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桂荣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住院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遭冤狱三年半的双鸭山市张桂荣女士,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几个月后就进了医院。在不告知家人具体情形,也不让家人探视的情况下,自称李霞的狱警,自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两次给张桂荣的女儿打电话,催促她去交四千多元的医药费。

张桂荣的女儿咨询了律师,律师告诉她:按照法律规定,这个医疗费就应该监狱方面承担,人是在监狱服刑期间出的事,有什么事情都得监狱负责。

张桂荣,今年六十五岁,丈夫早年矿难去世,她抚养着两个幼小的女儿,生活的艰辛使她百病缠身,修炼法轮大法后,她无病一身轻。在后来的非法抓捕迫害中,张桂荣从双鸭山公安局五楼跳下,造成骨盆、脊椎、腿骨等多处骨折,医生诊断为终生瘫痪,后遇到好心人,从医院将其接出。她继续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奇迹般的康复了,后为了躲避迫害,她只身一人来到七台河市。

二零一六年五月八日,张桂荣在七台河市遭到绑架,被冤判三年六个月,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迫害,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她就住进医院,监狱方不允许她的女儿以家属的身份会见母亲,却让其女儿以家属的身份交四千多元的医药费。女儿担心妈妈的身体,焦急无助。

女儿的忧思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张桂荣的女儿接到了哈尔滨女子监狱一个自称是十一监区狱管李霞的人打来的电话(李霞的座机号0451—86639041)。在电话里,这个李霞告知:“你妈妈的情况不好,我们已经把她送医院一个多星期了,怕有什么事,先通知下家属。还有就是住院的医疗费四千多元,得家属拿。”

女儿和亲人强烈要求亲自去哈女监看看母亲,但是被李霞告知:你的妈妈没有户口本和身份证,不能证明你们的母女关系,不能办理接见证,所以不允许你见。女儿说:那让我妈妈接电话。李霞称:你妈妈现在不能接电话,等身体好了,才能接电话。张桂荣的女儿只好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张桂荣的女儿陷入了沉思,回忆刚才李霞说的话,一连串的担心反映到大脑中:一向健康的妈妈,才到哈女监几个月,就有病住院了?毫无疑问妈妈肯定是被迫害严重住院的。按妈妈的性格,她是不会被“转化”(指放弃修炼法轮功)的,哈女监那里对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手段非常残忍,李霞说“唯恐有事,先通知下家属,”说明妈妈的情况很危险,她们怕承担责任,才给家属打电话的。我要亲自去看看,她们还以妈妈“没有身份证不能办理会见证”为由,阻止我见妈妈,妈妈的身体差到连电话都不能接?……张桂荣的女儿在焦急无助与恐怖中又过了五天。

十二月二十日下午,张桂荣的女儿再次接到了李霞的电话,这次,她开门见山地催促家属拿医疗费:医疗费四千多元,是我给垫付的,并且假惺惺地诱骗说:我再和监狱申请一下,看能不能给报销点,但是希望不大,等你把钱拿来,我会把医疗票据给你。

女儿追问:我妈妈是不是被打的?李霞否认道:监狱有监控,我们是不会打人的。张桂荣女儿反问道:难道打人还会在监控底下吗?!不见到妈妈本人,我是不放心的,你们说我妈妈没有户口和身份证不能证明母女关系,不让我会见,那你让我交钱,我以什么身份呢?

在家属的一再追问下,李霞略带威胁的说:现在新换的监狱长,对你妈妈这些“政治犯”抓的特别狠。

接着,李霞让张桂荣和女儿说话,女儿接到妈妈的电话,听到妈妈微弱的声音,她告诉女儿,和她们说话要态度好点……女儿知道,他们在拿妈妈要挟,便不再多说什么。女儿担心妈妈再受到折磨,妈妈现在她们手里。

律师:医药费的责任在监狱

作为女儿,这个三十岁的单身女孩,这些年坏人对她妈妈的抓捕迫害,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孤苦无依的生活,她只是想办个接见证,能像正常人一样,在法定的时间内,去女监隔着铁窗看看妈妈,知道她还安好,也就知足了,可是这也成了奢望。

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流氓政权开始迫害法轮功后,这个苦难的家庭雪上加霜,她们孤儿寡母,经常是聚少离多,过着担惊受怕颠沛流离的生活,女儿为了维持生活,十三岁就出去做童工,这些年的迫害,恶人们早已把家里掏空,这次张桂荣被非法抓捕,女儿为了营救妈妈聘请律师,都是靠亲友们的资助,现在女监把妈妈迫害住院,还让家属拿医疗费!

女儿专为此事咨询了律师,律师回答:按照法律规定,这个医疗费就应该监狱方面承担,人是在监狱服刑期间出的事,有什么事情都得监狱负责。

至于户口的事,律师说,当时就是你们的户口所在地双鸭山四方台派出所设计的骗局,先诱骗你妈妈迁户口,到岭东区那边又不给落,把户口拿回四方台,又推脱。反复几次,又说过了期限,你妈妈就成了没有户口的“黑人”。现在不是你不能证明你是女儿,是你妈妈不能证明她是妈妈,也就是不能证明她是张桂荣,那不能证明她是张桂荣,这次抓捕你妈妈就是违法的。在这件事情上,他们从头到尾就是耍流氓,她们为了让你交钱,你就是女儿,会见时,你就不是女儿了,中共的司法体系都烂透了,只是监狱这块表现的比较直观明显罢了。

见证人:哈尔滨女子监狱刑具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位亲身在哈尔滨女子监狱遭受三年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说:其实这都是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修炼人的一贯手法,哈女监狱迫害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那里堪称人间地狱。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人没有底线!任何一样东西都可以作为刑具,用来酷刑迫害修炼人。她说:我在那里的三年,几乎每天下午,我都会感到死神的徘徊。

普通的一个小凳子,都会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都能让人生不如死,对于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从早上六点开始坐小板凳,一直坐到晚上十点,如果不“转化”还会加长时间,坐到十一点甚至十二点,期间不准许上厕所。坐在小板凳上,膀胱受到挤压,不让上厕所,不许动,有的法轮功学员几天下来,腿就肿的粗大,走路困难。冬天穿着棉裤还好过一点,尤其到了夏天,就穿一条单裤,坐在又矮又小的凳子上,几天,屁股就硌破了,裤子粘在屁股上,疼痛难忍,还得继续坐,再过几天,就化脓结痂。夏天一热,就会生出蛆虫,任凭蛆虫在屁股糜烂的创面爬行,还不许动,那种滋味真是……在那里才亲身体验了什么叫生不如死,什么叫度日如年,每分每秒都难熬……即使这样也不许动,动一下,包夹就打。

每一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安排几个包夹看管,专门用苍蝇拍立着打法轮功学员的眼睛。这些包夹为了减刑,非常卖力地迫害法轮功学员,在那些环境下,我曾经无数次想到了死,但是如果我死了,他们就会造谣说,炼法轮功追求圆满“自杀”,会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就因为这一信念,支撑着我活着走出哈尔滨女子监狱。

她们做“转化”时,就叫嚣:不用你们现在嘴硬,等屁股坐烂就好了!有家属来会见时,她们还说:我们这里不打人,就是整天坐着,监狱的规定就是坐着。可有谁知道这坐着背后的罪恶……

哈尔滨女子监狱是非法关押法轮功女学员的集中营,那里非法关押着很多法轮功学员,张桂荣的遭遇只是一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张桂荣被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住院-3595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