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恶者终难逃法网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九日】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联合国柬埔寨法院特别法庭判决,首次裁定红色高棉(Khmer Kraham,又译赤柬)两名前首领犯下种族灭绝罪,判处二人终身监禁,这是首宗判其种族灭绝罪的官方裁决。

九十二岁的农谢(Nuon Chea)是红色高棉政权领袖波尔布特(Pol Pot)的副手,他被控消灭占族(Cham)人。八十七岁的乔森潘(Khieu Samphan)是当时的国家元首,他被指控对越南裔民众实施种族灭绝。有华人血统的农谢是当时中央副书记,被称为“二号大哥”,在红色高棉主管意识形态,是杀人“总设计师”。

乔森潘则先后做过总理及国家主席,受波尔布特操控,在赤柬政权中属第五号人物。在一九七五年至一九七九年统治期间,柬埔寨共产党以暴力手段“清洗”城市,实行强制农业集体化,并展开全国性的大屠杀。大约有二百万人被迫害致死,占当时柬国人口的四分之一。除了种族灭绝,农谢和乔森潘还被判犯有一长串罪行,包括强迫婚姻、强奸和宗教迫害等。二零一四年他们二人已经因危害人类罪而被判终身监禁,这次再被判处终身监禁。

红色高棉的罪行长期以来被称为“柬埔寨种族灭绝”,波尔布特在一九七五年攻占金边后,展开三年多的恐怖统治,他的“杀戮场”(the killing fields)臭名昭著。波尔布特以毛泽东为导师,按照中共的指导方针进行大屠杀。红色高棉在夺权后即实现所谓纯粹的“共产主义”,获得了毛共在军事、政治、经济方面的全力支持。乔森潘本人曾多次访华,接受毛泽东和中共的指示。他在受审期间还揭露出中共支持赤柬的大量材料,柬共创造的酷刑手段如活取人脑机的制造,就是得到中共专家的指导。

赤柬头目犯行四十多年后,仍须受审判刑,并非罕例。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做出裁决,前纳粹党武装亲卫队成员奥斯卡·格吕宁(Oskar Groening),遭法庭以协助、伙同(aiding and abetting)谋杀二战期间奥斯威辛集中营(Auschwitz concentration camp)三十万犹太人的罪名判刑四年。高龄九十六岁的格吕宁以健康理由申请“暂缓监禁”,遭到宪法法院驳回,必须入狱服刑。法院强调,特别重视该二战期间“协同谋杀”犹太人的案件,是因为格吕宁犯下了严重罪行,必须落实国家司法究责。

格吕宁担任奥斯威辛集中营守卫,他的具体案由包括涉及一九四四年的“匈牙利行动”等,当大批匈牙利犹太人被送到奥斯威辛时,他的任务是看管行李等,虽然格吕宁辩称没有“亲身参与”杀害任何犹太人,但法院认为他在知情下,“自愿执行”看管任务,且穿着制服、佩戴枪支而让被遣送者心生畏惧,因此实际上让犹太人被运往毒气室,遭屠杀的过程,得以“顺利、迅速”执行。

一个年近百岁的老人,必须为他七十多年前所犯下的罪行锒铛入狱。类似情节的另两件司法判决,其一为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六日,瑞典斯德哥尔摩地方法院(Stockholm District Court)以曾参与一九九四年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为由,将原籍卢旺达的六十一岁瑞典公民贝林金蒂(Claver Berinkindi)判处终生监禁,罪名包括种族灭绝,及在卢旺达进行谋杀、谋杀未遂与绑架等国际法的严重罪行。这是瑞典第二度以这起大屠杀的罪行判刑,瑞典法院曾在二零一三年依涉及卢旺达种族灭绝案,判处另一名男子终身监禁。

其二为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德国西部的德摩得法院将曾在纳粹德国党卫军(SS)麾下担任奥斯威辛集中营警卫的韩宁(Reinhold Hanning)判处有罪,刑期五年。检方指控九十四岁的韩宁当时负责看管,虽非正犯,仍系奥斯威辛集中营大屠杀的帮助犯。法院宣判时指出,“他(被告)知道奥斯威辛当时的大规模谋杀,毒气室里每天都有无辜的人遭杀害”。

上述四则陈年案例被国际媒体广泛报导的意义在于,贝林金蒂虽然隐瞒身份加入瑞典籍,瑞典和卢旺达远隔万里又时隔二十二年,凶手还是逃不过正义的审判。德国的韩宁与格吕宁都是近百岁老翁,但两人曾以警卫身份“协同谋杀”犹太人的罪行,逾七十年依旧无法抹灭。赤柬两首领的判决清楚标明,他们是大规模谋杀的罪犯,是残忍杀人机器的一环,无论首谋或从犯,若没有他们的积极参与,卢旺达与红色高棉的种族屠杀及奥斯威辛集中营惨案就不会成真。

尽管许多人权之士认为,这些判决太轻、太迟。但这四起看似不相关的独立事件,却给世人指引着同一结论:迫害法轮功,一辈子也逃不掉。江泽民与中共迫害法轮功,迫害之严酷惨烈,尤甚于卢旺达与赤柬种族屠杀及奥斯威辛集中营案,更值得世人关注。

一九九九年七月起,江泽民与中共动用整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对一亿名遵循“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残暴的迫害。在人权恶棍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下,数千万名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与监狱中,长期遭受酷刑折磨与精神摧残,更令人发指的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这种骇人听闻、天地不容的暴行。十九年来,至少有四千两百多人被迫害致死,难以计数的人至今失踪。

在海外,从二零零二年以来,江泽民及罗干、周永康、薄熙来、夏德仁、赵致真、黄华华等近六十名严重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在全球五大洲三十多个国家及地区遭到刑事控告其触犯“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在中国大陆,自二零一五年五月起,已有超过二十万人向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递交刑事控告书,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由于网络封锁和信息传输的不便,实际数字不止于此。堂堂正正在中国国内“诉江”,三年多来已将这股惩恶除奸、匡扶正义的呼声,推向另一波高峰。

善恶有报是宇宙运行的法则,因果报应,如应斯响。那些积极参与迫害的党羽,恶报已然现前。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诸如薄熙来、周永康、苏荣、徐才厚、李东生、王立军、万庆良等中共高官锒铛入狱,也预告了首恶之徒的下场。从六年前的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到中共劳教制度废除,再到李东生、周永康这些“六一零”头目的相继落马,“善恶终有报”的指向路径清晰而明确,迫害法轮功者必遭恶报的天理让歹徒惶恐不安,报应已直逼首恶元凶。

殷鉴不远。人类社会的正义,曾经将南斯拉夫的独裁者、红色高棉的杀人魔王都押上国际法庭,也同样可以将江氏集团与中共官员押上审判台,这一时刻不日即到。近期的四则国际判决,应让曾追随迫害元凶的附和之徒深思自己的未来。这些判例足以让曾受中共蛊惑的人们警醒,为中共卖命就如同为虎作伥者,都没有好下场,古云:“狡兔死,走狗烹”,被中共利用完了自己仍要承担苦果,那些短视近利的取巧之辈,给自己留条退路方为正办。

目前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公开表明“三退”(即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的人数直逼三亿两千万人,越来越多的民众渐渐觉醒、不再对中共心存幻想,天灭中共是时势所趋。面对真相日益广泛传播,中共即将解体覆亡已经指日可待。对可贵的中国民众而言,退党保平安才是明智之举。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走过漫漫长夜,正义终将战胜邪恶。无论首恶或帮凶,都逃不过人间法律、道德法庭的终极审判。那些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级人员,应该赶快停止迫害,保护法轮功学员,收集其他人的犯罪证据,将功补过,为自己的未来预留后路,才能弥补罪愆、赎罪自救。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