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所见另外空间主元神的几个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下面是我天目看到的关于常人和同修的一些情况,写出来供同修参考。

一、众生急盼得救

二零零四年,我在读书期间,一次我去图书馆上自习,身上带着自制的大法真相资料,在图书馆过道上路过一个女同学,突然见到另外空间的她扑通一下跪在我面前,求我救她。当我把真相资料给她时,她都没来的及看我一眼,坐下来,展开资料就读,那种生命的专注至今记忆犹新。

二零零五年毕业后,我们当地一位法院民事厅副厅长,分管迫害法轮功。因为之前她曾经与我有过比较亲近的关系,后由于某种原因关系破裂,我就动念用真实属名给她写真相信救她。后与同修交流,结果该同修说:“现在迫害很邪恶呀,你们现在关系又不好,还是不要写了。”被同修三说两说,我就同意不写了。当天晚上梦到她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求我一定要救她。醒来后,生命在深渊中求救的绝望与急切历历在目,我再也不考虑同修的劝阻和自己是否会被迫害,给她与她的亲属以真实属名写了真相信。后来听她家人说,她读信后喃喃自语:“没想到,某某心中还那么关心我啊!”我同时把她的家庭电话给明慧网发了出去,她有次见到我说:“我家接到了太多国外电话了,我、儿子及丈夫不断的接电话,我再也不做法轮功的案子了。”从那以后,她果真再也没做过迫害大法的事,而且当地同修对她之后的行为评价都很正面。

二零零五年冬天,我在一个公司上班,有位同事是博士,我们同一个办公室,没事的时候,我就给他讲真相,讲三退,他不回应我,还面现嘲弄之色。一两次之后,我感觉无效,就不想再给他讲了。结果有一次在公司我和他擦身而过时,他的真我突然对我开口说话:“求你一定要多给我讲几次,我被后天的东西灌输的太多,把我的本性盖住了。你多次讲,我就能醒来。”听到他主元神求救,我就多次给他讲。

后来公司副总为了调查我是否修炼法轮功,找到我讲过真相的很多同事了解我的事情。被找的同事没有人就此跟我打招呼,只有这位博士悄悄的告诉我:“你小心一点,可能马上副总要找你谈话,你可能会被辞退。副总找了很多人调查你。”果真当天副总就找了我。

虽然到最后我也没有把这位博士劝退,至少他已经大体明白真相。这件事情说明,生命很多本性真我都是在急盼得救,而且要想救他,不是一次两次讲真相就能明白,因为他们被盖的太深,一定要多次讲,只要生命在我们身边,就一定是有得救的希望,不要放弃他们。

二、同修身体另外空间所见

二零一零年,我看到一位已经基本不能修炼的昔日同修的真我景象。他的表现是沉迷于网络小说和打麻将,内心知道大法好,想修炼却走不回来。我看到他身体内部有一套黑色的机制在运转,这个机制从上到下有一个轴,轴上装了很多盘在转动,从而带动他的身体,很类似师尊在《转法轮》“周天”中讲的密宗的中脉,还带动几个轮。我看到他的主元神飘在他头顶上空,非常可怜无助,又无可奈何,想控制自己的身体控制不了;又因为他自己知道有使命的,所以又不甘心放弃身体的控制权。而这位同修这些年也一直行为上沉迷于小说,却又感觉小说没意思,只是象空虚无助时身体不由自主的在看,心里一直明白想修,却又把控不住自己的身体,走不回来,心灵一直在痛苦中挣扎。

还看到一位色欲特别重的同修,身体内也有一套机制,整体上看是如小臂一般粗细的黑色棍子一样的东西,从头顶一直贯穿整个上半身。棍子的后端向一侧弯曲,根部是尖的,扎在微观处。而这根棍子层层分解开看,是层层身体的旧势力的机制组成的。控制每层身体的机制都在比这层身体稍微观一点的空间,因此能够轻易带动这层身体,而这层身体表现出来又无能为力被带动着。层层机制也是黑色的,由他本人没修去的色欲物质构成,但一旦形成机制后,就把色欲执著放大了上百倍而不止,其实他本身的色欲并没有多重,所以一旦机制打散,再清理色欲败物很容易。

他身体内的机制底端是大量的色魔,顶端有旧势力在操控,旧势力仿佛组成一个司令部,既操控机制,也操控什么时候给同修塞个异性,什么时候绑架同修。坚定的同修每次可以艰难逃脱,但如果不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就会处于怪圈中恶性循环;修炼上不坚定的人,就会犯戒及各种错掉下去。所以如果同修只把色欲当作自己的执著心去,就很难清除。常表现出不可自拔的陷入其中,其实是层层机制都比这层身体微观造成的;而且这样的同修往往心里很想去色欲,平时却又发现不了色欲心的根源在哪,也是因为旧势力把这些败物及机制安排在每层身体的微观一点的位置藏着。

这样的同修就必须把自己沉浸在法中,多学法,甚至是背法,求师尊看护,同时一定要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否定跟它们签过的约,而且一定要不断的长时间发正念清理自己身体内的旧势力及其邪恶机制,发正念时表面意识找不到它们不要紧,修成的那面找的到它们,发正念时间长了就会有效果。同时白天尽量不让自己脑子里空下来,如果做常人事情时,最好同时听交流文章,都能清理色欲。

要去掉这色欲败物,要一段比较艰难的长期的过程,但是要有恒心,不断的学法、发正念、否定旧势力,就一定可以去的掉的。如果师父把他安排在哪位同修身边,请帮助的同修一定不要因为过程太长而不耐烦,色欲重的同修很艰难,如果在修,需要同修的帮助,一定可以走的过来的。

以上是我多次瞬间天目所见,应该是师尊在点悟,直到今天突然觉的我应该写出来,也许对同修救人和帮助昔日同修有所帮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