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对“眼下迫害形势”的一点浅悟》一文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八日】最近看了明慧网对“眼下迫害形势”的一点浅悟》文章,与我地同修交流。

文章写道:“个人认为,不是迫害形势严重了,是同修在修炼上有漏招来的麻烦,出现这种现象不能向外看,要理智的找自己,试想:‘七·二零’那几年是什么阵势?几乎每天都有同修被抓、被抄家、被劳教的,多猖狂?那时大家心理压力多大?眼下再邪恶,能跟那时比吗?虽然有的同修被骚扰、被绑架,也是邪恶仅剩的一点能力维持迫害形势的表现而已,因为正法没结束,这个空间还是旧宇宙的空间表现,旧势力迫害的机制还在,随着正法形势迅速推進,这个迫害机制就象春天里的冰雪一样在急速溶化。可是机制再弱,只要存在一天,迫害现象就会存在一天,不够标准的大法弟子就会有麻烦,这是眼下同修被骚扰的根本原因。”

结合本地这几年出现的大的集体被迫害的原因,深有同感。

我地二零一三年九月至十一月大批同修被国保恶警跟踪、骚扰。最后,五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三至四年,资料点被破坏。

起因是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一日下午约两点多钟,两位学员在市某大学发资料时,被校警构陷,拘禁在某派出所。其中一位学员于当晚凌晨一点多钟放回家,并被某派出所抄家,抄走师尊法像及所有大法书籍,连夜送往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并将学员家中手机和座机电话号码记录在案,欲实施监听,查找资料来源,和其接触的人员。随后出现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上报市公安局,实施对当地主城区法轮功学员的大面积监控、跟踪、骚扰。

而真正背后原因则是:

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三年几年间,我地出现明慧编辑部几篇文章提到的:非法集资,在学员中演讲乱法,传播假经文,内部祸乱大法,私自改动大法书版本等祸乱行为。其中几位带头祸乱的都是从监狱、劳教所被邪党长期迫害出来后,由于种种原因学法不入心,脱离大法正法進程,有的处于邪悟状态,有的背叛大法走入其它宗教,有的祸乱大法,不按明慧网要求做资料另搞一套,改动大法书籍、版本、字体,违背大法修炼原则。这些人都是一九九九年迫害初期表现很精進的老学员,当初也曾出钱出力做大法的事。

刘等协调同修及协调人周围的老年同修,长期、频繁接触从劳教所、监狱判重刑的,脱离大法進程,处于邪悟状态的这几个昔日学员。

对从这些人(如:张某姐弟、杨某某等人)手上拿大法资料、书籍的当地其他学员等的行为听之任之,给了这些不在法上的乱法行为大面积在本地同修中祸乱的市场。致使同修大面积被国保跟踪迫害,给当地修炼环境造成巨大损失。说明当地协调人及同修还是没真正学会“以法为师”,还是习惯跟人学,喜欢用人情代替大法原则。

而事实证明,正如师父所说:

“迫害中我也在仔细观察着,有些学员还真是不接受教训。刚刚从劳教所放出来,他的显示心又来了,人心又上来了。一个常人遇到什么事情也得有个教训,多思考思考;修炼人更得找出被旧势力钻空子的原因在哪里,得查找自己的问题啊。这些事情我在法会上不多讲了,大陆的情况也很复杂,各种各样的人心,各种各样的矛盾,在那个复杂的环境中千变万化。一定要认真查找自己、少被旧势力钻空子。”[1]

“弟子:明慧网连续发表制止乱法文章,可是有的大陆学员仍不清醒。

师父:是啊,被邪恶控制了,对明慧网也反对。大家知道我为什么在明慧网上发表消息吗?就是告诉大家它是可信的,是大法弟子一个交流的平台。换个角度讲,师父也在看着,是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的。”[1]

“有些大法弟子离开了大法弟子队伍的时候,再回来,你不要把他当作老学员,千万的!因为他那个时候绝对跟常人一模一样,以前学过的法他根本就不记得了,大法弟子应该是什么状态他全都不知道的。你可千万不要把他当作老学员,一定要当作新学员对待,他才能走过来。不然的话你把他当老学员,又把他弄出去了,他受不了、接受不了的。他完全是新学员。”[2]

二零一一年,郑某某,张某在QQ,网上结识“先知,空空”,乱法烂鬼特务,在内部学员中怂恿学员非法集资,搜救大陆学员的孤儿,捐钱捐物。二零一三年五月,张某从邪悟者网站下载并传播假经文,致使老年同修王某某姐妹俩、王某秀、邓某某,几个老太太邪悟,放弃修炼至今。

二零一六年四月中旬,赵某才、陈某翠、向某兰、甘某平、杨某军、张氏姐弟、徐某某等人在几天内被国保支队特务跟踪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判刑二至七年,并巨额罚款。不知情的大法弟子,还为这些乱法之人展开营救,维护他们。不知这是旧势力安排的祸乱行为。

这些年,很多同修包括老大法弟子被当地旧势力邪恶因素从另外空间迫害肉身,病业离世,有些是与旧势力签约,来考验大法弟子。有些是不在法上认识法,修炼有漏,跟不上正法進程,找不到被迫害原因,或到医院解决,或不去医院坚信大法,被家人强行送医院,或人心加重,怕心不去,被旧势力邪恶迫害离世。很多同修不会用大法法理判别是非,从不重视上明慧网看同修切磋文章。人在法中,心不在法中,不为大法认真负责。有条件有能力的同修,建议多上明慧网。

从法中师父讲过有些同修就是来起负面作用破坏法的。如果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不否定它们的安排,认识不清,死不悔改,其他同修也不要给其市场。远离他,不管他修了多少年,吃了多少苦,坐了多少年的牢,为大法曾经付出多少,有过多么辉煌的经历。

笔者了解到,相当多的改动版本的《转法轮》大法书,是“张某姐弟、杨某某等人”打印的,张某姐弟从武汉某乱法资料点拿来的改动版权的大法书及合订本,现在还在一些老年同修手中传阅。没有一个同修出面管一管。

私自改动明慧网上师父的大法书版本就是乱法。“凡此类,都属于乱法的行为。在师父还在的时候就公然乱法,不听师父教诲,其人是谁,自有大法来衡量;我们真修的大法弟子,应该以法为师,清醒的把握自己的心性和行为,不但不参与乱法,还要把维护大法视为己任。这些乱法的东西如果不及时彻底销毁,久而久之,后来的人就会分不清哪些是李洪志师父的法;参与者的破坏作用起完后,自身也难免遭旧势力毒手。”(明慧编辑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通告”),

对于长期被工作、家庭、琐事,搅扰不能静下心学法的同修,不懂用法衡量的看一下同修的建议。

师父针对特务的问题也明确指出:“是啊,有些学员觉的他来了就是好啊,当然支持了,分不清楚谁是干扰、谁是不干扰。”

有的学员以为特务有钱,就依赖这些特务在项目上面投钱,在买资料方面投钱,在学法点租房方面投钱,所以很多事情都去征求特务的建议,与古人所说的“远小人,近君子”背道而驰。甚至有的个别地方的协调人已经明确知道谁是特务了,依然把特务包括在项目中,还以为自己所作所为是包容大度。其实是不理智。

我不否认,特务中确实有心地善良的人,也有我们真正的大法弟子。可是不是每个都是这样,大部份依然还是特务的本质,在学员中制造矛盾,利用出卖大法项目的资料和学员的信息,赚着大笔的佣金。

师父也在相关经文中讲过,正法到了今天应该如何对待特务:“容忍他,容忍啥?容忍他来干扰你们救人?是啊,我那个时候也在想,尽量容忍;现在看来,这些人有的是死不改悔的,也就别给他机会了。”[3]

随着正法到了这一层,对特务是能远离就远离,不要因为怕心和依靠心,给当地的证实大法的项目带来干扰,也使有的地区的修炼环境无法树立正气之场。

写出此文,只在曝光旧势力的破坏干扰,使同修们以法为师,找出自己的不足。同时提高警惕,远离这些祸乱因素。这些乱法的人虽不是特务,但却在旧势力的操纵下乱法,传假经文,散布邪悟言行,不听其他同修劝告,大面积扩散,破坏本地修炼环境。起到的作用和特务是一样的。请有条件有能力的同修,帮助手上有改动版权的大法书的老年同修清场,及时销毁乱法书。鼓励更多同修上明慧网。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