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我看到的讲真相的注意事项》所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一日】看到十月十六日明慧网上同修写的文章《我看到的讲真相的注意事项》时,我正在学师尊的《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正好学到这一段:“如何让众生知道大法?你们在讲清真相后,真的使人明白了这场迫害,同时使人了解了大法是正的,就可以了。如果这个人感觉法轮功好,他表现出想進一步知道法轮功的情况,你可以跟他最低限度的讲一讲法轮功如何叫人做好人,最后你可以告诉他,我们要走向更好的人、达到圆满。就仅此而已,再多了你就不能讲。你要再往高讲,你就把他吓住了。”[1]

对十月十六日同修文章里谈到的情况,我有类似的感受,除了最表面的讲述法轮功受到的迫害,你说多一点,对方都觉得是天方夜谭,甚至他们会认为是无稽之谈。这也是共产邪灵的无神论对众生毒害结果的一个体现。“恶大于善、迫害的压力、谎言的灌输都会给救人带来难度”[2]。概括而言,讲真相的过程中,遇到过以下这些情形:

一种是:一说就通,痛快的同意,思维上没有拐弯抹角;或者是你让退,那就退吧;这种情形有、但是不多。

另一种是:不抗拒、不反对,也不听你的,也不与你对立。总之,他(她)是有“独立思想”的人,觉得自己有主见,是最明白事儿的人。他们未必赞同邪党,但并不反对。

再一种是:滴水不進,不能碰,他(她)们自己也骂邪党,但不赞同你这样做,就象同修文中提到的,他们知道邪党恶,但却不否定,等等,不一而足。

这其中不乏有很多机会多次到海外旅游、甚至在海外生活的人,能看到、能了解到真相、但却不愿触及,从不认为与己有何关系。这也是红魔肆虐华夏民族百年带来的后果。

如同修所说,讲真相一定要注意用最表面人的话,这对常人是否可能接受真相至关重要。记得有一次,在与一位同修的常人亲戚交谈中,同修亲戚提及体制内某些领导及一些不良现象,另一位老年同修接话称那是“邪魔烂鬼”。那位亲戚完全不能接受,不是相信和不相信的问题,是根本没那个概念、不知其所云为何,愣愣的看看接话的同修,不理解为何接话同修那样说话,也不知道如何再说下去。

师尊说:“但是要想叫一个低层的生命一下子思想认识那么高,一般情况下这个生命是受不了的,所以人得一步步才能认识。为什么不叫大家讲高了?为什么叫大家理智的去讲真相?就是这个原因。所以有些学员不太理智,讲真相的时候一下子讲很高,甚至于对政府官员也神哎神的讲、我师父是谁啊,(众笑)人家就觉的你在胡言乱语。(众笑)不能那样讲真相。修炼人的认识是一步步修上来的,一下子想叫常人认识那么高,一般人很难理解。理解不了就会起反效果,实质上就在起破坏作用。”[1]

前阶段,因缘际会,我观看了海外同修在香港的大游行,感觉震撼,也亲身感受到海外同修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艰辛付出和勇猛精進。回来后,与同修交流:学好法、精進实修自己,对讲清真相太重要了。同修也谈到其所遇到的一些现象,比如:有的协调人或同修把做大法的事当作了修炼,而没有扎扎实实的修心性。同修之间遇到了矛盾,没能首先向内找自己、修去自己的执著。

由此,又想到我自己的修炼状态和讲真相的效果也密不可分。当学法、炼功、发正念精進扎实时,给常人所呈现的状态都是不同的,比如,同事会对我说:你知道么,你今天的状态非常阳光、积极、豁达、乐观,等等。反之,如果没能在法上严格要求自己时,效果就差。

有时,一边学大法,一边把其他同修出现的问题和读的法对照了一遍,就是没对照自己,光“修”了同修,没有修自己,没有用看到的问题向内查找自己的不足,没有多问自己几个为什么,是要去掉自己的哪颗心。

我悟到,讲清真相的首要前提是认真学法炼功、发正念,在实修中提高自己的心性。这些都影响到讲清真相的实际效果。

这是我目前的一点认识,如有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2018年亚洲法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