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命的我得大法 有了一个幸福的家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我生长在农村,父母亲纯朴善良,在村子里口碑很好,我在家中是老闺女,上面两个哥哥、一个姐姐都大我十几岁开外,所以自幼父母很疼爱我,娇生惯养,同时也养成了我孤僻的性格,很少与人交往,即使两个哥哥,也只是当作一个家庭成员,从不与他们亲近,姐姐在我十岁那年得糖尿病去世了。

一、不幸的婚姻

到了二十岁,妈妈就给我找婆家,一九八五年,我二十二岁,母亲让我结婚,并且嘱咐我说,到了婆家要主动做家务,要不我可没脸登你家门。婚后,我遵照妈妈说的去做,每月发工资后,先给婆婆买好吃的,再交饭钱,然而总也达不到让丈夫和婆婆满意,丈夫每天都跟我打,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因为丈夫打人,老爱用拳头捶脸,嘴里骂着骂着手就上去了,我的眼眶经常是青的,脸肿起老高,街坊大妈说:“哎哟,现在怎么还受这种气啊,都什么年代了。真看不下去。”

我曾经把腰带拴在房梁上上过吊,也曾经找敌敌畏喝,但都被丈夫发现后,暴打一顿,没有死成。没办法,一九八七年,我抱着孩子去乡民政局离婚,可是婆婆在后面追上来骂我,还把民政局工作人员数落了一顿。我的生活环境如此的恶劣,心里对丈夫和婆婆怨恨极了。

虽然婚姻生活充满不幸,家中的日子却蒸蒸日上,一九八六年儿子出世,过满月,丈夫就开始搞个体运输,拉沙子和石子儿。丈夫一出门,就是一整天,我也就上不了班了。我二十三岁就独自承担起照顾老人和孩子,洗衣做饭,种地,负责买汽油,骑着28的加重车到县城的油库买汽车用的机油,以及开结账发票,家里的所有内务、后勤都归我管。每天一到晚上,丈夫回家,吃饭时饭菜稍微一不对口,就会劈头盖脸挨一顿打骂,我天天担惊受怕,郁郁寡欢。

到一九九二年,由于国家增税,不好结账,所以就不搞运输改开出租,我自己在镇上开了一家商店,因为父亲是残疾军人,我以他的名义开照免税,所以生意很好,全村人都到我们这儿买东西,三四年后,我手头上有了积蓄。

可是我儿子全身上下是严重的皮肤病,每天早上,中午和晚上都要涂药膏,奇痒难忍,做母亲的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干着急没办法。脾气粗暴的丈夫出车回来,就耷拉着脸子闹脾气,稍一不顺心,就破口大骂,搞得商店里乌烟瘴气,我不敢吱声,只能是心里暗暗生闷气,心想我怎么这么命苦啊,上天给了我这样一个丈夫,感觉真丢人。

就这样日积月累,我身体开始出虚汗,内分泌失调,消化不良,一吃饭就吐,吃不进去,神经衰弱,睡不好觉,还得了严重的妇科病,我总想着什么时候,才能跟丈夫离婚,希望彻底摆脱这个暴躁的男人。

二、转变

一九九八年春天,我看到我们商店对面的铁栏杆上挂着一个条幅:“法轮大法好”。还有一位大姐到商店买一瓶水后,问我炼过法轮功没有。

两天后的中午,我们村里一个修炼法轮功的大姐和我妈到商店,当时我正在给孩子往身上抹药膏,丈夫在一边大骂,大姐来到我跟前,说:“让孩子跟我们炼功去吧。”并说到修炼法轮功病就会好,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第二天,我邻村的一位老年大法弟子就过来跟我说:“你儿子真好,听师父讲法可认真了,往那里一坐,两个小时不动弹。”儿子还问我请不请大法书?我说:“请!”

就这样,孩子从此以后每周六日都去炼功点跟着大人们一起学法炼功,还参加大型法会,从那以后,再也没有让我给他抹药了。他严重的皮肤病不治自愈,满身的疙瘩消失的无影无踪。亲身感受到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就连我那大字不识几个的母亲修炼后,也彻底戒了抽了几十年的烟,真是太神了。

三、做一个修炼人

一九九九年正月的一天,商店里没有人,我取出宝书《转法轮》,静静地看起来,我深深明白此书的珍贵,被书中讲到的“佛法修炼”、“往高层次上带人”[1],还有给真正修炼的人调整身体,改变命运等所吸引。心想,这部大法正是我要的,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师父,这就是我的师父。

还有,书中强调的炼功人要以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想自己一定能做到,因为这些年,我都是在丈夫的打骂中熬过来的,从来没有骂过丈夫一句话,所以我决心要跟师父一修到底。

因为没有条件去炼功点学法炼功,我自己照着书上的图解炼起功来,随着修炼一段时间后,我的月经正常了,吃饭也不往上反胃了,面色红润,整个人也有精神了,听丈夫唠叨,也不那么生气怨恨了,而且我主动和他讲了我修炼法轮功后身心的改变,儿子顽固的皮肤病不治自愈,彻底不让我俩再那么劳神了。

丈夫有时也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从前的火爆脾气逐渐改变,人也平和多了,可是好景不长,邻村的老年同修说,国家要“取缔”法轮功,不让炼了,她看我店里太忙,坐一会儿,就走了。

又过一段时间,来一个我管叫嫂子的同修,来店里问我去不去信访办证实大法,我说:“去!”还拿来一个调查表询问炼功后身体的转变,要求签名,我拿起笔,毫不犹豫的签上了自己的真名实姓,从心里感恩师父,默默的跟师父说:“谢谢师父,要是没有您,我早就没命了。”

四、向内找 家庭和睦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九日那天,儿子结婚,两年后孙子出生,我当时因为要照顾自己年迈的母亲,打算孩子出生后,先不让儿媳妇上班,并且阐明自己的立场,就是我只管给你们搭把手,夜里不管带孩子。儿媳妇先自己带孩子,等孩子大一点儿,上幼儿园以后,再上班。

这个条件刚一说出口,儿媳妇的脸就沉下来了,特别不高兴,当时我马上感觉到自己的做法也不好,想当初,我年轻时,孩子刚出生,婆婆也说身体不好,不给我哄孩子,那时我婆婆患关节炎,一扫地腿都疼,洗洗衣裳都会感冒。我儿子胖,她根本抱不动,所以坐月子时,母亲照顾我12天,公爹照顾我后半月,出了月子,我开始伺候公婆,忙里忙外,照顾全家。如今我也没说都不管,就让你带带孩子,你都不乐意,就这样,儿媳和我产生了矛盾,平时不爱跟我说话。

我一开始也看她不顺眼,嫌她好吃懒做,不收拾屋子,不给孩子洗衣裳,不爱抱孩子,孩子哭也不管,走路老是摆架子迈方步,这样的儿媳妇怎么要啊,这些话我憋在心里,说也说不出,可是那种怨恨和不满早已形成了一种物质,很快反映到了儿子那里,儿子也开始和我一样挑剔儿媳妇,每天都吵吵闹闹的。儿子心烦,开始不爱回家。

一天中午,突然儿子说要和儿媳妇离婚,说媳妇把钱都弄没了,他俩婚后每个月发工资都上交媳妇啊,还有他们结婚,孩子满月时,接的份子钱,都在儿媳妇手里把着,家里平常的生活开支可都是我出的啊!我问儿子:连大队发的钱都没了吗?儿子回答说是,从那以后,我更加看不起儿媳妇,甚至连她妈妈都从心里看不起了。

我终于明白自己是修法轮大法,修真善忍的,家里有矛盾是正常的,但是矛盾越来越激化,我的状态就不对了。我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学法、学法,家里的环境这么不平和,我开始拿法理对照自己的一思一念,我没有真正替儿媳妇着想,有争斗心,看不上人的心,利益心等等,还隐藏着妒嫉心。

我拿她和自己年轻时候比,回想起自己年轻时吃苦受累忙忙活活,她比我享福多了,我产生了对丈夫全家的怨恨心,看同修交流文章说:怨恨是双刃剑,刺伤别人,也伤害自己,怨恨心不去干扰救度众生。我明白是自己该扩大内心的容量,用善心体谅和包容儿媳妇,我要以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在利益上不再和孩子们斤斤计较,家务上以身作则,不再勾心斗角。争来斗去的真是太苦太累了。

于是我主动干家务,搞卫生,买菜做饭,天天乐呵呵的,孩子们看了,心疼的说:“妈,您可别这么辛苦了,这不是折我们的寿吗!”我说:“没事,这算什么,你们不是上班忙吗?我有空,就收拾收拾家里,整洁点儿,你们看着都舒服!”以前灶台脏,儿媳从来都不擦,我看在眼里气在心上,现在我根本不往心里去,发现哪里有油污,就随手擦干净。

现在儿媳妇也经常和我们一起学法,有时我忙着做大法资料就让她帮忙,她乐呵呵的和小孙子一起来做。写真相信写不过来时,她帮我写信封,也帮我往出发。后来我发现儿媳还经常自己炼功了。

儿子现在学法炼功,参加救人项目,小孙子今年才六岁,天天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小时候,他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奶奶,咱们看到师父就合十,我要是能圆满该多好啊!”他自己还会背诵《论语》和《洪吟》,他常常自称是师父的小弟子,说自己很想和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