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梦境

对当前我地大法弟子整体修炼的思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一日】我到过很多的学法小组,见到了很多的大法同修,听到了很多同修不同的言语。回想之余,感到很是叹息,让人感到没有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而时间又是很紧张。因此把梦中多次出现的景象写出来,以示警醒。

梦境一:很大的考场。很多人都在参加考试,但是却出现很多的人在相互传抄同一张卷子,逐一传递,很是有序。

作为修炼人,我悟到被传抄的那份卷子,就好象我地协调人的言行。众多修炼人都把本地协调人的言行当成榜样,大家都在模仿,更甚者在人维护人;时间长了,就成了典型的学人不学法。师父在早期的讲法中就明示:“我不能和每个学员见面,特别是在中国大陆这种情况下,在学员见不到我的情况下,不能够说有事情都要来找师父,所以就只能是以法为师 。”[1]那样做,跟师父的“以法为师”[1]背道而驰,被人的情困住,看似在修,实则该去的人心却没有动,没有改变,人心不去,哪能升华?

举一例子:我地一协调同修已去到海外,与本地还有联系。他在海外同修证实法的事遇到困难,需要资金,就与本地同修通过信箱联系,说了这件事情。同修有难,大家就几千、上万的,集资到本地一个协调此事的同修那儿,又安排一同修汇钱到海外,此事到现在,参与的人还未悟到。有的同修当时出于人情给了钱,但后来跟其他同修交流或理悟到了,又把钱要了回去;还有同修把握不准,向明慧网反应。还有部份出钱的同修帮着收钱的同修和去到海外的同修解释说大家愿意给钱。明慧回复之意:这是集资行为,严重乱法。后来当事同修又改口说,是借钱、自己愿意借出钱、送钱。甚至还在调查是谁把问题反映到明慧。

不管怎样的说词,言行却是偏离了法。时间长了还不改,给的机会没有把握去修,那这个错就算在当事人的头上。错就生业,有业就得还。这不是人为的增了这难?给自己的修炼造成困难,给救度众生造成影响,给师父的正法造成阻碍。那作为修炼人,敬师敬法、信师信法又体现在哪里呢?

梦境二:很大的空旷之地,已经修好了很多的漂亮房子,但是人却没有在房间里休息,而是在外面很大的象操场坝子的地面躺着,还酣睡正香。

作为修炼人,我悟到我们很多的人,还不是个真正的“修炼人”,还没有从人中这个迷中醒悟过来,淡忘了自己来到人世的夙愿,淡忘了自己真正的家园。对人中的名利情看的很重,甚至超过了大法。有的人到国外去走走,有的人被“啃老族”拖累的身体出现了病业状态,有的人还打着麻将等等。

梦境三:旷宇中,层层叠叠、金碧辉煌的宫殿中,饰物亮丽,人物众多,但中心位子上却是空着的。

作为修炼人,我悟到师父把我们自己每个人都推到先天的位子上了,随着正法的進程,把我们应该要成就的宇宙天体体系,已经造就到符合新宇宙的标准,只等人间还有表面人身、适合在人间救度众生的大法弟子修炼圆满,一起归位,由师父安排在那个空着的位子上。这是大法弟子最终修炼圆满的那部份的展现。这也是师父给予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恩赐、慈悲的体现,这也是师父对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殷殷期盼。还有属于自己这宇宙体系内的无量众生对自己的王、主的殷殷期盼。还有代表所属那宇宙体系的无量众生对该大法弟子的殷殷期盼。

回到眼前,师父正法已到最后的最后,这也是延续来的时间,让我们大法弟子抓紧时间去做好三件事。而我地部份大法同修带着党文化的那种言行自己习以为常,哪能悟到更深大法之法理?算个修炼人都够呛,怎能救的了世人?为了集资或借钱的这件事情,争的面红耳赤、你对我错,制造着间隔。为了名、为了利、为了情等等这些事情,放着世人的生命不去救度的种种表现,浪费着珍贵的时间和精力,还不自知,想想自己有没有那个威德坐在那空着的位子上?想想自己离那个威德还相差多远?自己应该是原地踏步?还是快走?还是小跑?还是快跑?还是紧追?……

也许言语过重,也许看问题不够全面,也许所说的问题中包括笔者自己。在此说说,还望修正。我们大家遇到问题正是改掉向外看、向外求的习惯的机会,都应该学会修自己,养成修自己的习惯,更不能忘记修自己、沉浸于向外看。向外看是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