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伪善中的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八日】最近,部份地区警察、社区不明真相人员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有些学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觉的很烦,有点害怕,有些大法学员觉的这些人也挺和气,就配合人家的问答,结果上了当。我在这方面有过教训,对此问题也做了很长时间的思考,特写出来供大家参考。

前几年,我曾被非法判刑,绑架到女子监狱。在黑窝里,狱警用似是而非的话迷惑大法学员,告诉我们:一个独木桥,对面也有人,既然过不去,不如先下来,站到边上。他们让整个号房的人冬天睡觉不许关号房门,或者唆使服刑人员不停的辱骂大法师父。善良的大法学员不知所措,有的就说,何必连累常人呢,我自己下地狱吧,因此违心的“转化”了。

凡背叛大法者,狱警即允许他们生活上优于一般常人,有时还可以吃个小灶什么的,让“转化”者觉的心里暖暖的,觉的“党”还比较人性化。因此我虽然那时也被迫做了现在想起非常痛悔、对不起师父、对不起自己修炼的“转化”,但当时我还告诉家人我在里边很好,让他们放心。我的有些家人因此很受毒害,在我回来后,就直接说我信的是“邪”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当时有一名坚定的、拒不“转化”的大法学员,被控制不允许买一些补贴的零食,被安排让服刑人员××帮助“转化”。这个服刑人员因该学员不“转化”就在她脸上扇耳光,可是,事后该服刑人员又在警察那里帮助此学员要回被警察打掉的假牙,并在生活上特别“关心”该学员。这位在迫害中非常坚定的学员竟然一见该服刑人员,就深情抱住她,一口一个大姐的叫,能看出来该学员对她非常感激。可是我在一旁看到的是该服刑人员只是为了减刑早日回家而已,她对别的大法学员也是用此手段,根本没有情可言。

一个大法学员生病了,该队警察甚至个人买东西给该学员补身体,但这个警察“转化”学员却非常积极,甚至动用刑具。可是该队大法学员却说她们队的警察最善良,当时我还和她比,说我们队的警察最善良。是的,我们队管大法学员“转化”的警察性格很“温和”,听说有的大法学员坐“禁闭”,还躲在门后偷偷抹眼泪,当时我也是觉的非常感动。我离开黑窝时,我们队警察还稀里哗啦掉眼泪,可是当接我的家人提出希望以后电话联系时,却立即被无情拒绝,我当时只是觉的很诧异。我回来后一段时间回忆起黑窝里的情景,甚至还糊涂的“感激”那里的警察。

听说本地邪恶610给大法学员办洗脑班,他们对大法学员生活上照顾的很周到,伙食也很好,有的大法学员就这样被“转化”,甚至回家后,还给人家写“思想汇报”。

经过这几年的学法修炼,同修们帮助我,说我“情”重,走过这些年再回头一看,与当初认识就不一样了。常人一般也有善恶两面,但积极“转化”、迫害大法学员的,对大法学员的“好”,只是为了维护个人的利益,是“转化”大法学员的一种手段,是伪善,他们是站在邪恶一边,把大法学员往下拉,我们做的不正,就是在助纣为虐。当我们满足了警察个人利益,他们用人性善的一面对我们,他们并不知道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有多大的罪恶,在情里边的人是理智不清的。

所以面对今年的所谓“敲门”行动,我们大法学员要慈悲与威严同在,对这些人不能心存怨恨与怕心,不要有对立情绪。但要清楚即使他们表面上态度很和气,可是他们来的目地是邪恶的,表面上是仅仅完成任务,其用意是摸底,企图继续迫害。我们要用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不要配合其要求照相,不回答其任何问话,不要顺着他们的思路走,就是讲真相,告诉他们迫害大法的违法性,报应例子,给他们指出对违法的上级命令该怎么做。这样才能解体邪恶,真正救了他们。

个人一点体悟,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