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层层诉讼反迫害 救有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五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在修炼过程中,通过十多年每天阅读明慧网刊登的修炼交流文章、法会交流文章及听相关的录音,得到很多帮助,受到很大启发,让自己能够及时找出不足,看到差距,更加精進实修。同时在我最困难、最无助的时候,明慧网上总会及时提供我需要的信息,解决了很多难题。下面借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之机,将自己几年来用法律反迫害的经历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九九八年五月,我在同事推荐下,走入法轮大法修炼。我一直重视学法,先抄法,后背法。学法打下扎实的修炼基础,遇到问题用法来衡量。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攻击大法,诬蔑师父,迫害大法弟子,我难过极了。我坚信真、善、忍绝对是正确的,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绝没有错。我与当地同修進京护法,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后来我向当地信访办递交法轮功学员致全国人大和当地人大的公开信,单位受“六一零”胁迫,将我开除。我准备去外地找工作,又被限制人身自由,不许外出。后来在当地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又在大街上被“六一零”人员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他们抢走我的手机,我无法向单位请假,工作又丢了。

应该利用法律反迫害

被剥夺了工作,没有了收入,我上有老下有小,自己还要生活,我一直找单位要求恢复工作,一直没有解决。我想可能是反映的力度不够,口头不行就用书面形式反映,若再不解决,就只有走法律程序,一方面可以通过用法律反迫害,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不会沉默 (我认为不管心里怎么想,行动上沉默就是默认),会用法律手段反迫害,任何人不是干了坏事就完事了,法轮功学员会依法维权、追究迫害者的责任,可以起到制止迫害的作用。

同时通过走法律程序,有正当的理由接触到公检法司政府部门的很多工作人员,因为这部份人员受邪党谎言毒害较深,平时想找他们讲真相还没机会,正好借此机会接触他们,讲真相,救他们。这部份人需要我们去救度。我很清楚,这条路虽然艰辛,但这是我一直想要走的路,我认为是必须去做的事情。在整个走法律程序过程中,注重过程看淡结果,让自己努力保持平和的心态,修出善心、慈悲心。下定决心后,经与同修们切磋,同修们很支持,并正念加持我。

从“七二零”迫害开始,我就注意搜集和保存有用的材料和证据,认为将来一定能用的上。但由于我文化水平有限,又不懂法律,身边也没有这方面的同修可以提供帮助,当地的同修也少,都在忙着救人的事,所以每一步都得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出来。

从学习法律开始

我从学习法律开始,从明慧网下载《反迫害手册》、《信仰合法 信仰无罪》反复看,从常人网站下载有关法律条文,就这样还是有很多问题弄不明白,通用的问题先在网上搜索答案,若没有,就到当地律师事务所咨询,我走访了当地很多的律师事务所。若实在太难的问题,才打电话请教北京律师。

在完成各阶段材料的过程中,难度很大。我在炼功、学法、做饭、出门买菜办事、走路过程中,都会得到灵感或师父的点化,告诉我如何修改,添加或删减的内容。有时在走路过程中,由于思想太专注,几次差点撞到路边的树。

我希望书面材料要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范,语气要平和,语言要善,措辞要恰当,每一份材料就是一份真相信,反映自己修炼前后身心的变化,用事例说明无论在工作、社会、家庭中都是变好了,身体多种病症不治而愈。从法律角度阐述修炼法轮功合法性,法轮功学员是无辜被迫害。在整个用法律反迫害过程中。每一阶段的材料都是经过师父点化,反复斟酌、认真修改后完成。

向单位申请要求恢复工作

第一次去单位,门卫就象没看到我一样,我就進去了,我挨个办公室找主管领导,正好遇到领导们在开会,我想他们正好集中在一起,我就一起递材料,省得挨个去递。我敲门進入,说明来意,每人递了一份材料就离开了。

万事开头难,走出了第一步,接下来我就广泛向单位更多的领导、单位上级主管部门领导、身边的同事职工朋友、当地的人大、政协、信访部门、妇联、工会、国资委以及市委书记、市长等递交或邮寄材料,希望他们帮助单位落实我的工作问题。递出材料后,随时去这些地方催促和询问结果。

开始单位领导想让门卫阻拦我不许我入单位,我就每天上下班时在单位大门口等,这样更多的职工了解到我的情况。单位领导见阻拦不了,就只好安排一部门的负责人专门接待我,再替我转达给主管领导。从此我可以随时進出单位、当地政府各部门反映情况了。有必须向主管领导反映的情况,我就直接打电话。

在这期间,我开始联系北京律师,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终于北京Z律师同意作我的律师,答应开庭时可以过来为我辩护。几个月后,单位答复不恢复我的工作,让我走法律程序。我想,我也正好换一个平台讲真相。

向仲裁部门申请劳动仲裁

走法律程序后,考虑到政府部门的人受谎言欺骗,不明真相,中毒较深,了解真相得有个过程,我采用循序渐進的书写策略。

由于不懂法律,我向仲裁部门询问仲裁申请的书写和一些情况后,简单的叙述了事实和法律条款,很快递交了仲裁申请书。由于真相没讲到位,仲裁部门未经开庭,单方面采信了单位提供的材料,出具不受理通知书,告之若不服,可以在十五天内到法院起诉。

在这期间我做了两个梦。梦一:有人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安排我要做的工作——用身旁放着的几个小网去做,还说了一个“song”音的字,告诉我这项工作不只我一人做,纸上面还写着其他人的名字。梦二:要我向一个小圆圈里投入黄色的象乒乓球一样的小球,要求投两轮。梦醒后,我知道是师父点化我,但我不明白。

向一审法院起诉

在等待仲裁结果时,我就着手写一审起诉状,由于受梦中点化的影响,我知道至少要做两轮,所以我都是提前准备下一阶段的材料。我不懂起诉状的书写和要求,就到法院咨询。书写一审起诉状,我比仲裁申请多阐述了情况,但仍理智对待,要争取立案,只要立案,开庭时可以陈述情况。

收到仲裁不受理通知书后,我很快向一审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递交材料后,随时去法院询问進展。

就在我向法院起诉后,单位向我提出私下和解,让我撤诉。于是我经过向一审法院咨询此事,法官建议我最好不要先撤诉,若双方真能达成和解,再撤诉也不晚,否则过了十五天的起诉期后,法院不会受理此案。我坦诚的向单位说明法院的建议,单位直到一审开庭再也没提过和解的事。

得到立案通知后,我坚持在当地聘请律师,最后我选择了司法局下属的律师事务所、曾担任过主任律师、在当地律师界有一定威望的L律师,她说法院敢立案,她就敢接我的案子。L律师接案子后,就到当地“六一零”、司法局、我的单位等部门索要迫害法轮功的法律依据,被告之是机密文件。

在这期间,我坚持向单位各级领导、同事、职工、朋友们递送起诉材料,让他们了解更多的情况,同时广泛征求意见,寻求帮助,以便我改進。同时也注意搜集相关部门的信息,以便同修配合用。在以后的每一个诉讼阶段我都如此做。

过程中总有人问:在这种背景下,站在法轮功一方打官司,不怕影响孩子的前途啊?孩子不能出国、不能入党等等。我说:我们本来就不想入邪党,有人入了的也要劝退呢。法轮功教我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有什么不对?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我不吵不闹、平和的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应该吗?难道只许官方放火就不许百姓点灯?我坚信打官司对孩子不会有影响的,若要有的话,只能是好影响。

事实是,我孩子后来以最高奖学金保送到梦想的大学,本来需要昂贵的学费,也没让我借一分钱,我也没操心就轻松自然的解决了学费问题。一切师父都安排好了。孩子支持我修炼,也理解我打官司,她受益了。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用这种方式提前还我清白。这是我全家意外的喜事。

在等一审开庭时,旧势力妄图干扰破坏,先让我脸上长泡,奇痒难忍,又痛又红肿,脸上的肉烂了一个坑,脸都变形了,开始流黄水,后来结黑疤,有点影响形像,但是,我不管这些,讲真相救人的事不能被耽误了,每天照常出门做自己该做的事。旧势力一计不成又施一计,在快要开庭时,旧势力制造突发病业假相,妄图夺走我肉身,我甚至都没有力气发正念。我强忍着给同修打电话:快来。同时坚持着把门打开,然后就倒在沙发上,同修進门一看到我的状况就立即发正念,十分钟后,我缓过来了,立即坐起来跟同修说:我没事了,可以自己发正念了。同修离开后,旧势力就对着我的耳朵说威胁的话。我坚决不要失去肉身,我有师父管,我一定要走完法律诉讼,我要走完修炼全过程,跟师父回家。解体了旧势力的迫害。

一审如期的开庭,我方的策略是:先叙述法律和事实,等待对方拿出更多迫害依据时,我方公开反驳,北京律师主要考虑我们的安全问题。结果正如我们预料的一样,单位律师开庭时拿出了迫害我的很多证据,Z和L俩位律师在法庭上公开用现行法律为我辩护,修炼法轮功完全是合法的,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我也当庭作了陈述,表示我按法轮功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向政府部门反映情况是公民的合法权益,单位开除我是违法的。

庭审期间,由于法轮功学员作为原告起诉单位,并且北京律师到当地法庭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是首例,当地政府轰动了,派出了政府部门的有关工作人员参与旁听,说是来学习的。同修们参与旁听,为我发正念。北京律师的辩护意见,得到包括审判长在内的所有参加庭审的人员的尊重和佩服,庭审效果远远超出了预期。庭审一结束,审判长直接走到我跟前说:建议让我主动找单位和解,我采纳了建议。

但是一审法院法官受到来自省、市等上级有关部门的压力、当地“六一零”的暗箱操作,不准判我赢。几个月后,一审判决下来,驳回了我的诉求。告之我若不服,可以在十五天内向中级法院上诉。我想,我也可以换个地方讲真相了。后来听朋友说:他家有个在省公安厅工作的亲戚,也知道我的案子,省公安厅也不准中级法院判我赢。

经过几个月与一审法院的有关人员接触后,我感到他们还是有希望得救的,他们还有善心,有一定的良知。只是他们迫于形势和压力,现在还不敢给我一个公正的判决,但心里已经明白了正邪是非与善恶。我在准备上诉证据时,找到他们要求复印单位伪造的证据及有关证据,法院工作人员几乎配合了我的所有要求。他们判词也没有攻击法轮功的词句,只是采信伪证认为我时效超期而判决的。

另外,一审开庭时,当我向审判长和法官陈述时,突然明白了梦中点化:几个小网就是人间的法律,“song”是讼字,就是用人类的法律诉讼,站侧面投球就是当原告,因为原告的位置在侧面,被告的位置站在法官的正面。梦中点化就是用人类的现行法律诉讼反迫害,救度公检法司等政府部门的人员。一切师父铺垫好了。通过一审的公开审理、公开判决,我加强了正念,几乎忘记迫害二字,只有救度与被救度。体会到路走正了,走对了,真的是越走路越宽。

向市中级法院提起上诉

我在等待一审判决的同时,就着手准备上诉材料。到中院咨询书写格式和上诉的要求。知道了上诉书跟一审起诉书的书写有一个最大的不同点,就是一审是针对单位提出起诉,上诉书则是不服一审法院判决提起上诉,我本来就是直来直去不会拐弯的人,以前所写的材料都是直接针对单位来叙述的,现在要针对一审法院判决,我一度感到茫然,不知如何着手。

拿到一审判决书后,我反复的看,反复的思考,后来在朋友指点下才拐过弯来,针对一审法院的判词,又经师父点化,反复修改,从法律和事实角度全面的阐述,完成了的上诉书,人们称“万言书”,很快就在规定的时间内向中级法院递交了上诉书及有关证据。

由于我提供有用的证据(包括单位伪造的证据),中院如期立案。收到立案通知后,我随时去找法官询问進展情况,向法官提供更详细的情况,并多次向中院纪委、督察部门、庭长、审判长反映案子情况,希望公平公开公正审理本案,同时申请要求鉴定伪证。得知中院每月还有一个院领导接待日,专门接待访民,直接面对面了解情况,我每个接待日都去,反映情况,从中得到一定的法律帮助和提醒。也可接触到当地更多访民,看到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申诉自己的冤情,大多没什么文化,自己不会写材料,表达能力也不强,有的八十多岁了。这使我更加强了诉讼的信心和决心,同时我也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

在等待二审开庭期间,单位又告诉我要跟我和解,要我撤诉,并且具体告诉了我和解的方案,我表示对和解没有意见,但具体没有实现之前,我先不能撤诉。什么时间真正实现和解,我什么时间撤诉。

一个星期后,我因有事找单位反映,他们也没再提此事,我也就当没这回事。因为我知道,我诉讼的目地是利用法律诉讼的机会接触公检法司政府部门人员讲真相救人。我没有看重我本人能得到什么结果,只重视有正当的理由可以接触到这些人讲真相。

师父也点化我:在一条三岔口的道路处,一条道眼前就看到挂满了成熟枇杷的枇杷树,伸手可摘到;另一条路通向现在还看不到的桂圆树。我明白师父是点化弟子,我的路还没有走完,不能现在摘果实,师父安排我走了摘桂圆的这条道。

这期间,当地“六一零”人员妄图绑架我,派人到我家楼下蹲坑,我发现后,跟北京律师打电话,他说一般这种情况是准备抓我了,建议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我想我要一跑,流离失所,案子怎么办啊?跑了开庭就不能参加了,用法律反迫害也无法继续走下去了。更何况流离失所的日子我不知道怎么修,我只知道堂堂正正的面对,修过来,所以我基本没有犹豫就选择了坦然面对。

“六一零”派人在楼下守了一个星期,我就在家静心加强学法、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解体背后迫害我的一切邪恶因素。一个星期后,我家楼下蹲坑的人消失了。

由于我每月都能在中院接触到访民,从他们那儿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知道了中央巡视组到本省来巡视的消息,我就与他们一起到省城向巡视组递交材料反映情况。后来我觉得,只去一次不够,于是我经过充份准备,又独自一人到省城向中央巡视组递材料反映,当时心里只有反映情况,脑中没有迫害。

由于二审公开审理只是走走过场,法院拒绝鉴定伪证,坚持采信伪证作为判案的依据,主审法官换来换去,我也搞不清究竟谁是主审法官,他们公然混淆事实、无视法律,再一次驳回我的诉求。他们甚至都没有胆量直接把判决书给我,判决几个月后才在我一再催促下,让我到一审法院去取。

向省高级法院递交再审申请书

诉讼走到此,我具体也不知怎么办好,但仍认真准备好材料進行再审申诉。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下,我找到了一位同修律师,她了解情况后说,一审没有判我赢,二审胜诉的机会很小,二审再没判赢,再审胜诉的机会更渺茫。她还提了一些宝贵的建议,交再审申请时要采用当面递交和快递两种方式。

经过切磋,当地协调人鼓励我继续走下去。按高院要求,我在再审申请书上添加上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提出再审申请。我当面将再审申请书和相关证据递交给高院立案窗口,因为没有得到任何收据,回到当地后,我再从邮局向高院快递了同样的材料,并注明是再审申请书和证据,并保留好快递收据。

由于异地不便常去当面询问了解,我从网上查到高院的联系电话,打电话询问進展,有的号码打过去是空号,有的是其它单位,也有高院别的部门的,电话打多了,总会遇到好心人,从而得到帮助。这样打到立案庭询问,开始他们说在电脑上查不到我再审案子的任何信息,于是我就在高院提供的官网上发消息询问,再附上再审申请书,同时向省高院院长邮寄材料反映情况,同时多次向省委书记、省长及省有关部门、省巡视组、督导组寄材料反映,同时我还多次向全国人大等部门邮寄材料反映。

再询问高院时,回复查到我再审案子的登记情况了。接下来,随时向高院询问案子進展,联系好再审律师,同时我开始准备自己的再审时的陈述,反复看一、二审判词和各种证据以及有关法律。我本来准备去高院开庭,结果是高院审监庭的庭长、主审法官和书记员一行来我地审理此案。我知道这是师父慈悲的安排,也对他们为我的案子不辞辛苦而表示真心感谢。

这一次我没有象一、二审那样照着念再审申请书,而是针对判词,依据事实和现行法律,拿出相应的证据,逐条去驳斥判词,当场得到高院法官的夸奖,说这样听完我的陈述明白多了,比看材料清楚。

我陈述完后,就象聊天一样,他们还询问了几个不清楚的问题,比如单位开除我的时候我是否正常上班,因为一、二审法院都混淆此问题,把我去北京期间作旷工处理才受到开除。正常上班就是没有违反劳动纪律,也没旷工,更没有违法,开除就是错误的。他们还问了一些其它的法轮功方面的问题,象“四二五”万人上访、天安门自焚、强身健体等等方面的问题,我都一一的详细回答,最后律师也递交了辩护意见,最后高院法官还提醒我单位伪造的证据一定要保存好,很重要。

没有多长时间,我收到了高院的裁定:指令当地中级法院再审本案;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的执行。这样案子又回到了当地中院,改为审监庭再审。

中院开庭再审本案

这次不用重新写材料。尽管高院裁定再审,中院也妄图阻挠,立案庭和二审法官互相推诿,立案不顺利。最后我电话找到院长才得以立案。同时我再一次向当地政府部门呼吁,同时向中院各级领导呼吁,要求依法公平公正公开审理此案。

立案庭立案后,我第一次去找主审法官,她先告诉我不会判我赢的,我询问案情進展她也称忙、没时间接待我,我主动向她补交证据,主动進一步跟她反映案情,好让她在审案过程中多了解一些情况。

主审法官每次态度恶劣,几次以工作忙为由拒绝接待我后,有一次我严厉的质问她:“你忙别的案子我能理解,但我的案子是不是你的工作?别的案子的当事人并不在跟前,我在你跟前向你提供详细的案情,我就在你面前,你再三的称工作忙拒不听我的反映,我的案子难道就不是你的工作了?”后来该法官态度才稍有转变。我知道她一定是受邪党毒害很深的原因吧。我心里很可怜她。我把主审法官的情况向中院纪委反映了,回答说会监督此案审理的。

再审如期开庭,审判人员同样拒绝我的鉴定伪证的申请,却又采信伪证判案。我在开庭时,按照跟高院审理时一样的陈述,我还选择挑重要的先讲,证实法方面得放在前边,先讲法轮功的合法性,修炼法轮功不违法……审判长多次打断我,企图阻止我讲,只想让律师讲。我知道我是这个案子的主角,不能依赖律师,律师只是配合我的。

刚讲完重要的,证据方面还没来得及讲,审判长就强行不让我讲了,让律师讲。律师接着补充讲了证据方面的情况。审判长当庭询问双方是否愿意接受调解,我和律师都答应愿意。但对方当庭拒绝。第二天我去中院递交补充材料时,主审法官告诉我,我单位律师经跟主管领导汇报后,决定跟我和解,刚刚打电话来跟她说的。我没动心,该补充材料就照常补充。后来单位又跟我说,还是等待法院判决吧,我也没动心。

中院又再一次采信伪证,践踏法律,混淆事实,再一次驳回我的诉求。

向检察院申请抗诉

我没有停止,继续向各级法院递交抗诉申请,省检察院要我找当地检察院,我就到当地检察院,他们不收我的材料。

我只好又一次向当地各政府部门反映。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再到检察院时,就收下了我的抗诉申请书,没多久,告诉我主办检察官,我就联系他,想当面跟他反映案情。经多次努力,他答应接待我,并且主动说他是流着泪看完了我的材料,我因遭受开除,人生轨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一个白领阶层变成一个无业、生活无着落的人。他很同情我的遭遇,同时也告诉我抗诉这条路更艰难,他甚至批评一、二审、再审法官没有促成调解此案,但他愿意帮助我跟单位领导沟通,促成双方自行和解。让我先找单位和解,若我有困难,他可以出面见单位领导去沟通。

单位终于绕开“六一零”接受和解

之前只要法官和检察官建议我找单位沟通和解,我都照办,一次又一次的找单位主管领导和解。这次是检察院让我来的,希望我们双方能和解。每次的诉讼材料我都及时递给了单位主管领导,他们了解案情。我说我也到退休年龄了,也应该办退休了,他说他记得,接着他说还是解决我的生活问题吧,他询问我说,那把开除撤了?我笑而不答。我没有放在心上,无所求。

刚回家不久,单位部门接待我的责任人打电话过来,让我马上去他那儿,说有好事。我立即过去,看到主管领导也在那儿,他说,单位愿意配合我办退休,还说:不仅你们要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按真善忍做好人。

我想,我的目地不是为了让他们了解真相得救吗?通过几年的跟单位打官司,多次向单位各级人员递交各阶段的材料,他们已经明辨了是非,从心里认同了真善忍,愿意按真善忍做好人,这不正是我打官司所期待的吗?尽管对我个人方面的补偿不尽如人意,尽管我还可以继续申诉,我并不是没有路可走。但是考虑到单位这次绕开了“六一零”,不受他们的干预,在这种背景下能这样的解决问题,对他们来说需要胆量,也要承担一定的风险。我们是修炼的人,不是常人,不要干事心,要处处为他人着想。看淡结果要落实在行动上。

再说单位领导早已换届,上届参与开除我的领导已换下去,这届领导没有直接参与迫害,他们也是这场灾难的受害者,上一届领导也是被“六一零”胁迫开除我的,并非出于主动,所以这次开庭时单位就出具了被“六一零”胁迫的证据。我相信他们几次想和解都是真心的,并非阻挠案子,主要来自“六一零”的干预,我也找过“六一零”主任,他们一直坚持逼我放弃信仰后才解决我的诉求,要求单位也这样做,这才使单位几次提出和解后又不得已放弃。

我经过慎重思考,经向几位律师咨询,律师都一致认为有这样的结果已经很不容易了。再跟家人、同修商量,大家都没有意见,说能把退休办下来就好。于是我答应了单位,他们配合我很快就办理了退休,工龄也接上了。

结语

我用了几年时间走完法律程序,接触到很多公检法司政府部门的有关人员,亲身了解到法官、检察官、司法部门、政府部门的人员,大多数人还是有良知的,还是善良的,越是高层人员越容易明白道理。只是他们被邪党谎言欺骗,中毒较深,了解大法真相机会很少,如果更多的同修利用法律反迫害机会,多跟他们讲真相,他们很多人是完全有希望得救的。

二零一五年五月,迎来了诉江大潮,我积极参与其中,成为诉江大潮的一员,这时才明白梦中点化的第二轮是指诉江。

在整个诉讼实修过程中真正体会到:师父就在弟子身边,师父什么都知道,一切师父早已经都安排好了,早已铺垫好了,只等弟子正念正行在实修中升华上来,救更多的人。同时在实修过程中真正悟到一点师父“将计就计”和“相生相克”的法理的内涵。

我做了个梦:梦中看到一盘象棋的残局,我方尽管人马有所损失,但车马炮兵都在,兵已经过河了,直逼对方“帅”,对方棋子人马损失惨重,已无招架之力,我方很快就要“将”死对方的“帅”了。我悟到这盘棋如何走,由师父操控、安排,另外空间这盘棋已经下完,只剩人类这层空间还差点就下完这盘棋,我们要珍惜师父用巨大承受延长的最后证实法的机会,努力走好最后的几步,赶紧抓紧时间实修,我们整体要共同努力,升华上来,救更多的人。

最后,我借此机会,再一次感谢师父对弟子的精心安排、加持。弟子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弟子及全家在此叩谢恩师!感谢在魔难中帮助、支持、鼓励包容我的同修们!

由于层次、水平有限,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合十

(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