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人社区讲真相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首尔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得法。二零零四年来韩国后,就决心把修炼放在第一位。有机会就到真相点给中国游客讲真相,并且到中共驻韩大使馆前发正念。

《九评》发表以后,我开始想着如何帮中国人讲真相劝三退。二零零六年大年初一,我和另一位同修背着真相资料,到中国人聚居区“大林洞”讲真相,这里是首尔最大的华人小区之一,却没有看到讲真相的同修。我认识到,这地方特别需要面对中国人讲真相,需要建立真相点。

我和另一位同修商量后,打算在当地大林洞租房子住,这样讲真相会更方便。就在我们做出这个决定后,在当地同修的配合下,很快准备好了在大林洞设立退党服务站。同修帮助做真相展板,购买播放影像的设备。

正念突破干扰

建立退党服务站的准备工作完成后,我的身体突然出现病业状态。眼皮感觉非常沉重,最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严重的时候甚至连白天还是黑天,我都分不清。走路时只能扶着墙走,连厕所都找不到。

自从修炼大法后,我原来严重的病痛腰脱,早已在修炼之初就已经不治自愈,从那以后我的身体一直是处在无病一身轻的状态。而这次就在我准备设立真相点时,身体突然出现状况,我就不断的加强学法、炼功、发正念,我的眼睛迅速恢复正常。结果真相点也开始正式的运作起来。

中共警察的转变

一开始,为了把真相点固定下来,我两个月没工作,天天在真相点守着。我们把退党服务站设在大林地铁站十号出口,主要是播放影象、摆展板、发资料、讲真相。那时,播放影象的电动机有五十多斤重,还有照明灯、真相展板、真相资料,这些东西装一推车满满的,比我的个子还高。

那段时间,我们天天播放《九评》和大法洪传的影像。有一天,我们在摆展板时,过来一位朝鲜族同胞,看到展板后,这人暴跳如雷,大声说自己是中共的公安警察。他不但威胁我们,还讲了很多对我们师父不敬的话。

可是,他一边骂一边看《九评》录像片,而且几乎每天都来看。直到有一天,他主动的对我说:“今天,你们把我从党员到少先队,全部都给我退了吧!”

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讲清真相

由于大林洞是首尔最大的华人区之一,而且这个真相点又是传统的华人市场入口,来韩国打工的朝鲜族是大多数,特别是从早上九点到下午四点,聚集的人特别多。讲真相劝三退时,经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干扰。

有一天早晨十点多,来了一位五十多岁的朝鲜族同胞,看上去就象个官员。他在真相展板前对周围的人说,“你们谁也别相信法轮功。”而且指着师父的名字,说了很多中共的谣言。周围的人一下子围上来听他讲。 他还说,他和我们师父一起当过兵等一些话。

我发现这人讲的越来越起劲,而且一帮人围着他听。我首先要制止他继续散毒,就把他叫到一边,跟他说,你也是中国人,我也是中国人。我就跟你讲一下我的经历。我在中国时开了两家饭店,很有钱。但是就在四十多岁的时候,得了严重的风湿性腰脱,腰椎间盘的骨头都出了两个大洞。中医推拿一天就要花一千多元人民币。但是看遍了中西医都看不好。最后痛的生活不能自理,甚至躺着都痛的经常处于昏迷状态。婆婆经常哭,说我这么年轻以后怎么办呀?

病了一年多,就在我极度绝望的时候,一九九八年正月,我哥从北京带回一本《转法轮》,说人家很多人在看这本书,炼法轮功,听说祛病健身效果非常好。第二天早晨,就把我带到附近的炼功点一起学炼法轮功。东北的冬天非常冷,特别是早晨四、五点钟的时候,天还很黑,但是就看到不少人在那里炼法轮功。我也就跟着学了起来。

神奇的是,一个星期左右,我的身体就不用别人扶了,自己就能走着去炼功。不到一个月以后,我的身体就跟正常人一样,真的是无病一身轻了。从那以后,我把家里所有的药都扔了,虽然这些药都很贵,但我不需要了,因为法轮功救了我。我的家人也高兴的逢人就说,一个生活都不能自理的人,今后再也不用靠人照顾了。

周围的亲朋好友都惊讶的问我,你用了什么药呀?怎么好的这么快?我就跟他们介绍法轮功。很多亲友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也都开始走入修炼。

他一直在静静的听我讲。我讲完了以后,他的态度不象以前那么凶了,开始不好意思起来,也不再讲对大法不敬的话了。可是在他转身离开后,遇上另一位同修跟他讲真相,他又开始凶起来,说“别跟我讲法轮功。”

我一看,这人的态度还没有从根本上转变,回去后可能还会毒害别人。特别是他讲的那些中共的谣言越具体,对人的毒害就越严重,如果不给他讲清真相,他回去后不知道还会毒害多少人。

我就走上前去跟他说,现在正好中午了,我的家就在附近,请你到我家吃顿饭,边吃饭我详细的跟你讲。他答应带着他的另一位朋友一起,我同意了,然后我跟同修一起,把这两位带到我家,一边吃饭一边跟他讲。

当看到我家挂着的师父法像,我说,这就是我们师父,你说你认识他,你看象吗?他很惊讶的看了半天,没再敢说什么。我就跟另一位同修一起,对他详细的讲了大法真相。

临走时,他答应了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并跟我们请了一本《转法轮》,说一定要回家看看。并留下我的电话号码。说有事会给我打电话。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来干扰过我们。他后来又给我来过两次电话,遗憾的是当时我正参加重要的大法弟子的活动,没办法跟他通话。之后我再给他打电话时,他的手机号码已经换了,再也联系不上他了,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

讲真相不讲高 不跟常人争高低

在讲真相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而且提出的问题也是五花八门。有一年在新年假期,不少同修到这里讲真相,被一大群人围在中间。其中一个常人质疑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效果。

遇到这样的问题,如果顺着对方的思路走,短时间内很难跟他讲明白。但是,既然见面就是缘份,众生都是为法来的,他也是其中一个,只是迷在人中。不能这么让他就这么走了,我要让他听明白真相再走。

发现他急匆匆的要走,我就赶紧追过去,跟他说,我就耽误你几分钟的时间,你听我讲:在韩国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中,有很多祛病健身的神奇例子,肝癌、肺癌、肾癌等不治之症患者,都到晚期了,可是他们炼法轮功后,病都好了。他们在韩国医院的诊断书,都有,这在医学上解释不了的。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让他们过来,证明给你看。

我又把自己的亲身经历讲给他听,他听后态度完全转变了。临走时握着我的手,向我深深的鞠躬说,大姐,我都知道了,现在我都明白了。对不起。我约亲人的时间已经过了,过两天我一定过来看你。

在讲真相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我一般是尽量让对方顺着我的思路走,我不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也不陷于个别问题当中与他争高低,而是要让他听我讲真相。

师父说:“当然大法弟子对人是有益的,我们讲话本着正念,随着讲话吐出来的是莲花。”[1]

我悟到,不管我是不是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要我在讲,他在听,那么我讲的每一句话,发出去的能量都在销毁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自然也就能够渐渐醒悟过来。

我也发现一个问题,有的同修为了让常人相信,会讲一些大法弟子中的神奇现象,不注意时甚至讲的太高。但是由于受中共长期无神论的洗脑,如果我们讲的太高,常人就很难接受,有时甚至起到反效果。希望在这方面要注意。

众生的感慨 众生明白真相 支持大法

为了让更多有缘人了解真相,我们把真相点搬到了离市场近的地方。这里是進入市场、饭店、商铺的必经之路。每天都是人来人往。但是,由于是市场入口,卫生条件非常差,真的是又脏又乱。

为了创造一个干净的讲真相场所,我和另一位同修每天打扫垃圾,都要花费半小时以上。周围的商人、地铁工作人员,以及周围的警察,也在默默的观察着我们。

就这样,我们的到来也改变了周围肮脏的环境,环境的改变让周围的人也深受感动,有时会有中国同胞过来跟我们说:“我也是中国人,可是我也看不上中国人,素质太差。你看这垃圾,脏的什么样了?你们太辛苦了,谢谢你们!”

还有一次,有位过路的韩国人,看他的气质好象是个知识阶层比较高的人。听到我们讲真相后,他非常激动的说:“现在还有这么正义的人!你们现在做这么了不起的大事!”

他一边说着,一边问我们的生活状况和资金来源。我们跟他讲,这都是义务的讲真相,没有任何报酬。他听后更加感动,反复跟我们要银行账户,说要给我们每月赞助生活费。

我们谢绝了他的好意,并跟他解释,我们平时也有自己的工作,只是利用周末和业余时间在这里讲真相。

最后,他为了表示对我们的敬意,给我们买了饮料,并且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留了下来。临走时他说:“我以后一定会来看你们。”

当然,讲真相中也经常遇到一些干扰。比如,有人会问:你们法轮功不搞政治为什么要退党?为什么要灭中共?一开始遇到这种情况时,经常会有人围过来一起跟着起哄,满脸凶气的围攻我们,甚至骂的很难听。

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一般不会跟他们去顶撞,我说:“你爱国的心我能理解,但是你不知道的事太多了,这么大的事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天安门自焚是骗局,你不知道吧?那是骗局,联合国都知道了。六四镇压杀人的真相,你不知道吧?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你不知道吧?”

师父讲: “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

我悟到,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干扰,只要我们没有怕心,我们的心不被他们带动,仍然能够心平气和的以大法弟子的心态,去给他们讲真相,那么讲出的真相就能打到他们心里去。而且不怕周围的人多,人越多越好,更方便给他们讲真相。

我把真相讲明白后,他们一直认真的在听。听完后,他们一句话不说,一个个的都走了。

有的人一次次的来这听真相,从一开始对我们不理解、谩骂,到最终的醒悟,看到他们了解真相后的变化,我真的为他们高兴。有的人说,“刚开始认为你们法轮功参与政治,特别反感。但是看了《九评》、《解体党文化》以后,才知道这都是真的,写的太好了,就你们法轮功敢说这样的话。谢谢你们!”

还有的人了解真相后,主动帮我们劝三退。记的有一位先生也是经常过来,但是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在默默的看展板、看我们放的《九评》影像。最终,他在三退登记表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后来有一天,他悄悄带来一摞名单。他说,这是他回中国时从国内带出来的,这都是他的亲朋好友,要求三退。

在这几年的讲真相过程中,我们没有具体统计过有多少人声明三退,但是粗略算起来,最少也有六万三千二百六十人。有很多感人的事情太多太多了。

与同修配合 形成整体

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与同修间有时也会产生一些不同的看法。就拿早晨炼功来说,为了让这附近的人更全面的了解法轮功,我们选择在这个地铁站附近的一个不大的休息点炼功。由于旁边有停车站,每天早晨有几十辆车在这里停车,早晨上班的人在这里乘车的时候,都能看到我们炼功,也能看到真相资料。

由于车来车往的噪音很大,按正常来说,这里不是理想的炼功场所,炼功也很难入静。因此,有的同修就有争议,认为应该到正规的公园,安静的环境炼功,在这里炼功不合适。

但是我们认为,现在是正法时期,正法形势急,救人更急。我们现在不是单纯为了个人的修炼和提高,而是要把救人放在第一位。只要第一念想到的是洪法救人,只要能让众生了解大法真相,我们的付出就是值得的。我们不只是为了自己提高,就算在这里炼功暂时不能入静,但是我们救人的那颗心师父都知道,师父无边的法力也会把我们该得到的,一样不少的演化给我们。师父开示:“心性多高功多高”[3]。师父还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

这几年,我们一直坚持在这个地铁站附近的小公园炼功,感觉也收到了很好的洪法效果。因为每天早晨在这里等车,以及上下车的众生,都能看到我们炼功的场面和大法横幅。

再有一个是,我们的真相点是向当地警察署合法申请的,但是经常会有小摊小贩占用这个地方,影响我们摆展板等。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会耐心跟他们讲清楚真相,明白真相后他们大都也会理解,把位置让给我们。但有的同修认为,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常人也要生活,要为他们着想,不要跟他们争。

我们一开始放影像时,也遇到一些干扰。有不同意见的同修甚至在附近摆摊的人面前说,发个传单就行了,干嘛要搞那么大动静?影响别人?

我们悟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分清楚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之间的关系。我们修的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在正法修炼期间,我们肩负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都是无私的付出,而且首先想到的都是为了尽量能让更多的众生得救。

就象那些摆摊的一样,如果他们能够配合我们,不影响我们讲真相救人,他们就会留下一个好的未来。因此,劝他们不要占用我们的真相点,是真正的为他们久远的未来着想,这是真正的为他们好。如果他们在不明真相中对我们造成不良的影响和干扰,他们就等于是在无知中造下罪业,就等于毁了他们。

再有一个是,我们的真相点就设在市场入口,面对形形色色的各类人,再加上中共特务时常派人过来捣乱,我悟到,同修们如果能有更强大的正念,更好的整体配合,这个真相点就能发挥更大的力度,救下更多的人。

好在几位同修能够真正在法理上保持清醒的认识,才使真相点在几年的风风雨雨中,在这里扎下了根。我们最需要的是同修们的整体配合,正念正行,共同走正、走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

以上是我们真相点同修们在讲真相中,发生的一些故事,以及修炼中的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八年亚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