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一日】我是一名厨师,四十六岁。从小,我就酷爱武术和气功,一直练到了二十四岁,即一九九五年十月份。虽然练了多年气功,也看了好多气功书,就像师父说的那样:“真正高层次上的东西,在我们广大气功修炼者的头脑里是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1]但是,师父在法中讲过的气功中的现象,我基本上都经历或体验过,如体感、气针、一把抓,甚至还可以吃掉玻璃杯,曾经元神离体看到另外空间等等,这些都是过去那些气功师说不清的。

我稀里糊涂的练,还给好多人看病,基本上能手到病除。那时,我每天暴饮白酒一斤半左右,再加上抽两盒烟,所以气色不好。

一、师父叫我修大法

一天我在小公园里练气功,碰到了不常来往的叔叔。他向我介绍了法轮大法,还告诉我:“无论什么气功在法轮功这里都是小儿科,学前班。”当时觉的他是在说大话,就没有和他再谈下去,不过他说法轮功这三个字时,我内心深处感觉一震,似乎很高深、很洪大。

由于练武术气功,使我的争斗之心不去,另外空间的生命对我的干扰也很大,有时和它们打了一宿,很累,第二天上班干活也没精神,可一喝酒就又来精神了,天天暴饮。

一次去叔叔家,我问他:“你相信有另外空间吗?”他说:“那没啥神奇的,《转法轮》里什么都讲出来了。”他又说了很多大法的神奇事情,我走时他就把《转法轮》借给了我。

回到寝室,我翻开《转法轮》,看着师父对着我慈祥的微笑。我当时心里想:“李大师您要像我叔说的那么厉害,就给我展示一下。”这一念刚落,师父的照片上立刻出现了五彩光环。我急忙把书合上,又惊又奇。我冷静了一会,又打开书,心想:“李大师,刚才我看到的是真的吗?”这念头刚落,师父的照片又是金光闪闪。我又把书合上,过了好一会,我又打开了书,心想:“李大师,您最后给我显示一下”。只见师父头顶的功柱十分耀眼直通天顶,看得我受不了了!我不由自主的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心中说道:“李大师,我今后就学您这功了。”

二、明白了修炼就是要去掉执著心

开始修大法后,我才知道修去执着心是多么严肃和重要。刚开始如果我知道炼法轮功不能抽烟和喝酒,我可能连书都不会看的,因为那是我最大的嗜好。神奇的是我第一次看《转法轮》时,竟然连续三天没想起来抽一口烟、喝一口酒!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为什么每天的习惯突然间忘掉了!突然意识到了,哇!这功这么厉害,我得严肃对待,好好炼了。烟酒就此戒了吧。不长时间我没有把握好,又喝酒了,喝完简直痛不欲生,头象裂开了一样,心中一直向师父保证:再也不喝酒了。后来梦中有人给了我一瓶酒,说:“这是某某给你带来的纯茅台酒,你尝尝。”我说:“我现在炼法轮功了,不喝酒了。”直到今天我再也没喝一口酒。其实,我把那颗心去掉之后,再也没人劝我喝酒,包括不知道我在炼法轮功的人。

我的职业是厨师。似乎命中注定我就要端这碗饭。学徒时就异于同行,学得很快、很拔尖。年纪轻轻就小有成就,相应的就带来了显示心、争斗心,各种常人之心。为了名,耳朵里听不進半句不好听的话,就连老板都不能说我半个不字,否则,一摔大马勺就不干活了,可对待下面的徒弟,谁干错了活,我张嘴就骂,伸手就打。不过因我为人还很仗义,大家在一起吃喝玩乐的消费我全包。哥们在哪儿吃亏了,我马上到,在所不辞。所以我的朋友还是很多。

唉!现在回想起来不堪回首。这些常人之心在我学法时就全曝光了。这些执著心不去还想长功啊?那不白炼么?这下我全明白了,下定决心去掉这一身毛病。那一段时间每天都有一个明显的变化,红光满面,身体也出现了脱胎换骨的改变。跟我干活的徒弟们也天天乐呵呵的说:“他炼法轮功,不骂人、不打人了,这回可好了!”我所有的亲人朋友都看到了我修大法后的改变。所以当邪党迫害大法时,这些人谁都不相信电视上的谎言。

修炼大法不到两个月,我的天目就开了。晚上刚刚躺下,就看见一个道家模样的师父盘着腿向我飘来说:“佛是正法,你好好修吧。”说完就隐去了。早晨还没起床,我和媳妇都看见天棚上有法轮在旋转。我记得看完第一遍《转法轮》后就在小日记本上写下:“金钱美女不能留!荣华富贵不能留!美酒金杯不能留!今生今世修炼大法到底!”

三、生命是有轮回的

有一次在梦中,清清楚楚的看到:在古代,我和我的亲兄弟七、八个人身穿盔甲,骑战马拿长枪,来到一座城池,上面有两个字:“幽州”,刚進城一会儿,我们就被千军万马追杀,最后剩下我们兄弟四个在一起拼杀,为了找失散的兄弟们,我们与敌人在城里反复厮杀,那时我的功夫不如他们三个,由于敌将太多,我们兄弟四人渐渐被冲散了,有两个兄弟武艺超群,众多敌将都不能伤及他们,我由于体力不支被各种利器斩于马下,在被斩下马时还忍着剧痛拼命搏杀,最终倒了下来,千军万马在我的身上踩过去,追我的兄弟们去了,我被马踏如泥般的践踏。临醒时我脑中出现一念:我曾经是杨家将中的杨三郎。

有一次在梦境中清楚的知道在商朝时期,一个皇帝无道,我辅佐明君推翻了他的王朝,我长了一对大翅膀,第一个飞入城中对他的士兵说:“商朝已亡,还不放下手中的兵器,迎接新君主的到来!”那些士兵没有抵抗,纷纷放下兵器投降了。还有一次在睡梦中看见孙悟空和龙王在另外的空间急急而过,我对他俩说:你们都看见我了,为啥不停下来说句话呀?他俩急忙回来向我躬身施礼,龙王说:“你们现在做证实大法的事,是最神圣的,我们可不敢来打扰。”

过去经常梦见自己的过去世,有时是皇帝,有时是僧人,有时是女人,还曾经是老牛或其它动物。

四、万物皆有灵

记得一九九九年自己开饭店时,经常闹老鼠,开始是一两个,后来有五六个、七八个。甚至大白天老鼠大摇大摆的在厨房来回走,根本不怕人。员工都知道我炼功不杀生,我也告诉他们尽量不杀生。可老鼠太多了,他们忍受不了,就要去买老鼠药。

我想我虽然修炼了不能杀生,但是人住的空间环境也不能让老鼠泛滥。于是我写了一张告示,大意是:老鼠们,你们太过份了,这不是你们戏耍的地方,你们赶快到野外找吃的去吧。我修大法了,可以慈悲众生,不杀生,可是这里也有常人哪,他们可不会放过你们的,赶快走吧。

写完我念给大家听,大家都当笑话听。我把它贴在后厨墙上。第二天老鼠真的都不见了,而且再也没有出现过。大家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夏天到了,家里的纱窗有破损,蚊子总往屋里跑。灯关后它们就出来了,不咬我也不咬孩子,专门咬我媳妇。搞得她三更半夜起来打蚊子,一开灯蚊子就不见了,媳妇气得够呛。她一折腾,我也休息不好。她怪我没修好纱窗。我说:“这不是偶然的,说不定是你哪辈子欠它的,这一世来讨债来了。但是,也不是没有办法,大法可解这些冤怨。”媳妇说:“好!我就看看你怎么把这些蚊子弄没的。”于是我在心里对蚊子说:“我是大法弟子,现在是正法时期,请不要打扰我正常休息,有什么冤怨先放在一边,将来我圆满的时候,我会给你们福报,你们都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自那天起,蚊子再也没有出现过,妻子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五、迫害中没有倒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一段时间,一次做梦,说现在国家不让炼法轮功了,好多警察都在追查大法弟子,不炼功的人都朝着一个方向走。我想:这么好的大法,我活一天就得炼一天!我一个人就逆着人流走。还有一次梦到有两个人拿着大棒子打我,边打边问:“看你还炼不炼?”我被打倒在地,其中一人用双手抓着我的头发往一座山上拽,另一个人把大铁锤安上钢针往我脚心钉。疼得我咬紧牙关,心中只有一念:坚修到底!一直把我拖打到山顶,两个人都隐去了。此时有个山门打开了,走来一位身穿灰袍的老僧,高大魁梧,向我躬身说:“跟我来吧。”老僧领我進入一间石室,有一个大石炕,上面坐着一个人蒙个大棉被,我想这是谁呢?被子一下掀开了,啊!是师父。师父盘腿端坐微笑着慈祥的看着我。我一下跪在地上,泪如涌泉。醒来时枕边已湿一片。

接着中共对大法的迫害开始了,我才悟到这是师父蒙受不白之冤。

二零零零年,为了证实大法,我们散发真相资料,数量巨大,由于没经验,不够理智,我被绑架到拘留所。在那里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形成整体,在最邪恶的时期,在最邪恶的地方,我们集体学法,每天学五讲《转法轮》,所有進来的常人我们都百分之百的让他们明白真相。有的明白了真相在拘留所就学法炼功了,里面的常人经常说的一句话是:“这里的天是大法弟子的,他们说了算!”

记得有一个大学生刚進来第二天就说:“历史上有很多圣人留下的书,你们就学呗,还没人管,何必为了一本《转法轮》成了阶下囚,值吗?其实我也看了一遍那本书,我没看出啥内涵。”一个同修接过话来:“老子的《道德经》我背过,孔子的《论语》我也背过一部份,但是和今天的《转法轮》来比,我说没法相比。这本书要想看到其中的内涵,就得有相应的心性与之相配。心性是什么?这你就要看书才知道。”这个大学生没有再说话。他每天都静静的听我们读法,过了几天他也正式的学法炼功了。

在拘留所里,大法的美好在大法弟子的身上展现出来,做事无私无我、先他后我,都为别人着想,感动了所有的人,那些常人对大法弟子刮目相看,包括那些被蒙蔽的警察也都见证了真善忍的美好。在被邪恶非法关押在那个拘留所时,我记得大法弟子没有一个被邪恶“转化”的。我们形成了整体,牵一发而动全身,在邪恶的黑窝中开创了学法炼功和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环境。

六、在讲真相中见证师父的洪大慈悲

从拘留所出来,我第一个工作是给一个处级单位的食堂做饭。那里的厨师处处刁难我。我严格要求自己,把自己当作真正修炼的人。我知道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感动别人,才能让人看到大法的美好,才能打动人心,让人相信。

工作九天后,终于感动了这个厨师。他说:“你的技术这么好,还不抽烟不喝酒,我没见过。”这时我开始讲真相了。他很专注的听我讲,激动的说:“哎呀!我要不碰上你,咋能知道这些事呢?电视上说的那些谎话可骗老多人了!这回我可知道法轮功是真的好!”

没过几天我做了一个梦:天边有一条五彩金龙,由于年代的流逝,变的越来越无光泽,最后成了一条浑身泥巴的一条小龙了。我喂它东西吃,它摇头说:“我要吃打皮的茄子”。我醒了,想到了刚刚来这上班时那个厨师难为我时,叫我把一大筐细小的茄子打皮。还说:“我要吃打皮的茄子”。他的名字还叫孔祥龙。这件事让我悟到,一切生命都是有来源的,我碰到了就不是偶然的,都是师父安排好的,珍惜我所遇见的世人,一定是需要我救度的。

一次朋友请一位本市区政府的一位官员吃饭。我们三人刚坐下来,这个官员的两部手机接连响个不停。我俩也不好说什么,我想:一会他要有事走了,我得找个机会告诉他真相。我这一想,他草草回复了一个电话,然后问我怎么不喝酒啊?我就给他讲我是大法弟子,给他讲邪党迫害大法的真相,他的电话再也没响。我一直讲了一个多小时,他非常关注的听着,不时问一问不明白的问题。他最后站起来说:“哇!原来共产党这么整法轮功啊!退!退!退!把党退了!我真的好好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我不知道的事。”他又站起来双手握着我的手诚恳的表示感谢。吃完饭回来的路上,我的朋友说:“大法太神了!自从你一讲大法,他的电话就再也没响过!”

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这样的神奇的例子太多了,有那么多的经历使我认识到正法时期只要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一切干扰都会给讲真相让路,给正法让路。

七、在捍卫大法中见证大法的威力

在一个小区的主道上空用钢丝绳悬挂着巨大的铁板,上面有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标语,路旁边有值班室。听说有好多同修都知道了,由于这标语牌又高又大,还没有想出好的办法除掉。

我骑自行车去了那里,果然,离老远就看到它了。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啊,想想每天从这里经过的车辆和行人成千上万,绝不能让它再停留一天!我和两个同修做了清除它的计划。

晚上十点多我们到了那里,一个人对着旁边的值班室发正念,其他两人把大木杆绑上一条大毛巾蘸上墨汁把标语涂抹掉了。第二天我发现中共人员用消防水枪把墨汁冲掉了。晚上我们又用红油漆進行涂抹。第三天我去一看,邪恶又用红油漆把大铁板重新刷了一遍,又喷上了黑色的邪恶标语。晚上我们打算用毛巾泡上汽油把那个铁牌子烧了。我们快到了的时候,我潜意识中先把工具放在路边草丛中再过去看看。奇怪的是今天晚上邪恶标语附近所有的灯全关了,包括路灯。我们走到标语下面觉的不对劲,我低声说:“不能做,往回走。”这时我才发现在不远处有七、八个人在暗处蹲坑。而且还有人小声说:“抓呀?”一个说:“再看看。”我们若无其事的往回走了。当走远了的时候回头一看路灯全亮了。我们明白了,恶人在蹲坑。

回到住所我们静下心来交流了这几天对这件事情的认识,我们只是停留在人中在做事,而没有站在法中去做事,没有重视对另外空间邪恶的清除,所以邪恶才接二连三的在标语上下功夫。我们都各自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做事的心态,基点一定有漏,邪恶才如此猖狂!我们连续发正念,决心彻底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

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给我们讲法,讲完法转身要离去,我看见师父的肩头上沾上了一块泥巴,我急忙追上去:“师父先别走,我把您的衣服洗干净了再走吧。”然后就醒了。我明白了这是师父对我做这件事的鼓励,增强我除掉邪恶巨幅的信心。

第四天晚上我们发完半夜十二点正念,又去了。我对着旁边的值班人员发正念,同修就用黑油漆涂抹标语。刚要涂完,突然在暗处有一警车拉起了警报。我一手推着自行车,一手立掌发正念,朝那个警车走去。车里有一个着装警察,又拉警报,又鸣喇叭,似乎在联系他的同伙,他见我朝他去了,就趴在方向盘上惊恐的望着我一动不动。同修也涂完了,我站在车旁边和警察僵持了一会,猛然想起同修都走远了我还在这呆着干啥呀?走吧!我骑上自行车安安全全回家了。

还有一个停车场的门卫房上有污蔑大法的条幅。我和同修半夜抬着梯子从后面上房,我发现条幅用八号线铁丝穿着的,用刀割不断,用手扯不断,下面还有车来往。我一急心里喊着:“师父赐予我神力我要拿下它!”顿时双臂力大无穷。条幅连着大铁钉子还有房子的砖头一并拉断下来!彻底清除这个害人的标语。

在那几年中我们地区很是邪恶,这样的标语已有很多了,只要看到了,全部清除!在我们的心中只有捍卫师父尊严,捍卫大法尊严!在清除邪恶标语的同时也感受到师父的慈悲呵护和大法的无边法力。

结语

二十二年来,在修炼的这条道路上有过数不尽的苦辣酸甜,也感受到无数次的大法赋予神奇的力量,每走过一步回头看看,都是在师父慈悲呵护下走到今天。人生短暂,稍纵即逝,师恩浩荡,无以为报。在如此珍贵的一刻,在大法中受益无穷的我,一定做好三件事,心系众生,圆满自己的史前大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