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去用善念化开众生心结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一日】师父说,“大法弟子保证每天的修炼是必需的,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圆满的路上,两者缺一不可。做的如何,就是精進与否的修炼状态。”[1]师父每次讲法中都谈到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每次讲法,都是耐心慈悲的循循开启我们的思维,拓宽我们的眼界,开阔我们的心胸。

十几年中,我发放真相资料,打真相语音电话,最主要是以面对面讲真相为主。我非常爱看明慧网上的文章,经常被同修们感动着,受到启悟。也注意学习收集同修讲真相的论据和妙语,积累素材为己用。现在我讲真相已不再为难,能运用自如,把讲真相溶于了我的生活中,我的生命中。

走出去就有收获

六年前,由于女儿生孩子,我去北京照顾外孙女。每天学法炼功加上看孩子买菜做饭,忙得不亦乐乎。但是,我给自己规定,再忙每天必须走出去。只有走出去才有救人的机会,走出去就是在去掉怕心、安逸心。我多数是利用中午大人和孩子午睡时间出去讲真相,只要出去就有收获。退一个不气馁,十个也不觉多,自然的做着。菜市场、超市、大商场是常去的地方,路人、保安都是要救的对象。有时中午吃完饭也想歇一会儿,但是想,不行,珍惜这时间,于是在一路寻找目标讲真相中,越走越精神越轻快。天气再炎也不觉热,风再大也不觉冷,走两三个小时也不觉的累。真相的册子已经开花结果,那果实在等着我们去摘,要播种也要去收获。

有一次,我回老家暂住两个月,与一个同修聊起在北京的情况,同修说:“你真行,在那么邪恶的地方你还敢每天出去讲。”我当时还愣了一下。是啊,审视自己,讲真相时,没想过地区的差别,堂堂正正,在商场,在超市我都是自然的讲,有时声音挺大,旁边的人还真是听不见。心中有法,在哪个地方都是一样,当然也要理智、智慧去做。

用善念化开众生心结

在面对面讲真相时,什么情况都能遇到。下面举几个有人提出问题我是怎样回答的例子。

(1)遇到信佛信耶稣的,他们说有佛有主护佑。我先顺着他说,有信仰就好,说明你是善良的。但是,你是有神论,共产党讲的是无神论,你入过它的党团队就一辈子打上了无神论的兽印。脚踩两只船是要落水的,神不会管你的,只有退了邪党,神才会保护你。对信耶稣的,再加上一句:你们《圣经》中也写着抹去这个兽印。这样劝退效果比较好,有的说:“以前有不少人跟我说,我也没明白,现在退了吧。”

(2)遇到说“是××党给我钱,我干啥要退”的,我就说:如果你不干活,××党能给你开支吗?那钱是你自己一生奋斗应得的,绝不是党的恩赐。相反,××党一不劳动、二不生产,凌驾在一切组织之上,拿着纳税人的钱,吃喝嫖赌,任意挥霍,现在抓的贪官哪个不是上亿?你拿的那点钱买房得贷款,看病得借钱。如果共产党不搞运动,不贪不腐,老百姓会得到象西方国家一样更高的工资,更好的福利待遇。

(3)遇到说:“大法好你就在家炼,为什么参与政治?”我就从打比方,将心比心入手。反问他:什么叫参与政治?过来人都知道,文化大革命中,你中立,就说你“不关心政治,落后”;你积极,就说你有“政治阴谋”,这是共产党整人的大棒子。举个例子说,你的父亲是个非常好的人,可是他的领导是个流氓,别有用心,污蔑你父亲杀人了抢劫了,抓起来关進监狱。那么你们当儿女的能安心坐在家里吗?当你们出去喊冤上告说理,领导就说你“参与政治”、“扰乱治安”,你能接受吗?将事比事,将心比心,法轮功是按真善忍的理念修炼,教人做最好的人,却因为学的人太多了,就无端的遭受江泽民利用国家机器铺天盖地的镇压,我们的师父被污蔑,多少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死,被家破人亡,甚至被活摘器官,这是千古奇冤,我们能坐在家里安心修炼吗?何况中国人被江泽民的谎言蒙骗,面临淘汰的危险,我们能坐在家里不去救人吗?请你们一定要分清:爱国不是爱党、中国不等于中共。

(4)遇到有的说:共产党腐败我承认,可是现政权也在治理呀。针对这个问题,必须从共产党的本质上去认清。我说:现领导人是个清官,可是共产党已经腐烂透顶了,贪官网连成片,一揪一大嘟噜全窝烂,按住这儿那边起,按住那儿这边起。江泽民就是带头腐败、带头淫乱、带头出卖中国领土的祸魁,把中国搞的这样。共产党的本质是“斗争哲学”、“暴力革命”。我们过去认为“革命”一词是好的,现在明白了“革命”就是割你的命,是杀人!共产党的历次运动象土改、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都是用暴力,害死了中国八千万同胞。毛泽东讲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与天斗他战胜过天灾吗?与地斗,森林破坏,土地贫瘠,河流污染,资源掏空,三峡龙脉被切断;与人斗,历次运动把人整的人人自危,人人相防,互不信任,道德沦丧。共产党声称是无产阶级专政,可现在当权者比地主还地主,比资本家还资本家;嘴上说“为人民服务”,其实人民都是它的奴隶,人民根本没有人身自由、没有言论自由、没有民主、任人宰割。世界上多数国家的共产党都解体了,现在只剩下中国、朝鲜、越南、古巴四个共产党国家。共产党是马克思西方传来的幽灵,《共产党宣言》第一页就写着。幽灵就是魔鬼,共产党就是把人类拉向地狱的魔鬼。共产党员经常有人说:死了去见马克思。真可悲,连自己中华民族的老祖宗都不认了。我们是中国人,是炎黄子孙,中国是神州,是五千年文明的世界骄傲之邦。中国人应该唾弃暴力,回归传统。天要灭它,谁也救不了它。所以,顺天意,保平安吧!

一次同学聚会

七月份,参加了一个同学聚会。多数是十几年没见面了,有的是四十三年来第一次相见。一般常人聚会我是不愿意参加的,但是我选择了去,我是班里唯一的大法弟子,他们还等着我去救呢。为此我做了充分准备,为他们每人备了一份礼物,穿上我最漂亮的衣服,想好了用“点面结合”的方法去讲。

在第一次的大型宴会上,我利用我在同学中“才女”的名望,公开我是大法弟子的身份,并讲了我被劳教迫害两年,同学们很吃惊。我说:“我不自卑,因为我是正义的,所以我来了。”就势我讲了法轮功的美好,《宪法》第36条规定信仰自由,是江泽民迫害;讲了公安部、国务院发布的39号文件,公布的十四个邪教组织中没有法轮功;讲了在劳教所黑白颠倒,大法弟子遭受着杀人犯、吸毒犯、小偷的毒打、警察的电棍。我向我的同学丈夫,在被迫害十八年来对我的不离不弃,为我痛苦的承受表示感谢。当时有同学为我丈夫鼓掌,喊好样的。这样,大场合(面上)讲真相,除去同学们心中对大法的误解;饭后(点上)的游玩、闲谈中,我私下逐个三退。有个团支书,认为法轮功是受人利用了。我单独和她聊了三十多分钟,真相几乎都说到了,她很认真听,也认同退了。有个当财政副局长的男同学,我拉他到一边谈退党,他说:“我对共产党挺有感情的,我再考虑考虑,”就借故离开了。我想,不能放弃。第二天见到他,故意乐呵呵的大声说:“怎么的,老同学,害怕啦?”他赶紧说:“没,没有。怕啥呀。”我就势说:是呀,有啥怕的。我们被迫害十八年,没有怨恨,没有暴力,只是和平的讲真相。我们不反政府,也不反党,可是共产党的暴政和腐败,你在官场比我了解。我们讲的是事实,天怒人怨,是老天要灭它!顺天意吧,象泰坦尼克号船一样,大船要沉,给你一个逃生的机会。今天老同学不告诉你,我将终生遗憾,对不起你。就退了吧!他说:“好吧,退!”

这次聚会,有从上海飞来的,有从新疆赶来的,有从北京来的,有从青岛来的,有从哈尔滨来的,人近七十岁,四面八方相见以后不容易了。我劝退到的同学全部都退了,还劝退了两位同学家属。但也留有遗憾,二十个同学中,有四个没来得及退就分开了。

十几年在一线面对面讲真相,听到过同修对我的赞扬。我警醒自己,不要有功利心。我们只不过是走出去,动动腿,动动嘴,众生被救,都是师父在做。师父说:“什么是大法弟子哪?历史上有许多宗教,大家知道,修行中不带有使命,它只是求得自身圆满——我修好了去天堂,我修好了修成菩萨罗汉。可是‘救度众生’这句话说出来容易,谁敢做哪?你一个人修都修的这么难,你还要带着别人修。你带着一个人修,就等于是那一个人的一切你都得负责,像你一样的你去把他修好。你自己都修的不好、修的很难,你怎么修好他?而且你救度众生并不是救一个人,你要救的是很多人,你怎么为他们负责?所以有些人说‘我救度众生’,我真的是从心底笑话他。救度众生,谁敢救度众生?你试试看?别说救度众生,把他身体哪一份的病业加到你的身上你就死了,没等你救他你就死了。”[2]

是啊,我们能做什么?真正的一切,是师父在另外空间给安排、给消业、给平衡。在这一切中,师父操多少心?承受多少巨难?而且不是单个,而是人类整体、全部!还有更多我们无从知道无法想象的!有幸助师正法,真的是千载难逢、万载难逢、亿载难逢。

个人体会,层次有限,不妥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提醒》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