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过错 体悟学法的重要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十多年前在劳改营里我曾有过假“转化”的经历,对此一直没有深刻的认识。最近读明慧网的文章后,我在法上从新认识了这个问题,归正了存在已久的变异思维,从而深感学法的重要。

一、得法

我今年七十二岁,从小就听家传祖训:“将来有大神仙下世度人;法船停在家门口,看你上不上法船。”母亲也一再叮嘱我,将来如果遇到这一天,一定不要错过机缘。

一九九八年下半年,我所在的偏远乡村,迎来了法轮大法。我一看师尊的讲法录像,就看见一尊佛的形像显现在屏幕上,又听见师父讲法中的“度人”二字,心中一亮,立刻就明白了,是祖辈上传说的法船来了,度人的大神仙来了。

修炼法轮功不久,大法的神迹就在我身上体现出来。我一身的疾病消失遁形,我变的能吃能睡,干活儿浑身是劲,几十斤的体重迅速长到了一百四十斤。我在大法中身心受益,我发愿要坚修大法到底。

二、迷惑

我于一九九八年下半年得法,一本《转法轮》才刚刚把字认得,勉强能把书读通,九九年对大法的造谣诬陷就发生了。迫害来了,我没有怕,我协调边远乡镇的同修出来到县城集体上访,集体炼功;被关洗脑班,被挂牌游乡,被非法判刑五年,我都没有怕;监狱的酷刑也“转化”不了我。

但是由于得法时间短,学法少,基础不扎实,对大法的坚定还多停留在感恩戴德的层面,这样就出现了问题。如,监狱的帮教能说出许许多多“转化”有理的邪说来。其中一个说法是,不“转化”就上不了高层次。我被这个问题迷惑住了。我想师父往高层次带人,不“转化”是不是真的就到不了师父所说的高层次呢?这些帮教都是昔日的同修,都是些有文化的大学生、干部、教师等,她们能说会道,得法早,难道她们还会糊涂,还会出错?我没有文化,大法书没看多少,我不“转化”难道真的就错了吗?我感觉她们的说法是错的,但又说不清楚为什么错,无法与她们理论。我心里很苦,在“转化”的围攻、围困中我不知怎么办。

后来我就以假“转化”来应付。我自认为我写的“转化”很简单,没有一个字涉及大法与师父,不存在破坏大法、不敬师的问题,只是表态 “不练了”而已。但每次交了“转化”书都会感到身体不对劲,过一两天、两三天,就又写声明否定,反反复复几次。最后一次是因为监狱里“转化”了的可以学法,我想学法,想弄清一些困惑的问题,寻求法理,就再次假“转化”。

三、正悟

二零零六年,我结束五年冤狱回家。虽然写了严正声明,但对一个大法弟子的“转化”或假“转化”行为,错在哪里,有多严重的错,我并没有深刻的认识,也没有再去思考,一晃就十多年过去了。

近日我回过头来在法中从新去认识这个“转化”、假“转化”的问题。

师父说:“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能向邪恶转化”[1]。对弟子承受不了邪恶的折磨写悔过书欺骗邪恶的行为,师父说:“可是这是不行的。因为这种观念在人这儿也都是败坏了以后才形成的,而那些神他不会这样,他没有这样的思想,他认准的路一定会走下去。”[2]

我悟到:大法弟子们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能向邪恶“转化”。这是大法的原则,金刚不动,即使是假“转化”也不行。我写的那些假“转化”,我认为从字面上没有损害大法与师父,仅仅为欺骗邪恶表了个态 “不炼了”而已,没有多大的问题。可是师父说:“那些旧的势力认为,一个大法学员,由于执著,在这期间一旦写了书面保证不修大法就算他自己定下了自己的未来。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是在强迫中造成的,从新开始走入正法中来,那么就会加大魔难过关。师父虽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但是你一旦走向了反面,后果是可怕的,千万年的等待将毁于一旦。”[3]

师父还说:“为什么非得让你签那字呢?为什么非得让你说个“不炼”才放你呢?这边“炼”就判刑,那边说句“不炼”就可以放人,这个差异也太大吧?正常吗?不正常。那不很明显吗?就是让你掉下来,就是叫你说那句话。说出来,哪怕不是你自己从心里发出来的,这可是污点,作为一个正法弟子,那是耻辱。”[4]“作为一个修炼的人,这个污点如果不能洗刷掉,将意味着什么,你能想象的到吗?”[5]

师父讲的法,字字如重锤,句句在棒喝,令我深感后怕。修炼太严肃了,“转化”、假“转化”可不是人中的游戏,可以随心所欲。假“转化”中包藏了自欺欺人、狡猾、圆滑、投机取巧、掩耳盗铃、自以为是等等变异行为与变异思维,及怕心、求安逸心、保护自己等等各种人心,这些都是大法修炼者必须修去的败物。师父正宇宙的法,就是要改变成住坏灭的旧法理,创建圆容不破的更加完美的新宇宙。新宇宙为他、旧宇宙为私的属性从根本上不同,進入新宇宙的大法弟子必须同化新宇宙的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洗净自身从旧宇宙中脱胎出来的那些所有的败坏物质与因素。

这些东西如果意识不到,清除不掉,大法弟子的修炼就有大漏,就达不到新宇宙的标准,大法弟子对应的宇宙范围也就达不到标准,大法弟子也就不可能圆满。大法弟子没修成,错失千古机缘,辜负师尊千万年的慈悲苦度,也辜负了天国的众生千万年的期盼与嘱托……

师父说:“旧势力安排的东西实在是太邪恶了”[6]。我体悟到,监狱里“转化”了的可以学法,就是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是旧势力阴险的毒招。用柔性的方式欺骗大法弟子“转化”,与酷刑折磨的暴力“转化”同样邪恶,最终目地都是把大法弟子往下拉,拉下去一个毁掉一个。我为了学法假“转化”就顺应了旧势力的安排,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真是太危险了。“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7]对师父的这段法我有了新的领悟。

四、学好法是根本

通过学法,我真正认识到了,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任何情况下,以任何理由,任何借口“转化”、假“转化”都是绝对错误的,都是绝对不能做的。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你的一切就是大法所构成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去向邪恶保证什么呢?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在向邪恶妥协,这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神绝对不会干这种事。”[8]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9]我为什么反反复复的被所谓假“转化”?就是因为学法太少,基础太差,尤其是师父九九年迫害发生之前讲过的法很多都没有学到,或没有学深学透,迫害中才被邪悟者的邪说困扰,才被邪悟者没完没了的游说,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

从我的教训还可看出,我自认为我很坚定,强权的迫害、监狱的酷刑我都不怕,邪恶的高压都没能动了我的心,为什么面对邪悟者的邪说就被困住了呢?我悟到,仅凭一种停留在感性认识上对大法的坚定,是修不好的。真正的坚定是以扎实的学法为坚实的基础,才能做到面对任何邪恶的环境,任何千变万化的复杂的情况都金刚不动。由此我深刻的体会到了师父为什么一再叮嘱我们:“大家多学法、学法、学法、学法呀”[10]。

通过学法,弟子正悟了法理,更深刻的认识到了“转化”、假“转化”的错误,及学法的重要。感谢同修的提醒,叩谢师尊对弟子的谆谆教诲。

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在海外电话会议上的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建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9]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