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真相片中体会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神迹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作为新唐人的真相纪录片栏目的制作者,我们一直以来努力的方向,就是怎样用动人的故事和常人所喜爱的方式和角度,让人们了解大法,支持大法弟子。这个工作让我能接触很多修的很好的学员,并深入了解他们了不起的正念正行故事。我感到我们有一个责任,就是把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记录下来,不仅仅是让人们了解迫害,更是让他们真正明白大法的伟大,师父的伟大。每个片子的制作过程都是参与学员的修炼和升华过程,也是一个体会大法神迹和师父慈悲的过程。

我是理工科专业毕业的,从来没有受过写作或者影视制作的专业训练,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中共对大法的迫害开始后,我渐渐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是要用制作影片的方式来揭露迫害,展现大法的美好。有了这个强烈的愿望,加上努力的自学,大法的神奇在做片子的过程中悄悄的展现出来。

通常,我会考虑这个片子要表达的主题,以及人们看完片子后希望人们会带走的感觉。然后以这个为目标,开始构思片子的结构,和起承转合。可是在做第一个片子的时候,那时候还不懂得如何设计,这时一个念头打入脑中,可以用贝多芬《田园交响曲》中音乐情绪的起承转合做参照,使观众在片子的不同阶段达到相似的情绪。结果片子挺成功。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也使我明白在片子中时时刻刻考虑观众感受的重要性:如何让他们兴趣盎然的看下去?要让他们在什么时候悲伤,什么时候欢喜,什么时候他们可能会感到累或者无聊,又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同时,作为讲真相的片子,更重要的是如何在片子的每一阶段,让人不知不觉的明白和接受真相。很多时候,脑子中只有一些碎片化的思路和构想,结果在炼功中、学法中,或者日常生活中,就会有灵感闪现。

在写作的过程中,很多时候也没有很成熟的想法,就是坐在计算机前要求自己去写,结果在写的过程中,那些碎片和灵感就自然而然的溶为一体,几次修改之后,文稿就会呈现出最初构想的,希望人们在看完片子后能带走的信息和感受。很多片子做完后,回头看看,心里常常惊讶,当时是怎么做出来的。其实我从小就对写作没兴趣,中文和英文的写作水平一直都很一般,能把片子做成,其实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自己有想救人的心,师父就指引着把事情做成,起到救人的作用。

团队的正念和配合同样是成功的关键。制作真相纪录片是个庞杂的工作,耗时耗力,而且其中还要克服旧势力的干扰与破坏。最开始做片子的时候是一个人,往往做到中间就感觉做不下去了,有心力交瘁的感觉,需要和同修交流,在同修的鼓励和支持下,才能完成项目。渐渐的这种情况有所好转,也许是因为修炼提高了的缘故吧。

后来成立了“传奇时代”节目组,有总台,加拿大分台,台湾亚太台、北欧新唐人、香港大纪元和新唐人,和世界各地同修的支持,和团体的配合与正念的加持,感觉和自己一个人做片子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没有了那种孤军奋战的感觉,大家互相支持,本着救人的目地向前快速推進,关和难都能较快的突破,而且在专业性上,和片子的技术和表现方式上,都有很大的提高。其实团队成员绝大部份也都不是专业人士,可是大家努力学习,秉持同样的高要求和对师父的信心,从不会到会,到专业水平一步步走过来。在团队合作的过程中,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团队成员不执着自我,哪怕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都会按照团队设立的方向去努力。而且大家对工作不挑不拣,哪怕是很繁琐枯燥的活,都会认真去完成。在制作过程中,常常也会遇到意想不到的状况或者困难,我发现,如果在出现问题的时候,不抱怨,不去找责任,而是努力想办法补足,师父都会给予智慧加以解决。我的理解是,只要是放到面前的关和难,我们只要提高心性就都是可以解决的,因为师父在看护着我们的一切。

每一部片子,我们基本都是尝试不同的表现手法和风格以达到最好的效果。我们也努力尝试新的技术,给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除了纪录片的制作,我们开始努力经营社交媒体平台,制作短片,希望能充分利用这个平台让人们了解大法真相,以及中国的传统文化。这方面我们可以说是刚刚起步,还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帮助。对我们的团队成员来说,常人观众明白真相后的留言是让我们最开心的。

一个网友说:“眼泪不知不觉,从片头到片尾,抹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流下来。看似平凡,其实不平凡。不记得是二零一一还是二零一二年,去伦敦旅行,坐双层大巴,看到一位西人在宣传板前打坐,就一个人。当即拍了照片,那时以为是普通的法轮功讲真相的地方,觉的就一个人,好单薄辛苦,这样有什么用呢?看了这个片子才明白,原来,那就是这个坚守了十五年的真相点啊,真了不起。那时拍的照片,我要珍藏起来,有机会出国的话,给你们投稿发过去,为历史做一个小小的、但真实的见证!”

另一个留言说:“这些驻英大使馆的中国人,不知道多久换一拨,十四年风吹日晒,铁也要锈的不见了吧。何况是人心。”

还有一位说:“我是二零一八年新学员,就是看到法轮功学员的视频才去看他们的老师到底是谁,然后看的《转法轮》,解开了我多年的疑惑,打开了希望和新的世界。”

我觉的,制作真相片可能就是我在正法时期修炼的道路,在这个过程中去助师正法,在这个过程中去修炼自己,提高心性,走出人。从迫害开始后不久,到现在,十多年的时间,不知不觉中克服了很多的困难,过了不少心性关。比如,在全职加入新唐人之前,一直都有全职工作,也有家庭和小孩,能做片子的时间很少,但是心里有一种很强的责任感,没时间就挤时间做,工作之余、周末、和节假日都用在做片子上。后来想多点时间做片子,就想辞去全职工作或者做半职工作,结果没有和家人协调好,造成比较大的家庭矛盾。开始的时候,眼睛总是往外看,觉的自己很委屈,有怨恨心。磨了很久之后,渐渐悟到,自己的怨恨心为什么不去呢?自己能够得法,走在修炼的路上,不是应该感激家人吗?也许是把心放下之后,渐渐的家庭环境就变好了,家人也支持了,在新唐人也有了一个全职的工作,可以全身心的做真相片了。

过关之后回头看看,我的理解是,这个魔难也许是旧势力的阻挡或者安排,但是如果心在法上,提高心性,师父就会帮我走上师父要的助师正法的路。而最近这一段时期,感到心中的求安逸之心有所滋长,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的情也比较重,有些常人心,比如爱看新闻的执着也有放大。为此心中很着急,以前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都有很强的责任感,克服困难做好应该做的,而现在条件好了,反而不精進了。为了找到修炼如初的状态,每周有几天的时间,我和同修相约在清晨在户外炼功。

师父说:“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

经过这场魔难,有的学员还不清醒,你就将错过这一切。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在修炼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2]

我的理解是,目前的这种状态实际上是旧势力的另一种安排和干扰,心性不提高,就是按旧势力的安排在做;心性提高上来,才是走师父要我们走的路。

最近,还读到师父的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更加感到责任的重大,师父对我们弟子深深的期许,以及保持精進的修炼状态的严肃性。

师父说:“你们知道吗?正法弟子不能走过正法时期是没有下一次修炼机会的,因为历史上已经给了你们一切最好的,今天在个人修炼中几乎没吃什么苦,而你们生生世世造下的天大的罪业也没叫你们自己承受,同时以最快的方式给你们提高着层次,保留你们过去好的一切,而每一层次中又给你们补充更好的,修炼中一直都给予你们每一境界中最伟大的一切,圆满后将使你们回到你们最高境界的位置。这是能叫你们知道的,更多的你们现在还不能知道。大法弟子伟大是因为你们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能维护大法。如果自己的所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时,那么大家想一想,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如果还做不好,怎么会还有下一次机会呢?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弟子们,精進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進程中产生。你们的誓约将成为你们将来的见证。”[3]

谢谢大家!因为层次所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清醒〉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