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学员:克服怕心 配合整体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我从小反应慢,在与人对话中,经常事过境迁才知道要回答什么。加上发音不正确,一句“阿公”都发音成“阿东”,一直被批评。一直到八岁,我才会叫“阿公”,还记得当天,我到处宣扬:“我会叫阿公了,我会叫阿公了。”因为小时候不好的经验,所以在公众场合,我常常选择闭上嘴巴不说话。

我知道说话要抓住重点来讲,可是每每觉的每件事、每句话都是重点,所以一讲话内容就显得杂乱无章,一旦要在众人面前公开上台讲话时,经常要请别人修饰润笔,所以我选择闭上嘴巴。

师父说:“还有神韵卖票的事情,我说我们现在要做主流社会,打开主流社会才能把全社会打开,才能把影响搞大,才能有更多的观众,才有更多被救度的众生来。”[1]为了要面对主流社会,在同修的盛情邀约,因缘际会下,我加入了社团。也因此在每周的当地学法交流,被指定要轮流当主持人。

即使一年前就被告知哪一天要当主持人,但几十年养成的习惯都是闭上嘴巴,安静的坐着,现在突然要在众人面前当主持人,而且在场的还都是同修,都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我思忖我该讲什么,才能句句都符合法。想到这,都觉的怕,不知如何突破。

進入主持前一个月,不仅思绪卡住,脑筋一片空白,内心还会不寒而栗。我分别请教几位同修,心中才开始有些头绪。但到了当天,明明自己已经准备好说话大纲,身体却还是不自主的发抖、全身发冷、牙根发紧、牙齿打颤。一次害怕、二次害怕……,还没上场就这么怕,于是我拿起电话来私下拜托负责安排主持人选的同修,以后不要再排我当主持人了。

当天主持前,我载着女儿前往学法交流的路上,她坐在我背后察觉到我的害怕,竟然说:“妈妈!今天你主持的时候,要不要我坐在你身边?”我听了好感动。我女儿平时很害羞,每次大组学法,她都不愿意走進来和大家比肩而坐的学法,如今,她都愿意勇敢地突破自己来保护妈妈、支持妈妈,为母则强,我又怎能原地踏步呢?师父说:“任何怕都是执著,任何执著都是障碍。”[2]内心虽然还是怕,但我告诉自己一切都会没事,要镇定,要否定它。

终于交流结束了,我内心暗暗窃喜,开心的不得了。哇!从此以后,我又可以闭上嘴巴,不用发言了!救人急,慈悲的师尊看我一直不悟,也为了让我修去层层怕心,心性提高的机会,不断推着我走,巧妙的安排同修教我如何拨打电话,邀约主流人士参加茶会,这对我来说是相当大的突破,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它不是念完稿子,众生就会進来参加茶会,它需要一些说话的技巧,而这却是我最不擅长的。

师父说:“不是说有怕心了就不行了,怎么样能够克服自己的怕心,正念足一些去做好三件事,那就了不起。(鼓掌)相比之下不管大家怎么害怕,面对着救度众生的责任,都得去做,得去救人,那就了不起。”[3]是啊!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责无旁贷的事,不管我怎么怕,我都得去做。想到这,我鼓足勇气,当天依约前往,虽然心中还是忐忑不安,一路上肚子一直绞痛,一直想上厕所,但我知道这是一种表象,是旧势力想阻碍我救人的伎俩,我要坚持守信。

到了与同修约定的地方,同修耐心的手把手教我拟好电访稿,在同修正念加持下,我终于逐一的拨打完电话,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但事情并未结束,隔天又有同修通知我,在当地学法交流场合要我分享如何开始拨打电话,邀约主流参加茶会的过程。

电话这端一听到这样的安排,我马上下意识拒绝,大声说:“我不要,我不要,我好不容易挨到卸下主持棒,从此不用开口,不用发抖害怕,不用手足无措,不用心跳加速,怎么又要我露脸开口……”我的怕心大过我的正念,当时只想到自己的感受,劈里啪啦的说了一串往外推的话,完全不像个修炼人。

讲完后,突然心中闪过一个念头,想到前几天同修交流中提到,某城市的神韵销售票房,由去年的末尾到今年的全国第一,靠的就是大家向内找自己,不被间隔。想到这里,我一反常态,当下鼓起勇气说:“好!”再次答应到众人面前分享交流,因为我也要助师正法,我不要被间隔!

想到才不久前坐在同样的地方主持,我害怕到发抖,现在却强迫把自己推出去,要求自己必须坐在主持人身边,让大家都看得见的地方,再来分享心得,这当中的改变,连自己都不可置信。虽然当天时间紧迫,准备好的交流大纲和内容,没能有机会发言,但过程中,却让我再次突破怕心,圆容整体,也第一次感受、体会到什么是内心祥和,原来就是这种心境。

还有一次交流中,听闻同修说我们地区今年神韵的票房,是十二年来最紧急的一次。我听了很难过,内疚自己并没有做好,也是造成这种状况的因素之一。从此我开始真正积极动起来,并自发性主动发言。交流中,有同修建议要组一个神韵交流小组到各区学法点与同修做交流,鼓励更多同修走出来推广神韵,问有没有人愿意主动承担?一颗急迫救人的心,让我第一时间就举手,义不容辞的承担到各区分享自己如何克服怕心,邀约常人参加茶会的任务。现在只要同修有需要,需要我去圆容、配合的,我不再往外推。

现在,即使二零一八神韵巡演结束快半年了,我还是像以前一样用心在和众生互动上。不同的是,怕心少了之外,还忽然发现自己的语文能力变的好一些。以前一件事,我只会分成两个句子来说明,例如:“之前我们狮子会赠送品德教材,谢谢某某老师您使用它。”现在我会有组织性的以一句话说:“感谢某某老师您使用了我们狮子会所提供的品德教材。”以前神韵在台湾巡演结束,我就放松了。现在不管众生今年有没有买票,我一直与众生保持互动,持续经营;当然也会结交新朋友,广结人脉,为往后神韵推广铺路,最近就加了一位新朋友的LINE,因为她想看神韵艺术团二零一九年的演出。

一路走来,面对众人从刚开始说话会害怕发抖,到后来自发性的发言;从起初的拒绝任务,到最后主动承担;从原先的不擅长与人互动,到现在积极开发人脉,广结朋友,这一切都要感谢师父对弟子有系统的安排,加持与呵护,让我走出人心执着的框框,去掉层层怕心,从中提高上来,勇敢的走在推广神韵的路上。

正如师父说的:“无论他怎么修炼,我都会采取方方面面的办法,哪怕他觉的在干最神圣的工作时,把他最放不下的那颗心表现出来。哪怕你们为大法做工作,我也会让它表现出来。工作本身没有使他提高不行,他的心性提高才是第一位的,他的升华才是第一位的。”[2]

跟随我几十年的厚重的怕心,在一层一层突破后已经去掉一些,我体悟到只要有心突破,坚定走出来,怕心就会一层一层的剥落。师父在法理中说:“其实那些走不出来的,无论是这样的借口还是那样的借口,都是在掩盖怕心。可是有没有怕心,却是修炼者人神之分的见证,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是修炼者一定要面对的,也是修炼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4]

希望借此文抛砖引玉,让与我有同样问题的同修,也能一起走出来,面对修炼人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怕心”,在往后大法项目工作中,在修炼路上走得更好、更稳健。

以上内容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2]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学好法 去人心并不难〉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