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族家庭修炼法轮大法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我是来自于蒙古族家庭的法轮功学员,丈夫和儿子也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因为我们的汉语不太流利,所以这篇文章由我和丈夫口述,同修帮忙整理成文,以告诉世人法轮功(法轮大法)带给人的美好。

一、儿子的故事

我和丈夫在二零一零年同时走入修炼法轮大法,儿子那会儿才五、六岁,已经知道大法好。得法初期,我脾气差,孩子调皮,我就忍不住打他,这时候,他会认真地告诫我说:“妈妈,你是个修炼人,不能打人,好好学法轮功吧。”

等儿子长到十一、二岁的时候,他开始跟汉族朋友讲真相,说天上有个大佛,让对方好好想着这个佛,等以后遇到灾难,佛就会救他。一次,这位汉族孩子来家里做客,看到师父的法像,很好奇,孩子告诉他说,这就是天上的那尊大佛。事后,我生起了顾虑心,提醒孩子别提“法轮功”三个字,他听后反驳说:“真奇怪啊,妈妈,师父一直说救人救人,你们为什么不救人?难道我告诉别人真相不对吗?”

他的反问让我很惭愧,生活中的一些事情也让我看到了孩子的纯真善良,看到了我与他的差距。

一次,我们一家三口坐公交车外出,在路过汽车站时,上来一位苍老的大爷,他拄着拐杖,憋气憋得很厉害,弯着腰走路十分吃力,上车后,才发现坐错了车,想下车,又特别费劲儿,只能无奈地等待车开到终点。

儿子看到这种场景,难受得想哭,丈夫便提议领着大爷打车把他送去目地地,这本来是件好事,但由于嫌麻烦的心和面子心作祟,我否定了他们俩的想法,下车后,儿子拉着我的袖子责怪说:“这老爷爷多可怜,这样的人你不心疼,你还是大法弟子吗?”直到回家后,儿子的情绪还没能平复,哇哇大哭地跟他姥姥讲述这段经历,说我是坏人。

平时在家里,孩子每天都会给师父的法像烧香磕头,学校发生了什么事也会回来跟师父念叨。六岁的时候,他刚上学前班,学校举行升旗仪式时,几千名师生一起参加,他就在心里默念正法口诀。戴红领巾的时候,家里人告诉他要灭这个不好的东西,他回答说,我早就灭它了。

后来老师在课堂上讲关于雷锋的故事,让学生回家后写相关作文,儿子每写一个字就默念一句正法口诀。

一次,孩子的姥姥在家发正念时,正好有同学来找儿子,同学要進奶奶那屋,儿子伸手挡在前面说:“不能進,奶奶要睡觉了。”家里来人敲门,正在学法的姥姥拿着书去开门,儿子也会提醒她,先把书放起来。

儿子很珍惜粮食,吃东西从不剩饭,一剩饭就着急,让家长帮忙吃。有一回,他拿了两个烧饼蹦蹦跳跳地吃,实在吃不了,就恳求他爸爸帮忙,他爸爸说不吃,他就说:“吃吧,爸爸,你的众生需要。”

二、丈夫自述修炼故事

我的汉语不够好,能听懂别人讲的话,但说不流利,也不会读汉字,连拼音都没接触过,每次读《转法轮》的时候,一遇到不会的字我就停下来问妻子,甚至一个字一个字的问,在妻子做饭时,我会追在她后面问个不停,我问完了,她的妈妈又去问。

时间一长,我觉的这样学下去不是办法,就决定自己学汉字。我边看书边翻阅《汉蒙词典》、《学生汉蒙词典》,并天天做笔记,把每一讲不会的字列出来整理成表格,因为刚开始不懂拼音,只能在不会读的汉字旁标注上发音相近的蒙文。

自学两三个月后,我跟妻子说自己学的差不多了,拿着本子给妻子念,发现好多字念的都不对,发音不准确。后来妻子就在旁边标注拼音教我念,前后学了大概半年,我终于能用汉语通读《转法轮》了,现在的我已经四十多岁了,如果不是为了学大法,我是不会接触汉字的,感谢师尊的慈悲加持,让我能够通过汉语理解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

在我刚得法后的两年,一次车祸让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那时我正骑着自行车过马路,一辆闯黄灯高速行驶的轿车迎面向我撞来,车速至少有60,我整个人被撞飞后砸落在轿车上,又从车顶掉落在地上,并滚了好几个圈,自行车被撞得象麻花一样,轿车又行驶了五、六十米才停住。我觉的司机闯灯肯定是因为家里有急事,就让他们离开了,旁边的朋友后怕之余还替我打抱不平,说他要是象我这样被撞,肯定会向司机要几万块钱。

我知道正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才使自己能够在遭遇危险后毫发无损,也是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使我能遇事换位思考,拥有常人无法理解的豁达心境。

蒙古人具有佛性,当我以第三者的身份向身边的蒙古族同胞讲真相时,他们都能接受,我们也会直接告诉亲戚朋友大法是佛法,自焚是假的,回老家的时候将蒙语版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写在纸上传递给亲友,并告诉他们自己得法后的改变,叮嘱大家要常念纸上的字。

得法前,我爱喝酒,妻子脾气不好,因此夫妻俩经常争吵,现在我们的家庭环境变的很和睦。孩子很自豪地说:“我们学校里就我一个人得法,灾难来的时候我们能平安。”

孩子的奶奶不会汉文,听过两遍蒙语版的《转法轮》后虔诚的笃信大法,经常跪在师父法像前,一跪就是一两个小时。没过多久,她肿胀的肚子便消下去了,手上干瘪的血管全通了,现在无病一身轻。孩子的姥姥得法前患有气管炎、腰椎间盘突出、腿疼、头痛等疾病,得法初期,老人不识字,就拿着牙签一个字一个字的点着《转法轮》看,并说:“这是佛经,我要自己看。”

那时妻子的妹妹天天给老人用蒙语翻译书中的法,她也每天听法,却因为语言受限,听不懂。两三年后,老人已经能用汉语通读《转法轮》,且所有的病症不治而愈。

我们全家人都在大法中受益,真切的感受到了师父对我们的呵护和慈悲,我特别感恩师父,有时候炼着功,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淌,心里头的话无法用言语表达,做的不好时候,就会感觉很羞愧,有时候发过脾气都不敢看师父法像。

谢谢师尊慈悲,带给我们的美好的一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