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劈柴炖肉”的魔难中坚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一日】“劈柴炖肉”是北方的一句方言,意思是肉在铁锅中用劈柴火炖才能炖烂,又香。此处是指打人打的狠,又解气。我因在家中长期被丈夫暴力对待,就被村里人起了这个外号。

我是一名普通的农村妇女,今年五十五岁,由父母做主嫁给了现在的丈夫。他表面上看挺好的,长得也行,性格挺开朗,爱说笑。父母并不了解他,经人介绍,就逼迫我嫁给了他。可婚后他的品行逐渐的暴露出来了:吃、喝、嫖、赌样样都干,一点正事都不干,天天带着比他小十来岁的小孩出去找茬跟人打架。谁要惹着他,就非得把人家打服,是有名的“斧头帮”帮主,十里八村的都知道。

我性格比较内向,比较软弱。我劝他不要打架了,他就打我,还说:“我要是一天不打人手就痒痒。”双方的父母谁也管不了,我父母也后悔做主让我嫁给了这样的人。有两次我跟他说要离婚,他说:离婚也行,跑了你也跑不了你全家,叫你一家子白刀子進去,红刀子出来,血流成河。我生了两个女儿,俩孩子出生他都不在家,因为派出所要抓他,他跑了。

我就在这样的家庭暴力中煎熬着,又不敢和别人说,也没人敢管,因为谁管谁挨他的打。村里人就给我起个外号叫“劈柴炖肉”。我种地养家糊口,他说拿钱走就走,我也不敢管。我还得带着俩孩子生活,很苦,慢慢的我得了一身的病,没有钱,有病也不敢看。死不死,活不活的,有时想离家出走,又舍不得孩子,真是度日如年!

一九九六年九月的一天晚上,邻居一位大嫂叫我去炼法轮功。十来天下来,我身体一身轻,也想不起身体有什么病了,在地里干活也不知道累,心里老是快乐、高兴。心里说:我太幸运了,我可找到师父了,我有师父了,找到大法了,是师父重塑了我的命。我暗下决心,坚修大法到底。

我天天学法、炼功,从不间断,还出去洪法,事事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人。丈夫几乎是天天打我,逮什么拿什么打,师父教导:“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有时我忍的好,有时是含泪而忍,心里不平衡,只要一拿起大法书来心里就亮堂,就乐了。就想:是我前世欠他的太多了,我无怨无恨的还吧!

记得二零零一年九月的一天,我跟同修去邻村切磋,回到家下午四点多钟。丈夫见我气就不打一处来,又打又骂,而且越打越有气,仍不解气,就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扔進炉子里,我一看就急了,抢出来就跑,他在后边追,我一不小心摔倒了,他随后也趴在我身上,大女儿趴在他身上拉他,他就咬了女儿两口,疼的女儿起来直甩胳膊,我爬起来又跑,他追上对我又是一顿暴打,就跟疯了一样。把我衣服也打坏了,他打累了就喘一会气,我趁机就跑了。

有人说他还给气得背过气了,由两个人把他架回了家,叫来了医生。医生给他打了强心剂,也没缓过来。有人把我拉到邻居家不让我走,怕他缓过气儿来还打我;有人给我报信说他还没有缓过来呢!乡亲们怕我挨打,都不让我回家。

我就去找同修帮我发正念,发完正念我就往家里走,师父的法就往我脑子里打:“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2]。我还没到家,又被邻居把我拉走了,他们怕丈夫再打我。我在心里不断的念发正念口诀,求师父加持,后来我又去同修家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同修说回去给他顺顺气就好了,有师父加持没事!

还没等走呢,两个小姑子的孩子,还有我两个女儿,都来找我来了,哭着说他爸不行了!我回到家一看,三个屋子里的人都满满的,外面还有一个大三马车,准备我回来送他去医院。俩小姑子指着我说:“我哥要活不了,你也别想活!”我心里有师父,我稳如泰山,不理她们。

这时,乡亲们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只见丈夫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嗓子里只一口痰呼噜着。我一手抱着他的头,一手往下划他胸口说:“你别装蒜了,别吓唬人了,你看大家都为你担心呢,我给你顺顺气,你快醒醒吧。”

也就一分钟,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说:“我可不管你了,不能让你要了我的命。”这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三屋子的人,包括两个小姑子的全家,都用奇异的眼光见证了这一事实。我说:你们服不服大法,是我师父救了他的命!有的说大法真神了,半村的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心里感谢师父,我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还有一次,我和同修去她亲家讲真相,很顺利。回家刚進屋,丈夫就劈头盖脸一顿暴打,打了无数的嘴巴,打累了就歇,一会又打,后来又拿棍子打,一个棍子打折了,又拿新笤帚把打,边打边说:你还炼不炼?我说:炼!他又打我两条腿的迎面骨,就听迎面骨“当当”的响,木棍在往外弹。笤帚把打断三节,打不上劲了,他又问:炼不炼?我心里求师父,默念口诀发正念。他气急败坏的又拿来菜刀,对着我的脸说:你再说一句?我说:我炼到底!他拿刀子往桌子上一摔,又一顿嘴巴,打累了就歇。歇一会儿,又拿起斧子,又比划着说:再问你一句,你还炼不炼?我坚定的说:炼到底!他又拿盆砸我,后来又拿剪子剟我,也没剟上,又拿大木头凳子砸我的腰,把凳子都砸散了。无论他怎样,我只有一个字:炼!心里说:这么好的大法,这么好的师父,为什么不学,为什么不炼?!

后来孩子放学回来了,丈夫躲到另一屋里,没事了一样。该做饭了,我就做饭,好叫他看看大法弟子的境界。做好了饭,听见他叫孩子看看我的脸肿不肿,腿拐不拐。我说:不用看了,哪里都好好的!还吃了一大碗饺子,我知道是师父替我承受了。真是无法用人类的语言感谢师父。

我觉得通过这事,我升华了一大步。现在一边写,还显露出了自己的争斗心,今后修炼中去掉它和不符合法的地方。

我还有两个小故事,和大家一起分享。

1、村里广播室广播真相

二零一四年冬天,一天晚上六点多钟,我外甥女带几个人来找我,说她们开了一个小饭店,让我跟村里说给广播广播。我就跟村长说了情况,他说:“那住着小大夫,你叫他给你广播,我没空。”到了村部跟小大夫说了情况,他说:我也不会用啊,你自己广播吧。

外甥女给了我一篇广告,有什么菜什么价格,我念了两遍。师父的声音打進我的脑子里:这是机会,快讲真相啊。我正念上来了,就正念十足的讲:乡亲们注意了,乡亲们注意了,你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难来时命能保。天灭中共,退党保命。我愿咱们某某县某某村的人都明真相,平安度过大灾难。一连说了三遍,我才放下。

随后那个小大夫就進来了说:你广播的真好,说的真清楚。我说:是吗,你听的真吗?他说听的真好。我说谢谢夸奖。就往外走,在外面又有几个人问我:我怎么听见你说“法轮大法好”,还说退党团队呀!我说:是呀,只有诚心念“法轮大法好”,退出党团队的组织才能保命啊。说的我外甥女还挺乐,和她一起来的几个人也都听到了,有个车里有俩个小孩还退了队。

因过去听邪恶污蔑大法,就有个想法,有一天,我广播真相就好了,今天师父真圆了我的梦。

2、神奇的大三轮车

二零一六年的春天,一个好心的同修看到我的三轮车最多跑不了二、三十里路,出去讲真相远一点的回不来,还得麻烦别人接,同修自己出钱买了一个大三轮车,我们跑的更带劲了。买车时带了一箱子的电解液,过些日子就看看还用不用加液,有时看看不该加,后来又忘了加,三个月两个月加一回。到后来充完电老有糊味,里边还响。我就跟它讲真相,鼓励它,跟它说话,加正念。一箱子液用了一年。

到二零一七年正月十八赶庙会,这个车出了奇迹了,跑的特别快,响声还好,特别轻。我还不习惯用手闸,有时就拉着闸跑一趟,这样的事也发生了好几次。发现了,我就跟它道歉,我真是从心里心疼。赶完庙会,歇了两天,加液一看,早就干了,心疼的我马上跟它道歉,赶快加液,一箱液,用了一年多。从买车到现在一直没换过电瓶,还跑这么远,大家都说真是奇迹!现在,我开着三轮车,每天拉着同修们奔波在救人的路上。

师父的良苦用心,弟子唯有做好三件事,报答师恩,跟师父早日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