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581767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八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在99年7月22日的進京上访,99年10月18日在本地区政府上访,两次都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迫害,在理智不清时都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警察还强行给我录像,我违心的说了:“不進京、不上访”等对大法不利的话,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在99年大年三十,及2000年7月1日两次被非法拘留,因不放弃对亲情的执着、害怕劳教等人心,两次都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在2008年邪党奥运期间,警察以有人举报为由非法抄家,警察自带一些所谓的“证据”放到我家的柴棚里。并将我丈夫非法拘留。二天后两名警察私闯我家,拿了一个空白单子让我签名,我看上面只有我丈夫的名字,我正念不足签了我的名字。数月后我被非法绑架,在非法审执单子上签了名。配合了邪恶。在2000年12月進京上访,我和本地多位同修被非法劳教,关押在戒毒劳教所迫害,我在理智不清时被所谓的“转化,”说过对大法不利的话,还写了“不修炼”的三书。我还给被非法劳教中的丈夫写信,还给被劳教的儿子写信,向他们说些“邪悟的理”。警察将这封信给本地被迫害的同修看,此信起到了很不好的作用,给大法造成了很大损失。回想起走过的这些弯路,真得是很痛悔,心都在流泪,愧对师尊的慈悲救度之恩。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多学法,坚定实修,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师尊的真修弟子。

王占芳 2017年8月29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镇派出所上门骚扰,一来到我家,就问你学不学法轮功,我不出声,紧接着又问你学不学法轮功,我也不出声。这时,派出所的人一拍桌子就开始骂,让我把大法书交出来,我继续不出声,双方僵持了一会,当时儿子女儿都在家,他们就让我把书拿出来,劝了我好久。当时怕心出来了,就把书交出去了,就这样我没有保护好大法书。这件事以后大概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我都没有再接触大法。身体变的很差,我就去问身边的同修,你还学法轮功吗?同修说还在学,让我继续学。我当时吓坏了,这么好的大法书我都交派出所了,没有保护好大法书,真是对大法最大的不敬啊!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多学法,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梁秋云 2017年8月19日


严正声明

在二零一六年元月,我和几个同修去挂条幅、贴不干胶,被公安局抓住了,送到看守所,办案单位几次让我写悔过书,被我拒绝,后来管教说,别人写了你不写,影响别人也不能回家,我不信,他拿着别人的给我看,这时我心软了,我说我不会写,不认字,回到监室,学员说我写好你抄一遍,我就比着抄了一遍,过了一天又让我抄什么保证书,过了两天又让我抄什么书…那几天心里真的很难受,象刀绞一样,心想上了邪恶的当了,彻底掉下去了。最后也没让回家,非法判了一年半。我要从新做好,做的更好,谁也别想挡住我,我就是大法的一粒子,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使命。声明:在看守所内写的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全部作废。从新开始。

王英如 2017年8月13日


严正声明

1999年10月8日我被非法绑架到公安局办洗脑班,因法理不清写过“不修炼”的保证书,而且被逼迫录像说过对大法不利的话,公安局给上了电视,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2000年12月進京上访后遭非法劳教,被逼迫在劳教单子上签了名。在高压下,理智不清时在“不修炼”的三书上签了名。我在记实本上写我被迫害的经过,警察胁迫我不许再写,我写了不揭露迫害的“保证”。回想起以前做过不符合大法的事,对不起师父的救度之恩,我要在法中归正自己的言行。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炼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多救人,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张兰英 2017年8月29日


严正声明

2005年上半年我和母亲同修在街上贴真相不干胶,遭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绑架在当地派出所。警察在电脑上放了几个同修的录像叫我认,我说我一个都不认识。警察就问我,这些人你都不认识,那你妈的资料是谁送的,我说我又不是每天到我妈那里去,我不知道是谁拿的。他们又把另一个同修的录像放出来说,是不是她送的,他们不断的叫我认那个同修。当时怕心很重,就说看面容我不认识,我只看过她的背影,有点像。他们当天就把我放回家了。我出卖过同修的背影,我现在认识到这也是在出卖同修。现在我严正声明:在派出所所做、所说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弓育彬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5年参与了诉江,同年9月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家来问我是否参与了诉江,由于怕心,同时怕连累子女,当时就否认了。警察又问我还在炼功吗,我也没承认。今年警察又来我家,所谓的敲门行动,这次我还是没承认在炼功。很是惭愧,现在才认识到错了!诉江合理合法,符合法律程序,我为什么不敢承认参与了诉江?学法炼功我一天也没落下,真相也在讲,可到关键时刻我却不敢说我还在炼功!而这一切都暴露出了我的怕心,怕遭到邪党的迫害,现在我严正声明:所说的一切不符合法轮功修炼人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认真学好法,修去怕心,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

刘德荣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所谓的“敲门行动”中,我以为是家人,开了门后看到两个穿警服的年轻人,说是派出所来走访的,每家都去。问我有没有信仰,我说没有。在内心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修炼,不是单纯的信仰。他们又要了我的手机号和微信号,便走了。之后与同修交流才意识到自己学法少,法理不清,配合了邪恶,说了不该说的话,也暴露出了自己的人心。还有自己习惯将要背的东西写在纸上,现在认识到这是不敬师不敬法的。我曾将大法书和师父大屿山的法像送给我朋友,现在大法书讨要不回,师父的法像被弄丢了,愧对师尊。在此声明: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多学法,坚修大法到底。

张丽娟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2016年5月11日我母亲因为到同修家通知他们警察要绑架他们这些去挂条幅的同修,被警察堵住非法绑架。当时是5月13日那几天,我常人心、不平的心和邪念上来,对着师父的法像说了很不敬的话,意思是我母亲他们赶上这几天被抓,心里有点怪师父不保护。其实这是我用人心去认识,对师父非常的不敬,心里很后悔和懊恼。师父为我们承受了那么多,多次保护我们,而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说出这么让师父伤心的话,真是太过份了。严正声明:一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多学法,学好法,尊师敬法,做好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欣欣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2002年某外地同修流离失所住在我家附近,后来该同修搬走后,县公安局找我,叫我写保证,我只记得有这么一句话“不和犯罪分子联系”。还有一次大概是2006年左右,警察上门骚扰让我写了保证,写的什么内容我记不清了。以上两次无论写了什么,但都是不符合大法的话。2000年我去北京上访,被县公安局非法拘留,出来时亲戚替我写了“保证”,我已忘记是否签了字。现在才意识到严正声明的严肃性和重要性。严正声明:以上所写,及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多学法,精進实修,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尹素影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妻子控告江泽民后,邪恶上门骚扰,妻子不在家,邪恶找到了我。他们拿出一些早就写好的东西,让我配合一下按个手印就行,我顺从了邪恶,按了手印。妻子知道了,告诉我那有可能是不炼功保证或污蔑大法的资料,你配合邪恶按手印,做了违背大法的事,对师父不敬,需要写个严正声明,我同意了。因为我也看过大法的书,知道大法叫人做好人,我也相信大法。现郑重声明:被邪恶欺骗,所做、所说的对不起大法师父、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弥补过错,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高贵民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1998年开始修炼大法,迫害发生后因怕心中断了修炼(2006年才又开始修炼)。妻子同修一直坚持修炼。当时公安部门多次骚扰妻子,同时我单位也向我施压,要我写保证书之类,保证不让妻子炼功。由于怕心,曾代妻子写过“保证书”。在2002年,派出所的找我妻子,我和妻子躲到了亲戚家,他们又找到亲戚家,逼迫妻子写保证书,妻子不写,我代写了。具体内容我想不起来了。在此严正声明:以上所写,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努力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

邱召生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2017年7月28日来了两位年轻的警察,拿出我诉江的双挂信问我是不是我写的?我说是的。他问了我许多问题,最后片警说他现在也不主席了,片警写的东西拿给我看说你看看对不对,对,你就按个手印,我们就是来核实一下。我看了一下没错,我就签了字,按了手印。我刚想问他,我给最高检察院寄的挂号信怎么会在他们手里?没等说出话,他们已下楼了。事后想想自己不对,不应该和警察配合,应该向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声明签字作废。我以后认真学法,做好三件事。

王兰英 2017年8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平时因学法不深,正念也不够强,被邪恶迫害时,失去了正念,在主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说“不炼了”,跟魔走说这样的胡话,害人害己。在睡觉时,在似醒非醒时出现的干扰全部作废。我真正认识到以前被迫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在这里严正声明全部作废。我现在脑子清醒了,我真的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对不起师父长期来对我的呵护。我明明白白的认识到了,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这条路,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胡燕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8月2日上午10点左右,有两个人说是物业的让我开门,我开门后他们却说是警察,让我跟他们上派出所一趟,说几句话就回来,我去了之后他们却强制我按手印,上医院去检查身体,把我强行送到拘留所拘留我10天。在我不理智的情况下,有的地方随从了他们,这是我对大法不严肃,正念不足造成的,后悔莫及,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今后我一定要按大法的要求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特此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

刘景范 2017年8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八日因上网遭邪恶绑架,后被劫持到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在此期间,我遭到警察长期的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甚至酷刑折磨,终于在二零零八年四月十日承受不住,被迫违心的抄写了所谓的“四书”等,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给自己的未来留下了遗憾,我感到痛悔不已。现我严正声明:在被迫害期间,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卓中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今年五月份邪党的敲门行动中,我由于平时学法少,法理不清,被片警的伪善所欺骗,当片警在录音中小声的问了一句“你现在是不是不常炼功?”我没有排斥,却顺水推舟的“嗯”了一声,过后我意识到这是对师父的背叛,由于面子心在关键时刻没有把大法摆在首位,我已经意识到了严重性,今天声明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要时刻想到师父想到大法,一思一念在法上,学好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加倍偿还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永兰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派出所警察到我家问我,还炼不炼了,当时有怕心,就说“多日子也没炼了”。他们就说不要炼了,我也就随他们说,我也没有时间炼,还得照看孩子。就这样走了邪恶安排的路,叫他们钻了空子,还配合他们签了字,在不知道的情况下也被他们照了相。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后悔没有按照师父的法做。在此我严正声明:以上所有对大法不敬、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修炼到底。

李绍青 2017年8月21日


严正声明

前一段时间,我地派出所和社区的警察、恶人来我家以所谓的回访形式骚扰我。一开始并不直接问我关于法轮功的话题,过了一会儿,问我家中都有谁炼功,我回答是我。然后他们其中一人说,你现在不炼了吧,我没多想就答应了,过后非常后悔。不该顺着恶人们的话茬答应“不炼了”。现在我严正声明: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接受教训,认真学法,加倍弥补给大法的损失,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王兴珍 2017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今年四月份,派出所的警察来到我家,发现家中安装有收看新唐人电视节目的卫星天线,并且给抢走了。我被传唤到派出所,因为平时学发少,正念不足,用人心看问题,接受了他们的非法审问。在他们所做的材料上签字按了手印。作为大法弟子本不应该承认旧势力的这场迫害,不该配合邪恶的非法审问。违背了大法,对不起师父。在此我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好好学法,做到实修,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谢兰刚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的时候,我地的一个同修被邪恶转化时,要她写不炼功的保证,当时这个同修心里不想写但又怕邪恶抄家迫害,就说写个假的骗他们,不说不炼法轮功,说不练邪法玩文字游戏,当时是我代笔写的,她签的字。这件事一直在我心里时不时的翻腾,那时法理不清,对修炼不严肃,我现在明白了,这是污点。我现在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多学法,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直至圆满。

董艳清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9月份我邮寄了控告魔头江泽民的信,法院和610办公室都派人找到单位,要和我谈话,我不配合。当时因拆迁搬家,暂住女儿家。他们就要挟几个子女做我工作,加上我病业加重,逼不得已,填写了“转化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心里很难受。声明:所思、所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学好法,提高心性,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着师父回家。

张湘雅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5年10月1日上午在街上发放真相资料救众生,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被当地610送到洗脑班,两个月后我在洗脑班里摔了一跤,洗脑班不敢留我,把我送回本地派出所,但要我签名才能回家。在高压下,我为了尽快回家,就配合邪恶签了名。现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精進实修,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所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陈玉莲 2017年8月29日


严正声明

2017年6月,我与一同修在外面讲真相发资料遭恶人举报,被非法绑架关進拘留所和洗脑班。在洗脑班被迫写了“决裂书”,骂师父、骂大法,还录了相,出卖了同修,犯了大罪,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现在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违心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好走正最后的路,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陈金姣 2017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2017年6月16日早,我在家中被突如其来的便衣警察带走,后来警察又到我家抄搜走我的大法书。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却没有了正念,没能及时的用修炼人的正念制止这一切的发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修炼人这个称号,还在收单上签了字,同意非法拘留十天。在修炼路上留下了不该有的污点。特此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多学法,走好以后的路,做一个合格的修炼人。

张丽颖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2017年4月26日,我和三位同修在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时,遭不明真相世人构陷,被绑架到派出所,我们没有犯罪不配合警察,就把我们非法关押到拘留所。从拘留所出来又被非法带到该派出所,让我签字,我不签,因为我没触犯任何法律。后儿子把我接回家。第二天我出去办事,儿子不让我出去,说他给我签了字。严正声明签字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霍丑妮 2017年5月25日


严正声明

2017年8月23日,我和同修出去讲真相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单位领导得知后,就用各种借口来说服我,逼我写三书。回来后在师父的点化下才悟到:是自己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没过好这关。我非常后悔,特此声明:写的三书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到底,更加精進实修,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丽华 2017年8月24日


严正声明

警察把我叫到派出所,拿出一份“今后不修炼”的保证书让我签名,说是可以放我走。我配合了邪恶的要求,签下自己的名字,现在想起来,那份保证书是在我无明的状态下签的,是不算数的,但是已经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醒悟过来深感后悔。现在此郑重声明那份保证书作废。今后我会勇猛精進实修自己,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许婉兰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一次与同修学法时,发现我的那本书与同修的书不一样。同修的书比我的书多几句话,同修说应该加上。我当时没有多想,就私自把那几句话写到书下面了。后来我与其他同修的书对照,看到书里没有那几句话,我就用纸条粘上了。今天我学法时,突然悟到这是破坏大法的行为。所以今天把这事写出来,并声明:对不起大法的行为作废。

赵开宇 2017年8月8日


严正声明

因所谓的“敲门行动”非法骚扰,我老伴多次和我打仗,暴力恐吓、打骂,拿“退休金、不给生活费”等吓唬我,在和老伴的争吵中,在气恨的情况下违心的和老伴说“不炼了”。过后深深的痛悔,感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所说的“不炼了”作废。以后一定听师父的话,按照大法的要求做,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

崔淑云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当地派出所8月22日给家人打电话,叫我去派出所核实一下情况,我并没加思考,放下电话就去了。到了派出所警察叫我签字,按手印,说是诉江的原因。当时正念不足生出了怕心,做出了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行为。声明:签字、按手印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走正修炼的路,跟师父回家。

国秀文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前些时候办事处和村干部到我家照相、造谣,询问是否学法轮功?我回答说:因为得牛皮癣学的,到处看病什么医院也看不好,后来炼法轮功好了。警察问我还学吧?我当时有怕心没吱声,村干部紧跟着说“不学了”。过后我越想越后悔,违心的默认“不学大法了”。现在我深刻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严正声明我默认的“不学了”作废。以后我决心加倍来弥补,抓紧学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李因芬 2017年8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刚一迫害的时候(记不清是哪一年了),大队干部到我家去,我没有正面回答他,他最后出门的时候说了一声给你写上”不炼了”。当时法理不清,默认了这事,认为反正不是我说的,你愿意咋写就咋写吧。通过学法明白了这是错的。特此声明:在任何环境下我所做、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冯秀莲 2017年8月14日


严正声明

在2011年公司将我由中层副职提拔为中层正职以及2017年提拔为副总工程师后,都有人举报我炼法轮功。纪检部门找到我,询问情况,让我写书面材料。我由于有怕心,两次都写了不该写的“情况说明”。我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真是无地自容。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东西全部作废。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堂堂正正修炼,认真学法,做好三件事。

陈灵 2017年8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三年前在集市上讲真相被绑架,非法关押三年,8月22日被接回家中。在非法关押期间,由于承受不住,我被“转化”了,受人迷惑、听信了鬼话,竟对大法产生动摇,曾经不承认师父了。我错了,我现在严正声明:非法关押期间我所说过的、所做过的、思想中所想过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对师父不敬的思想和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听师父的话,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陈玲梅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少,忙于事务,修炼中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非法绑架、非法拘留。明知拘留书中有栽赃陷害大法之词,因顾及情面,也违心的在“拘留书”上签了字,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在此严正声明:我这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一定要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身,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鹿庆年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今年七十八岁。二零一六年八月初,本镇派出所几个警察开车到我家,威胁我,不让我炼法轮功。由于有怕心,又怕儿子再来与我发脾气,我就说了“不炼了”。他们走后我就对着师父法像哭了起来,师父啊,我不能不炼,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说出那个言不由衷的话,很是后悔。今天严正声明我所说的“不炼了”的话作废。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梁兆云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正念不强,不注意安全,在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邪恶所抓,被法院秘密枉判4年有期徒刑。在狱中,我被邪恶所造假相和谎言所迷,用人心对待魔难,违心的写了“五书”。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和所为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在正法最后期间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刘良英 2017年8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2001年期间,我家人二次進京上访,被当地公安分局二次非法拘留,要求我先交生活费二次46天960元,再交保证金2次共6千元,保证今后“不炼功、不上访”。我只想让她早日回家少受罪,就在“保单”上签了名,答应了他们提出的要求。现在严正声明我二次在“保单”上所签、所写、所说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

谭善和 2017年8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今年7月份,派出所警察到了我家,由于学法跟不上,再加上有怕心,配合了警察的要求,按了手印。经过学法和同修的交流知道自己做错了。特此声明:在邪恶的压力下我所做、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学好法,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弥补自己对大法所犯的错误,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王云峰 2017年8月14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16年9月9日去给同修发正念,在回来的路上被邪恶绑架,被关在公安局。警察给我们做了笔录,让我在“笔录”上签名,我当时也没有想太多,就签了名、按了手印。现在越想越不对,是配合了邪恶。现严正声明:我签的名、按的手印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李清风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2010年11月20日左右,我被610非法绑架到劳教所迫害。在强大的压力下,我写了“不学不炼大法”的保证。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多学法,修好自己,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多救人,跟师父回家。

岳秀花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今年三月份,派出所来人到我家搜查,发现我家中安装有接收新唐人电视台的卫星天线,过了几天我被传唤至派出所,强迫接受非法审问,并在他们所谓的“材料”上签字、按了手印。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在派出所被强制审问期间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信师信法,正念正行,走好正法修炼的路。

夏建英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8月25日,派出所人员到我家骚扰,问还炼没炼功,我夫妻因怕心重,没有证实大法,没有堂堂正正说出还炼,坚修到底。痛心至极,我们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我们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就听师父的,一切都按大法去归正。坚修大法到底。

王铁汉、桂兰娥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诉江”后面对派出所人员進家骚扰问话时出怕心,草率签了字,没做到零口供、零签字,愧对师尊慈悲苦度,愧对大法的救度。从今以后我要多学法、学好法,努力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我声明一切不符合的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桂美 2017年8月8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最近的非法“敲门行动”中,我由于人心说了”不再炼功了”的话。我现在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威胁迫害中,我所说的“不炼功了”的话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永青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二零零二年因做真相资料被警察非法绑架的,后被冤判三年。在监狱里因为怕心我违心地写了“三书”,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同时也是对师父、对大法不敬。我现在严正声明我在监狱里写的“三书”及所说、所写不符合大法的都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苏丽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近期邪恶的敲门行动骚扰到我地区,当地派出所和乡政府一起到大法弟子家進行抄家迫害。在压力下我说了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话,配合了邪恶,我深感自责,特此声明我对邪恶所说的对大法、对师父一切不利的话全部作废。以后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何凤伶、何凤平、王小青、刘凤荣、周桂香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2003年我被劳教两年,2005年我回到家。由于害怕我把家里的一本《转法轮》扔到炉子里烧了,后来在弟弟家发现了一枚法轮章我也把他烧了。我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会加倍弥补自己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蒋晓丽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2016年10月18日,我在外发放真相台历时,遭到当地恶徒非法绑架劫持到看守所,被非法刑事拘留长达6个月。在释放我时,我与家人糊涂的在“释放书”上签了字。现在声明我被关押期间我与丈夫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补偿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高凤兰、黄传启 2017年8月20日


严正声明

几年前的一天,我地社区和当地派出所警察叫我签“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我当时不签,他们就说如果不签就把我送洗脑班。在怕心的驱使下,我没有守住心性就签了字。在此,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弥补过错。

赵执华 2017年8月25日


严正声明

今年二月份,因讲真相我被邪党派出所绑架,后被拘留。出来时,因自己正念不足,被强迫按手印。现通过学法交流,认识到这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现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可珍 2017年8月27日


严正声明

前几天,派出所有个人到我家找我,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当时因为有怕心,怕家里人听到,随口说“不炼了”。我说了不该说的话,觉的对不起师父。在此严正声明我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话一律作废。今后更加精進学法、修炼。

赵桂珍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老师讲课中说了一些污蔑大法的话。下课后同学问我还炼不炼;由于学法不深我说“不炼了”。我现在知道我错了,我严正声明把我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申真瑜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去邻村发真相材料时警察突然从身后窜出,警察问你发资料的吗?你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不是”。现对我所说的不在法上的话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精進实修,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佟以情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2017年7月13日,我在同村的女儿家,受到派出所三个警察的骚扰,他们走时说如果不炼就把名取消,我顺口说了错误的话。过后很后悔。现特声明我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话作废。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弥补过错。

王作珍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邪恶经常骚扰大法弟子,在一次邪恶威胁下,我说出了“不修炼了”这样的话。我痛悔莫及,在此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金梅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今年的敲门行动中,由于怕心,我违心的说了、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言行,我很后悔。我现在严正声明这些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大法弟子该做的。

张玉梅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这次警察敲门行动中,因为有怕心,我没敢承认自己是炼功人。我知道错了,现声明我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话作废。今后加大力度弥补错误,我下定决心,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任桂莲、张圣珍 2017年8月29日


严正声明

师父我对不起您,对法不敬,由于怕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所做、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请师父放心,以后我好好学法,不给自己将来留下遗憾。

郝秀荣 2017年8月13日


严正声明

本人由于信师信法不够,在顾虑心与怕心作用下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现特此声明:以往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陈国星 2017年8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看守所时所写的“三书”和所说的“不炼功、放弃修炼”的话在此声明全部作废。我要跟随师父继续修炼法轮大法。特此声明。

张秀霞 2017年7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至七月十八日我被非法绑架、关押期间,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刘金英 2017年8月16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所写、所做、所说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坚决跟师父修炼到底,弥补过错。

钟喜秀 2017年7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害怕邪党的迫害,曾写过“不炼功”的保证书,我声明作废。从今以后坚修大法不动摇。

谭淑娟 2017年8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