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看淡得失 婆媳姑嫂和睦相处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七日】我丈夫是长子,有两个妹妹,公公、婆婆对女儿非常偏爱,公婆还在壮年时就经常告诉我们,不指望姑娘养老,就靠儿子养老。

两个女儿结婚后几乎都在娘家住,外孙女也由公公婆婆带大,甚至大小姑家养的猪都放娘家喂养,她家的农活和重活都找公公婆婆帮着干。后来大小姑生了二胎,不知她怎么和我公公婆婆说的,老俩口象找到了福窝,把东西收拾收拾急急忙忙就搬到她家去了,啥事从来不和我们商量。

小姑家地多,又承包许多别人家的地,还有小姑的女儿及两个外孙女也常年在她家,小姑女婿在外面打工常年不在家,她家还开小卖店带麻将馆,农活、家务活很重。近几年老人岁数大了,每年秋收后,他们都得打吊针或住院,但要花钱的时候肯定就找我们,老俩口手里要有点余钱就回关里(婆婆的娘家)串门。

我由于修炼法轮大法,曾多次遭中共迫害,被勒索不少钱,后些年被下岗(失业),当临时工收入有限,也要供孩子上学,实际上只有丈夫一个人赚钱养家。我平时省吃俭用维持自家开支,虽然我岁数不大,但很少买新衣服,大多都是妹妹给的,尽量不让丈夫有太大压力。

我修炼前,对婆家的种种做法非常不满,即使过年过节或过生日给他们花钱、买东西、花医药费心里也不平衡。修炼法轮大法后,逐渐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生生世世谁欠谁的都得还,占别人的便宜其实是吃大亏,不但失德,还得用各种方式偿还人家。作为修炼人,还得放淡名利,不计较付出的多少,用善心与婆家人相处。

有一次公公他们过节回来,早晨去买豆腐,一百元钱剩下九十多元揣兜里了,進屋后把衣服脱下放在床上,然后去卫生间洗手,过一会就听他们嚷嚷钱没了,急得不行。我想老人把丢了九十多元钱当成很大的事,会着急上火,我给他又不能要,于是我把自己兜里的钱卷上扔到门口,告诉他们别着急,赶快出去找找,公公刚推开门,发现钱在门口地上,马上高兴的说:钱找到了。吃完饭,他们出去溜达,我丈夫帮他们收拾房间,叠被时发现九十多元钱在被下面呢,他立即明白了是我怕老人上火把自己的钱放门口的。家人和小姑子们也看到了修炼人凡事在为他人着想。

二零一五年秋收后,公公有病住院,我们把他安排好就去筹钱。大约住了十多天医院,刚回家第三天,婆婆又住院了,做了肿瘤切除手术。婆家亲属问我:老太太出院后上谁家养病啊?言外之意:平时他们都在女儿家出力,养病去我家行吗?另外听传言大姑子说三个孩子只有她最有孝心,谁都不行。我说:只有我家适合老人养病、清净,她女儿家开卖店又有麻将馆,烟气烘烘,还有三个小孩闹,怎么养病呢?这样婆婆出院后直接回到我家了。

我和丈夫说:咱们以后说话要注意,别太随意了,免得让老人心里不舒服,我当时正好失业在家,每天调样给婆婆做饭,她非常满意,从兜里掏出一千元钱要给我,我想全都不要怕她心里不高兴,我就留下一百元,告诉她我们不缺钱,心意领了。俩小姑子天天打电话问:“都吃的啥呀?”公公也来观察看我们对婆婆咋样。

我都把心态摆正,按照修炼人的心性尽力做好。经过三个多月的休养,婆婆身体恢复的很快,春耕时又回到小姑家帮忙干活去了。我想只要老人愿意,在哪住都行,需要我们时我们责无旁贷。

二零一六年也是秋收刚过,公公肺病又重了,我丈夫带老人在本地检查发现肺部有阴影,又到省城检查,确诊为恶性肿瘤已经是晚期。我知道给老人治病和处理后事得花不少钱,婆家的亲属经济条件都不好,我家没有存款,还有二万元外债(我交养老保险费借的),我告诉丈夫别着急,该花的钱就得花,老人辛苦一辈子,咱们别留下遗憾,我出面去借,你就只管把老人的事办好就行。

我刚和我姐姐说借钱给公公看病,姐姐生气的说:他们家的事我不管,你的事多少都行。因为我姐知道婆家对我咋样。姐姐的态度让我在难中心里挺难受。通过学法向内心去找,知道是自己平时不注意修口,和姐姐抱怨婆家人对我们不公才造成她这样。后来我弟弟听说了,主动把钱给我们汇了过来,让我丈夫很感动。

老人临终时对直系亲人挨个嘱咐,看到我时,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公公临终前说想要土葬,那就得多花一些钱。丈夫和我商量,我说:尽量让老人满意,农村老人都愿意土葬,咱们就随他们的愿吧。一看坟地,土葬估计得占远房亲戚家一、两垄地,亲属去协调准备给点钱,在当地这种情况也就几百元钱的事,可是那家人嫌少不同意。婆家人都愤愤不平,嚷嚷不给他们那么多钱。我和丈夫商量,既然占人家的地,要多少给多少,这钱是为了老人满意花的,就不能吝啬,我是修炼人不能让人家不舒服。

后来我丈夫找来看风水的先生去看坟地,那风水先生说不需要占远房亲戚那两垄地了,自家的地够了。这样我们也就不需要多花钱了。俩个小姑子先前都说要摊点钱,办完后事,二小姑子不提摊钱的事,气呼呼的走了,大小姑子要出五千元钱,我说:你们买楼欠不少钱别出了。我们把老人的地承包出去了,得到的一些钱我都主张借给大姑子,让她把花高利借的钱都还上,婆婆和小姑子都很感动,她们看到了我这个大法弟子的宽广胸怀和法轮大法的美好。

在处理这些直接涉及到切身利益的问题上,我思想也有过波动,一些委屈、不平衡的心也往出翻,有时牢骚、怨言不时的往出冒,但我知道自己是修炼人,用大法的法理衡量、要求自己,经常排斥、抵制那些负面思维,站在为他的角度去考虑,都能妥善处理好家庭中的事情,使自己思想境界不断升华,心胸越来越豁达,不但自己活得轻松愉悦,也带动家人变的大度、祥和。

现在我的亲属、同事、朋友大多数都认同法轮大法好,退出了邪党的组织,见证法轮大法的美好,也盼望中共邪党早日解体,迎接伟大师尊回到故乡。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