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在不同层次中对“自我”的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一日】从得法那天起,我就决心做师父的好弟子,也一直自以为修的不错。可回头去看,却发现很多时候并不懂的怎么去修,因为很多时候做的都是表面功夫,看起来很努力的样子,其实本质上的东西没有修掉,尤其是对“自我”的执著,表现出来的就是在不同层次上体现出来的为私的因素。

从法中我们知道,我们以前的生命是建立在为私为我的基础上的,所以即使在做证实法这么神圣的事时,也掺杂着不同层次的私心杂念,致使自己走了很多弯路,也给救度众生带来了损失。现在真的是非常清醒的认识到,修炼太严肃了,那层层的“自我”都得放下,层层的私都得剥离,必须达到完全纯净,才能是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如果不能从这个根本问题上下手,改变、提高自己,放下自我,修炼年数的增加也起不了提高层次的作用。

一、放下对“提高自我层次、积累威德”的执著

当年我是带着寻求个人圆满、以个人解脱为目地走入大法修炼的。我的父母因为所谓家庭出身问题,年轻时一直被邪党压制、迫害,所以后来他们想通过我出人头地,摆脱社会底层的命运,所以当时我的人生道路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奋斗。我在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就升到处级干部,这让周围的亲朋好友都颇为羡慕。然而在中共官场中看到的败坏现象,让年轻的我早已厌倦了滚滚红尘。所以我得法时强烈的向往着天国世界的永生不灭和纯净美好,觉的自己可以为修炼放弃人间的一切。

当时带着执著于自我圆满、自我提高、为自己积累更大威德的这颗私心,参加了“四·二五”、“七·二零”以及后来的一系列反迫害、维护法的行动,但被旧势力抓住了迫害的把柄,走了一段时间的弯路。现在回头看的时候,能够感受到那个时候师父是多么希望我能在个人修炼过程中早日认识到这个根本执著,放下它,从而顺利走过一九九九年七月的巨难,迈向正法修炼。然而那时的我有着太强的自我,再加上业力的阻碍,对师父的点化不明白、不理解。后来通过学法,师父進一步点悟,认识到了这个入门时的根本执著,渐渐的放下了对于自我圆满、威德的追求,更多想到的是自己对于救度众生历史使命的承担。

二、放下“在大法项目中证实自我”的执著

在师父的慈悲安排下,二零零五年我来到了海外。在自由的环境下觉的更应该抓紧时间做好,所以我同时做很多项目,常常一天只睡三、四个小时。后来在我非常忙碌的时候,身体出现了比较严重的病业状态。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干扰,但一定是被抓住了把柄,不然师父也不会允许它们这么干。我自修炼以来,师父最常用的点化方式就是借用别人的嘴直接指出我的问题,或是直接把相关的法打到我脑子里。那天我脑子里直接出现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的一段法:“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我知道师父在慈悲点化我,但当时心中却有些迷惑,心想:常人看重的所谓前途、事业、利益我都放下了,也没有想着自己的圆满、威德了,难道还只是表面放下了吗?我内心深处还固守着什么本质的利益呢?

但我知道作为修炼人除了向内找,没有第二条路可以突破这个关,我就仔细分析自己做事的基点到底是什么。后来终于找到,我之所以这么投入的积极的做大法的事,并不完全是因为慈悲心而想多救人,而是自己想做师父最好的弟子,不想比其他任何同修差,里面带有争强好胜的因素,其实是为了证实自己的修炼,最终的目地还是为私!正是因为没有脱离旧宇宙为私的基点,才给旧势力找到了干扰的借口。而这一点因为误以为自己做的项目多、干事心强就是救度众生的愿望强而被掩盖了,如果不是师父点化,可能别人给我指出来我还不会承认呢!后来听师父的“济南讲法”时,我明白,要完全为了别人,就必须完全放下自我;项目中不去证实自我,法的威力才会显现。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后,身体的不正确状态很快消失了。

三、放下“坚持自己的观念和方法,用‘自我’标准衡量他人”的执著

在意识到并决心放下证实自我的执著后,我就以为自己基本上没有什么自我的东西了。但是,我发现还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在很多方面发现自己的感觉和反映,还是有一个“自我”时不时的冒出来捣乱。比如当事情没有按照自己对法的理解方向发展时,就消极;自己有时说话时的口气非常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好象自己总是对的;总是用自己的感觉和要求去衡量一件事,自己觉的无所谓的事,就认为别人也应该不在乎;自己认为很重要的事,就觉的别人的忽视很不应该……。总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考虑问题、判断对错。这不都是很强烈的自我吗?

而且我还发现,一些在项目中某一方面能力强的、比较精進的同修,也会有这个问题。总觉的自己的看法和观点是对的,一旦自己的意见没被采纳,就会有诸多抱怨或指责,其实就是触动到了自己那个最本质的利益、那个最根本的自我。这时如果真的是放下自我,就不会觉的自己受到委屈、伤害,而是还能真正站在别人的角度上去体谅别人,真正的想出更好的方法圆容项目,自己的一切认识、观点都不重要了。

四、放下“追求实现自己在大法中的愿望和目标”的执著

这一点是最不容易察觉的,因为表面的这个愿望和目标可能都是好的,是为了助师正法的,但其实是用人心的执著去追求修炼中的目标了。比如我自己的例子,很希望自己的孩子能考上神韵,看到她的个子还没有长够,就很忧虑、焦急,担心最后不能实现这个愿望和目标。而且一旦想到最后如果她真的進不了神韵,就非常的失望、伤心。把助师正法这么神圣的事情,当成了常人中的目标在追求,忘记了孩子是师父的弟子,有师父的安排,只有师父的安排才是最好的。

这种对自我愿望(即使是好的愿望)实现的执著,有时反而会影响救人的步伐。其实无论发生什么,就是心如止水,脑中只有师父的要求,那才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风范。因为师父的安排一定是最好的,无论从对救人的角度还是对自己修炼提高的角度,师父的安排一定都是最好的。只有师父才能看透一切,才能主宰一切。進神韵的最终目地也不是为了進神韵而進,也不是为了实现自己人中的理想抱负,而是为了证实法,为了更好的救人。如果师父安排她在其它领域去证实法、救人,那是一样的,如果对進神韵形成强烈的执著,也还是放不下自我的表现。

我体悟到,真正的信师信法,心里总是从容淡定的,遇到任何情况都有正念和决心。其实师父已经在法中为我们准备好了一切,只要我们是修炼人的状态,一切都会被有序的安排;而如果我们总是放不下自我,坚持自我的想法、安排,就会陷于旧势力安排的圈套,最后是死胡同,而且最严重的就是影响救人。

如何放下自我?我的体会就是在多学法、学好法的同时,只有在遇到任何矛盾、冲突的时候能够真正的向内找,从正法、救人的基点上去思考问题,才能做到正法中的脱胎换骨,才能彻底根除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特性,才能成为新宇宙的保卫者。师父在正法中成就大法弟子,而其他任何生命人为的想利用什么方式、达到什么目地都是不可能的。所以每个大法弟子唯一能做的就是完全放下自我,听师父的话,按师父指的路走,这也是修炼人最大的悟性。

在这最宝贵的转瞬即逝的最后时间里,能够修好自己的同时救度更多的众生,圆满随师还!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