我把手轻轻放在他胸前方,降低声音对他说:“一切顺天意而行吧,改朝换代是不可抗拒的,选择幸福平安是必须的。法轮大法是救人的。用‘天意’作为化名,从心里把你的党员退掉好吧?”他连忙点头说:“好、好。”这时车已经过站了,我不着急下车,把背包打开想拿几本真相期刊送给他,他笑着瞅着我的包,拿着手里的破网软件说:“不用、不用了,有这个就行了。”

下车后我得步行往回返一站去目地地见同修。边走边想:这个人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会这样被轻易的劝退。他刚才那种滔滔不绝的高谈阔论,根本没把人放在眼里。我的平和、自如、善良,在师父的加持下,才顺利的劝退成功。是,“一个不动能制万动!”[3]

师父说:“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4]

我救人很随意,只要有机会我都不想错过:银行里有监控,也有我的信息,但是我心里没有这些,利用到银行办业务的机会劝退过两个行长,三个业务员;去浴池洗澡,我经常随意和两边的人搭话唠嗑,主动帮助她们搓背,目地是讲真相劝退,最多我一次劝退过七个人。

这么多年讲真相过程中,我悟到一个理:以善制恶。无论遇到什么情况不动心。我不需要世人理解,但是我要理解所有的世人。经常碰到有人说我:“老太太,在家里坐着享福多好,大冷天出来做这事,不怕人抓你啊?有人给你钱吗?”我笑着反问他(她):“给你多少钱你愿意做这件事情?你知道什么叫慈悲吗?神佛度人是没有任何代价的,我是神的使者。”

抓紧时间修炼

我是一个人生活,环境很好,每天时间都安排满满的,我早晨炼完功后,学一讲法再出去救人。两三个小时能劝退十几个人,有的时候能达到二十人。形成习惯,每天到点就走,不想耽误一天。我下午背法,《转法轮》用了八个多月背了一遍,现在背第二遍。《洪吟》、《洪吟二》已经背的很熟。《洪吟三》背熟四十首,还在继续背。每天看明慧网的交流文章,有时自己给明慧网投稿。也给同修打印资料,做护身符。每年十月份开始打印真相台历、出去发台历,那时候就更忙了。

为了节省时间,一天吃两顿饭。做饭和吃饭时间就听明慧网上广播的同修的交流文章。还有时候去帮助病业同修发正念、学法等事情。每天晚上坚持四个整点发正念,学《各地讲法》。我要把全身心都溶在法中,做个名副其实的合格的大法弟子。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人心和不足,决心在以后的修炼中严格要求自己,在向内找、心性方面多下功夫,更加勇猛精進,兑现史前大愿,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合十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